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楢山节考>影评>《楢山节考》考--如果我在电影里加上画中画从头到尾同步播放韩剧?

《楢山节考》考--如果我在电影里加上画中画从头到尾同步播放韩剧?

电影中文名

楢山节考

2013-11-25 14:11

JoeJoestar

JoeJoestar

想看 - 评分9.0

 

 

鼠吃了蛇,蛇吃了老鼠,螳螂吃了青蛙,螳螂吃了螳螂--“我将书写蛆虫,致死方止”

 

说起今村昌平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这句霸气的宣言。蛆虫固然恶心,可客观存在,就像楢山的各种如今看来骇人听闻的民俗,不会因为看者的好恶而不存在。相反,它不止在这电影中存在,也在现实中存在;不止在日本存在,也在全世界存在。

 

故事描绘的是日本农村,可触及的绝不单单是日本的民族性,也不是什么人性之恶。而是自然农耕经济之殇。日本是从那里走过来,世界是从那里走过来。而我们,还正在走..

日前恰巧又读了费孝通的《江村经济-中国农民的生活》,对农民农村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对片子的感受就更加强烈。

 

我不知今村是否有人类学的背景,翻看起作品表,倒有一部叫做“人类学入门”,这里暂不深探。 不过片名的“考”字--考查,考证--很有些学术味道,特别之于影片本身更是准确。既然作者作考,我辈看客也以考的姿态,对片子做个小考。

 

弃老,在中国就有各种版本的故事,据说最早出自印度的弃老国。现实中也确实存在,但并不是特别普遍,倒是与之类似的弃婴(江村里是溺婴)更为常见,这点片子里也能看出点端倪。那么首先来看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弃老?

 

很明显,这是种人口控制手段。那为什么农民又要自发的控制人口?难道都觉悟高为了早日实现四化?

粮食的问题,永远是人类面对的第一大问题。如今时代,谈这个好像很夸张,可不说远了,就中国自己,基本解决口粮问题,就是吃得饱饭了,再说明确点,就是可以“三餐干饭”(参费孝通-三访江村),也就73年杂交水稻成功之后的事,不过40年。(袁隆平才是人民的大救星,居然在龙门浩读书的!扯远了)。而目前来说,中国每年都还要进口大量粮食以满足内需。可以想见,自然农耕经济下靠天吃饭的农业,是多么脆弱。农业风险巨大。在一年只能种一季稻而且产量还非常有限还得看天吃饭的时代,每年每天面对的问题就是粮食,有没有吃,有没有种?从仲夏到初秋的收成后,每年的冬天就是一场漫长的考验。青黄不接不像你早已淡忘的在语文书上读到的词那么虚无。真出现青黄不接的时候,找口吃的吊命就是每天最大的命题,绝不是今天出门穿什么衣服,带不带ipad。

 

那么我们又会想,既然农业收成不大可靠,那多个人种地多一份力,不是可以多一份收成?先不说70岁以上老人的劳动力有多大。这种想法对于自然农耕经济来说,有个最大的不实际的地方就是—可耕种土地是有限的。

电影里阿玲婆被叫去说是发现她老公了的时候,正在路边的一块极小的斜坡上下种,这就可以看出耕地的局限性。 所以一个村,一户农业家庭来说,保持人口和耕地的适当比例,就是极为重要的一项谋生本领和纪律。当人口-耕地比达到上限时,每多一个人口,就意味着多一份消耗,而空置一个劳动力。除非能将这一闲置劳动力转化成有效生产力,否则就会对整个家庭经济造成巨大的负担。那么有没有转化方式呢?有。

 

农耕之外,根据各地的自然条件,可以开发出不同的副业,提高家庭收入。比如江村就是养蚕制丝,这一副业基本可顶得上家庭大部分的农耕收入,就是说家庭收入可以翻翻,所以江浙历来富庶。而对于楢山,片中展现的副业有:

1. 狩猎,但好像资源不丰;

2. 捕溪鱼,也不可能有大收获;

3. 纺布还是草席,分不清,不过明显是自用而不能转换成粮食。

那么也就是说,对于楢山来说,平衡之外多出一个人口的话,并不能有效转换为多一份生产力,只能是闲置却又消耗大量粮食的,说不好听点就是吃闲饭的,而吃闲饭,在自然农耕经济下,是极严重的事情,整个家庭经济都可能被拖垮。 影片在阿玲婆决定上山后插入大儿子在山上空放一枪,远处大树摇曳的镜头,一是表现其内心苦痛,我觉得还有一用是表现冬天山林的贫瘠。一枪巨响后,偌大一山,居然没一只鸟飞出。

