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十三号星期五>影评>80年代荷尔蒙:美国恐怖片的三大“80后”魔头

80年代荷尔蒙:美国恐怖片的三大“80后”魔头

电影中文名

十三号星期五

2009-10-09 13:00

 

      于中国的恐怖片影迷来说,美国恐怖电影往往以其眩目的特技、迭出的悬念、模式化的结构和系列性的作品序列而具有独特的魅力。与其他国家的恐怖片不同,美国的经典恐怖电影总是会着力于塑造一个制造恐怖的反面角色,从正常的道德伦理秩序来看,这个反面角色是不折不扣的“假、丑、恶”代言人,但是少了这个反角,整个恐怖故事就无从编织,而且由于极端的个性化、典型化,久而久之,恐怖电影中那些好不容易获救的无辜人群或者勇斗魔头的银幕英雄大都被人淡忘了,倒是这些魔头历久弥新,人气越来越旺,甚至在时下的邪典电影文化中占据了异常重要的位置。

      纵观美国恐怖电影史,《歌剧魅影》《钟楼怪人》这些早期的恐怖片还主要停留在感官刺激的阶段,其间塑造的魔头反角没有太长的生命力(当然后世总会有翻拍片),真正在恐怖电影史上留下深刻印记的,应当追溯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美国电影界曾经搞过一个名为“银幕上最著名的怪物”的评选,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狼人塔尔伯特和木乃伊卡里斯分别当选,号称恐怖片的四大怪,一时风头无二。可以说,从那时开始,美国恐怖片的中心舞台就开始被这些魔头反角们所占据,此后但凡有风靡一时的美国恐怖片面世,总会有令影迷们过目难忘的魔头跃然银幕。      世易时移,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怕与爱,到了冷战末年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老旧的恐怖片魔头们已经逐渐淡出,几位新鲜出炉的“80后”魔头粉墨登场,它们负载了最新鲜的大众文化因素,也符合年轻影迷的观影需求。本文就将三位最具典型性的“80后”美国恐怖片魔头做一简单介绍,也许,80后年轻读者们也能感受到某种与它们共同成长的神奇脉动吧。 草根杀手      “十三号星期五”其实在基督教世界里是个源远流长的谶语,传说这两个日期重合时就有不详之事发生。在影史上,这个名字也在电影诞生初期就被人使用过,但直到1980年,一部名为《十三号星期五》的青春恐怖片登陆大银幕,自此“十三号星期五”才变成了一个恐怖片影迷们耳熟能详的名字,而片中那个面貌丑陋,总是拿着利刃割人头如探囊取物般轻松的连环杀手杰森,也在大银幕中站稳了脚跟,并拥有了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带着毫无表情的白色曲棍球面具、穿着肮脏的户外服装、全身毛发发达而蓬乱、肌肉孔武有力,毫无来由的将闯入水晶湖营地的俊男靓女们砍菜切瓜,同时又背负着某种不为人知的个人隐私,这便是《十三号星期五》为我们所塑造的八十年代的第一个经典魔头杰森的形象。杰森的出现其实有点出人意料,我们几乎很难从第一部《十三号星期五》看到很令人激动的东西——当然,站在后世指摘前人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就我个人的观影经历而言,第一部《十三号星期五》从头到尾在叙事上都乏善可陈,也没有令人眼前一亮的特技撑场,如果一定要总结一个使得此片成为二十世纪末最成功的美式系列恐怖片的理由的话——除了杰森这个人物,我实在想不出别的。      杰森的前身当然要去《月光光心慌慌》中寻找(更早的《德州链锯杀人狂》当然也不可不提,但是导演西恩·坎宁汉直言不讳第一部《十三号星期五》是《月光光心慌慌》的跟风之作),约翰·卡朋特在1978年塑造的这个万圣节杀手几乎具备了杰森的一切特点——沉默寡言、面具遮脸、手起刀落,同时具备某种超自然的神秘力量指引。《月光光心慌慌》和《十三号星期五》实际上开辟了一种美国恐怖片中全新的杀人狂模式:如果要细数其中的桥段硬伤的话,简直不胜枚举。但迈克尔·麦耶斯和杰森身上有一种睥睨一切的杀戮气质,当它们即将出现的时候,正常人是没有能力能将它们拒之门外的。这两位杀手把硬桥硬马的美式杀人狂气质演绎到了极致,遇神杀神、见佛砍佛,对于一切阻碍它们的事物,拿起作案工具挥将下去便是。当杰森即将出现的时候,片中人都会被一种巨大的恐怖力量所裹胁,你知道厄运即将降临,但你就是无从逃避。不由分说之间,便已身首异处。

