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老男孩>影评>关于《老男孩》的旧作

关于《老男孩》的旧作

电影中文名

老男孩

2007-06-02 13:08

青秧

青秧

想看 - 评分8.0

 

  天整理电脑,发现这篇字,觉得特别陌生 ,貌似还有待完成。一点不像我写的,也一点也不记得。回忆了半天才依稀想起是为了对付某一门课(亚洲电影研究?影片分析?)写的作业。也不过才两三年前而已呀,记忆力就这样迅速地衰退鸟。

 

      

  韩国电影自20世纪90年代初异军突起,到90年代中期韩风更长,一大批新兴的韩国导演和其作品以蔚为壮观之势呼啸而来,无论是在国际电影节上还是在国内票房成绩上都取得了让人眼红的成绩。爱情片、黑帮片、喜剧片,多元化的态势,百花齐放,虽然很有照扒好莱坞和港片的嫌疑,但韩国片的清新、精致、好看还是让你喜欢。  这两年里,韩国片的娱乐化倾向愈发明显,创新发展也略嫌疲态,受关注程度降低,但是这次戛纳电影节,就有金基德和朴攒旭携片入围,而朴攒旭的《老男孩》一举获得最佳影片。其凌厉的风格和震撼人心的力量,让人不禁感叹韩国电影的大有可为。  记忆/复仇   一个男人被独自监禁了十五年,却不知道是谁?为何?他在十五年的岁月里一遍一遍的诅咒、发誓出去以后要报复。他用钢丝醮着黑墨水在手臂上刻出一条一条的线,一年一条,一共十五条,赫然在目;他不敢松懈地锻炼身体,练习拳击;他开始温习人生,写下一本本的恶行日记;他藏下筷子,一点一点地刮下墙皮,戳穿墙壁,月月年年,直到可以伸手出去触摸外面的雨滴。只有电视陪伴着他,十五年里社会政治风云变幻,江泽民访问,戴安娜去世,千禧年到来,政权更迭,韩朝会首,02世界杯。  只是一个漂亮的转场,从监禁室里催眠的幻觉里的青青草坪,微微清风,镜头缓缓地横移:天台上丛生的杂草,一个大大的红木箱,只需要稍稍的挣扎,然后弹跳而出,十五年后的重获自由竟如此简单,站起来,眩目的阳光如椎刺针钻,直叫人晕眩。  原来我们都问错了问题,所以总是得不到正确的答案。李镇宇为什么抓吴大修?不是这样的,是为什么放走他?李镇宇为什么把吴大修关了十年才放走?  一心只想复仇的吴大修问自己:“报仇之后,还能回到原来的吴大修吗?”  揭开谜底的吴大修斥责李镇宇:“你把记忆擦掉,又想找回来。”  面对美道的挽留,吴大修说:“这结束不了,复仇心理成了我的性格。”  李镇宇:“我观察你十五年,所以这十五年来,我既不寂寞又不孤独,对于心灵受过伤的人,报复心是最好的良药。十五年的失落,失去家人的痛苦,都能忘掉,所以说报复心有益健康,可是报复之后怎样呢?可能藏起来的痛苦会回来。”  复仇以后的李镇宇说:“我以后,拿什么乐趣来活?”  复仇的过程就是回溯记忆的过程。对于回忆对于过去,吴大修是遗忘,而李镇宇是停滞。遗忘是因为不关乎已,停滞是因为无法释怀,李镇宇永远停在了那一刻,姐姐的手从他手中滑落,跌向滚滚江流之中,万劫不复。影片有两次过去和现在时空的人物的交替,这种手法自伯格曼的《野草莓》为滥觞,很多影片效仿,包括经典的《永恒的一日》.影片中现实和过去的时空、人物不受限制地交叠在一起。吴大修的动作是追踪、窥视,李镇宇只是固守着一种姿势,挽留的姿势,挣扎的表情,镜头的特写给到他的那只手,它刚刚还紧紧地拉着姐姐,上面还留有她的余温和芳泽,手里空空的,就那么突兀地停在空中,五指张开,倔强而绝望,食指勾了一下,“砰”地一声,电梯里的李镇宇应声而倒,眼神和几十年前在桥头恸哭的少年没甚区别。   仇恨和记忆勾连在一起,相滋相生.  爱情/禁忌  这里面的爱情来得好突兀,一个被关了十五年的男人,被初次见面的女人带回家。“因为一句话而相爱因为一句话而怀疑。”俗套的程式走向相依相偎,情深意浓。爱情甚至冲淡了他的复仇心,他温柔地为她吹干头发,竟然也对在监禁房里度过地岁月心生感激, “我要是还是以前的吴大修,她还会这样喜欢我吗?”以为这个年轻的女孩,这段老少恋,只是这部凌厉而残酷的影片的花边点缀,女孩只是男人欲望的客体,窥视的对象,行动的助手。