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刺杀肯尼迪>影评>罗杰·伊伯特:《刺杀肯尼迪》

罗杰·伊伯特:《刺杀肯尼迪》

电影中文名

刺杀肯尼迪

2012-11-23 10:55

 

 

 

  利佛·斯通的《刺杀肯尼迪》(JFK),影片前半部分具有压倒性的紧迫感,而这一切都在影片结尾时磅礴而出,那是一段翻腾的、愤怒的、几乎让人感到可悲的独白——吉姆·加里森(Jim Garrison)坚信刺杀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背后另有阴谋。他的话语中出现了形象、面孔、名字、只言片语、证据的回溯,所有这些集中在一起,对他的结论给予支持:暗杀肯尼迪绝不是一个人完成的。

 

  好吧,你认识什么人相信李·哈维·奥斯瓦尔德(Lee Harvey Oswald)真是单枪匹马刺杀肯尼迪的吗?我不认识。过去二十五年来,我一直在阅读相关的书籍和报道,我从没找到过哪怕一条可信的证据,能证明沃伦调查委员会的事件报告得出的结论是正确的。根本就不可能相信这份沃伦报告,因为物证摆在那里,关键结论就不可能成立。一个人,一把枪,是不可能造成1963年11月22日在达拉斯发生的那一切的。如果说一个人不可能做到,那就一定是有两个人。所以,这里头有阴谋。

 

  奥利佛·斯通的新片《刺杀肯尼迪》还没上映就已经遭到抨击了,批评者相信在这场关于肯尼迪刺杀案的赌博中,斯通的筹码押错了地方;他们相信本片中的英雄,前新奥尔良地区检察官吉姆·加里森本就是个危险人物,那些疯狂的阴谋理论都是故意找上他的,就像是跳蚤总会被狗吸引一样。

 

  关于这部电影,必须指出一个要点:斯通并没有全盘接受加里森的全部理论,事实上,他重新书写了历史,为片中那位加里森提供了他当初根本还不可能获得的材料。加里森在这部电影里成了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核心,因为在整个美国,在1963年之后的所有时间里,只有加里森一个人曾试图将我们这时代最可疑的政治谋杀案的相关者全都送上法庭。

 

   《刺杀肯尼迪》可看性极强,引人入胜。抛开所有那些剧情和情感不说,光是电影各元素的整合就能看出它是部杰作。剧本、剪辑、音乐、摄影等等,都被很好地运用在这部极其复杂的电影中,从堆得像山一样高的证据和证词中,斯通编织出一幅具有说服力的广阔画卷。未来的岁月里,电影学院的学生们都会满怀着惊愕之情研究它,惊愕于它包含信息之多、人物之广、互相关联的闪回之众、真实素材与虚构场面交织之密切。整整一百八十八分钟内,影片在一片充满了信息与臆测的海洋中急速推进,片刻都不曾缓慢下来,始终不曾让我们感到困惑。

 

  当然,这并不是说当影片结束后,当我们尝试在脑海中重建这段经历时,我们能百分百确定斯通得出的结论究竟是什么。《刺杀肯尼迪》并没有揭开肯尼迪遇刺案的秘密,它只是把加里森这个人物当作一位真相的寻找者;他发现这桩谋杀案不可能按官方版本说的那样发生。不可能。那些我们早已十分熟悉的褪色的、颤抖的画面,亚伯拉罕·扎普鲁德(Abraham Zapruder)在家庭录影带里拍到的肯尼迪遇刺画面,其实早已说得很清楚了,奥斯瓦尔德理论是不可能成立的——至少有一枪一定是从肯尼迪正面射来的,而非来自他身后的得克萨斯教科书仓库。

 

  看清楚了,我说的是“一定”。这电影会激起那种紧迫和愤怒的情感。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关于肯尼迪刺杀案的报告都还处于机密状态,要等到我们中绝大多数人去世多年之后才会开放,这是为什么呢?我们的政府就我们总统之死而为我们收集的信息,我们为什么不能看?如果说加里森的调查是可悲的——事实上它确实有缺陷,遭遇了经费不足和故意破坏的麻烦——那么,攻击斯通的那些人,他们又能拿出更好的调查结果吗?1979年曾有个参议员特别委员会认定肯尼迪刺杀案可能涉及阴谋,为什么十二年过去了,这案件始终没有得到重新审理?

