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英雄>影评>【大侠】百花齐放,诸子百侠

【大侠】百花齐放,诸子百侠

电影中文名

英雄

2016-03-16 20:57

浮光·掠影

浮光·掠影

想看 - 评分8.5

 

              

      太白曾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侠客,是每个中国人内心的浪漫。于电影而言,每个导演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每个导演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大侠。

        侠客,有无数种定义。有为国为民的郭靖,有义薄云天的乔峰,也有洒脱狂放令狐冲,也有不拘小节的杨过,也有风流倜傥的楚留香,一千部电影,便有一千种侠客。

              

         儒侠篇:

                    黄飞鸿——《黄飞鸿》系列

                    李慕白——《卧虎藏龙》

                                                                     

        儒家的侠客,讲究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儒家,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儒家所称道的侠客,必然与江山社稷、黎民百姓息息相关。建功立业、为国为民必然是儒侠一生为的奋斗的终极目标。李连杰的《黄飞鸿》系列,通过向我们展示黄飞鸿的成长,以此来塑造一个儒家文化体系之下的侠客形象。其民族英雄的侠客形象塑造集中于《男儿当自强》(黄飞鸿系列第二部)以及《狮王争霸》(黄飞鸿系列第三部)中,黄飞鸿面对国家的内忧外患,看到西方学说的盛行,开始了对国家民族存亡的思考。此刻其内心堪忧国家的境遇,努力思考国家的未来的形象,以及《狮王争霸》结尾的慷慨陈词,展现了儒家所倡导的家国天下的理念以及忧国忧民的情怀。

                

        儒家侠客除了讲究为国为民,亦会讲究仁义道德、礼仪廉耻。儒家对礼乐的推崇备至。《卧虎藏龙》中李慕白侠客形象恰恰是儒家道德的具象化表现。纵观李慕白的人物性格,始终是儒家君子的平淡如水。克己复礼,崇尚道德,造就其隐忍不发的性格。面对俞秀莲选择退让,面对玉娇龙选择隐忍,都是儒家道德的强力规避,儒家道德使命感的制约的结果。李慕白,由此成为儒家道德侠的具象化侠客形象。

               

         墨侠篇:

                     张麻子——《让子弹飞》

                     大海——《天注定》

                                                                     

         诸子百家,非儒即墨。墨者,讲究兼爱天下,快意恩仇。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说的便是墨家侠客快意恩仇的外在表现。自古以来,侠以武犯禁。武,便是侠的手段。《天注定》中的大海,本来不过是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只因屡屡被压迫到极点,才愤而反抗。以猎枪作为反抗的武器,诛杀豪强劣绅,那便是游走于当下,快意恩仇墨侠。

         墨家侠客讲究劫富济贫,锄强扶弱,匡扶正义。自然而然有一种绿林好汉的草莽式秉性。“仗义每多屠狗辈”,说的便是绿林好汉的江湖草莽气息。《让子弹飞》的张麻子,是革命失败之后落草为寇。面对恶霸一霸黄四郎的欺压,引领大家打倒黄四郎,最终完成侠客劫锄强扶弱、劫富济贫,普度天下百姓的侠客初心,以及匡扶正义的侠客使命。

                

        佛侠篇:  

                     霍元甲——《霍元甲》

                     细雨——《剑雨 》 

                                                                     

        佛家讲究寂灭,讲究慈悲为怀,因而佛家的侠客必然也是大慈大悲。

        电影《霍元甲》,通过霍元甲短暂的一生,来展示了李连杰多年以来以武参禅的修炼结果。年少之时的锋芒毕露,到创下滔天大罪,最后隐姓埋名回归本真,到最后通过比武交流,提升自身的无数素养和武学境界。这一过程像极了佛家讲究的红尘历练,最后回归本源,发现本真的意义所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完美诠释了“武”的本真“止戈”。

        杀手的命运,要么被杀,要么杀人。《剑雨》中的细雨,选择放下屠刀,回归山林,是源于陆竹的点拨。陆竹对于细雨的点拨,与佛家教化的慈悲为怀,救人救己的宗旨不谋而合。“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从桥上走过”,由此点化细雨归隐山林,最终放下屠刀,完成武的本真“止戈”的诠释。

               

        :

                                                                    

        庄子《逍遥游》将: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这是一种天地之间逍遥自在的境界。无所为,便无不为;无所谓,便无所畏。《刺客聂隐娘》,以阿窈,成长为隐娘,在复杂的藩镇政治中,逐渐找回纯真的自我,自我意识渐渐觉醒。最终在历经生与死的考验之后,回归初始,选择随磨镜少年一同回扶桑,真正做到逍遥自在。   

       逍遥,也是了却俗事,仗剑走天涯的意境。《新龙门客栈》, 周淮安、邱莫言,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在铲除邪恶势力之后,周淮安毅然决然选择离开中原,是因为俗事已了,内心毫无牵挂,最终只能逍遥于江湖、浪迹天涯。   

              

         反侠篇 :

                        欧阳锋——《东邪西毒》       

                        陈识——《师父》

                                                                     

       侠客,是一个特别的称谓,代表着特定的文化意蕴。反侠,此将侠客的侠意逆转,去除侠客本身的神圣化色彩,转而以一个普通人对待,还原侠客的本身的人的特质。侠客作为人,必然有人的特性,也有人的七情六欲。《东邪西毒》里的侠客,不在是忧国忧民,快意恩仇,而是一个个寂寞受伤的人。黄药师狂妄自大,欧阳锋自以为是,盲剑客自欺欺人、慕容燕顾影自怜……这些人不再是高高在上,而是如你我一般的普通,会因为生活而发愁。

        民国武林,人才辈出。想要开馆,必然要守武林的规矩。《师父》中,陈识为了开馆,一方面是为广大咏春,一方面也是生活所迫。为了达成目的,不惜与头人暗中交易,已达成目的。真可谓:英雄好汉也为五斗米折腰。这时,所谓侠客文化早已不复存在、反侠目的明确,只有作为人之间的互相算计 ,以及相互戕害。  侠客,也是人,不是神。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侠客,是中华民族浪漫绮丽的所在。尽管有千万种侠客,但每个人心中必然有属于自己的大侠,或为国为民、或仗剑走天涯。

       侠客梦,也是一种“中国梦”。

      (本文系作者原创,版权所有,如需转载使用,请与本人联系,谢谢合作!)

该片热门影评:

5000字,期末影评,谈谈英雄中的中国文化武侠文化以及喷喷一些反..

中国文化的重量——《英雄》 我一..

慕容紫英评分8.9

英雄:耍了一次很智慧的聪明

当时《英雄》一出,就引起了河蟹国..

尉迟上九评分8.1

《英雄》的境界

 《英雄》的境界  舒克&..

舒克评分10.0

英雄——被遗忘的里程碑

  最近跟朋友聊电影,突然想到中..

乐乐熊ahy

【华语导演】电影解说词——“光影人生”张艺谋

是呼风唤雨的帝王将相,叱咤风云的江..

时间·玫瑰评分8.0

更多 12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