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蒲田进行曲>影评>小人物的悲喜与大片厂的沧桑:《蒲田进行曲》

小人物的悲喜与大片厂的沧桑:《蒲田进行曲》

电影中文名

蒲田进行曲

2008-09-17 21:49

风间隼

风间隼

想看 - 评分8.1

 

起深作1982年的这部喜剧作品来,话题很多,但是先摁住,作为一个中国影迷,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先倾诉一下横亘在这部电影与我个人之间的种种私人体验,其中的千丝万缕,用两个“闪回”可以概括言之。

 

闪回之一,是我在21世纪迷上日本剑戟片之后才赫然发现,原来我在幼齿时代就早已看过“一部关于新选组的电影”啊!这种经验叫做缘分还是冤孽且另说,至少我觉得是“满神”的(与陈红阿姨无关)。80年代,在中正大气的港式以及大陆仿港式武打片的熏陶下,我幼小的心灵对日本剑戟片的观感赫然就是一个大字曰“妖”!两个大字呢,就是“变态”!回想起录像厅时代以及更早的译制片时代,《滴血双狼刀》告诉我,土蜘蛛是可以满天飞的,《里见八犬传》告诉我,某些貌似人类的东西是可以杀不死的,由于缺少“气”和“轻功”之类的概念,这类场面要么显得相当土鳖,要么显得相当神经,对熟读金庸三百篇的我来说,就是妖孽而已(至于在金庸作品的洋洋众番将中,为什么从来没出现过一个日本人,这个话题另议)。《蒲田进行曲》中与《新选组魔性剑》相关的那些场面对我而言亦是如此,真田广之大人在里面客串的那位跳大神的,极其形象地具体化了我心目中的“倭寇”一词,再加上跟我八杆子打不着的幕末背景,使我轻易过滤掉了这一部分内容,只留下了这部电影的喜剧成分。在八十年代的中国,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观众跟我并无不同。

 

然而这种文化冲击的经验依然徘徊在我脑海,多年后,当我试图回想起这部电影中的片断时,我发现他既不是“小夏”也不是“安次”,而是在玄关外大喝一声“幕府卫士”的那帮白衣人们。多拉风啊,简直可以和风雨中一脚踢开龙门客栈的大门,怒喝一声“不做生意了?”的东厂三档头相媲美。于是我开始疑惑:“幕府卫士”?难道是新选组?那家客栈,莫不成是池田屋?温习DVD的结果证明,平安、战国、幕末确实是剑戟片百拍不腻的三大时代背景,最后安次滚楼梯的那场戏正是新选组突袭池田屋!原来我小时候就看过一版“池田屋之变”啊!

 

 

闪回之二,是关于影片的插曲,桑田佳祐词曲,中村雅俊演唱的“ 恋人も濡れる街角”。容许我用《东邪西毒》式的“预叙”来说的话,小时候在电影院的我,岂能料到很多年之后我会喜欢上黄凯芹的一首“雨中的恋人们”?又岂能料得到,会在星星的《破坏之王》中发现这是一首日语歌曲?更不可能料得到,我会在30岁以后的某个时间里发现这首歌居然小时候就听过!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素子姐姐在被格式化过无数次的大脑里蓦然发现了一首似曾相识的情歌,又像是卫斯理在某本伪科幻小说中说的,人类的知识其实经历过一次大失落,我们所谓的发现和发明只不过是在找回失去的记忆而已。

 

总而言之,不管围绕这部电影有多少碎料可说,于我而言,最为神奇的依然是这种“失落/寻回”的经验,这让我在多年后重温《蒲田进行曲》时,多的是惊喜,其次才是微笑与同情。

 

以上都是关于我个人的废话,以下是正儿八经的关于电影的废话

 

