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34 张图片 
342 位演职员 
417 条影评 
8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这是奥利弗·斯通自己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根据肯尼迪时期档案的记载,总统办公室的每一个细节都被小心翼翼的重建。这一重建总共花费70000美元,然而,在电影中,它只出现了八秒。

·电影上映后引起巨大的争议,许多人指责斯通编造事实。斯通出版了一本详细的注解版剧本,在这个剧本中电影中的每一要求都被他证明是正当的。

·在读完吉姆·加里森的书后,斯通立即用自己的钱买下了电影改编权。

·斯通雇佣了刚刚从耶鲁毕业的简·罗西尼去研究和搜集关于肯尼迪被刺的素材。在他拍完《生于七月四日》后,简·罗西尼已经看完了200本关于肯尼迪遇刺的书。

·斯通和华纳达成一个限制性条款,如果电影拍摄超出两千万的预算,公司将保留电影的所有权益。这是因为不想剧本在电影公司间传来传去,造成泄漏。

·剧本第一稿有190页厚,为了便于拍摄,缩减至156页。

·为了重现当年肯尼迪在达拉斯遇刺的情景,制片方向当地政府支付了大笔金钱雇佣警察变更交通关闭街道。斯通仅有十天的时间去完成这些拍摄任务,为了能尽快拍摄完成,他的摄影师使用了两部35mm五部16mm的摄影机。

·拍摄时,斯通找不到一支能冒出那么多烟的枪,因为那时的枪已经几乎没什么烟了,他们只好借助别的办法获得了真实的效果。

·在新奥尔良,斯通借了编剧的一条狗用来充当加里森家的狗。

Quotes

精彩对白

Willie O'Keefe: You're not a bad-looking man, Mr. Garrison. When I get out, I'm gonna come visit you. Have some real fun!

威利·奥科菲:你长得不坏,加里森先生,等我出去了,我就去找你,搞点乐子。

Jim Garrison: I don't, I can't... I can't believe they killed him because he wanted to change things. In our time. In our country.

X: Well they've been doing it all through history. Kings are killed, Mr. Garrison, politics is power, nothing more! Oh, don't take my word for it, don't believe me. Do your own work, your own thinking.

Jim Garrison: I can't. The size of this is... beyond me. Testify?

X: Me?

Jim Garrison: Testify.

X: Ha ha. No chance in hell. No, I'd be arrested and gagged, maybe sent to an institution, maybe worse, you too. Now I can give you the background, but you have to find the foreground, the little things. Keep digging. Remember, you're the only person to bring a trial in the murder of John Kennedy. That's important, it's historic.

Jim Garrison: I haven't yet. I don't have much of a case.

吉姆·加里森:我不,不能相信他们竟然因为他想做出改变而杀了他,在我们这样一个时代,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

X:在我们的历史上,他们一直在这样做。国王被杀。加里森先生,政治是一种力量,不是别的!哦,别拿我的话当真,别相信我。做你自己的工作,运用你的头脑。

吉姆·加里森:我不能,这超出了我的能力。你试探我?

X:我吗?

吉姆·加里森:一次试探。

X:哈哈,别想了。我会被逮捕,把嘴封死,很可能被送进什么机构,或者更坏,你也是这样。现在我给你一些背景,你要找出真相,最微小的真相。继续干下去吧!记住,你是第一个把肯尼迪被刺案带上审判台的人,这很重要,这是历史性的。

吉姆·加里森:我还没有到这种程度,我没有充足的证据。

Senator Long: I saw a girl yesterday, she was pregnant. Had her whole belly showin' and ya know what she had painted on it? "Love Child"!

朗参议员:我昨天看到一个女孩,她已经怀孕了。她的肚子露着,你知道她在上边写什么了吗?热爱儿童!

Jim Garrison: Thank you for your time, David. I'm sorry this has to end inconveniently for you but I am going to have to detain you for further questioning by the FBI.

David Ferrie: Why, what's wrong?

Jim Garrison: David, I find your story simply not believable.