      砍杀得肾上腺素爆棚,对那些细节问题影迷们也就不再追究了(如果要追究的话,足可拍成《惊声尖笑》那样的系列搞笑片)。其实细究一下,杰森身上有着浓烈的草根气质。所谓承平日久,必生妖孽。上世纪八十年代正是冷战末期,苏联即将玩完,拉登还未出场,美国的超级大国之梦几近独享,青年们吸毒、滥交、醉生梦死,所以杰森几乎就像是一位上帝派来的杀手,在惩罚那些堕落而不自知的世人——主要是年轻人。在那些迷幻摇滚和娇柔做作的中产阶级趣味面前,杰森无疑是毁灭性的恐怖力量。杰森是整个社会的掘墓人,它不讲道理,也不遵循日常的行为逻辑——杰森来了,它的使命就是摧毁这一切,你知道,但你无路可逃。往深里说,杰森代表了某种对于体制的异己想象力量,整个体制的基础人群正在对杰森这种隐匿在社会底层的草根折磨得惶惶不可终日——当然这也反映了中产阶级对底层人群骨子里的不信任。

      杰森的出场音乐当然是硬摇滚的,或者用国内常用的形容词——“金属”的,在十余部《十三号星期五》的系列电影中,杰森的背景音乐风格几乎始终如一。这使得《十三号星期五》成为引一时风气之先的青春恐怖片,拍青年人的故事,片中也充满了青年人熟悉的时尚文化元素,这也是《十三号星期五》成功的重要前提之一。与五十年代乃至更早的吸血鬼、猫女这些形象比起来,杰森毫无贵族气可言,它完全是以“审丑”心理为观影基础的,但就是这个形象最终征服了万千女影迷。在杰森面前展现一番美丽胴体然后血浆四射,这几乎成了无数美女花瓶们的梦想。      耐人寻味的是,杰森是个禁欲的“圣徒杀手”,他的恋母和惧母心理是他沦落的根源,而他在童年时遭受的屈辱最终成了他报复世人的导火索——基督教的原罪心理又使得美国影迷们在看待杰森滥杀无辜时有了先天的合法性。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正好需要一个处男来教训这些纵欲的年轻人们。 中产梦魔      很难说弗莱迪和杰森谁更丑,事实上这两个形象有完全不同的发展路线——杰森甫一出场歪瓜裂枣,但自从带上曲棍球面具后就爽眼了许多,而且与时下的“酷”文化实际上巧妙的应合在了一起——几百年前的无聊贵族们就用化妆舞会来打发无聊时光,这位带着面具的草根也许正是凭着这个面具扣开了反派偶像的第一道缝隙。      但是弗莱迪绝对不会成为偶像——哪怕是最浅微的同情也不会赢得,这个恋童癖、连环杀手、来自地狱的丑八怪,永远是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反派魔头。弗莱迪1984年横空出世,那一年,编剧兼导演维斯·克莱文构思出了一个在梦中杀人的怪物的角色,于是他扎来了一小笔投资,决定拍一部名为《榆树街噩梦》的影片。克莱文的预算不多,他随即开始招募名不见经传的演员——当时一位小男生陪着朋友杰基·哈雷前来试音,但克莱文导演却独具慧眼的注意到了这位小男生,他当即要求这位小男生读一段剧本,读完之后克莱文非常欣赏,立马决定让小男生出演片中的一个角色。虽然演技尚显稚嫩,却使得这位小男生自此踏上了大银幕之路——这位小男生的名字就是时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强尼·戴普,而当年他的朋友杰基·哈雷也自此与《榆树街噩梦》系列结下了不解之缘,在2010年的新版中出演弗莱迪·克鲁格一角。      