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火车怪客>影评>【悬疑/犯罪】天才设计的谋杀案——火车怪客谈《火车怪客》

【悬疑/犯罪】天才设计的谋杀案——火车怪客谈《火车怪客》

电影中文名

火车怪客

2013-09-06 09:28

火车怪客ESKARE

火车怪客ESKARE

想看 - 评分9.0

 

 

希区柯克的所有作品中,拍摄于1951年的《火车怪客》(Strangers on a Train)并不是名气最大的那几部作品之一,但它那天才般的情节设计,绝妙的悬疑/惊悚气氛以及精彩的人物刻画,标志着希区柯克的艺术风格走向成熟,没有它,就没有后来的《后窗》、《眩晕》和《精神病患者》,从这个意义上说,《火车怪客》是一部承前启后的希氏作品。

《火车怪客》是根据女作家派翠西亚·海史密斯的同名小说改编的,作家也亲自参与了编剧工作(而且和希区柯克音乐,客串了本片的一个小角色),影片对原著中不适合电影表现大量的心理描写进行删减,并改变、增加一些情节,突出悬疑/惊悚气氛的刻画。

 

一、 精彩的创意。

(一)“交换谋杀”的情节设计

以往的希氏影片,往往注重于悬疑/惊悚气氛的营造,对于影片故事的整体情节设计并无太多的过人之处,但是从《火车怪客》开始,他开始重视影片情节设计, “交换谋杀”便成为本片故事的基础,并且一鸣惊人。

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分析,绝大多数犯罪者在作案之后考虑最多的问题就是如何不被发现。因此,毁灭痕迹,隐藏作案动机和伪造不在场证据便成为犯罪分子殚精竭虑想要做到的(尤其是谋杀案),这也是各种犯罪片热衷表现的情节,我们已经从《东方快车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包括无数集《名侦探柯南》中熟知了各种犯罪分子为此想出的精彩创意……

但《火车怪客》的情节设计仍然给了观者极大的震撼,“交换杀人,我替你杀掉你想杀的人,然后你再替我杀掉我想杀的”,这样,因为死者和直接凶手并不认识,警方就难以判断凶手的杀人动机;而真正想除掉死者的凶手也会很轻易的获得不在场的证据,因为他确实“不在场”——这就会给警方侦破工作带来极大的困难,使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从案件侦查的角度来看,现实生活中最难破的命案确实就是那种“没有来由”的谋杀,“陌生人作案”会使侦查人员难以判断谋杀动机,往往会使侦查工作误入歧途,是命案成为“悬案”……当然,现实中“交换杀人”很难真正实现,因为犯罪分子谋划设计总会留下痕迹,只要找到这些线索,破案就不难了(比如影片中的犯罪分子布鲁诺在杀人后与盖伊的交往其实就已经露出马脚),但就影片而言,这样的情节设计是成功的。

需要指出的是,电影情节和小说原著有一点很大的不同:影片中盖伊并没有按照布鲁诺的设计去杀掉他的父亲,而小说中最后盖伊是杀掉了布鲁诺的父亲的,这似乎是出于电影审查的需要。

(二)独特的犯罪谋划场景——火车

熟悉希区柯克的人都知道,希区小时候曾经被关过小黑屋,因而引发了他对黑暗和幽闭空间的恐惧,后来希区柯克影片中对于相对封闭空间的惊悚设计大概都源于此,如《夺命索》中的公寓,《精神病患者》中的浴室,电话谋杀案中的电话亭等等……而火车车厢那狭小、昏暗空间带来的封闭感也是表现这一类惊悚场景的好地方,身为火车发源地英国人的希区柯克也表现出对于火车的特别热情,如在《西北偏北》、《冲破铁幕》《消失的女人》等片中,飞速行驶的列车带来的紧张气氛、车轮与铁轨之间有节奏的摩擦以及封闭包厢中的打斗……都是影片中亮点,对于悬疑片来说,确实也没有什么能比幽闭的车厢更能表现这悬念的紧张感了。

