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重庆森林>影评>强制回忆之三:电影里飘出优美的歌

强制回忆之三:电影里飘出优美的歌

电影中文名

重庆森林

2008-05-22 12:51

麻绳

麻绳

想看

 

      很多原因让我们记住一部电影,可能就是其中的一句台词,一个表情,或者是一首歌。也有很多情况下我们记住一首歌是因为一部电影,那首歌也许本来不应该出现在那部电影里,可能是被导演随手拿来用作环境声的,也可能是剧中人物随口哼出来的一个旋律,但我们因为那部电影而认识了那首歌,也许那是个你早已烂熟于心的旋律,也许是个你初次邂逅惊艳无比的旋律。事实上,所有的这些旋律看似随意,但都不是导演随便拿来的,即使是顺手拈来,也反应了创作者深藏在创作表面意图后的深层动机或审美趣味。

 

     1、California Dreaming

    “我和她最接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这句《重庆森林》中的台词后来被无数人奉为经典,包括周星驰还在他的《大话西游》中对其进行了戏谑式的引用。我不知道这句台词有什么意义,真的不知道,只是感觉很拽,很王家卫,王家卫经常能创造这种有味道无意义的台词,但我觉得之所以大家会对这句台词印象深刻,是因为紧接着这句台词切进来的音乐,就是那首《California Dreaming》。

    我想有很多人在看完《重庆森林》后疯狂去寻找这首在电影中的冷饮店里的录音机里反复播放的歌曲。这首歌来自于一个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很火的美国加州民谣组合,名字很有意思,叫妈妈爸爸组合(the mamas and the papas)。我再也没听过这个乐队其他的歌,但就仅凭这一首,他们的名字就值得我铭记一辈子。在反复聆听这如阳光般自由奔放的旋律的过程中,我一次次地回味着影片中王菲随着音乐恣意摇摆着身躯的样子,也想明白了这个“0.01公分”的距离并非人物的空间距离,而是人物无限接近但注定擦肩而过的命运的距离。

 

    2、Tea for Two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部法国经典喜剧电影,如果我说这是在中国影响最大的外国喜剧电影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反对。反正这电影我小时候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每一次看的时候都像第一次看一样笑得前仰后合,这样投入地看一部喜剧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虎口脱险》中有很多经典的喜剧桥段,其中就包括指挥家到土耳其浴室与英国飞行员接头的那一场,路易·德菲奈斯光着身子在浴池里鬼魅般地游荡,找那个大胡子飞行员,嘴里唱着:“鸳鸯茶,鸳鸯茶,你爱我,我爱你……”估计很多人像我一样还能随口哼出这个旋律来。

    这首歌是出自1925年的百老汇音乐剧《Tea for Two》的,很佩服这个翻译的人,把这个名字翻成《鸳鸯茶》这个很有意境的名字。1950年这部音乐剧还被拍成了电影,当时是主演是四五十年代美国著名歌星桃乐丝·黛,这首在剧中点题的歌也数她唱的版本最有名。桃乐丝·黛另一个很著名的银幕形象是在希区柯克重拍版的《擒凶记》中扮演女主角,同样也是一名歌星。

(这个缓冲似乎有点慢,等一下,绝对值得一听的)

 

    3、《微风轻轻吹拂的时光》

   

 

    上面说到了音乐剧,这里再说说电影中的歌剧。这首名为《微风轻轻吹拂的时光》的女声二重唱,是莫扎特《费加罗的婚礼》中的著名唱段,极其好听,相信只要是看过《肖申克的救赎》的人,都会对这首歌出现的那一场景印象深刻:美妙的歌声响彻肖申克监狱的上空,人们仰视着这歌声,心随着歌声自由翱翔。

    也许这时阿瑞的旁白比我的表述能更加贴切:“我不明白这些意大利歌曲的意义,事实上我也不想去明白,这样更好,我想那是非笔墨可形容的美境,但会令你伤心,那声音把人带到遥远的地方,像小鸟从笼中重返大自然,像这围墙都在一瞬间消失,让牢中的囚犯们感到片刻的自由……”为了这片刻的自由,安迪付出了两周禁闭的代价。

    当自由变成奢侈品,代价是可以很昂贵的。前不久看了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伪钞制造者》,那些二战集中营的劫后余生者们,也是在久违了的音乐声中来品味自由的滋味的。

 

    4、《女武神》

   

    科波拉的《现代启示录》是一部疯狂的电影,而在这部电影中最常被人提起的恐怕就是飞行中队为了给暗杀小组开辟通道去轰炸越南村庄的一段戏。由罗伯特.杜瓦尔扮演的直升机飞行队长,就是在飞机上的高分贝喇叭中播放的瓦格纳的歌剧《女武神》序曲中,把这个村庄变成了绞肉机的。

    《女武神》歌剧四部曲《尼伯龙根的指环》的第二部,取材于北欧神话,是瓦格纳歌剧创作的巅峰之作,充分体现了其气势恢宏、潇洒飘逸的创作风格。但科波拉把这段音乐在这部电影里的运用到了令人无比震撼的地步,一个国家堂而皇之地成为杀人机器,崇高的歌剧变成了屠杀OST,联想到后来美国人在越南战场的惨败,这段音乐更具有了一种反讽的意味。