 《蒲田进行曲》用一种很轻松明快的手法讲述了一个略显荒诞的故事,细品之下却又带着一丝悲凉。影片的荒诞从一开始就定下了调子,这是一个发生在电影制片厂的故事,夸张的戏剧风格占领了影片开局的十分钟,极易引人入戏。在这十分钟里面,深作有条不紊地抛出一个又一个包袱,几乎每一个画面都蕴含着张力和荒唐感。风间杜夫扮演的大明星仓冈银四郎穿一身新选组队服正襟危坐,一扭过脸来却叼着一根冰棍,咬牙切齿地咒骂“那个家伙今天居然已经拍了10个特写了!”一出场就奠定了此人任性而夸张的性格特征。后面从一群人在街上飞车的张扬切换到银四郎趴在桌上大哭,本来已经够对比强烈,深作偏偏还安排一位兄弟坐在后面吸溜面条,给荒诞的画面增添了又一重对比,构思非常巧妙。

 

小夏在黑暗中出场,一声“请把灯关掉!”,一下把影片欢快跳脱的基调拉了下来,为电影注入了一股阴柔的力量,当年为松坂配音的曹雷在多年后依然对这句台词记忆犹新。这是小夏的第一句台词,显示了她与这个男性世界的格格不入。

 

此后银四郎将小夏推给安次一节,又是拍得十足的夸张。小弟替老大擦屁股这种情节,显然是八十年代的中国配音演员们所不能理解的,他们只能调动自己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生活经验来努力合理化这种夸张。然而即使放到日本文化的背景下,老大如何说服小弟显然也是关系到整个故事是否真实的关键,深作在这里的办法是将整场戏的格调变得戏剧化。风间杜夫这场戏的表演都极尽夸张之能事,从求告到恋恋不舍到怒发冲冠,都是十足的舞台做派,连室外光线和天气的变化都搭配得合辙押韵,让人在哭笑不得中接受了这个貌似荒唐的设定。

 

以后发生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21世纪重看这部经典,让人惊讶的是安次扮演的小人物竟与《喜剧之王》里的尹天仇那么相似,这个从来捞不到一个正面镜头的武师,却从来不小看自己的工作,号称自己“连着了火的背影都能表现出人物的哀伤来!”让人在感佩他的敬业之余,又不免感到一丝酸楚。

 

全片的衔接流畅自然,小夏在片场拒绝银四郎的求婚,同样的场景一转变成她与安次的婚礼,最后安次与小夏在医院的团聚,四面布景一拆,原来是一部电影中的情节,真真假假,是耶非耶,都在这“能把白天变成黑夜,也能把虚假的恋情变成真正的恋爱”影棚里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观众看到安次和小夏淌满泪水的脸上泛起了幸福的笑容,这是一个暖人肺腑的大团圆结局。

 

然而我还是忍不住要揣测一下安次的动机,他接受小夏,爱惜小夏自然是真心实意。对他这样一个小人物来说,一位前明星女星肯下嫁无疑是走路踢到宝。可比那更重要的动机,还是对于“大哥”的忠诚,他能为小夏卖力,更能为大哥卖命,他所忧虑的,归根到底不是与小夏的关系,甚至也不是自己的死活,而是自己的牺牲是否能换来“主公”的赞赏。他毫不犹豫地委屈自己,以成全银四郎,却仅仅因为银四郎的一句失言而回家大吵大闹,还在片场搞出钉子事件来,说到底,激励这个小人物的还是一个“忠”字。众所周知,刻画男性世界的忠义与背叛是深作的拿手好戏,这部《蒲田进行曲》虽然是他生涯中仅有的喜剧,却也不脱此格局。

 

这就让人对小夏和安次最后貌似幸福的结局心怀一点忧虑,要是银四郎再反悔可怎么办?小夏拒绝了银四郎,不见得安次也能!到那时,这个小人物有胆量上演一部《夺命剑》么?(《夺命剑》日文名“上意討ち-拝領妻始末”!)幸好,这部喜剧没有给他做这种选择的机会。

 

 

扮演花花公子银四郎的是今日的实力派影星风间杜夫,曾看过他参演的《武士狂想曲》和《椿三十郎》,可怎么也想不到这位“风间豆腐”大叔当年也演过粉面小生!而且还是那么妖娆的一只。在《新选组魔性剑》中的扮相差点让人以为他演的是冲田总司,幸好,其实是土方岁三。

 