希区柯克影片中出现的火车是联系现实和影响世界的纽带,借助火车,希区柯克为我们带来了充满戏剧式冲突、节奏紧张的铁路悬疑/犯罪片(西德尼吕美特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也可归入此类片,在那著名的东方快车上,凶手就在我们中间!这也一直是阿加莎克里斯蒂所衷情表现的一幕,必须要在列车到站之前破案,而火车的快速机动性和人员的极度流动性,也使人犯罪后给容易逃逸,这就更加增加了情节发展的紧张感,当真相被揭露的时候,火车也进站,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最后一分钟营救”)。

和其他铁路悬疑/犯罪片相比,本片的独特之处在于,火车并不是真正实施犯罪的地点,而是谋划犯罪的地方,为什么影片要选择这样的场景让布鲁诺和盖伊相识,并且和他讨论“交换谋杀”的计划呢?

对于独自旅行的旅客来说,登上一列火车,面临的是完全陌生的环境和素不相识的人,而相对幽闭、拥挤的空间会给一些人带来相当的不安全感(不时有旅客在拥挤的列车上精神失常的报道),显得过分紧张而戒备;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火车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也更容易使人抛开平时的伪装,释放他们的潜藏欲望或是诱发他们的犯罪动机,从而不加防备,本片片名Strangers on a Train(列车上的陌生人)就很好的反映了这种现象。在影片里我们看到,布鲁诺“不经意”的制造了在火车上和盖伊的邂逅的局面,但随后的交谈显示他早有预谋,当他把“交换杀人”的计划说给盖伊听后,盖伊虽然虽然从理智上认为这是“疯狂”的,但从他的内心深处来说,又何尝不希望有这么个人替他除掉离婚的阻力妻子玛丽安呢?否则他就不会对他的情人说:我要拧断她(玛丽安)的脖子!从而在玛丽安被杀之后引起引发警方的高度怀疑,应当说,此时盖伊就像被蛇诱惑的夏娃,罪恶的种子就此埋下。

因此,火车诱发犯罪因子的这样的天才情节设计是希区柯克悬疑/犯罪片的独创,也表明他对人内心深处的“恶”之熟谙。

 

 

二、对于悬疑的出色电影语言表现

(一) 镜头与剪辑

希区柯克电影镜头的运用向来为人称道,《火车怪客》也不例外。

    比如开场戏,摄影机机位较矮,镜头焦点始终只对准两个人的脚部。镜头通过蒙太奇切换,让观众感觉这两双脚的主人早晚会相遇。

 

下面这个列车前进的主观镜头也是以较低机位完成的,应该是架在机车下部 

车厢内,盖伊的脚“不经意”的碰到了布鲁诺的脚 

 

一声抱歉,两双脚的主人开始对话,相识,故事就此展开 

   这样的镜头语言显示了希区柯克的独具匠心,不同寻常的视角使观众的好奇心很容易被激发,这两双脚的主人会是什么样的,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故事?这样,悬疑就自然产生了。

    除此之外,这场戏也会给细心的观众留下一个疑问:这两人的碰面真是不经意的邂逅吗?结合之后的情节我们就会发现,所谓的“邂逅”只不过是布鲁诺精心设计的结果,而此时布鲁诺的脚是故意摆在那里让盖伊碰到的,这样就会引发观众对有些变态的犯罪天才布鲁诺不寒而栗的恐惧。

布鲁诺在游乐场杀掉盖伊妻子米瑞亚的一场戏,镜头运用也堪称精彩:

布鲁诺就在米瑞亚的后面木马上,露出异样的目光,甚至还应和米瑞亚等人的歌唱,因为是陌生人,米瑞亚对此毫不警惕。

 

而布鲁诺驾着游船紧跟着米瑞亚进入一处隧道,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表情

  布鲁诺映在隧道壁上黑影靠近米瑞亚

 布鲁诺用盖伊的打火机照明,确认是否是米瑞亚,随后不由分说掐住米瑞亚的脖子

 米瑞亚的眼镜落下,和盖伊的打火机落在一起

 镜头随后转向米瑞亚的眼镜,从镜片的反射中,观众目睹布鲁诺杀人的具体过程

 布鲁诺拾起了米瑞亚的眼镜,作为其杀掉米瑞亚的证据

镜头再对准盖伊的打火机,然后布鲁诺拿走它

这一段戏节奏并不快,但却非常流畅,一气呵成。出色的镜头运用和剪接,再加上声响、音乐的推波助澜,使观众倍觉阴森恐怖,似乎每根汗毛都要竖起来。

而结尾的“旋转木马”一场戏,是蒙太奇镜头运用的典范:

警察追踪盖伊,来到旋转木马处,掏枪射击,却误中操纵木马的老人,倒下

木马失控,女人开始尖叫

 引起事端的“事后诸葛亮”警察们挤了进来,在希区柯克的影片中,警察总是无用的,这算是希区柯克对他幼年经历的打击报复吗?

