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站台>影评>第41名:《站台》——影史50部平民史诗

第41名:《站台》——影史50部平民史诗

电影中文名

站台

2015-08-24 23:29

鲸鱼君

鲸鱼君

想看 - 评分9.0

 

我们的八十年代


《站台》 年代:2000年 / 国家:中国 / 导演:贾樟柯 / 主演:王宏伟、赵涛


     人们向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闯劲儿,然而却鲜有人真正愿意付诸现实。80年代,那些处于体制内的人,同样有着一个不安分的心,只是受时代和环境所限,他们的远大理想也往往无疾而终。贾樟柯这个从山西汾阳走出的文艺青年,是成功飞越藩篱的典型,飞远了,他却又回来了,把镜头对准了自己的乡亲,还有致敬那个回不去的时代。


渐行渐远的文艺青年

    80年代是一个打开的时代,被禁锢许久的人们终于推开了解世界的大门,尽情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迎接着新鲜的事物。那时你经常可以看到,年轻人捧着一本萨特的书认真阅读,或是在读诗社里分享北岛、顾城、舒婷的诗。一夜之间到处都是文艺青年,人们在文字和音乐的世界里徜徉,让心灵重获自由。

     《站台》里的这群年轻人就是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尹瑞娟、张军、钟萍、崔明亮都是汾阳文化工作队的演员,尤其是崔明亮很自命不凡,自称是“文艺工作者”。青年作家蒋方舟曾经如此概括文艺青年:矫情、热衷自我感动、缺乏对现实生活的处理能力、道德观简单。把这几条特征放到那帮年轻人身上再合适不过。比如崔明亮留明显情商偏低,面对准女友尹瑞娟,却偏偏不肯主动追求,还相当理直气壮地说:“你说的没错,错在哪你知道吗?你说得太晚了。”你这让女孩子怎么想:闹了半天还是我错了?所以崔明亮并没有站在女人的角度来看到问题,所以他也难以得到女人的芳心。张军是个说话引经据典的人,“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包括他的过去(普希金语)”。然而他也是最早回归现实的人,先是钟萍的意外怀孕,然后是被当耍流氓被审问。片中有一幕,张军一直在问崔明亮北边是什么,崔明亮不耐烦地说是汾阳,张军恍然大悟,原来我们都住在海的北边。其实这就是一群“找不到北”的年轻人,他们一直寻找心中的北方,只不过始终是南辕北辙,后来张军跑到广州打工去了,而广州是在汾阳的南边。

    其实张军的外出打工是个信号。80年代是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过渡时期,他们所在的艺术团也正经历着改制的考验。结果,艺术团被根本不懂艺术的老宋承包了。为了挣钱,艺术团逐渐走起了农村路线,甚至是下到煤矿去演出。为了迎合观众的口味,崔明亮还化身摇滚青年,站在台上嘶吼《站台》。从《火车向着韶山跑》,到如今满场鸡蛋菜叶横飞的《站台》,再到最后只剩下两个人的《路灯下的小姑娘》,可以说这一切是市场决定的,但也不能全怪市场的低俗,毕竟迎合低俗同样可耻。但无论怎样,张军还是剪掉了自己的长发,尹瑞娟改行在车站工作,也有人劝崔明亮转行倒腾枕木。他们终于慢慢远离了自己的文艺梦想。

     他们放弃艺术,他们不想一直贫穷,因为文艺青年所有的“恶”,都来自他们的“穷”。崔明亮和尹瑞娟结婚了,并生了一个孩子,只是那响起的尖锐的开水声,似乎在提醒着他们,年轻时他们也曾追逐过火车,向往着火车的自由飞驰,而且内心的火已经在夜里渐渐熄灭,平静的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慢慢清晰的匆匆那年

