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辣手神探>影评>《辣手神探》:一亿发子弹离港前的最后宣泄【超帅超屌加长修正白金纪念版】

《辣手神探》:一亿发子弹离港前的最后宣泄【超帅超屌加长修正白金纪念版】

电影中文名

辣手神探

2007-11-16 14:59

花英雄

花英雄

想看

 

 

 

 

 

-------------王出品【★】必属佳贴-------------

 

亚洲第一权威影评人:大牡丹


 

    在其自组电影公司的首部作品《喋血街头》遭遇票房惨败后,吴宇森之后基于商业性质考虑的《纵横四海》着实让人轻松了一回,可这毕竟与他以往英雄侠义与烈火激昂的特有风格有着相当大的差异,骨子里崇尚暴力美学的老吴在努力思考着艺术与商业之间的最佳平衡点,时隔一年后(1992),由金公主投资、新里程制作的《辣手神探》推出了。


   吴氏作品的叙事风格一向清晰明了,故事情节大都按时间顺序来展开,本片也是一样:周润发扮演一个做风勇猛的警察TAQUILA,为调查一宗军火案与做卧底的阿浪(梁朝伟 饰)由误会到成为朋友,最后齐心协力的捣毁了这个犯罪集团……看上去,与一般的警匪片无异。能够在这样“纤弱”的题材上大作文章、并使其出彩出料,就需要很强的脚本设定与深厚的导演功底。同样在1989年的《喋血双雄》里,情节设置也相对简单,但是却在几个有限的空间里挖掘出了那么多有深度的东西,这正是吴宇森所擅长的。

 


   影片起始,云来茶楼的那场警匪枪战中,TAQUILA与同事战前看似轻松的调侃、军火贩子交易时利落的黑话、走位讲究的快慢镜运用及局部空间里复杂而不凌乱的冲突,被表现的淋漓尽致。随着TAQUILA狠狠一脚踢开鸟笼荡出走私枪支时,方才还如水面般平静的茶楼瞬间变成了修罗战场!子弹在空中肆意的横飞,周遭的物件如雪片般漫天飞舞,血浆似箭般的喷射……这场戏中,镜头始终运动,换位时的快镜与击中物体时的慢镜结合的干净利索,画面中的股股硝烟与密不透风的枪声直叫人喘不上气来。短短几分钟里,匪徒与警察对射的凶悍、逃命时射杀挡路的无辜百姓的凶残和TAQUILA与同事之间的相互照应均交代的从容不迫,丝毫不让人觉的有纷乱之感,经过多年的探索后,吴宇森此时的拍摄手法与镜头剪接的层次感显然已达至炉火纯青,这场戏堪称港产枪战片局部处理的典范。


   片中的人物刻画成熟,在同事兼好友(林保怡 扮演)被匪徒“三哥”打死后,眼中喷火的TAQUILA将其制服,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枪结果了对方,赶来的组长(陈欣健 扮演)怒斥其斩断了追查很久的线索,这时的TAQUILA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边痛心的看着同伴的尸体,一边带着内疚的表情不敢正眼望着暴跳如雷的组长,只言片语,发哥将整个人物勇猛斗狠而又重感情的性格鲜明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与TAQUILA在酒吧里怀念昔日好友时背景出现的低沉伤感的萨克斯曲相比,阿浪(梁朝伟 扮演)的出现,曲风则陡然变得高吭甚至有些突兀,他在图书馆质问背叛黑道老大海叔的小胡子时就简单的二句话:“海叔问你为什么出卖他?”、“那就是有了”然后掏枪就爆了对方的头,整个过程就像呼吸一样简单。杀手坐下时的微微一笑、站起时的冷酷眼神、擦枪时的面无表情,被梁朝伟演绎的内敛十足,令人胆寒。

 

       与十年后同样命运的陈松仁不同,这次的卧底则更像是个卧底。与海叔(关海山 扮演)谈及江湖不古的深情沉静、和另一个军火头子庄尼(黄秋生 扮演)谈判时的不卑不亢到为不致于整个计划被破坏而轻拍TAQUILA肩膀时的淡淡一句:“记得我啊”然后一记枪托将其击倒……多年来隐藏在黑道中的阿浪做事不可能忧柔寡断,也容不得他忧柔寡断。在黑与白的夹缝中生存,好与坏的界线有时是模糊的,比之陈松仁(《无间道》角色)为了思考而失眠更具说服力。后来海叔面对要杀他的阿浪时说:“世事就是这样。有些事你不愿意做,可是逼你非做不可。”吴宇森借海叔的话阐释了他自己心目中的卧底哲学。

