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梁祝>影评>(个人视点)追根溯源话徐克版梁祝配乐

(个人视点)追根溯源话徐克版梁祝配乐

电影中文名

梁祝

2009-07-22 15:18

Action

Action

想看 - 评分6.0

 


    “言到面前,与君分杯水,清中有浓意,流出心底醉。不论冤或缘,莫说蝴蝶梦,还你此生此世、今世前世、双双飞过万世千生去。”坦白讲,第一次听到钟爱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旋律被贴上这段画蛇添足、宛如膏药的烂俗词堆,就有一种胃口被彻底败坏的感觉,那滋味就如同《大话西游》里的唐僧把爵士名家路易斯阿姆斯特朗那首原本浪漫至极的代表作《只有你》(Only You),变成“当当当当——当当”一样。何以如黄沾这样的资深音乐制作人,都会冒歌词明显会败坏曲韵的大不韪而强作拉郎配?我们也只能归结为商业诉求对文化本身的肆意扭曲与践踏。

 

    总有一些人喜欢向早已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经典挑战,这种敢于尝试的勇气固然有值得褒扬的一面,但是令人遗憾的事,绝大多数打着与时俱进,追求新意招牌的野心之作,最终只落得新不如旧、狗尾续貂的下场,徐克的《梁祝》,大约就可以归类于这种最常出现的状况。

 

梁祝

    起初,徐克版的《梁祝》在角色定位上本来有个很不错的基础,吴奇隆和杨彩妮这两位当时得令的青少年偶像艺人,在年龄上最接近这个妇孺皆知的民间传说原貌。如此年轻的生命,却被无情地封建礼教弄得有情人难成眷属、甚至在尚未绽放出生命中灿烂的一刻就提前凋谢。这个诸多悲剧素材中被戏剧理论界认为最容易让人悲从中来、萌生同情的上乘元素,最终却未能达到应有的效果,归根到底,和导演的某些创新不无关系。尤其是哭坟和化蝶一段原本相连,让人产生丰富联想的高潮戏,被刻意分割成了两场戏,如此一来,不但弱化了哭坟一段的冲击力,更使得极为浪漫感人的化蝶一段成了可有可无的外一章,从这个角度看,徐克为创新而创新的刻意之举,倒不如依循传统的脉络来得轻松自如、恰到好处,也更有利于增强这场爱情悲剧那种让人为之扼腕叹息的感染力。

   较之徐克的锐意进取、推陈出新,除了那段迎合市场的主题歌《梁祝》,黄沾创作的配乐倒是把这种题材应该安心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取舍之道悟得通通透透,对经典中值得继承的决不刻意回避,而是欣然接受。

 

   “六十年代初,李翰祥先生拍‘梁山伯与祝英台’,令黄梅调疯魔了台湾和香港。当年,我是合唱团成员,‘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电影音乐原声带,有我的声音。想不到,九十年代,徐克重拍‘梁祝’,我负责配乐。接下重任,战战兢兢,天天在想,怎么样才会把这部活在每个中国人心中的好故事,化成扣人心弦的音符。反复思量,脑中驱之不去的两个概念,一是黄梅调,而是何占豪与陈钢在一九五九年写成的‘梁祝’小提琴协奏曲。黄梅调旋律,深入台港人心。‘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是中国大陆六十年代最杰出的音乐作品,感动了全世界每个中国人。两者得兼,应该是最好的办法。徐大导同意后,我马上着手进行......”——这是1994年7月,徐克版《梁祝》电影配乐的创作者黄沾写在该片电影原声音乐专辑文案中的一段话,它充分显示出黄老先生在为《梁祝》这一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经典创作配乐时,那种不再另起炉灶立新章,而是融会贯通经典旋律的决心。所以,徐克版《梁祝》的电影配乐,基本上都能在李翰祥版的黄梅调名作《梁山伯与祝英台》,或者脍炙人口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中找到旋律基因。

 

梁山伯与祝英台

 

