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东京家族>影评>东京家族—社会的维系

东京家族—社会的维系

电影中文名

东京家族

2014-08-08 15:39

teacat

teacat

想看 - 评分7.6

 


莲实重彦在《导演小津安二郎》一片中评价了《东京物语》。在天气一章中,指出小津的影片中很少下雨,天气始终明澈晴朗,画面鲜明。笠智众在东山千荣子死后,一个人站在海边,天空万里无云,盛夏的阳光倾泻下来。这无雨澄澈的苍穹下,他对来到身边的儿媳原节子说到:妈妈今天死了啊。

山田洋次让桥爪功站在黎明的楼顶,下面环绕着的是凝固的海洋般东京建筑群,绚丽的朝霞布满天空,他静静地对小儿子昌次说到:妈妈今天死了啊。

平静无奈中的悲哀,让昌次如遭受重击般泪流满面,这种无法言喻的张力从60年前一直延伸到了今天。

感伤

60年前的感伤,60年之后依然如故。时间的积淀和物质的积累也许能改变很多东西,会让我们有恍若隔世的变迁感,但有些东西却如昨夜星辰般依然如故。这已不是感伤,而是人生的常态,世道的本质。

故乡与异乡,传统与现代,乡愁与理想。如果说在《东京物语》中,我们还能看到导演的某种倾向性和评判性的话,那么,在《东京家族》中,我们看到的更多地是对现状的默认和再现。导演如同讲述者般对平山一家的境况娓娓道来。

人情

老一辈的如酒般浓烈的“人情”观念,在异乡的东京则被稀释成淡漠的水。在这个人际关系重于亲情的地方,人们相互依赖更多地靠规则而非道德。桥爪功在与老朋友见面后被酒精勾起的热烈情感在东京人面前是那么怪异和讨厌,也许他们卸下了彬彬有礼的面具后只会剩下老人们所抱怨的都市的异化与冷漠。在这个标榜高科技和商业的现代文明社会中,留给人情和道德的空间还有多少?

理想

生活在东京的哥哥姐姐,他们的艰难和平庸,他们的挣扎和麻木。这就是走出故乡拥抱理想后而得到的现实。

次子昌次是一个现代文明浸染下的青年,但没有家室到处漂泊的他反倒在价值判断中向父辈回归。相比于兄姐被商品社会驯服,他则是桀骜不驯,特立独行的。在陪父母游览东京时,在炫目的高楼大厦前他已经厌倦地打起了盹。也许他早已从现代文明的梦幻中醒来,他不复有兄姐逃离故乡拥抱都市的“理想”,也没有父辈们娶妻生子光耀祖庭的“责任”,他是一个没有“理想”的混混。但在他和母亲相处的短暂的一夜,我们看到他对生活的态度,对物质对爱情抱有的自由而真诚的态度。这种态度也许有一种来自底层的无奈,但不失为一种从现代文明的至酷中解脱出来的顽强。这份拥抱自由的理想难免带着一抹灰色,但仍是值得肯定的。

在现代社会中我们无法要求人心向古典伦理回归,亲情也许无复酒精般浓烈,而爱情也将由自己做主。世道在变化,许多东西将失去。但人与人依然需要相互支撑才能生存下去,母亲将儿子托付给苍井优,桥爪功的老年生活将伴随着少女的姿影和狗的欢叫。这种超越了血缘、超越了家族的来自于内心的相互依赖,仍然是无法否定的永恒的维系。

 

该片热门影评:

东京家族—社会的维系

母亲将儿子托付给苍井优,桥爪功的老年..

teacat评分7.6

【私家榜单】——2013年末十佳

  虽然今年懒到只写了九篇日志..

留恋小信封评分8.6

《东京家族》——平淡中的家族情节

两位老人从岛上来到东京探望..

无敌的圆仔评分8.3

《東京家族》:相隔六十年的愛的對話

小津安二郎逝世五十週年,《東京物語》..

dorothy1034209

致敬小津——煎牛排的豆腐店(观《东京家族》)

黑色玫瑰888659

更多 2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