 


   “江湖上的事,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当庄尼决定干掉海叔意在独揽军火生意大权而请来阿浪帮忙时,这种江湖宿命被彻底的抖了出来,放下电话的阿浪已预感到了结果,在烟雾中紧紧盯着空中那只预示死亡的纸鹤时,他的表情是复杂而又绝望的,那时,他在想着什么?是不义的背叛?还是正义的执行?在去往海叔货仓的路上,阿浪还是禁不住要向庄尼证实,当庄尼说到“要嘛就一起跟我打天下,要嘛就背后干我一枪…我死而无怨”时,阿浪已经下了狠心,“我自己有枪…”


   扮演庄尼的黄秋生那时还属风华正茂,与后来经常以胡子拉茬神经兮兮示人相比思维正常的很,脸也较光滑,整部片子中笔者认为在此处表演的最出色,当听到阿浪应承后,呵然一笑收枪入怀,把个早就成竹在胸、城府极深的黑道老大演的活灵活现、潇洒至极。


   片中曲目不多,却极贴牌,酒吧里隽永悠长的萨克斯风、匪徒子弹装膛的咣咣鼓声、线人与警察组长传递密码时的两段清唱。笔者还注意到有一个背景音乐在几处被不断运用,如茶楼的厨房外、片尾医院的殓房中。看过多遍的朋友应该有印象:简短而急促,仔细听就像倒计数的时钟响声,使人的神经不由自主的随着钟点滴达崦不断紧张起来,我称它为“时间的弦”,在这里应用的最为合适,庄尼的车队越来越迫近目的地时,“钟点声”就越来越强,当郭振锋开了第一枪时,时针终于指向了片中的第二场枪战大戏。


   正如本文标题表述的,笔者从来就没怀疑过吴氏弹药库的储备量:《英雄本色》尚属建库初期,子弹有限,要一发一发的打,到了《英雄本色II》里就买进了许多家伙,同样是手枪,可以连发,再加上手雷、火铣,倒也热闹,可能是后来经过了《喋血街头》中越南战场上军队装备的洗礼,到了《辣手神探》仿佛一下子从天上掉下来一个诺大的军火库,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轻重武器轮番上阵,构造了港片枪战片史上最壮观的一次视觉盛宴。如果把开始的茶楼枪战比作是大餐前的开胃酒,引起了观众旺盛食欲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这场货仓火拼绝对是吴大厨师奉上的拿手大菜,荤的、素的连盘端上,直教人应接不暇、大呼过瘾!

 

 


   自从庄尼的摩托车队一踏进货仓起,好戏就开始上演,据笔者观影经验,吴导这次可能将之前所有的枪战技巧全部都放在这场戏中,如水银泄地般的子弹喷射、平地而起的巨大爆炸、空中连串蹦激的弹壳、四处纷飞的杂物碎片、火光与硝烟的弥漫……由于空间的扩展,拍摄难度也随之增大,分散的道具与众多的人员调配需要高超的指导水平,吴宇森在这里采用多机位立体拍摄,一个Action通常是用二到三个分镜,如海叔伙计从铁塔跌下,就分别用了左、右、下方三组;阿浪与TAQUILA对射这个看似简单的Action居然要用到四组,还要加以快慢镜的重组切换,从以上二个简单的片断也可以看出后期剪片的辛苦与用心。本片的剪辑阵容强大,吴宇森、奚杰伟,再加上本片的音乐剪接胡大为助阵,流畅的运镜切换加上音乐的动感来辅助,从现在的眼光来看,说它是香港电影剪辑的教科书也丝毫不为过。这场戏的音响效果也做的极其出色,手枪扳拨的咔咔金属感、微冲激射时的连惯声、火铣炮弹出膛的通通做响、物体爆炸时的轰然与火花四溅的咂咂声……层次分明,临场感非常强。