     贾樟柯特别喜欢用歌曲来表现时代背景,这一点也被如今许多校园青春片的导演学去,无止境地在片中穿插怀旧金曲。80年代,对于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来说,无疑是具有奠基意义的,那些不同风格的歌曲,都在贾樟柯的电影当中呈现。比如曾演唱了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的李谷一,她的歌声就飘进了影片,只不过她唱的是电影《小花》中的《妹妹找哥泪花流》。听邓丽君的歌,而且是偷听邓丽君的歌,也是80年代初的一种潮流,片中就出现了她的《美酒加咖啡》。主旋律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被活生生改成“老婆七八个,孩子一大堆”。钟萍在家里拿着歌本唱着《校园的小路》、《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和《军港之夜》,崔明亮唱着《幸福不是毛毛雨》,张军买来的卡带录音机里放着“急智歌王”张帝的歌,嘴里还提到了刘文正,正是音乐,让年轻人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伴着林子祥的《成吉思汗》跳舞,告别时唱《朋友,再见》,演出时模仿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尹瑞娟在苏芮的《爱的箴言》中独自起舞,一直到后来唱张蔷的《爱你在心口难开》,以及艺术团仅剩两人在路边跳《路灯下的小姑娘》,每一首歌都唤起人们对那个纯真年代的美好回忆。点题的那首《站台》,是中国早期摇滚的代表作,它的出现预示着年轻人浮躁内心的一次转变。不过影片中也有一首不合时宜的歌,就是那首《好日子》,它是宋祖英在1998年春节联欢晚会上演唱的,这个穿帮有点让人大跌眼镜。

      影视和文学也作为一个侧面视角,折射出80年代的精神文化生活。像《流浪者》上映时,那抢票场面堪比如今的春运抢火车票;在电视还没普及的年代,围坐在一台小电视前看《加里森敢死队》是许多人的共同回忆;阅读小人书《茶花女》、听刘兰芳的评书、读纪宇的《风流歌》,都是那时的人常做的事。而到了1990年代,《渴望》的热播引发万人空巷,《妈妈再爱我一次》也不知道哭晕了多少人,所以只要这些画面一出现,立刻就会引发人们的共鸣。

     对流行文化的敏锐捕捉,使得《站台》拥有了相当高的复原完成度。电影一开始,崔明亮就穿着喇叭裤招摇过市,被老一辈人批评说是高资产阶级那一套。但那毕竟是新旧交替的时代,许多新生事物也正蓬勃发展着。比如张军带着钟萍去烫头,那时女生烫头可是相当赶时髦的事儿;那个发廊是温州人开的,张军也到“花花世界”广州去打工,“下海”潮已经在那时悄然开始;一支宣传计划生育的宣传队在大声喊着:“只生一个娃好!”艺术团开会讨论的是新兴的轻音乐,团长则认为轻音乐就是“轻松的音乐”;织毛衣时得讲究新潮,要织“菠萝针”;男女如果没结婚就同处一室,是要判“流氓罪”的(1997年流氓罪正式取消);还有在录像厅里,把性爱教学片当做A片来看,可见当时人们对性的好奇和渴求。同时贾樟柯也其中加入了一些政治背景,比如为刘少奇同志平反、邓小平在建国35周年上阅兵等,使得时代背景更加丰满。


更多影评,请关注“鲸鱼日志”微信号。

该片热门影评:

时间是1979至1989,终点处,理想不再!

远景或者全景拍摄的影片前期,固定镜..

提线木偶评分9.3

没有希望的风筝——评析贾樟柯《站台》

它在追逐,它在奔跑,它在飘摇,但都只..

某某影迷

第41名:《站台》——影史50部平民史诗

致我们的八十年代 《站台》 年代:200..

鲸鱼君评分9.0

对电影《站台》的一句话影评

贾樟柯用N个长镜头给我们沏了一杯淡淡..

君令或可不为评分8.5

登上站台看风景

2013草莓音乐节第一天,主舞台新裤子×..

良辰美景评分9.0

更多 1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