    60年代,李翰祥版的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曾经在台湾和香港地区造成万人空巷的轰动卖座纪录。在台湾,这部电影整整上映了180多天,也就是半年的时间,有不少观众都不止一次地观看这部影片,有些甚至疯狂看上几十遍,片中那些琅琅上口的唱段更是深入人心。在这些唱段中堪称经典中的经典,至今仍然被不少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梁山伯经师母点拨下,意识到祝英台本是女儿身,上门去求亲的路上,兴高采烈演绎的一段《回十八》,后来人们给这个唱段起了更好记的名字《访英台》,无数港台大牌明星现在开演唱会的时候,都还会时不时唱上这段博得年长观众的欢心。 

 

   徐克执导的新版《梁祝》中,这段《回十八》无疑也是黄沾借鉴的黄梅调元素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段。诸如《去上学》、《力学不知疲》之类表现年轻学子那种朝气蓬勃、纯真愉悦的校园生活的场景乐章,无一不是《回十八》这段让人一听到就感觉心花怒放的乐章的一种延展。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首《力学不知疲》的前半部分,人们可以听到胡伟立为徐克这部新版《梁祝》打造的一段真正原创的全新乐章——《文库夜读书》中的一部分旋律,而这段旋律正是该片中的另一首歌曲《你你我我》的曲调。 

 

    因为如今被更多人称为《访英台》一段,在李翰祥版《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给人留下的标签式印象实在太过强烈了,所以在徐克的新版《梁祝》中,它也同样被用来展现两位主人公之间兜兜转转之后茅塞顿开的爱情觉醒暗示。一曲表现手足同心的结拜之音《原来是你》,就是因为完整借用了这段李翰祥版《梁山伯与祝英台》中主人公喜上眉梢、几乎手舞足蹈的著名唱段,惟妙惟肖地将潜藏在友谊外衣之下一种不同寻常的欣喜感悄悄暗示到每个聆听者的心里。

 

    无独有偶,何占豪和陈钢根据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曲调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中,也有一段家喻户晓的欢快段落——“求学”。在小提琴带领下,旋律从一段自由华彩进入活泼的小快板,进而发展成小提琴与乐队交替演奏的回旋曲,透过这段洋溢着浓郁喜悦气息的乐章,人们可以感受到梁山伯与祝英台之间的同窗三载是在怎样一种开心快乐的纯洁情谊中度过的。作为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中唯一一个让人心情快乐开朗的段落,它独特的质地也是它最富有生命力和感染力的地方,正是这种溢于言表的喜悦感,为后来痛苦愤懑的抗婚之音提供了情绪起伏的最佳对比参照点。

 

 

    深谙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每部分神韵的黄沾,当然也不会无视这段和其他章节相比如此与众不同的旋律,在他的笔下,这段曲调被完整运用到了反映梁山伯和祝英台三载同窗的岁月中,那些情投意合、快乐有趣的课间嬉戏场景上。在此不得不提到吴奇隆和杨彩妮的表演,这两位青春少艾的年轻演员不仅个人气质符合角色的身份,表演上也是清新自然、纯真可爱。只要看过徐克版《梁祝》的人,一听到这段曲子,准会想到银幕上吴奇隆和杨彩妮上课敲钟时互学扮鬼脸的调皮可爱模样。客观地说,在刻画校园生活的实际气氛方面,徐克的新版《梁祝》明显要比李翰祥的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更符合人物应有的形象,富有青春气息,活力逼人。正是这种让人羡慕的青春朝气,一旦被扼杀才更让人觉得可惜,从这个角度来看,徐克的创新并非一无是处,在演员选择上的不走那种传统的成熟演员套路,改用真正的青少年来出演,本来是可以在悲剧效果上更上一层楼的。可惜后继乏力,几场原本应该下重料的棒打鸳鸯戏被轻描淡写地晃了过去,平白浪费了角色选择打下的良好基础。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这段《少年十五二十时》中除了贯穿全场的《梁祝》小提琴协奏曲的求学旋律之外,还插入了一段主题旋律,如此安排的目的不言而喻,在这些纯洁的同学情谊外衣之下,一种截然不同的“亲密”情愫已经在两人的心头悄然滋长蔓延开来。