   从不怀疑吴导对追求拍摄真实性的执着,在现场他总是要求演员要更专业、更敬业……或者说是更玩命。且不说动作指导郭振锋在距离爆炸点仅一米之隔巨大冲击后还能自如的站起操枪射击,做为主要演员的发仔与伟仔也是在火光咫尺鏖战!从最终剪辑画面上来看,其中采用替身的镜头很少,大部分都是真人上阵,脸上凝重与警惕的神情是分外逼真的,是专业演出的需要还是内心的真实表达,呵呵,这就要问二位天王本人了,问黑面神得到的答案可能只有一个:专业、专业、太专业了。

 


   从《喋血街头》起,我对梁朝伟可以说有了一个崭新的认识,对于当年无线的当家小生,印象中是外形的俊朗与玩世的不恭,当看到他扮演的阿B面对阿辉被折磨的几近发疯时,那因痛苦万分而面容扭曲的神情教人惊喜,但据说伟仔对那次演出并不满意,这次吴导又给了他一个发挥的机会。看着海叔对他背叛而露出的惊咤表情,阿浪内心是痛苦的,可身后庄尼的威逼又不得不使他紧紧绷住,甚至不敢正眼看海叔,直到海叔说出“我求求你,放了我的这些兄弟,我死不要紧,总比被那些混蛋乱枪打死的好。阿浪,照我的话去做,开枪啊!”他毅然抬起头,一枪杀了海叔。转身过后眼框里盈满了泪水,在经过庄尼身边时那充满苦痛的微笑、紧拧的双眉、抽搐的脸部肌肉与狠下决心时眼中那一晃而过的凌厉杀机,直到杀光昔日弟兄们彷徨的气喘不已…伟仔将一个在正义与邪恶之间痛苦寻找答案的卧底形象诠释的唯妙唯肖,是片中的一大亮点。

 


   打火机,做为与十年后梁朝伟同样收到的生日礼物,外型上相似,用途却不同。很喜欢吴宇森电影里的一些细微设定,貌不起眼,却往往是情节起承转合的关键。当阿浪顺手把打火机放在曝光后同样是卧底的小高上衣兜里,一枪将他击落下海时,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直到满身血污的小高蹒跚的爬到酒吧里说出庄尼军火库的位置时,我想很多人会发出惊叹,原来戏可以这么拍,拍到让人魂疑、拍到险至无路。当然吴导是谦虚的,他会借片中TAQUILA的话来示意:“呵呵,您老真是伟大……伟大的不是我,是上面的那位。”


   上面的那位创造了世界花了七天,下面的这位却足足用了四十分钟完成了港片枪战史上最长的一夜。

 


   从布局与规模上看,片中的三场枪战主戏可谓是一浪高过一浪,到了最后就完全称得上是巨浪滔天。明心医院的这场重头戏应该说是有很多非议的,影评家们大都指出由于战线拉的过长,造成了观众视觉上的疲劳,松散的场景显得凌乱。前文曾提到过,笔者认为吴宇森把握中小型枪战场面的功力是无人能及的,不论是过道、小屋、教堂还是楼梯,局部细微的处理都堪称大家。但大场面老吴玩起来不是很得心应手,1991年《喋血街头》里的越战戏同样遭到非议,以至于正式上映时剪掉了大量镜头。后来在美国拍《变脸》被许多行家称赞,《风语者》就批评声不断。做为老吴的忠实fans,笔者内心里倒觉的这场重头戏之所以动用了这么多胶片,与他当时的心情是有关的:雄心勃勃的《喋血街头》无人喝彩,向商业妥协的《纵横四海》又不能抒发他的真正风格,在矛盾与彷徨中,对现实所有的委屈与不解(请允许我用这两个词)在这场戏中完全的宣泄出来。