杰森的身世其实很可怜,这一点在于仁泰执导的《弗莱迪大战杰森》中有比较直白的交待,而弗莱迪·克鲁格则截然相反,它就是为罪恶生、为罪恶死,甚至为罪恶重返人间作恶的。事实上弗莱迪的生前家世并不没落,在榆树街上克鲁格家也是殷实的中产阶级,平日生活并不拮据。诚然,弗莱迪的来历也很恐怖,据说他母亲原是修女,但被关进一个恐怖的牢房后被折磨、蹂躏多日,这才诞下弗莱迪这么个魔头。遗憾的是,弗莱迪丝毫没有继承乃母的优点,反倒是将一票不知名父亲的缺点一网打尽。不管怎么说,弗莱迪踩了伦理的底线——这家伙猥亵儿童,实在罪不可赦。当然愤怒的家长们将弗莱迪活活烧死有些违背法制社会的原则,但出于人情考虑,这也不是不可接受。     《榆树街噩梦》系列的另一个主角就是小女孩南茜,弗莱迪和南茜的斗争贯穿了整个电影系列。随着影迷的追捧,《榆树街噩梦》一部部拍摄,而南茜的成长主题也逐渐明晰了起来。甚至在第三集中,昔日的小女孩南茜已经成为了成功的心理医生。实际上《榆树街噩梦》嫁接了最古老、也是最普遍的恐怖心理——小心,不要做噩梦!万魔皆心魔,这个主题确实在《榆树街噩梦》中得到了最淋漓尽致的发挥。      但是,为什么会做噩梦?这貌似是个伪问题,但恐怖片的受众大都是年轻人也许已经说明了答案——对饱经现实风霜的成年人来说,现实的坎坎坷坷就已经让人难以背负,谁还有心思去看恐怖电影里那些鬼打架?所以,《榆树街噩梦》的背后其实隐藏着南茜们的无聊中产生活——与杰森比起来,弗莱迪的出场正是透出了这种无所事事,然后没事找事的布尔乔亚趣味。生活平淡,社会福利足够养活自己,富足、安稳到没事乱发噩梦,这也是南茜们的悲哀吧。      当然,《榆树街噩梦》和《十三号星期五》中也有“罪”的观念隐含,其实两部系列片中的年轻受害者们大都是无辜的,但他们在为他们前辈造的孽付出代价——生命的代价。此外,从角色的外型来看,杰森肮脏、丑陋,典型的劳工风格;而弗莱迪虽然面相狰狞,但是锋利如刀的指刃、一顶镗亮的礼帽和一件条纹毛衣却勾勒出了它的中产休闲品味。杰森杀人,刀法利落,用王家卫的台词形容,受害者们说不定“在血从伤口喷出来的时候还能听见风声”;而弗莱迪则截然相反,它用种种残忍的手段来折磨无辜的孩子们,方法令人发指,无所不用其极。杰森杀人,就是杀死为止,快意生死,通常受害者没什么痛苦,但弗莱迪则以折磨别人为乐事,十足的虐待杀人狂。而且杰森一般只对闯入它的领地水晶湖的痴男怨女们下手(当然到了后期杰森已经冲出胡畔走向世界,甚至走向太空——《杰森X》),弗莱迪则是对榆树街上的孩子们主动出击,甚至大言不惭的狂吼“依靠孩子们的恐怖生存”,就已经是纯粹的为恐怖而恐怖,说这个角色有些平面化也未尝不可。      不过我觉得《榆树街噩梦》还是会继续拍下去,只要这种中产阶级生活方式在美国得以继续,那弗莱迪就还有存在的价值。 绝伦孽种      《十三号星期五》公映后四年,《榆树街噩梦》诞生;巧合的是,《榆树街噩梦》公映后四年,《娃鬼回魂》诞生,本片也塑造了一个经典的“80后”魔头形象——鬼娃恰奇。必须指出的是,“鬼娃”系列的片名比《十三号星期五》和《榆树街噩梦》要混乱一些,后面两个系列还是在长时间内沿用了原有的片名,只是在杰森和弗莱迪名声大噪以后才直接以人物命名,但是鬼娃恰奇的窜红速度似乎超过前辈,在三集以后就直接命名为“鬼娃XX”了——而这也是该系列的中文译名比较混乱的直接原因吧。