    这是科波拉乐此不疲的一种配乐方式,比如《教父》中,剧中人在教堂祈祷,在庄严的宗教音乐中,他们手下人却在干着血腥的勾当。

 

    6、Por Una Cabeza

 

    这首舞曲曾经在多部电影中出现过,如《真实的谎言》、《辛德勒的名单》,但最令人难忘的恐怕还是在《女人香》中阿尔帕西诺的那一段性感探戈。

 

    这首名为Por Una Cabeza的探戈舞曲出自著名探戈大师Carlos Gardel之手,是这名法裔阿根廷歌手1935年的作品,中文名字叫《只差一步》。有一段评论这首曲子的文字说得很到位:

    “小提琴高调又内敛地引领着旋律,犹如踩着探戈舞步的女人,有着高贵的步伐和傲视一切的态度,对舞伴欲迎还拒,纠缠其中。而钢琴在音乐高潮到来前有力的击键,仿佛是在下一个旋转前深吸一口气,然后就出发,去征服这个舞池。自诞生以来,它成为电影中探戈的首选舞曲,钢柔并济的旋律似乎适应着每一个角色的心理和任何一个场景的铺垫。一首曲尽,而脑中的旋律挥之不去,犹如一场没有尽兴的舞蹈,永远只差最后一步,总是怅然若失。听它,永远也只差一遍。 ”

    是的,听它,永远只差一遍。那就再看一遍《真实的谎言》里的Por Una Cabeza吧!

 

 

    7、You Never Can Tell

    如果说《女人香》中的那一段探戈表现的是一种内敛的性感,那么《低俗小说》中约翰特拉沃尔塔和乌玛瑟曼的那一段摇摆舞则是狂野的性感了。

 

    在昆汀塔伦蒂诺这部令人目眩神迷的作品中,音乐是很重要的一环。昆汀是个狂热的怀旧音乐的追随者,在《低俗小说》中运用了大量的六七十年代的摇滚音乐,在他看来,只有那种弥漫着张扬放肆的原始冲动的音乐才配得上他凌厉的影像和叙事。

    这首出现在舞会上的歌曲是Chuck Berry的You Never Can Tell。Chuck Berry被尊为西方摇滚乐之父,包括后来大名鼎鼎的猫王、鲍勃迪伦、披头士等都深受其音乐的影响。列侬说过:如果要给摇滚乐一个名字,只能是 Chuck Berry。他最大的贡献是通过激烈的演奏方式使吉他成为摇滚乐中的重要角色。

 

    8、Mondo Bongo


 

    这还是一首在剧中人跳舞时出现的音乐,是在《史密斯夫妇》中。那是男女主角在哥伦比亚初识的场景,心醉呀!当时看完电影之后脑子里还回荡着这个浪漫至极的旋律。好好看看这一段,不得不感叹,这两口子是真来电啊!

    这首歌的名字叫Mondo Bongo,在西班牙语,Mondo是巨大的意思,而Bongo是小鼓,合起来是“大鼓”的意思。Mondo Bongo其实是哥伦比亚古老的原住民音乐(西班牙语是哥伦比亚的语言),它真实的意思是“奔放与狂野”。这首歌实在是太好听,完整来一遍。

 

    9、Beautiful Girls

    这首歌出现在一部最不应该出现的电影里,那就是《科洛弗档案》。这部电影的主体内容部分通篇是没有配乐的,DV作业嘛,怎么会有音乐?只是有一点,在开头给Rob开的欢送会上,我们听到放的就是这首Beautiful Girls。

    《科洛弗档案》拍摄于2007年,而Beautiful Girls则是美国2007年最流行的歌曲之一,是由来自牙买加的雷鬼小子Sean Kinston演唱的,是个人十分喜欢的一首歌,很慵懒,很放松,也很好听。看似顺手拈来,但也许是经过的导演细致考虑的,我想在这里对这首歌的选择是不带任何创作者的审美意图和倾向的,这就是一个大众流行文化的标签,表明了创作者在这部电影中隐藏自己的企图。但从完成的效果来看,当这种企图过于刻意,反而欲盖弥彰了,当然我说的不是这首歌的选择。

 

 

    PS:本来这一篇应该是“强制回忆”系列的第二篇,开始写还是在“5·12”之前,结果突如其来的一个状况就把“强制回忆之二”变成了有关地震的内容。随后的愁云惨淡一直让我提不起兴趣把这篇文章完成,于是一直就拖到了今天,这也就成为了“强制回忆之三”了。 

该片热门影评:

重庆森林:都市森林的情感符号

尽管我并不想为“重庆森林”的片名作一..

墨涅Moneta评分7.6

《重庆森林》:浮光掠影式的喃喃自语

毕竟在王家卫的电影里,故事情节似乎已..

火神评分9.0

“你依然还是那条多愁善感的毛巾”——电影画册《重庆森林》下

   简体中文名: 重..

凉佬

【一路向南】 香港电影之旅

  香港没有重庆,依旧森林。

mian评分8.9

独活——《重庆森林》

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

跟着你有肉吃

更多 30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