   纵观这场长达四十分钟的枪战戏,从诊室打到殓房,从殓房打到地下军火库,从军火库打到走廊、从走廊打到婴儿室,再从婴儿室打到走廊……整个医院的各个角落都变成了惨烈的战场;手枪、火铣、散弹枪、微冲、重机枪、狙击步、手雷、雷管直到火箭筒,所有可以出现的军械都被派上用场。神探、卧底、匪徒、医生、护士、病人、飞虎队、组长、亲属乃至襁褓里的婴儿,其出场的人物数量称得上是吴宇森所有拍过作品中最多的,在如此复杂的空间与纷乱的人群中,吴导充分发挥了他的能量!大到枪林弹雨中的画面调度;小到警察之间默契的眼神,表现的张驰有度、功力尽显。其中的一些桥段张力十足:TAQUILA晃动几下凝神一击的自信、阿浪不顾危险对接电线倒地时的英勇、卧底与郭振锋之间对恃的悲壮、匪徒利用病人做掩护的狡诈、阿浪误杀自己人时所表现的无奈等等,当然还有让人津津乐道的TAQUILA与婴儿这对“好哥俩”的“血染的风采”……这么多大量的不同元素集结在吴导手里,仍然被有条不紊的展现在观众面前,在笔者的心目,香港很少有几个导演能做到这一点。

 


   影片临近结束时,发哥手抱着婴儿在密集的爆炸声中夺命而逃是这场重头戏中的重头戏,因为坚持没用替身,所以安全应该是重中之重,可是从画面中看得出,“这次不是来玩鸟来了,是玩命!”在身隔不到半米的巨大波浪冲击下,发哥称得上是真正的逃命!若不是吴导当时最终听了军火专家的劝告,减少了大量火药的话,我想,现在还能不能看到依然活跃在舞台上的发哥还真不好说,也不知“成功脱身”的发哥当时对老吴是埋怨还是感激。

 


   与通片超强火爆的风格相比,影片的结尾是含蓄的,当毛思琳(毛舜筠 扮演)将阿浪的档案交给组长时,TAQUILA用阿浪的打火机点着。与组长看着这些档案被烧毁时的悲痛神情相比,TAQUILA的表情轻松,甚至不时的面露微笑,他耳边回响着曾经与阿浪的对话:“我曾经想堂堂正正做个警察,毕业后所有的工作都见不了光……我打算到北半球定居……哼,冰天雪地的,你不怕被冻死啊?……起码见的了光。我问过人了,那儿二十四小时都有阳光…”同样是卧底,《龙虎风云》的发仔没有去上夏威夷,却在这里圆了自己的光明之梦。
  


-------------后记-------------

 

我总是喜欢将自己喜爱的这部电影不断的重复播放,于是,萨克思风由苍凉转成了悠扬。十几年前的发哥是那么的潇洒,温情的酒吧,朋友的微笑,在柔和的乐曲伴奏下,叫人沉醉……

     

同时我也在深深的思考,那时候的吴宇森那时在想着什么?是对黄炳耀的感怀,是继续的彷徨,还是考虑着突破自我?远去的阿浪是不是代表着他本人?

 

哦,又到了云来茶楼,听到了熟悉的鸟鸣,同时,也听到了TAQUILA与好友的对话:


“哎,有没有想过把老婆孩子弄到国外去?……
想都没想过,这就是我的家,就算我死了,也要葬到这里。移民到外国,什么也不习惯,想饮茶,门儿都没有啊……
呵呵,国外也有茶楼的…
还是这里比较正统啊…”
  
我停止了思考,闭上眼睛享受着音乐,享受着寂静……
  
突然一阵剧烈的枪响把我惊醒,耳边又传来那简短而又急促的“时间的弦”。

我紧张的盯着屏幕,分明看到组长正在对着TAQUILA大声的咆哮:

 

John Woo,你他妈的太屌了!

 

只要你手上有枪……

 

子弹是绝不浪费的!!!

 

 

 

附录:《辣手神探》(1992)全本台词

 

*********************************************
  吴宇森---《辣手神探》(1992)  抄录:PMS(2004)
*********************************************
  


  {云来茶楼}
  
  警察1:你那边情形怎么样?
  警察2:够呛的啦,全是铁公鸡呀,叫兄弟小心一点。这次不是来玩鸟,是玩命!
  发:哎,有没有想过把老婆孩子弄到国外去?
  林:想都没想过,这就是我的家,就算我死了,也要葬到这里。移民到外国,什么也不习惯,想饮茶,门儿都没有啊。
  发:呵呵,国外也有茶楼的。
  林:还是这里比较正统啊。
  盗:这次的货优不优?
  盗:哎,不优你可以退货啊。
  警:各位,喝什么茶?
  盗:土二。
  官:塔奇拉,你他妈的太吊了,只要你手上有枪…子弹是绝不浪费的。
  官:你知道你打死的是什么人吗?我告诉你,是我们跟踪了很久、希望可以留活口、才可以有证据起诉这个枪械集团的。现在就为了你,什么都没有了!