 

  通过纪录片片段和情景重现,斯通的影片展现出当年的绝大多数关键事实。开枪射击、空军一号飞赴华盛顿、杰克·鲁比(Jack Ruby)谋杀奥斯瓦尔德。我们还看到加里森在新奥尔良看了我们都见过的那个电视报告,于是他开始调查,尽管起初还曾有点犹豫。他发现有证据表明新奥尔良市有多个赞成或反对卡斯特罗的边缘组织,有可能与中情局以及多名自愿行动的雇佣兵一同卷入了刺杀肯尼迪的阴谋。

 

  调查将他引向了克雷·肖(Clay Shaw),一位受人尊敬的生意人。多位证人指出,他与李·哈维·奥斯瓦尔德以及其他可能存在的同谋者都有关联。这些证人,有些离奇地死掉了。最终,加里森还是设法将肖送上了法庭,虽然案子输了,但我们相信他确实捕捉到了什么。加里森认定肖在审判时做了假口供,到1979年,距离肖去世五年之后,那场审判结束十年之后,中情局的理查德·海姆斯(Richard Helms)终于承认肖确实是他们的雇员,尽管当初肖在庭上发誓说自己不是。

 

  我想,时至今日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加里森是个不负责任的、只想出风头的鲁莽人,损害了一个无辜者的名声。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肖当初做了假口供。显然,斯通在很大程度上为加里森恢复了名誉,但关键并不在于加里森的理论是否正确,影片真正支持的只是他寻找真相的行动本身。

 

  扮演加里森的凯文·科斯特纳(Kevin Costner)在这里的表演分寸感十足,但又充满激情。他就像是看准了一个想法,然后就怎么都不肯放手了。他费尽心力,坚持认为刺杀案背后远没有表面看来那么简单。斯通还找了个优秀到令人惊艳的演员阵容来与他配合,他们的优秀表现让我们一心以为这真的就是一群历史人物。这阵容包括了乔·派西,他饰演局促不安、兴奋过度的大卫·菲利(David Ferrie),传说中负责出逃的飞机驾驶员;还有托米·李·琼斯(Tommy Lee Jones),他扮演躲在诡计背后无法被触及的克雷·肖;还有扮演李·哈维·奥斯瓦尔德的加里·欧德曼(Gary Oldman)和扮演“X”(其实是弗莱彻·普鲁蒂)的唐纳德·萨瑟兰(Donald Sutherland),这位身居高位的五角大楼官员觉得自己知道肯尼迪为何会被杀害;还有茜茜·斯帕切克,她扮演加里森的妻子,为家庭和婚姻忧心忡忡,她的出镜机会不多,演起来却并不容易。此外还有许多位优秀演员,包括杰克·莱蒙(Jack Lemmon)、艾德·阿斯纳(Ed Asner)、沃尔特·马曹(Walter Matthau)和凯文·贝肯(Kevin Bacon)等,他们演的都是些小角色,但却都很关键。这些演员的本来面目都隐藏在了人物背后,不再那么清晰、熟悉。

 

  斯通和剪辑师乔·赫辛(Joe Hutshing)、皮耶特罗·斯卡里亚(Pietro Scalia)成功克服了素材的混乱状况,令影片有条不紊,牢牢地抓住了我们,叫人不安。《刺杀肯尼迪》的成就并不在于它解开了肯尼迪遇刺的秘密,这一点确实没能做到,它甚至没能为加里森成功辩护,片中的他仍是个不时故意虚张声势的人。《刺杀肯尼迪》的成就在于,它尝试着将那些自1963年以来便在国民心理的某些黑暗角落里挥之不去的怒火重新激起。约翰·F·肯尼迪是被害的,李·哈维·奥斯瓦尔德不可能一个人完成行动。还有谁参与了?还有谁知情?

 

*本文选自罗杰·伊伯特影评集《在黑暗中醒来》。

*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授权时光网连载,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该片热门影评:

对正义的执着追求——《JFK》结尾处的经典台词

大约在十七八岁的时候便看过《JFK》。..

悠悠鹿

罗杰·伊伯特:《刺杀肯尼迪》

      奥利佛·斯通的《刺..

时光连载·名家精选

刺杀肯尼迪——我们还能记住死去的王吗

只要是稍微读过一点中国近代史以及中..

ruby_yao评分9.0

《刺杀肯尼迪》:生于美国而高于美国的斯通理念

前一种看完《猎杀本拉登》心血来潮,后..

黑狗成评分10.0

哈姆雷特,别忘却死去的王!

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这么一个..

狐105573评分10.0

更多 8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