松坂庆子在片中一如既往地美丽,这不是一个女性向的故事,水原小夏这个小明星在片中展现出来的只是纯真与善良,以上这三条大约可以解释,为什么她在当年成了无数中国男人的梦中情人。解放后中国对女性气质的约束,使得这种阴柔之美在当时有了特殊的意义。那一幕夸张的“带媳妇回老家”,恐怕真在不少中国男人的梦中出现过。不过无论幸与不幸,当年的中国影迷未必知道,这位梦中情人在国内几乎每片必露,包括在这部其实脱戏可有可无的喜剧电影之中。黄霑曾以松坂庆子为例,大赞日本一线女性该脱就脱,毫不扭捏,以此片观之,恐怕也是日本女星的无可奈何之举。就好像即使松坂庆子和山口百惠这样的一线巨星,为了在日本艺能界生存,也只能隐瞒自己的韩裔身份一样。

 

当年的中国观众未必知道的另一件事,是《蒲田进行曲》的拍摄背景。片中高悬的“东映京都摄影所”其实是松竹的旧片厂。成立至今已有百年的松竹公司是日本影界的一个传奇,早在1920年,松竹就在蒲田搭建了当时可谓规模巨大的摄影厂。在日后的默片岁月中,蒲田、大船、京都三大制片厂鼎足而三,为日本影坛贡献出了无数佳片。只是在默片逐渐被有声电影代替之后,被嘈杂的重工业包围的蒲田制片厂才不得已被放弃,全班人马于1936年迁往镰仓市的大船。高峰秀子曾在自己的自传中撰文回忆过告别蒲田的那一天:

 

   电影胶卷堆积如山,熊熊火焰直冲云霄。    人们无限感慨地围着橙色的火焰,站成一个圆圈儿。大家默默地站在那里,就象野外火葬场上的见证人一样。在松竹蒲田制片厂搬家的那天,摄影器材等物早已运走,最后剩下的便是这仓库里存放的废胶片,如今它们也化为了灰烬。在这些废胶片当中,不知道有什么影片的哪些场面,也不清楚有谁与谁恋爱或搏斗的镜头。望着那熊熊的火焰,演员和摄制人员不由地产生了一种恋恋不舍的惜别之情。    夸张地说,每部影片都包含着演员和摄制人员的血和汗,因而他们产生这种感伤之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焚烧胶卷的情景,使制片厂的人们停下了脚步,不知是谁开口唱了起来:    “梦幻之都啊,电影之城,我们的蒲田……”    一人唱百人随,于是大家一起唱起了《松竹之歌》。今天,电影事业已变成一种冷冰冰的企业和组织,所以现在的电影工作者对这种情景恐怕很难理解了。    我们乘坐五十辆包租汽车和二十辆大型轿车。离开了蒲田制片厂,向松竹大船制片厂进发。     被秀子称为“狭小如街道”的蒲田制片厂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松竹生涯。然而影人们并没有忘记这片曾经哺育过日本电影的地方。1982年,受角川公司与松竹公司的委托,深作拍摄了《蒲田进行曲》,四年后,山田洋次拍摄了《电影天地》。在大制片厂时代行将结束的八十年代,这两位日本第五代导演用自己的方式向蒲田制片厂表达了自己的敬意。     山田洋次的《电影天地》至今无缘得见,从剧情看,似乎很多角色都有所指代,剧中女主角从女童星起步,很有可能就是高峰秀子的写照。与之相比,深作欣二的《蒲田进行曲》尽管没有那样明确的致敬,却也用一种夸张的喜剧风格表达了对电影人的敬意。在片中客串大明星的,便是当时赫赫有名的三位动作片明星真田广之、千叶真一和志穗美悦子。前两位无人不知,至于志穗美悦子,也是当时头角峥嵘的动作女星之一,主演过李小龙风格的《女必杀拳》系列,可惜百觅不得,不过单看她在《蒲田进行曲》中的利落拳脚,已经无愧为千叶真一门下高徒了。 

    与影片同名的主题歌《蒲田进行曲》轻快昂扬,原曲是1925年作品《流浪者之王》的主题曲《流浪者之歌》,后由崛内敬三作词。英日文歌词附后。

 