 

  
  {酒吧}
  
  吴:以前在学校看你挺斯文的,又喜欢玩音乐,没想到你这么狠呐。
  发:我是不是太过份了?
  吴:是他们太过份了。
  发:我失去个好兄弟。
  吴:凡事都有代价的。

 


  
  {图书馆}
  
  胡:浪哥,我…
  浪:海叔问你为什么出卖他?
  胡:浪哥,我怎么会出卖他呢?
  浪:那就是有了。
  
  {警局}
  
  毛:Are you somewhere dinging lovely or somenone loving you!
  发:关老爷,你千里送草够义气,毛毛跟我不通气。你要是真的讲义气,送我妻子跟房契。
  发:你最近生病了?这么多人送花给你?
  毛:进了棺材花还更多呢。
  发:你也用不着太灰心,搞不好我们还有破镜重圆的一天。
  毛:话不是这么说啊,我认为自己以前好傻,浪费了很多宝贵的青春。
  发:原来你喜欢白玫瑰啊?
  毛:你不知道吗?
  发:你有告诉我吗?
  毛:啊,我也没有告诉过他,不知道他是怎么晓得的?这个是歌词…
  发:哼,他问你是不是寂寞,需不需要男人来泡你!
  毛:妈煮了汤你要不要喝?不喝!你的内衣裤。
  官:狮子接近陷阱,停止调查?
  
  {海叔花园}
  
  海:嗯,小胡子那件事做的不错。
  浪:谢谢海叔。
  :都是我枪放的好啊。
  海:我叫他多吃点儿嘛。
  :海叔老把我们当孩子看,就怕我们吃不饱啊。
  海:我们这些老家伙啊,一生…最重是感情两个字。你说…这是好还是不好啊?
  浪:要是不好,我们也不会那么尊重你呀?
  海:阿浪,如果我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你会怎么对待我?
  浪:你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看看什么时候有空,我陪你到夏威奕散散心,顺便看看那边的环境,要是喜欢就住下来,香港的事就不要再管了。
  海:…我也想要心安理得的过日子,可是啊…这么多兄弟跟着我,总不能说走就走。

 


  
  {庄尼与阿浪会面}
  
  X:庄尼,你相信阿浪?
  庄:赌一赌了,三哥挂了,我们需要狠角色。
  庄:早就久仰了。
  浪:我不太懂得应酬。
  庄:没本事的人才要应酬。
  庄:一句话,我很欣赏你。你在海叔那混的怎么样?
  浪:还好。
  庄:阿浪,眼光要放远一点,像你这样的人才不应该只赚那么一点儿。我在全世界都有军火生意,我的后台很硬。只要有战争,我就有钱赚。全世界什么都会停,只有战争不会停。
  浪:道上谁不知道庄尼的本事呢。
  庄:就不知道有没有本事请到你。
  浪:只要海叔活着,我绝不会离开他。
  庄:够忠心!我就欣赏你这一点。
  庄: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钱才把小胡子挖过来?很多大生意都是他替我设计的,你却一枪把他给撂了。
  庄:哈哈,出来混也是做生意,不是赚就是陪了…!我这个人只会识英雄重英雄,不会计仇。
  浪:呵,谁对我好我会记得。
  浪:可是我这次来只想跟你交个朋友,不想和你谈生意。
  庄:好!够坦白,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发:在云来茶楼,你手下的人杀了我兄弟,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还杀了很多无辜的人。你最好别落在我手里,否则我会让你这B样死的很难看!
  发:记得我啊。
  浪:哎,朋友,记得我啊。
  浪:我想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惹事,算了。

  {警局}
  
  发:打个电话给枪库房,调点儿重家伙,准备晚上用的。
  455671 7655 6552 6554
  当心伤到自家人。
  发:哎,这是我的房间,你尊重我一点行不行啊?
  官:房间是你的有什么了不起?整个警察局都是我的!你听着,这是他妈的order!
  发:嘿,你干吗憋的那么辛苦?想屙巴巴就去厕所,OK?
  