      与杰森、弗莱迪不同的是,鬼娃恰奇的身份要邪恶得多——这是个连环杀人犯附身在玩具娃娃上的特殊杀手。其实杰森和弗莱迪自身都有着过人的超能力,而恰奇则截然相反——他的身体甚至连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也能轻易折断。所以,恰奇身上就具备了某种更加邪恶的气质。杰森草根、弗莱迪中产,恰奇则是一个跨界者,它似乎不是某个阶级的恐怖代言人,而是将毁灭的矛头指向了美式家庭关系的最深处。      既然是吓唬年轻人的,那就索性用傀儡娃娃来吓唬好了。据说北美本就流传着邪灵娃娃的传说,还与伏都巫术有关,不过这也彰显出鬼娃恰奇的异质特征——使用巫蛊娃娃本是东方、非洲的常见民间巫术,在基督教世界里并不常见,当我看到恰奇在银幕上为非作歹时,总能联想起贴着生辰八字的小人。      弗莱迪的童年往事不甚清楚,它固然出生凄苦,但家长的直接虐待似并无对证。倒是杰森很值得同情,因为相貌丑陋,杰森从小就被人欺负,而且它的作恶与乃母有着抹不清的干系——杰森其实也是有着心理障碍的,它的母亲总是在杰森的想象中出现,还嚣叫着要儿子去杀死旁人(可怜见的,都下了地狱还要忍受心理阴影的折磨)。而鬼娃恰奇则是硬生生的直接介入了受害者们的童年。在第一集里,恰奇就是以母亲买给儿子的圣诞礼物的身份出场的,而娃娃与童年记忆相随,这显然是天经地义的(这一点上恰奇与弗莱迪不无相似之处)。      在鬼娃系列的第一、二集里,恰奇的诡异特性还没有铺陈到位,主要还是由那个被打死的连环杀手引发戏剧矛盾。而到了《鬼娃新娘》《鬼娃孽种》等片里,恰奇自己的家庭也开始被呈现在大银幕上。恰奇固然可恶,但坏男人对女人的吸引力往往是致命的,所以这也引来了它的女友蒂凡妮的不离不弃,甚至不惜把恰奇破碎的身体拼凑起来再弄复活——复活的样子很丑。支撑蒂凡妮的唯一信念就是爱情,她一心一意的想和恰奇完婚。无奈恰奇死性不改,它甚至把蒂凡妮也变成了第二个鬼娃。当然在经历一番生死相斗后,蒂凡妮醒悟过来恰奇对自己不可能有真爱,所以两个娃娃一起下了地狱。不过蒂凡妮又诞下一子格伦,在父母双亡后,格伦继承了乃父的邪恶风范,又开始在人世间为非作歹。      与杰森和弗莱迪比起来,鬼娃恰奇的荒诞色彩显然更加浓厚。在鬼娃系列电影里,可以说把美国社会中的现实家庭关系解构了个天翻地覆。友情、爱情、亲情都成了可笑的负担,一般来说,魔头反角都是来破坏正常的伦理秩序的,一旦它们得逞,正派英雄们就开始奋不顾身的与之针锋相对,而伦理秩序的恢复也意味着恐怖的解除。在此过程中,魔头们自己的家庭伦理实际上是被隐藏的,因为这东西实际上紧连着人性,一旦角色有了伦理上的设定,就难免“人性”起来,免不了引来人们的同情,这必定会给角色设订增添不小的难度。而且故事一旦泛滥下去,就会一发不可收拾。这一点在鬼娃恰奇系列中体现得最为充分,有了家人和孩子,这个系列不能不荒诞起来,其批判的力量越来越指向自己。到了《鬼娃孽种》里,小鬼娃格伦索性就是利用好莱坞拍摄恐怖片的契机,把那里搅了个天翻地覆——这也算是恐怖片制作者们对自己的嘲讽吧。      嘲讽也就意味着喜剧元素的加重,实际上,从《娃鬼回魂》中争夺孩子的身体,到第二集中伴随着孩子的成长而更具有青春恐怖片的特点,再倒第三集中批量生产的灵异娃娃,实际上鬼娃的恐怖只是在表面上经历着莫名其妙的数量级的扩展——玩具娃娃的力量为什么要比成人还大?所以说,《鬼娃新娘》实际上是这个系列的转折点,到了1998年的《鬼娃新娘》里,说这个诞生于1988年的魔头给观众的感觉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从纯粹的骇人听闻已经变成怕中有乐了。刊载于《看电影·午夜场》09年6月

该片热门影评:

80年代荷尔蒙:美国恐怖片的三大“80后”魔头

对于中国的恐怖片影迷来说,美国恐怖..

图宾根木匠

阴魂不散:那些异常长寿的恐怖片系列

《十三号星期五》系列 共11部 故..

cjy嘀嗒

十三号星期五系列全解析:水晶湖杀手的成长史

  ...

难民评分6.2

经典恐怖电影之《黑色星期五》系列

整理/阿波罗 作为喜欢恐怖电影的爱..

秋日侠影

血溅《十三号星期五》

要命的“黑色星期五”。--Aihoo

Aihoo

更多 1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