 一个老人试图通过旋转木马的底部,去制止这疯狂的木马

 小男孩的母亲惊恐异常,生怕儿子惨遭横祸

 骑在失控木马上的小男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欢笑

老人奋不顾身往里爬,这是真实的拍摄,确实有生命危险

 小男孩掉下木马

 盖伊跳下去抱住了他

 木马越转越快,布鲁诺趁机按到了盖伊,不停起落的马蹄似乎要踏在盖伊身上,伴随着还骑在木马上的女孩惊恐尖叫

 盖伊的身体被甩出去,只剩双手把握住木马的杆部,让观众也感同身受,体会旋转木马疯狂旋转的极度晕眩感

 布鲁诺得意的一脚一脚的踩盖伊的手,试图把他踹下去

 老头终于止住了木马,旋转木马倒塌,起火

      这一组镜头通过快速剪接产生的张力和惊悚感觉,和现在的一些动作大片相比,亦不遑多让,要知道这是一部62年前的影片,由此可见希区柯克的运镜能力,这段镜头也因此成为和《精神病患者》中的“浴室谋杀”一样经典的场景。

 

 (二)  音乐与声响

希区柯克一贯重视配乐的作用,从《西北偏北》、《知道太多的人》《群鸟》以及《精神病患者》等片中,我们都能感受到配乐对于悬疑/惊悚气氛的成功烘托,这必须归功于希区柯克的长期合作者:作曲家伯纳德•赫曼Bernard Herrmann。

不过拍摄本片的时候,希区柯克还没有开始与赫曼的合作,本片配乐是迪米特里·迪奥姆金Dimitri Tiomkin,这位创作了《正午》,《浮生若梦》,《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生活多美好》等配乐的老牌电影音乐家擅长为大场面的西部片配乐,但在本片中,他也为我们带来符合影片气氛的音乐,和片中的其他音响有效结合,烘托影片的悬疑/惊悚氛围。

比如盖伊去和米瑞亚摊牌要求离婚的这场戏,伴随始终的是急促但又显得几分游移的钢琴声,最后不断加强又和火车驶过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显示出盖伊因为要求离婚反被米瑞亚要挟的心绪变化。

后面这位女店员似乎就是本片原著作者

     再比如两场游乐场的戏,游乐场旋转木马的音乐始终在回响,这音乐一如所有的娱乐伴奏音乐一样欢快祥和,但表现的却是血腥的谋杀和激烈的争斗,与画面形成强烈的反差。

     米瑞亚等人在旋转木马上唱起一首欢快的歌曲,浑不知大限将至。此时的音乐和画面是典型的声画错位,这欢快的音乐更增添了观众的紧张心理。

     米瑞亚的船驶出隧道,在此之前我们看到布鲁诺曾经接近他们,然后传来一声米瑞亚的尖叫,让观众的心提到嗓子眼,以为米瑞亚已遇害。

      最为精彩的配乐运用出现在这里!在此之前旋转木马的伴奏音乐是隐约不可闻的,而当眼镜中投射的杀人画面出现时,轻快的旋转木马音乐又突然清晰出现,产生极大的冲击力。

盖伊和女友安妮亲吻时的音乐是轻柔的弦乐,表达他真诚的爱意,这是影片中仅有的不让人感到惊悚的配乐。

     芭芭拉看到布鲁诺掐老妇人的场面心有所感,此时旋转木马音乐再度响起,似有所暗示(这是希区柯克的女儿扮演的)。

      盖伊来到布鲁诺家的音乐是一段阴森恐怖的交响式配乐,这只狗令人望而生畏。

      结尾的旋转木马音乐更是勾魂摄魄,它的节奏随着场面的紧张程度变化,让人难以忘记。

配乐和声响运用还有其他成功的例子,限于篇幅,不再一一列举。

 