   《蒲田进行曲》除了电影外,亦有舞台剧版本,于1980年,1999/2000年,2006年三次公演,可见其生命力。其中1999年版由风哥最近的二次元恋人草彅剛出演安次一角。

 

   今日看《蒲田进行曲》,当然已经不止是重温八十年代的欢乐那么简单,深作在其中对于动作场面的把握,影片对剑戟片幕后摄制人员人生甘苦的披露,以及画里画外的诸多故事,足以让人对这部温馨的八十年代喜剧片重新生出一丝感慨,产生新的领悟。观看《蒲田进行曲》的过程,是一代影迷成长的过程,是时代变迁的过程,或许,也正是年华老去的过程。

  

   附上《蒲田进行曲》日文与英文歌词 

 

 

1 虹の都 光の港 キネマの天地
  花の姿 春の匂い あふるるところ
  カメラの眼に映る かりそめの恋にさえ
  青春もゆる 生命(いのち)はおどる キネマの天地2 胸を去らぬ 想い出ゆかし キネマの世界
  セットの花と 輝くスター ほほえむところ
  瞳の奥深く 焼き付けた面影の
  消えて結ぶ 幻の国 キネマの世界

3 春の蒲田 花咲く蒲田 キネマの都
  空に描く 白日の夢 あふるるところ
  輝く緑さえ とこしえの憧れに
  生くる蒲田 若き蒲田 キネマの都

 

Song of the VagabondsCome all you Beggars of Paris town,
You lousy rabble of low degree
(Chorus: You rabble of low degree!)
Well spare King Louis to keep his crown
And save our city from Burgundy
(Chorus: Our city from Burgundy)
You and I are good for nothing but to die
We can die for Liberty.Sons of toil and danger,
Will you serve a stranger
And bow down to Burgundy
Sons of shame and sorrow,
Will you cheer tomorrow
For the crown of Burgundy?
Onward! Onward! Swords against the Foe
Forward! Forward the lily banners go!
Sons of France around us,
Break the chain that bound us,
And to Hell with Burgundy !

Sons of toil and danger,
Will you serve a stranger
And bow down to Burgundy
Sons of shame and sorrow,
Will you cheer tomorrow
For the crown of Burgundy?
Onward! Onward! Swords against the Foe
Forward! Forward the lily banners go!
Sons of France around us,
Break the chain that bound us,
And to Hell with Burgundy !

 

 

恋人も濡れる街角  桑田佳祐 词曲中村雅俊 唱 不思議な恋は 女の姿をして 今夜あたり 訪れるさ
間柄は遠いけど お前とはOK 今すぐ
 
YOKOHAMAじゃ今 乱れた恋が揺れる 俺とお前の まん中で
触るだけで感じちゃう お別れの Good Night 言えずに
 
 ああ つれないそぶりさえ よく見りゃ 愛しく思えてく
 ただ一言でいいから 感じたままを 口にしてよ
 愛だけが 俺を迷わせる  恋人も濡れる街角
 
 
港の街に 良く似た女が居て Shyなメロディー 口ずさむよ
通り過ぎりゃ いいものを あの頃の Romance忘れず
 
 ああ 時おり 雨の降る 馬車道あたりで 待っている
 もう このままでいいから 指先で 俺をいかせてくれ
 愛だけが 俺を迷わせる 恋人も濡れる街角
 
 女なら くるおしいままに 恋人も濡れる街角
 

 

该片热门影评:

二十年前我被美女松坡庆子雷倒

  松坡庆子五十岁的写真 &nbs..

Picc阿秉

小人物的悲喜与大片厂的沧桑:《蒲田进行曲》

今日看《蒲田进行曲》,当然已经不止是..

风间隼评分8.1

唤起我们最纯洁的爱--蒲田进行曲

     看了橡皮..

随影如行1118406评分8.3

《蒲田进行曲》带给我的一点怀念,兼及日本长刀

那些个执长刀而睥睨的主儿……

匡匡评分8.0

如此温柔的深作欣二

提起深作欣二 首先想到的是 无仁义的..

于意云何评分9.0

更多 1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