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4 张图片 
22 位演职员 
13 条影评 
0 条新闻 
更多  
Driving Without a Driver

  13岁的阿饼堕胎,镜头一直晃动在那些冷冰冰的硬邦邦的手术器具上。她的周围是一个幻觉和真实的世界:吃芒果的女人、踩缝纫机的老妇、爬动的发条娃娃玩具、迎面滚来的摇篮、泼溅在手术服上的鲜血……我知道,她疼。

  还有张稚气未脱的脸,蕉就深谙诱惑异性的种种手段。她能从男人的目光中准确的得到关于自己魅力的信息反馈,然后是勾引,然后是做作扭捏的躲闪,然后是挑逗,然后是做爱——这是不是她的目的,她也不知道。清晨她坐在台阶上哭泣,那眼泪显然不是因为羞耻。

  不仔细看看不出腐乳是个女孩;剃小平头,阿飞打扮,粗口,动不动就甩出刀子来,还有个买弄风骚的女朋友诗诗。后来诗诗就走了,和一个委琐的小混混,说要去日本拍写真,嘴里还喊着“Hello Kitty”。腐乳拼命的用刀片割自己的手臂和大腿,可是这刀片和鲜血都吓不退翻涌而来的记忆,镜头零乱晃动,一个男人在强暴她,把烟蒂摁向她的手臂。

  诗诗喜欢买弄风骚。 买弄风骚——用这四个字概括她足够了。她第一次出现就是在琳琅满目的化妆品店,无数的瓶子里,装着各种颜色的物质,这样的绚烂灿若霓虹。“你觉得生活暗淡么?调一调吧~!”她斜着眼对这灯光挑指甲油。

  这就是她们的青春,她们不是林道静们不是刘胡兰们不是典型的人也不是平凡的人,总之她们不是那些或快或慢搭乘在时代的列车上的人。她们像几个淘气的孩子打算私自旅行,她们逃离了束缚一路奔驰却没有发现自己坐的是辆无人驾驶的机车。

  门,一个发展了十多年的偏远新市镇。这个故事从屯门出发,沿途看四周出轨少女。

  

  饼,一个十三的少女,发现自己怀了男友细荣的孩子,但细荣自从去油尖旺卖翻版VCD后便失去了音讯,生在破碎家庭的饼只有她的朋友诗诗,蕉和腐乳相依为靠。这四位少女听不惯大人的唠叨,也不愿服从学校的纪律,宁愿整天在外消磨时间,她们大多时间都在购物,唱卡拉OK和闲聊上。

  

  四女对爱情充满了憧憬和诱惑。除了饼被男友抛弃,蕉只喜欢追寻短暂恋爱所带来的刺激。而诗诗和腐乳虽然同性相恋,但是诗诗始终只是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态来面对腐乳间的感情。家庭和感情的不如意,虽然造成四女心灵上的创伤,但是发生的种种却能增进了她们之间的友情。

  

  四女怎样面对人生,能否在生命中找未来?路,正等待着她们去开拓……

我来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