    无论是李翰祥的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徐克的新版《梁祝》,还是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求学这一段都是至关重要的前戏铺垫,它的成功与否直接影响到后半段的离别、抗婚、哭坟一连串充满激烈冲突的煽情戏能否达到令人牵肠挂肚、荡气回肠直至扼腕叹息的效果。所以,无论是李翰祥、徐克,还是何占豪、陈钢都在前半场竭尽全力刻画一种欢欣愉悦的气氛。本文前面提及的《去上学》一曲,就是借用了李翰祥的黄梅调电影版里最富开心兴奋感的唱段《回十八》的核心曲调作为引子,惟妙惟肖地勾勒出祝英台离家前往学堂时,心中那份犹如鸟儿飞出牢笼一样自由畅快、看什么都满怀希望的喜悦感。     在这段自由舒展、开心惬意的乐曲《去上学》中,黄沾还大胆采用了李翰祥的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中,同样反映校园生活时光荏苒的场景叙事唱段《同窗》。所不同的是,李翰祥的影片中,男、女分声部的合唱更为空灵缥缈,具有诗情画意,配上李大导媲美施素德美(著名唯美派导演,代表作《十诫》)的镜头语言,原版那宛如行云流水般的时光荏苒咏叹调,更有一种如胶似漆、难舍难离、称不离砣的契合感,新旧版本的差异,在这里已经显现了出来,事实证明,李翰祥的成人化爱情刻画也有非常可取的一面,这种从传统戏曲和曲艺艺术中借鉴来的旁白手法,很大程度上省却了人们去费劲揣测、咀嚼、领悟男女主人公内心世界的时间,腾出更多精力放在幸福和痛苦的两极化情绪对比上,令悲剧的效果水到渠成、自然有感而发,也加深了观众感同身受的体验。临近结尾,凌波和静婷一段生活化唱段,更显露出李翰祥作为一代名导的过人之处——通过一些生活化小细节,赋予整个故事更为生动真实的色彩。值得一提的是,那一组男声中,也有为徐克的新版《梁祝》作曲的电影配乐老手——黄沾的声音,只是那时的他在当时的两位主演——凌波、乐蒂眼中,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弟弟。 
   尽管同时借鉴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和李翰祥为人称道的黄梅调经典《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华彩乐章,但是徐克版的《梁祝》中,黄沾却鲜少对这两个同样广为流传的旋律素材来个举案齐眉、工业一炉。唯一例外的就是影片高潮戏之一——梁山伯带着满腹遗憾与伤感不治而亡时,这首同时合两部优秀前作的旋律于一身的《山伯临终》。     从开场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中的抗婚引子一段演化而来的凄凉荒芜之音,到李翰祥的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中“化蝶”和“同窗”两个唱段改变而来的叹息之乐,可谓极尽无奈酸楚、唏嘘感叹之能事,眼看一场美梦化为泡影,怎么不叫人为之可惜?如果说李翰祥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中,山伯临终让人感受到的是一种生离死别的凄厉伤感,那么黄沾这段融合式的《山伯临终》,更在万念俱灰的绝望感之余,多了一种托希望于来世的不悲而悲之味。     就旋律本身的影响广度和深度来说,李翰祥的黄梅调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始终还是比何占豪与陈钢写的那段旷世绝伦,受全球华人喜爱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稍微显得弱了一点。这一点连李翰祥自己都不否认,不仅如此,他在自己导演的黄梅调版影片《梁山伯与祝英台》结尾,还特别加上了一段越剧版《梁祝》的核心曲调,同时也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灵魂乐章全片的终结,堪称神来之笔。黄梅调和越剧这两种根本毫不搭调的不同地方戏曲被巧妙流畅地糅合在了一起,听来格外荡气回肠,心潮澎湃,曲终仍然让人久久难以平静下来。在这个名为《化蝶》的段落中,人们可以充分领略到传统戏曲艺术独特的抒怀铭志之美。