David Ferrie: Really? What part?

吉姆·加里森:谢谢你能抽时间见我,大卫,很遗憾,我得结束了,我要去见FBI,他们会拘留你做进一步的讯问。

大卫·菲利:为什么,出什么问题了?

吉姆·加里森:大卫,我发现你的故事一点都不可信。

大卫·菲利:真的?哪一部分?

X: Garrison?

Jim Garrison: Yes.

X: I'm glad you came. Sorry about the precautions.

Jim Garrison: I just hope it was worth my while, Mr...?

X: I could give you a false name, but I won't. Just call me "X".

X:加里森?

吉姆·加里森:是。

X:很高兴你能来,我这么谨慎,很抱歉。

吉姆·加里森:我希望这段时间不会白费,先生……?

X: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假名字,但是我不会,你就叫我“X”吧。

Goofs

穿帮镜头

·克莱·肖来两次站起听取审判。

·片中假定在刺杀之前使用的监视摄影器材直到1969年才制造出来。

·“路易斯安那,出租车免费”这条标语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

·当菲利和加里森在旅馆中争论时,他在附近镜子中的映像似乎是在说话,但是实际上他并没有说话。

·加里·卡特,扮演比尔·威廉姆斯的演员,他的名字在结尾字幕中出现了两次。

·在加里森和威利开始讨论时,威利把一支烟放进嘴里两次。

·当加里森和朗议员坐在飞机上,出现了他们俯视下边的白宫的镜头。事实上,自从二战,白宫三英里内饰不允许任何民航飞机经过的。

·当迪安·安德鲁从桌边站起时,他戴着太阳眼镜。在下一个镜头,他手拿帽子,但眼镜消失了。后来当他把帽子戴到头上时,眼睛又回来了。

·在电影结尾审判持续进行时,卢的衣服颜色发生了改变。

Story

幕后制作

【拼贴式历史】

  不管你喜欢与否,《刺杀肯尼迪》都是一部引人注目的电影。半是悬疑半是纪录片的风格,在加上争议性的话题,造就了这部电影。那段让人惊愕的年代,被斯通用拼贴式的历史画面和假设鲜明的勾勒了出来。

  斯通告诉我们,美国,在肯尼迪总统被刺杀之前,是走向和平与荣誉的。1963年11月22日的下午,天气晴朗,神采奕奕的总统夫妇被三颗,四颗,或者六颗子弹射杀在血泊之中,于是,一个现代亚瑟王消逝了。无论证据多么的不足信,这部影片充满了斯通先生的热情,他用他惯常的手法做出了适度的表达。

  斯通讲出了为什么和谁策划了这次谋杀,查明了谁是最大受益者,这时你会发现这不仅仅是关于谁和为什么的问题,还有,这次谋杀是如何完成的。他指出“战争是美国最大的生意”,并且,肯尼迪在美国这段历史上充当了一个试图停止这架战争机器的角色,于是,他的死亡,变成了政府一次阴险的谋杀。

  《刺杀肯尼迪》有可能是奥利弗·斯通最好的电影。他充满了激情,和《野战排》所展示的一样,是一部悲剧性的挽歌。他把美国人看了千千万万次的影像又摆在了他们面前--部分真实,部分虚幻,所有这一切,在斯通的影片中融合成一只光怪陆离的万花筒,再一次唤起了为美国人民所不忍的回忆。

【星光熠熠的演员阵容】

  凯文·科斯特纳在《刺杀肯尼迪》中扮演了试图寻求真相的加里森,他低调的表演风格很适合这部电影。但在该片拍摄之前,在看到奥利弗·斯通寄给他的剧本之后,他竟然拒绝了这位大导演的邀请。要知道,同时接到邀请的还有梅尔·吉布森哈里森·福特。最后,还是在凯文·科斯特纳经纪人的帮助下才说服他参演这部电影。接受这一角色后,科斯特纳对加里森这一角色进行了细致研究,他拜访了加里森本人和他的朋友,还有,他的敌人。