 

那又会问--难道一个家庭连养活一个人的剩余口粮都没有?  越是条件恶劣的地方,人越知道节制消耗,调节收支。年份也总不可能一直都坏,所以一户人总还是多少会有余粮的。只要年成不坏,要多养活一个人应该还不是大问题。所以上山虽有习俗,却并不是强制性的(虽会被人看不起),同时也发生在灾年更多,这些片子也有交代。不过对于阿玲婆,一是本身有了自己老公不敢背老人山上而跑掉的耻辱传闻多年,不想大儿子再背负这个名头; 二是也深知孙子娶进老婆的必然性(突然带回来的孙媳妇又增加了迫切性),由于已经为大儿子继弦进了一个人,孙子再娶进一个,再生下小孩,那家庭经济将会完全崩溃。所以她自己会坚持上山。

 

进人口的需要是迫切的,儿子需要媳妇(虽然是续弦),孙子也需要媳妇。新进的媳妇能接替老婆子所有的工作(这点电影里通过磨豆子,添柴火等几个镜头就交代得很清楚了。从最初带着欣喜的交给主动来接手的媳妇和添柴时被媳妇接过后的失落表情,镜头安排精准又恰到好处),除此以外还能做老婆子做不到的,生育。那我们接下来看看生育。

 

新生人口意味着新的劳动力,对于任何经济都是不可或缺的。自然农耕经济的条件下,由于婴儿的存活率本来不高,大量生育是普遍而有效的对冲办法。加上没有科学的节育手段,婴儿的大量出生也是不可避免的。婴儿一方面会在自然淘汰中死掉相当一部分。另一方面当婴儿的出生量超过家庭所能承受的量时,就会出现弃婴(溺婴)现象。

 

这同样是种控制人口的极端手段。由于医疗技术的落后,引产的风险比起生小孩的风险要大得多,且引产风险威胁的是孕妇的生命。重新娶妻的成本又高,生育之后的弃婴(溺婴)显然就是唯一的选择了。其实弃婴(溺婴)在这种条件下多少属于引产的替代方法。

 

所以如此看来弃老,弃婴主要原因还是生产力低下而不得已为之,迫不得已的下下策,行使者自己也知道是不好的,比如江村居民的不愿提及,电影中大儿子的不忍。试问就本意来说,谁又愿意干这种事呢?

 

在各种文化中老人其实都该是受尊敬的,这本身有其实际功用。 老人长久以来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对生活有实际的指导作用。特别是从人生历练出来的生活智慧。

比如阿玲婆主动要上山的认知和坚持,就是对这习俗的深刻理解后的勇气的智慧,是为儿孙让出生路;坚决不同意大儿媳陪臭儿子睡一晚,是知道这会埋下长久的后患;化解大儿子的心结是懂得逝者已逝;遣回孙媳妇是知道一个对全村人都是仇人的人可能造成更多的杀孽。这都是生活的智慧。

 

看过一说法说片子有如泥土般的质朴气息却又带着一种可怕的腐臭, 可泥土本身不就是这个味么? 也许是我们离开泥土太久了,反而忘掉了它本来的味道吧。这味道肥皂剧不会让你闻到,人造景点不会让你闻到,很遗憾,贝尔格里尔斯也不会让你闻到, 还好,楢山节考让我们闻到了,不然长此以往,我们不会以为自己鼻子失灵了,而会以为泥土本就都是带着“芬芳”的...

 

 

该片热门影评:

《楢山节考》:借神的名义篦梳人类

      《楢山节考》:借神的..

谢宗玉

存在与虚无的双重转换

寥寥数笔,以示慰藉。

Hanif评分10.0

【逼格】六十花甲子葬,传说也许只是传说——《楢山节考》

中国古代纪年使用干支纪法,十天干和..

血奴鹦鹉评分9.0

【经典佳片赏析】楢山节考:物竞天择的残酷悲歌

  日本电影大师今村昌平的作品《..

月生甬力评分9.0

传说也许只是传说——《楢山节考》与“六十花甲子葬”

  电影《楢山节考》电影有两个版本,..

血奴鹦鹉评分9.0

更多 5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