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7 个视频 
60 张图片 
33 位演职员 
274 条影评 
14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影片的最开始的名字叫做《科顿》(Cotton)。科顿是影片主角的名字。后来又曾改成《伊万森林的驱魔》(Ivanwood Exorcisms),伊万森林是一个虚构出来的地名。

·本片是受到了《女巫布莱尔》的启发之后才创作出来的。

·影片只用了一部摄影机拍摄。

·影片的编剧赫克·波特寇安德鲁·格兰德原本是执导本片的人选,不过后来影片的导筒却落到了丹尼尔·斯坦的手中。

·本片参加了2010年的圣丹斯电影节。

·为了宣传本片,在洛杉矶电影节期间,制片方还特意以影片主角科顿·马库斯神父的名字制作了一个网站。

Story

幕后制作

  《女巫布莱尔》加《驱魔人》

  自从《女巫布莱尔》成为一种现象和话题之后,很多想一鸣惊人的小成本影片都会使用“伪纪录片”的拍摄方式。2009年上映的《灵动:鬼影实录》就是一个极其成功的案例。不过,这部《最后一次驱魔》还不仅仅是一部用纪录片手法讲故事的恐怖片,它还加上了另一种恐怖片中常用的元素--驱魔。说得更直接点,这部电影像极了《女巫布莱尔》加上《驱魔人》的综合体。

  当然,影片的编剧也坦诚自己是受到了《女巫布莱尔》和驱魔电影的启发,才创作出了《最后一次驱魔》的剧本。编剧之一赫克·波特寇说:“当然,我是受到了很多电影的启发才想起来要编写这么一个故事的。这里面对剧本影响最大的要数当年的那一部《女巫布莱尔》了,它给了我们很多启示--怎么安排一个剧本,怎么把观众吸引进故事,怎么在影片中安排一些超自然的情节等等。我以前拍摄过一些伪纪录片,也编写过一些这样的剧本,所以我并不认为用一种纪录片的拍摄手法去拍摄一部故事片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我想做的,现在正在做的,就是把这一种拍摄手法加入到故事片的创作体系中。这只是一种新鲜的思维,一种讲述故事的方式而已。”

  在这影片编剧的心里,恐怖片就是要给影迷提供一种能“满足”内心恐惧的元素。另一位编剧安德鲁·格兰德说:“人们来看恐怖片的时候,就是希望自己被吓唬到。所以,判断恐怖片是不是优秀、是不是精彩的一个标准就是它是不是足够恐惧。我们在影片中加入了很多恐怖片的元素,比如灵异事件、宗教传说、鬼魂、亡灵、超自然现象等等。我们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这部电影足够恐怖。”其实,这部电影除了恐怖片的种种元素之外,编导还在影片中加入了很多视觉效果上的“刺激点”,这种刺激点甚至与2009年的恐怖片《邪恶之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浩克·波特寇说:“这部电影在某种程度上和《邪恶之屋》很类似。可以说它和《邪恶之屋》有着相似的风格,但是这部电影让人走进故事的方式更加循序渐进,更加缓慢。我个人很喜欢这样的风格,因为你一旦走入电影,就再也无法逃遁出来了,必须跟着主角去感受所发生的一切。”

  将恐怖表演出来

  因为是小成本电影,所以导演没有办法在这部电影里请来什么大牌明星扮演主角。不过,这些不知名演员的表演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那就是银幕上的这些陌生的面孔,让观众会不自觉地相信这是一部“纪录片”,它所记录的是“真实的故事”。一如影片中所表现的那样,影片是通过一些“意外找到的素材”,剪辑而成的。

  不过,在《驱魔人》之后,不管什么驱魔电影都会被拿来和这部弗莱德金的著名影片做一番比较,在影片中表演科顿·马库斯的帕特里克·法比安面对这种比较时候说:“的确,《驱魔人》实在是太过于经典了,而且,它也是后来所有驱魔电影的典范。不过,这部电影却和《驱魔人》相去甚远。而且,影片最早的名字中,也没有‘驱魔’这个字。这种拍摄方法加强影片的现实感,他看上去太像一部纪录片了。虽然这部电影里也有一些超自然的内容,但是它却是隐形的,并没有说我把一只中800磅的大猩猩塞在一间房子里,也没有什么可见的妖魔鬼怪。《最后一次驱魔》这部影片的恐惧元素的展示,都来自一种真实和自残。其实我并没有太过于在意扮演驱魔师,而是设想自己就是一个牧师,要去一个小镇子完成一桩工作。随着工作的深入,我才开始慢慢表现出恐惧、害怕、无助的情感。当然,最后我从一个不信上帝的人变成了一个教徒。”

  至于影片的另一个主角,扮演被鬼怪附体的尼尔的演员阿什丽·贝尔,为了扮演这个角色,她可谓是吃了不少苦头,除了要披头散发地装疯卖傻,自轻自贱、自残之外,她还要能真实地表现出被鬼怪折磨的精神状态。为了达到这个水平,阿什丽·贝尔在身体和心理上都做了准备,她说:“扮演这样的角色我得非常极端,为了得到这个角色,我在试镜之前就开始看有关于驱魔和宗教的书,学习一些这方面的文化和传说。我买了很多梵蒂冈的磁带回来,那些磁带里录制的都是有关于恶魔文化和驱魔的讲座。拍摄中难度最大的就是要扮演接受驱魔的镜头,因为这个时候大喊大叫、扭曲身体是必须的,但是难度还是在眼神上。被鬼混附体的时候,眼神中要有仇恨、要有那种邪恶和身不由己的感觉。驱魔之后,眼神里要有感激和温存。在准备准备这出戏的过程中,我从心理上就相信有魔鬼的存在,就相信有驱魔这么一回事,所以我才能把场面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