三、其他的希区柯克印记

(一)   好人受气

    在希区柯克的作品当中,有很多都是主人公遭到怀疑或愿望,从而主动追寻线索,为自己洗清嫌疑的模式。无论是早期的《39级台阶》还是后来的《眩晕》、《西北偏北》,本片也不例外,原著中和布鲁诺同样是杀人凶手的盖伊在影片中是无辜的人,但是受到警察的“合理怀疑”,也算是好人受气的一个例子。

(二)   反派出彩

我一直认为,希区柯克是“人性恶”论的信仰者,但他同时又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不然,他就不会借他的电影把人内心深处的那些阴暗的东西展现给我们,而不让人感到龌龊因为这些阴暗的东西不仅仅存于反派,也存在正面角色(如《后窗》)。当然,因为突出表现了那些耸人听闻的阴谋和心理,希氏作品中的反派往往也会非常出彩,比如在《精神病患者》中,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女主角,也不是破案者,而是精神失常的变态杀人者诺曼•贝茨,他也许是影史上最著名的人格分裂者了,而扮演他的演员安东尼·博金斯由于过于投入,从1960年开始就没能摆脱这个角色带来的阴影,最后死于艾滋病。

本片也是一样,男女主角由于情节设计和演员自身的问题相对比较平淡(如果把情节设计为盖伊和安东尼两人都去杀人,可能演员表现的余地更大一些)。反倒是反派,扮演布鲁诺的演员罗伯特·沃克表演极其出彩,令人叹服。

布鲁诺是个非常聪明但却神经质的变态杀手,有些歇斯底里,但是在作案时又显得冷静无比,就是这样的一犯罪个天才,设计了一个令人叫绝的超完美谋杀计划,在与盖伊交往的过程中始保持对盖伊的优势,把他玩弄于鼓掌之间,甚至在最后面临死亡之时,仍然不说出真相,让盖伊几乎深陷迷局,永远不能摆脱杀人的阴影……

罗伯特·沃克通过他那出色的表演,特别是表情与肢体语言,成功塑造了布鲁诺的这样的犯罪者形象,可惜他的命运甚至比安东尼·博金斯甚至更不幸,在出演这部影片之后不久,他便出现了精神崩溃的症状,随后开始接受治疗,并于影片公映后不到两个月就死于镇定剂服用过量,真是人生如戏。

此外,本片中两处呼应的细节也令人叫绝,比如盖伊打完比赛坐火车赶到游乐场寻找布鲁诺,在火车上看到两个面对而坐的旅客像布鲁诺和他一样不小心碰了脚,以及结尾他和安妮坐火车,有人就像之前的布鲁诺一样问他是否网球选手盖伊,他欲答又止,看来是布鲁诺留给他的阴影,使他在火车上再也不敢随便和陌生人搭话了。

 

《火车怪客》是一部精彩的悬疑/犯罪片。虽然以现在的眼光看,影片的某些情节还是有些拖沓,节奏偏慢(如结尾游乐场的戏),但瑕不掩瑜,正如之前所说,1951年,希区柯克就能为我们奉献这样的影片,这无论如何都是难能可贵的。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
Alfred Hitchcock

 

 

 

 

 

 

 

 

 

 

 

 

 

 

 

 

 

 

 

 

 

 

 

 

 

 

 

 

 

 

 

 

 

该片热门影评:

【悬疑/犯罪】天才设计的谋杀案——火车怪客谈《火车怪客》

希区柯克 火车 悬疑 犯罪

火车怪客ESKARE评分9.0

《火车怪客》:天才的阴暗面

可以想见希区柯克在看到海史密斯新出..

珺先生

《火车怪客》--悬在头上的利剑

  影片的不寒而栗来源于人性..

叛卡门

【黑白】向独特的黑白影片致敬!

自从看过让人难以忘怀的黑白影片《..

芥末味爆米花评分9.0

(蓝光风云)《火车怪客》5月在德国率先入蓝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

Action评分8.0

更多 2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