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8 个视频 
55 张图片 
75 位演职员 
416 条影评 
18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电影的预算只有1万5000美元。
·电影总共有两位拍摄人员,使用的是直接能在商场买到的普通级别的摄影机、编辑机等机器。
·电影全程进行实景拍摄,电影中所有的场景都是真实的,一般是未经同意使用或者提前征求同意使用该场地。除男女主角之外的其他演员均是拍摄时碰巧出现的当地群众,其中有一幕场景中的车站售票员,他的真实身份就是车站售票员。
·电影拍摄了长达几百小时的胶片,导演第一次的剪辑版本长达4个半小时,最后才浓缩成了现在的90分钟,但导演还是认为有很多东西可以加入其中。

·这部英国科惊悚片于2010年SXSW影展首映,引发广大回响与讨论,知名影评网站AICN更将本片誉为‘近年来最佳怪兽灾难电影’。

Story

幕后制作

  电影灵感源自钓鱼
  加里斯·爱德华斯为BBC和探索频道拍摄的一系列纪录片在斩获BAFTA大奖和艾美奖最佳视觉创意提名等一系列奖项后,他的事业算是小有所成,于是他想是时候着手拍摄自己的电影,利用他最擅长的CGI技术,并将其与他一直想要的最简单的方法结合在一起。爱德华斯解释说,“电影业的竞争非常激烈,我们这一代很多人都想当导演。我不想等着别人给我资金或者给我拍摄电影的许可。我们这代人是看着《星际大战》这种科幻片长大的,从小我就想加入他们,毁灭黑死星。长大后我知道,这都是由导演拍出来的,于是我立志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一直都有个想法,我要自编自导自己投资,不需要大的制作团队,这样就能以非常少的资金制作出一部电影。”因此就算是休假,他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拍一部能击败所有电影的电影,不光有他最擅长的CG技术,还必须发生在日常的环境和地点。有天他发现两个渔父在钓鱼,拉起钓竿和渔网时,钓竿那头的鱼都会挣扎一番,他就想象如果钓竿的那一头是个超大的多爪怪兽浮出水面会怎样。于是电影中怪兽的想法油然而生。
  而此时,爱德华斯的经纪人也带着他千奇百怪的创意与Vertigo公司的艾伦·尼布洛詹姆斯·理查森接洽,他们俩都非常看好他,不光是他在视觉效果和想象力上的才能和名气,还有他讲故事的能力。理查森说,“爱德华斯的经纪人给我们寄了一些他工作的样本,大部分是灾难电影,例如飓风、洪水等,还有他给科幻频道做的一分钟片花,从片花中能看出,他完全有能力执导一部电影,创造出不可思议的氛围。”尼布洛补充说,“更让我们惊讶的是,这些效果都是他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做出来的,没有工作室,更没有大型的后期处理机构,太不可思议了。于是我们邀请他一起拍摄电影。”受到渔民的启发后,爱德华斯将自己会如何拍摄这部电影写了下来,甚至连一个详细的故事大纲都没有,但是Vertigo喜欢这个想法,于是他们3个人花了3个月的时间想出了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故事。
  史上最真实的怪物电影
  在《侏罗纪公园》《外星人》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一系列科幻片中长大的爱德华斯想要拍一部“史上最真实的怪物电影”,起初,他并不打算使用任何演员,就以采访真人的形式,然后剪辑成片。同时他一直认为这是一部公路电影,他想了3种讲述故事的好办法,但始终故事的最后都有一男一女,他们最后相爱了。于是他想在其中穿插爱情元素也是必不可少的。
  鉴于电影中只有两位主角,因此演员的选择显得尤为重要,爱德华斯考虑让现实中就是情侣的演员担纲主演,“我认为让情侣饰演这种由初次见面到逐渐了解的过程的可信度更高,情侣在演戏的时候擦出火花会更加容易和自然,相比之下,让两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想要制造一种紧张又暧昧的氛围似乎不太现实。”在电影《寻找午夜之吻》中有着出色表现的斯科特·麦克奈利有幸和他之后的女朋友惠特尼·阿贝勒获得了饰演这个高挑战性和未知的角色的机会。