     徐克在1994年新拍的这部青春版《梁祝》所用的配乐,也不全是剪裁拼接李翰祥的黄梅调电影版《梁山伯与祝英台》以及何占豪、陈钢的小提琴协奏名曲《梁祝》这些经典旋律,由内地移居香港发展的资深影视音乐创作人胡伟立,为片中梁山伯与祝英台挑灯夜读一幕创作的乐曲《文库夜读书》就是百分之百的原创作品中。在人声的烘托下,这段乐曲洋溢着心思缜密、细腻婉约的女性化气息,入木三分地描绘说不出的欲语还羞的心动感觉。     《文库夜读书》这段地地道道的原创旋律,实际上也是徐克所拍摄的新版《梁祝》中的另一首插曲——《你你我我》的曲调出处。这首歌的粤语版在声音沙哑粗糙的杨彩妮本人亲自演绎下,效果足以用可怕来形容,相反该片的台湾版电影原声中,改成了当时的台湾歌坛新人黄雅莉,与该片中扮演男主角梁山伯的台湾偶像歌手吴奇隆合作诠释的国语版,水准明显要出色许多.唯一可惜的是,这种典型的流行歌式插曲,还是少了一些能让人反复思量的韵味。 
     “哭坟”和“化蝶”,应该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这个在中国流传了几个世纪的感人爱情民间传说最让人激动的两块高潮戏肉,对这两段戏处理得好坏与否,将直接影响整个作品的品质。在这方面,李翰祥的黄梅调电影版无疑是最出色的,它既吸收了大陆版桑弧导演的越剧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中,那种一气呵成、极富持续感染力的大段哭腔唱段,又巧妙地去除了戏曲过度夸张的味道,将舞台上的戏曲功架加以生活化润饰,再加上古典女星乐蒂的出色悲情表演,不仅让当时影院里看片的观众眼眶湿润,连拍摄现场的工作人员也是在感动于她的表演,饱含着热泪拍完这段梁祝故事中最使人心绪难以平静下来的煽情结局。徐克的新版《梁祝》显然也受到了李翰祥的巨大影响,他用改编自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主题歌《梁祝》作为核心,辅以女声演绎的戏曲化新词来凸现着悲从中来,久久挥之不去的戏剧效果。遗憾的是,这段戏曲化的新词流行味实在太重,又是皮毛多过骨血,效果自然没有预期的理想。令人欣慰的是,杨彩妮的表演和徐克的镜头调度配合得非常完美,达到了一定的感染效果和弥补作用,使得《化蝶》一曲原有的那种深切感人韵味,没有彻底被被空洞直白、烂俗无比的新词破坏干净,和着画外吴奇隆满是嗟叹的歌声,杨彩妮伤心欲绝的表情还是颇为引人垂怜,为之眼眶湿润。      最后,还是让何占豪和陈钢创作的正宗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中的这段《化蝶》,为我们展现一下纯音乐更为自有广阔的表现空间和饱满丰富的情绪张力,有时,没有了文字的画蛇添足和束缚,音乐本身的味道可能更为持久芬芳,因为音乐本身就是一种极其生动形象的艺术语言。

该片热门影评:

梁祝,每看泪如泉涌

在这个表白和仪式泛滥的年代,他们之间..

Janeyi1603581评分10.0

(个人视点)追根溯源话徐克版梁祝配乐

“无言到面前,与君分杯水,清中有..

Action评分6.0

期待失落了——看徐克版《梁祝》

看多了徐克的电影,总要先入为主地从里..

闲作草101900

三版《梁祝》(桑弧、李翰祥、徐克)纵横谈·下篇

时隔多年,重拍《梁祝》这个观众耳熟能..

珺先生

梦回《梁祝》:问世间,情是何物?

碧草青青花盛开, 彩蝶双双久徘徊。 千..

赤叶青枫1027评分10.0

更多 4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