  {海叔货仓外}
  
  浪:你不会叫我来掀海叔的场吧?
  庄:差不多,我还希望你挂了他!我不是强迫你,我只是希望看到我们的兄弟还能不能做?
  庄:我一直很欣赏你,要嘛就一起跟我打天下,要嘛就背后干我一枪…我死而无怨。
  浪:我自己有枪。
  庄:呵呵呵。

 

 


  庄:阿浪,我的秀完了,现在就看你的了。
  浪:你已经卸了他一个胳膊,放他老人家一条生路吧。
  庄:他有枪的时候,会放我一条生路吗?不会的!我只相信,这个世界上,谁有枪,谁就是老大!这个老龟蛋碍手碍脚的,我非挂掉他不可。
  庄:别怪我心狠手辣,现在的人只会欣赏你的成功,绝不会计较你用什么手段!
  庄:能不能做兄弟,就看你的了。到时候如果你下不了手,就让我来。我相信你该知道怎么做!
  X:阿浪,你这个叛徒!居然带人来砸我们的场子,我一枪毙了你!
  海:阿华,把枪放下!放下!你们也都把枪放下,放下!
  海:阿浪,看情形我今天晚上死定了!
  
  {阿浪杀海叔前}
  
  庄:海叔,这么把枪丢下算是投降呢还是怕死啊?
  海:走开!不要乱来,把枪放下,放下!
  海:庄尼,我死不要紧,放过我的兄弟们可以吧?
  浪:庄尼哥,是不是把他们全部给做了?
  庄:现在不是由我做主,该怎么做…你看着办吧。
  海:庄尼,你行啊,我要跟阿浪谈一谈,可以吗?
  庄:哼,人都要死了,哪那么多废话?
  海:阿浪,世事就是这样。有些事你不愿意做,可是逼你非做不可。就像我想收山也不可能,自从踏入江湖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可是没想到…出卖我的是你…我真是看错你了,我还有什么话说?我求求你,放了我的这些兄弟,我死不要紧,总比被那些混蛋乱枪打死的好。阿浪,照我的话去做,开枪啊!
  海:开枪啊,江湖恩怨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啊…

 

 


  
  {警局}
  
  发:为什么你不能说的清楚一点?谁是贼谁是兵?为什么要我们自相残杀?
  官:哎呀,你也太多为什么太多问题了吧?不要忘记你是个警察!你的责任是执行任务,不是问为什么!
  官:为什么…这个世界有许多事情是不能够问为什么的!为什么警察进民宅要搜查令而做贼的不需要?为什么警察开枪要写详细的报告而做贼的不需要写报告呢?为什么在法庭上我们要证明做贼的有罪而判他们坐牢呢?为什么不可以证明自己没有罪呢?为什么,警官!
  发:如果我能回答,你的位子就是我坐了,老大!我告诉你,我为了这间案子已经牺牲了一个兄弟阿荣,我这条狗命不重要了!
  
  {酒吧}
  
  吴:还是怀念当警察的时候,虽然经常会挨骂,甚至被骂到怀疑什么是正义感,可是当我打开那些报纸看到那些新闻心里总是不舒服,老是觉的自己的责任没有了…当任务完成了,也就忘了挨骂了。
  吴:当组长说他是贼的时候他就是自己人,千万不要上当啊。有机会碰到他,要告诉他,不管遇到任何事是要求生…不是求死。
  
  {阿浪住处}
  
  发:该怎么称呼你?叫你贼不对,叫你警察更不对。你什么阶级?警官、队长还是组长?要不要向你敬礼啊?
  浪:你看着办吧,在你面前我是贼,在我妈面前我是儿子,在我手下面前我是大哥…
  发:哼,那得向你拜码头了?
  浪:枪在你手上,你就是要我抓头牛过来挤奶给你喝我也得照做啊。
  发:对不起,我断奶很久了。
  发:你这里这么多纸鹤,你很寂寞?需要这么多纸鹤来陪你?
  浪:我从小到大最讨厌折纸鹤了,可是每当我杀一个人我就会折一个…你喜欢,我折一个给你。
  发:谢了,那你死了,谁来折给你呀?不如我们两个合作折一个送庄尼。
  
  {阿浪受伤后}
  
  庄:这是我的医院。
  浪:不用麻烦了。
  庄:兄弟还怕什么麻烦?
  