快结尾处,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事实的呈现裂开了一道鸿沟,父女的关系将爱情骤然指定为罪。这场乱伦之恋是被策划,被导演的,是复仇计划中的一个副本,但是即便有高超的催眠术,也只能操控人的行为,并不能滋生出心底的爱念。触禁之恋的惩罚竟然如此残酷,夺去生命、深陷囹圄、或是摧垮尊严。“不管是沙子,还是石头,都会沉到水底。”那最后沉下来的是什么?李镇宇结束了以复仇为乐的生命,最后留给吴大修一个问题:“我和姐姐明明知道还爱着对方,你们也能做到吗?”结果这个答案以一个悖论的讨巧的方式来解决,催眠术抹去了记忆,填平了鸿沟,“不知道秘密的是吴大修,知道秘密的是MOONSTAR”,漫天的白雪掩埋了一切,一身红装的美道终于说出了爱的表白。  这抽蚕剥丝、层层叠叠的故事剥到最后原来是个乱伦的核。其实乱伦的母题在很多电影里都反复出现,姐弟、父女两段乱伦用复仇勾连在一起。可是李镇宇和姐姐的悲剧到底是因为禁忌,还是因为吴大修的舌头。最后乱伦地揭露使故事发生突转,最后吴大修甘愿像狗一样俯在李镇宇的脚下求他不要告诉美道,如此地残酷和难堪。 影像/风格  “我的名字——叫吴大修”语言的转场,吴大修酗酒闹事进警局的那场戏,只有动作的镜头,没有反应镜头,也没有交待环境的总镜头。  最出彩的还是在走廊上,吴大修和一群人的械斗,用长达两分半钟的长镜头来表现,仅靠镜头的左右横移,表现一场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打斗,冷酷而不失跳跃,动感十足,一场暴力狂欢。  影片中还有很多超现实的魔幻式的镜头处理,在电梯里吴大修用锤子杀人,镜头先给死者的面部特写,额头上赫然地戳了个洞,下个镜头却又回过去定格在杀人动作爆发处,一串地红色亮点从高举的锤子连接到死者的额头,这种类似游戏式的影像风格。无论是内容还是影像都是对观影耐力的考验,这种耐力不是对沉闷的忍耐力,而是对挑战的接受力。近乎病态的残忍,在美学上和哲学上都极富冲击力。风格化的极端暴力呈现,和回环套层的叙述方式,作为韩国电影新浪潮的代表,它可以被归于新的野兽派。这是一个奇异而迷人的预设:一个年青的韩国男人被监禁了十五年,却一直不知道是何人所为,亦不知自己何罪之有,更糟的是,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要被关多久,日子一天天地过,他只是进食、吃药、一点点地退回到原始粗粝的状态,他的愤怒和狂躁愈发难捱。  在光影流转的大部分时间里,几乎让人窒息的《老男孩》,存在主义的焦虑却以吊诡的允诺来抚平,最后的复归只能在无情硬结的心灵磨虐之后才能换来。风格和结构重于内容的又一例证。   夹杂着冷灰和浓黑的饱满色彩,还有具有新表现主义风格的都会呈现,都营造出一种不祥的预兆和感觉,我们几乎被生生地扯进主角的狂热的追寻和复仇中:谁将这些磨虐加诸于他,为何?虽然开场很激动人心,但电影却渐渐蜕化成对虐待狂的恶意展示,一幕幕的暴虐,生吃章鱼的场面,都给影片染上一种不洁感。   影片的音乐,收敛的交响乐合声层层推进,和叙事层面上的野性、惊骇完美贴合。

 

   

该片热门影评:

毁灭性快感:10年100部重口味电影之三:2003 商业电影的戾气

2003 商业电影的戾气 重口味电影..

划根火柴就是爱评分10.0

【盘点】我眼中的韩国十佳犯罪电影。

  韩国电影在世纪初崛起,并以十分迅..

良药毒药评分9.1

【我私人的暑期档】韩国电影暴力史:血色浪漫与暴力美学

文/杀手里昂Leon 自1999年姜帝圭导演..

杀手里昂Leon评分9.0

【老男孩】惊鸿的一瞥,震撼的不只是一瞬

乱伦,催眠,复仇,暴力,动作,悬疑,..

十一月的雨评分9.6

惊世之作——《老男孩》

程小瘾评分9.7

更多 9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