  为了增加电影的真实性,电影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剧本,导演爱德华斯要求演员之间的对话也是即兴发挥,他只会提供一些大致情况,例如场景里面会出现什么、主角的动向跟随特定的故事阶段发展,剩下的全靠演员自己发挥。这就意味着有时他们可能要拍40多分钟,才能达到导演满意的程度。对此爱德华斯的解释是,“想要电影更加真实,所有的对白必须要像是第一次说的一样,然后再想下一步要说的话。这很难假装,因为如果有剧本的话,大家都知道下一句说什么,表现起来就会不自然。”惠特尼补充道,“有时我们早上会拿到一些纸质材料,有时是早餐时,我们讨论今天要拍摄的内容,但是总的来说,都是大纲性质,没有具体的内容。在主角对话中,我们会提到一些特定的点,特定的元素和事件来推动故事发展,但剩下的时间都靠我们自由发挥。由于没有其他演员,所以我们必须掌控对话的方向。”斯科特认为即兴创作是对他最大的挑战,“在某个场景中,我要即兴发挥很长一段时间,不停的说,不停的做,终于导演喊停了,然后他对我说,能不能再来一遍,他要把之前拍的覆盖,我只需要把之前说过的再说一遍就行。我狂说了10分钟,我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于是我问他那些部分需要重来,他说全部重来。这一段简直就是噩梦,但是为了他,我还是重来了一遍。”尽管拍摄过程挑战重重,导演爱德华斯认为两位主演的表现却是可圈可点。他说:“拍好这部电影后,我发现它和我之前想象的有所不同。我认为这要归功于斯科特和惠特尼,他们的个人魅力和即兴创作给电影带来了很多闪光点。这部电影我看了不下几千遍,但是他们的魅力还是让我百看不厌。”
  为了增添电影的真实性,电影中除男女主角之外的其他演员均是拍摄时碰巧出现的当地群众,在拍摄前20分钟会告诉他们怎么做,导演认为这样做非常好,虽然他们被告知需要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但最后的拍摄的时候,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领悟。斯科特对这种做法曾经有过担忧,他认为和不是演员的人一起拍摄承担更多压力,但事实证明,他们都非常不错,开朗、善解人意,“我非常感激人性和人们的行为,我非常乐意了解他们,倾听他们的故事。”
  就这样,4人摄制组外加一个协调人员穿越危地马拉、伯利兹城和墨西哥,在没有详细的计划和准备下寻找场景进行拍摄。爱德华斯解释说,“每当看到一个不错的地方我们就会想,这个地方可以拍些什么内容。我们选的都是些具有挑战性的和比较偏僻的地方,因为两位主角的历程是越来越艰险的,大部分人可能会认为最后是回家之路,但最后却发现随着气氛的越来越紧张,最后会是一个谁都预料不到的结局。”惠特尼说,“电影带我们经历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旅行,徒步穿越丛林,爬上高高的废墟、坐船、汽车、火车,所有你能叫出名字的这些交通工具。周围的场景不停的变换,带领我们迎接旅行中的一次次挑战。我们遭遇过蚊子、鳄鱼、蛇的危险,还有酷热和脱水。当然还有天气的变化,你无法预料茂密的丛林地区何时会下雨,天气预报永远是可能有雨。这太惊险刺激了,但是我享受其中的每一分钟。”
  经过实地拍摄和几个月的剪辑工作,后期制作的最大问题就是怪兽的形象。爱德华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设计怪兽的形象,期间草图也画了上百幅,虽然艾伦和詹姆斯参与了电影的很多细节,他们认为这个环节应该由爱德华全权掌控。詹姆斯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怪兽的形象,这也是关乎电影成败的最大因素。他画了250幅关于怪物的草图,每幅都非常好。所以最后的阶段我们很少干预他,毕竟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他知道他想要什么,也会尽量做到。”
  电影的视觉效果完成后,配乐也将电影氛围烘托到位的关键一环。为了方便制作后期特效,电影临时使用了很多著名电影中的配乐,导演甚至认为那就是最好的,没有其他的配乐能超过。于是年轻的作曲家乔·霍普金斯临危受命,他曾经给酷玩乐队的最新专辑写歌,也参与了电影《可爱的骨头》的配乐。电影的配乐出来后,爱德华斯对他赞赏不已,“我本来以为他完成不了,没想到他创作出和电影那么匹配的音乐,电影中的很多感情和良苦用心大部分都能从乔的音乐中得到体现。”
  可能有点讽刺的是,这样一部科幻电影带给导演最大的满足是平凡而非不可思议,导演说自己最喜欢的场景是两个主角在宾馆的房间说的一段平凡而又真实的话。当时女主角打开电视,里面播放怪兽袭击城市的疯狂情形,而男主角却在打呵欠,在床上伸懒腰。这就像任何一部发生在伊拉克或其他地方的电影,尽管你周围的世界多么疯狂,但是你还是要做平常该做的事。他希望观众能真正关注电影中的人物,而不是电影的特效,他希望观众能从电影的人物中发现一些和自己相关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