 


  {酒吧}
  
  发:教官,我有个好朋友,他是黑道也是白道,我们两个现在的情况都很危险,如果换做是你,你会不会救他?
  吴:站在朋友的立场,我会义不容辞的去救他,不管他是黑是白!如果我是警察,我一样会救他。
  发:呵呵,您老真是伟大。
  吴:伟大的不是我,是上面的那位。
  
  {明心医院}
  
  小高:烟,烟呐。
  发:命都快没了,还想着抽烟。
  小高:我知道我没出息,可至少要做个有出息的叛徒。
  发:又是白玫瑰,没别的花了?
  浪:有什么不好?
  发:你这卧底也太烂了。
  浪:我知道我很烂,那是我的风格。
  浪:我放小高一条生路是要告诉你,我这五年来有多痛苦,做案的时候怕被条子干掉,回去又怕身份曝光让兄弟给做了。
  发:半小时后你会收到我的花,以你的聪明,你会知道怎么做的。
  盗:哎,你新来的,叫什么名?
  发:吴宇林。
  发:我这次时间算的准吧?
  浪:你不算准,是他们配合的好。
  护:毛思林,轮到你了。
  毛:后面还有好多病人,让他们先看好喽。我已经好了,我不看了。
  官:小姐,你有病就要看医生啊。
  毛:我都说了,我不看了…
  官:镇定点,像个警察的样子。
  发:你看,这四个位子从来没装过人,J1-2-3-4。
  发:你白痴啊,呆会儿我们怎么出去?
  浪:我没想过要出去。
  发:你不是说查这案子很久了吗,怎么连门都打不开?
  浪:你试试,开呀。
  浪:你少在那儿鸡鸡歪歪的,又不帮忙,天知道你来有个屁用?
  发:你才少给我鸡鸡歪歪,你打不开,我来!
  浪:操,我拼了!
  毛:组长,马上疏散病人吧,我才发现他早就放在我…
  郭:有两种人我是不会和他做朋友的,一种是条子;一种是亲手杀死自己老大的人!不讲道义!
  庄:跟我斗?只有我能把人逼疯,没有人可以逼我!
  X:我是警察,立刻疏散病人。
  主任:警报是假的,没有事的,大家都回去吧。
  官:你要再乱讲话,我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你!
  主任:我会告你乱用职权!
  官:三百多个病人,你要是阻止的话,我就阉了你!
  毛:怎么还不把婴儿推出去?
  护:人都走光了,怎么办吗?
  毛:快点找人来帮忙啊,快点!
  
  (做手术中)
  护:怎么办?
  医:镇定点,做完它。
  盗:有条子在搞鬼啊,怎么办?
  庄:关上开关,不能让病人走。
  盗:不要乱动,谁动我就宰谁!蹲下!全部都蹲下。
  盗:我们已经被警察包围了。
  庄:跟他们玩玩儿,挟持所有的病人。那些警察脱了制服不一样也是人…他们有枪我们就没有吗?点三八…Piu!
  盗:你出去,把小孩放下,出去!
  毛:(一记耳光)你小声点儿行不行啊?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吓着婴儿的。乖,别怕啊。
  浪:你怎么送花给你女朋友?
  发:二十分钟前已经送给她了。
  浪:想的蛮周到的嘛。
  发:有时候对女人好,她们还不领情呢。

 


  庄:(对着监视器)你们以为能逃的出去吗?
  庄:阿浪,我真的好喜欢你,当你是知已,想不到你会出卖我!你真的令我很失望。
  浪:今天你会更失望,因为我是来打垮你的。我盯你很久了,把这么多军火放在医院里,你想害死多少人?
  庄:我玩的起呀,现在我手上有一百多个人质,下面还有个炸药库,只要我一不高兴,一按开关,大家都要死。
  浪:试试看。
  庄:我说的出就做的到!下一次我把军火…放在警察局里边,看你们怎么玩?
  