  除了声名远播的汤米·李·琼斯加里·奥德曼凯文·贝肯外,这部电影还吸引了许多其他愿意免费参与的志愿者,他们包括:真正的吉姆·加里森,他在电影中扮演了沃伦大法官;肖恩·斯通,奥利弗·斯通的儿子,他在电影中扮演了加里森的儿子。

【影片争议】

  这部电影从开拍之始就引起了很多争议。1991年5月14日,就在影片开拍后的一周,芝加哥论坛报的乔恩·玛葛里斯撰文说:“这部影片是对人类智商的侮辱。”五天之后,华盛顿邮报也刊登了一篇批评性文章,这篇文章称:“在加里森和斯通电影中充满了谬论和虚假。”随后,蜂拥而至的批评涌到了斯通面前。纽约时报称:“这部影片告诉我们,政府在总统遇刺案中的调查是不值得信任的。”华盛顿邮报的专栏记者乔治·威尔攻击斯通说:“这个人只是会耍花招的骗子,他缺少教养和最起码的道德底线!”拉德纳邮报则是最具攻击性的一份报纸,因为他们窃取了一份该片剧本的副本。斯通回应说:“他们拿到的只是第一稿,而我,现在已经有第六第七稿了。”

  影片上映后,对这部电影的评论逐渐两极分化。《纽约时报》的伯纳德·韦恩卢波称,如果华纳公司让这部影片走得太远的话,那简直是好莱坞的奇迹。《纽约时报》的另一位记者,文森特·坎比则写道:“斯通先生的电影技巧我们是熟悉的,那就是大量的短镜头和无休止的狂热场景,然后就是噪音,音乐,再后来还是噪音和音乐。”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部影片持批评态度,《芝加哥太阳时报》的罗杰·艾尔伯特即是盛赞者之一,他说:“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不在于回答了肯尼迪遇刺之谜,而是在于刷新了1963年以来,我们国家精神中积聚的怒火。”《华盛顿邮报》的丽塔也支持这部影片,她说:“这是一部很好的惊悚电影,关键在于你怎么去看待它。”

  在电影上映多年后,斯通说这部电影开创了他电影事业的一个新时期。那不仅仅是一部关于刺杀肯尼迪的阴谋的电影,它还反映了我们看待历史的角度。

【奥利弗·斯通访谈】

哈里·克莱斯勒:是什么样的导演对你影响最大?

奥利弗·斯通:我经常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比如你最喜欢什么电影,哪一部电影对你影响最大,我的回答是:拉这样一个清单时错误的,那是批评家们常做的事情,他们经常搞个十大巨片之类的名堂,那肯定是不公平的。

哈里·克莱斯勒:你认为电影是如何确立自己的艺术形式的?

奥利弗·斯通: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电影得以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门类依靠的是它的性质,它能够通过剪辑切割时间,而蒙太奇又能建构三维的空间和氛围,这就使得电影非常具有可触摸的质感。

哈里·克莱斯勒:在观看电影的时候,我们到底碰到了什么?

奥利弗·斯通:我想是梦幻中的生活吧,明确来讲,是一种集体的梦幻。在电影中,你可以发现一些东西,有时是一种氛围,有时是一种混合的东西,那可能是我们最本能的东西。

哈里·克莱斯勒:一个电影工作者必须具备进入我们情感以表达一种国家经验的能力吗?

奥利弗·斯通:哦,我想是的。

哈里·克莱斯勒:你为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历史而感到焦虑吗?

奥利弗·斯通:我经常听到这种说法,很有趣。对我来说,这是教育的失败,教育没有把历史意识传达给我们的学生。

哈里·克莱斯勒:你怎么研究一部电影的,和看一本书一样吗?

奥利弗·斯通:对于一部电影,你需要做一些关键性阅读,一旦你做了这些,你还需要写一些笔记,这就像去上学,但是,这些研究都要以直觉为基础,这样你才能对你的电影有一个初步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