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8 张图片 
22 位演职员 
240 条影评 
32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电影手册(法国)选为2001年年度十佳影片,位列第六。

Quotes

精彩对白

二勇用口琴模仿着呜呜的火车汽笛。

二勇:乌兰巴托是哪儿?

崔明亮:外蒙古首都。

二勇:外蒙古首都?

张军:一直往北走,过了内蒙就是。

二勇:再往北是哪儿呢?

张军:苏修。

二勇:苏修再往北呢?

张军:应该是海了吧?

二勇:海再往北呢?

张军:你妈球不妈球烦?成天问那。

崔明亮:再往北就是这儿,就是汾阳,武家巷十八号,张军家。

二勇:闹了半天我们都住在海的北面。

——————————————————————————————

尹瑞娟:哎!你咋画了眉了?

钟萍:好看。

尹瑞娟:张军不在你给谁看?(仔细端详了一下钟萍的脸)真难看!

钟萍回头照了照镜子:不难看,这叫柳叶眉。

尹瑞娟:是难看么。

钟萍:不难看。(看了一眼尹瑞娟,转身从窗台上拿来眉笔)哎!

尹瑞娟警惕地:你不要给我画。

钟萍不由分说按住尹瑞娟硬要给她画。

尹瑞娟伸手去挡:难看死了,你叫我咋去见人。

钟萍还是不依不饶:别说话!我这个难看吗?

尹瑞娟:难看--(还是被钟萍按住了)慢着,轻点。

钟萍:你能不能不说话?(自顾给尹瑞娟画了起来)国外现在最时兴这种眉了---

尹瑞娟:行了行了,这个---

钟萍:别动,别动!马上就好。哎,好---(画完一根,尹瑞娟急着想去照镜子)不用看!一会儿画完了一齐看。

尹瑞娟:行了行了---

Story

幕后制作

  《站台》是贾樟柯的一段个人成长回忆录,片中有令人熟悉且怀念的县城、县城中的年青人……处处充溢着过去生活的影像,而影片,正是通过在新旧交替时期从县城走出的一群年轻人的爱情与生活,表达一种对普通人的尊重和生活理解,将普通小人物当成了重要历史进行展现。《站台》表现的不仅仅是影片中人物不断走穴经历的种种车站,而是一个个交错的历史片段,一种历史的背景在影片里发挥着命运的力量,并且正是这种力量,让普通人的命运成为历史,那些为梦想、生活奔波的小人物构成了历史的真实注解。

贾樟柯谈《站台》

  《站台》这个剧本大概是1995年或者1996年开始写的,那时刚刚开始拍短片,实际上《站台》应该是我的处女作。

  《站台》有意思的一点应该是它使我真的在一个工业体制里面去工作,以前拍《小武》的时候都是好朋友,15个人,睡起来就拍,拍累了就睡,什么压力也没有,运转非常灵活的一个摄制组。拍《站台》最多时组里有100个人,突然多了很多的部门,人多了事情也多,你怎样来保证精力集中在创作上,你怎样信赖你的制片?这些事情对我都是第一次,都是一个挑战。

  以前我是很恐惧工业的,我觉得工业对你的改变,他们的审美,包括他们对电影的认同,我对这些都是一种恐惧。经过《站台》,只要你相信你自己的电影,那么工业里头的人,自有他们的好处。因为你不可能永远在一个业余的状态里面工作,一个有能力的导演应该学会这些,而不是惧怕它、躲避它。

  《站台》这首歌是80年代中期年轻人非常喜欢的一首歌,它描写一个人在站台上等待他爱人的到来,是一种期待的情绪。对我来说,它是开启我80年代记忆的钥匙,“站台”是出发的地方,也是回来的地方,它与旅途有关,有一种疲倦而哀伤的生命感觉。

  口述:贾樟柯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