  记者:现在医院里面有一百多个病人被歹徒挟持着,警方现在…
  警察:把记者拦着…不要拍,不要拍!
  
  浪:我曾经想堂堂正正做个警察,毕业后所有的工作都见不了光。卧底、黑社会…
  发:你没有理想吗?
  浪:有,我打算到北半球定居。
  发:哼,冰天雪地的,你不怕被冻死啊?
  浪:起码见的了光。我问过人了,那儿二十四小时都有阳光。
  发:呵呵呵,理想不是光用嘴巴说的。我也有理想:年轻的时候想搞乐队,没想到进了这一行。唉,这世界只是个笑话,上来吧…
  盗:有警察假扮病人!
  郭:把病人全放了吧,我们的目标是警察。
  庄:你害怕了?
  郭:我不是怕,在道上混了这么久,我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太过份。
  庄:我这个人就是这样!
  浪:抓到一个条子。
  (使眼色)
  浪:死条子,趴下!
  发:哇靠,这么多婴儿?
  毛:嘘,小声点儿,别吵醒了他们。来,快点儿用棉花把他们的耳朵塞起来。
  发:有必要吗?乖,合作点,别哭。
  发:你挂彩了?挺的住吗?
  浪:小CASE。

 
  (阿浪打死自己人)
  
  浪:我刚刚杀了个警察。
  发:不是。
  浪:我肯定他是个警察。
  发:不是!
  浪:他身上有证件啊!
  发:那是你的幻觉!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刚才不是警察!
  发:你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自己打不赢自己,又怎么出去跟别人打啊?
  发:拿着!(递给浪一把枪)
  发:为了查这件案子,上次在云来茶楼我已经杀了个自己人。
  浪:组长跟我说过…
  发:我杀了他以后才发现…
  浪:发现什么?
  发:我发现心情比你现在还严重!
  浪:那我刚才杀的真的是警察了?
  发:是!
  浪:干!
  庄:到处都放一些。
  发:嘘,别哭了,嘘…闭嘴!
  发:不哭,乖啊,我唱歌给你听:两条好汉在一起,两条好汉在一起。叫你闭嘴你就不哭,我们俩个一起杀出去!我们俩个一起杀出去!
  发:我歌唱的难听,你就凑合着听吧。
  发:喂,限制级的不能看。
  发:(小孩脸上染上血迹)臭小子,还真乖呢。对不起啊,这叫做“血染的风彩”,就恨你没牙!

 


 

  庄:开枪啊。
  发:把它扔掉!
  庄:有种你就开枪啊!我整个医院都放了炸药,敢不敢赌一下,大不了大家一起死!跟我玩?门儿都没有!
  (发抱着小孩在爆炸声中极险的逃出)
  发:小子,我们玩个超人游戏。
  发:臭小子,你这泡尿来的正是时候!
  (庄挟持浪)
  浪:开枪啊!
  庄:打自己个耳光。
  庄:连左脸也打,耶稣说的。
  庄:跪下,呵呵,很难得有人这样跟你玩吧?把裤子脱了,神探!
  浪:操你妈个狗杂碎!
  (发哥一枪直爆了庄尼的眼珠!)

 


  
  -----THE END------
  
  怀念 黄炳耀


 

《辣手神探》:一亿发子弹离港前的最后宣泄
(C) PioneerMovies Service (C) F.K.M.D 2007

该片热门影评:

英国眼中的香港电影“18禁”

文/院影电   如果问你,哪一个国..

院影电评分8.0

《辣手神探》:一亿发子弹离港前的最后宣泄【超帅超屌加长修正白..

花英雄

【我最喜欢的十大华语片】之首———【辣手神探】

本来自己眼中的十大影片应该用自己的..

十一月的雨评分9.7

《辣手神探》:“吴记弹药库”的全面爆发

   总是喜欢将这部电影的DVD经常放..

卒子评分8.0

《辣手神探》,你知道或者不知道的(转)

这部电影共用10万镑弹药,枪弹火药总耗..

大浪淘金评分8.8

更多 4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