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 张图片 
0 位演职员 
1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剧讲述了女主人公王秋霜传奇的一生。上世纪二十年代,秋霜出生在浙江杭州留下镇王家村,生下来就受到算命的诅咒。五岁那年,她娘临终时交待秋霜,不管未来的环境多么恶劣,一定要读书识字,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别让下一代再过苦日子。
  秋霜始终牢记着母亲的遗命,十余岁时离乡背井,自学成才,自主创业,一路跌宕起伏。秋霜经过顽强的拚搏奋斗

展开

  剧讲述了女主人公王秋霜传奇的一生。上世纪二十年代,秋霜出生在浙江杭州留下镇王家村,生下来就受到算命的诅咒。五岁那年,她娘临终时交待秋霜,不管未来的环境多么恶劣,一定要读书识字,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别让下一代再过苦日子。
  秋霜始终牢记着母亲的遗命,十余岁时离乡背井,自学成才,自主创业,一路跌宕起伏。秋霜经过顽强的拚搏奋斗,从一无所有的农民变为大企业家。战争使得秋霜辛苦拚搏积累的财富一夕之间化为乌有,亲生儿子费光下落不明。
  为了追寻亲子,秋霜亲历了特殊历史背景下的大移民,来到二战后经济萧条的香港。
  秋霜凭着敢于冒险、吃苦耐劳的草根性精神,一切从零开始,终于在异乡再度创业成功,成为知名的大企业家。

分集剧情

第1集

  1918年,早春惊蛰,杭州留下镇的夜空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王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老婆即将临盆,老大老二去接产婆至今未回。突然,内房传出初生婴儿清亮的啼声……三兄弟带着骨头被颠散的产婆回到王家村时,他们的么妹秋霜已经等不及降生了。产婆这一耽误,孩子的娘差点儿血崩丢了性命!

  因为家有孕妇待产,王好没让算命瞎子进门,在檐下避雨的瞎子听到孕妇差差点儿血崩,逮着机会触霉头,说天降邪星,小秋霜命中带煞,克父克夫克母,一生冤孽缠身,谁沾了她霉一辈子!

  旧社会封建迷信,王好被算命瞎子的话吓破了胆,念念不忘算命瞎子的话,在小秋霜满月那天,给她订了娃娃亲冲喜,对象是超山包老么的三岁男娃包中。老么的老婆是个势利眼,王家比自家穷不说,小秋霜冤孽缠身还克夫…可包老么当年落难时受过王好的恩惠,不顾老婆的反对,和王好订下了这门娃娃亲!

  算命瞎子的话在王家村的村民心里生了根,只要妈妈带小秋霜出门,总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哪家哪户有孩子跟小秋霜同龄,更视小秋霜如瘟神,不许自家孩子接近小秋霜。转眼五年过去,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在乡亲们开始相信小秋霜不是邪星时,突来的一场瘟疫夺走了秋霜爹娘和二哥的命,王家村死了近半人口,庆生和媳妇银花及在外地当学徒的老三庆明躲过了一劫。风生水起,算命瞎子的话在活着的人记忆中萌芽,大家都说秋霜克死了爹娘,给王家村带来灾祸。

  爹娘一死,大嫂银花立刻变了脸,庆生是个文盲,跟他死去的爹一样迷信,在愚昧乡亲和媳妇银花的逼迫下,将刚满三岁的小秋霜搬到猪圈里去住,乡野传说── 猪的屎尿能驱鬼冲邪……从那天起,村里只要出了邪门事——谁家的牛被偷了,鱼塘的鱼死了,孩子给狗咬了,种的菜教虫啃了,都赖到小秋霜头上。

  庆生是个挑夫,一年有半年在外头,不清楚家里发生的事,他这人除了胡涂,耳根子还软,即便事先听到了什么,可回到家,银花嗲劲一发,说什么他都信……那年头,算命的一句话真能害死人!

  小秋霜在诅咒中成长,到了上学的年龄,同龄的孩童背着书本上学堂,秋霜却是背着竹筐村里村外捡狗屎,捡不足量还得挨竹条。村里的大人担心孩子遭到噩运,禁止子女和秋霜玩耍,不过,秋霜成天捡牛粪狗屎,又住在猪圈里,身上永远有股异味,也没人愿意接近她,因此,她没有朋友。

  秋霜十七岁那年,超山包老么见未来的媳妇这么大了,就来王家要人,银花怎舍得放走家里的免费长工,死活不肯答应。最后包老么给了银花半年的粮,总算将秋霜接回超山家里。

  其实,包家花这代价接秋霜过去有他们的算盘,自幼和秋霜订娃娃亲的包中本来是个聪明娃儿,可小时候从树上摔下来,变成了弱智。包家需要帮手,夫妇俩见秋霜大了,接她回来,家里有了免费的帮手,还可以和弱智的儿子成亲传宗接代!

第2集

  杭“超山蜜饯”远近驰名,包家是自制蜜饯,挑担贩卖的小个体户。秋霜在包家头一回有了自己的床,虽然婆婆对她有意见,可是小丈夫包中什么事都护着她,爱子如命的婆婆看在儿子的面上,也没太为难秋霜。秋霜时时记着妈妈临终时的话;“永远不要相信算命的,一定要坚强,要干成事全得靠自己,菩萨不会挣钱养活你!” 。秋霜珍惜现有的一切,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将屋里屋外打扫得一尘不染,她要用行动证明自己不是扫把星!

  包老么知道儿子脑子不够使,打从秋霜进门那天起,就将包家蜜饯的祖传秘方,一股脑儿传授给秋霜。秋霜领悟力强,能举一反三,不到一年功夫,已能自己研制蜜饯,令四乡刮目相看,有人戏称超山的极品蜜饯是包家的“媳妇蜜饯”。

  不到两年功夫,包家蜜饯从父子俩挑担贩卖,变成赶着骡车出货。秋霜的努力终于得到了肯定,本来对她冷淡挑刺的婆婆,现在见着她就笑咪咪,逢人就说包家前世修得好,老天爷才赐给他们这么好的媳妇!

  这时是1937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了震惊中外“七七事变”,拉开了日本侵华战争的序幕。当时的杭州为重要口岸,秋霜由王玉口中得知,关东军的特务机关已经派出许多间谍,潜入杭州从事破坏活动。秋霜担心包家父子出门做买卖时遇到危险,就劝他们先歇段时间。可包中说秋霜从小吃了那么多苦,他要多挣点钱,让秋霜风风光光的嫁进包家。包中临出门时还说,他一直想看秋霜脸上抹了胭脂的模样,这趟回来要买最好的胭脂花粉,让秋霜打扮打扮,还要剪块高档的大红绫罗,给秋霜作嫁衣。父子俩坚持出门做买卖

第3集

  谓在劫者难逃,包中父子顺利的做完买卖,买了胭脂花粉、大红绫罗等结婚用品,欢天喜地赶着骡车回超山,谁知在路上撞见日本间谍搞破坏,父子俩当场被刺刀戳死灭口。

  乡民赶着残破的骡车运回包家父子的尸首,包中他娘疯了似的大骂秋霜,说她是前世冤鬼来包家讨今世的债,克死了公公和自己的丈夫。令秋霜喷泪的是包中死时,还紧紧抱着买给秋霜的大红绫罗。

  当晚,秋霜脸上抹了胭脂花粉,披上大红绫罗为父子守灵。秋霜希望包中在天之灵能看到他的媳妇为他抹了胭脂,穿上大红嫁衣。半夜,包中他娘疯了,一把火烧了包宅,上吊死了。

  守灵的秋霜从蒙眬中惊醒,烈焰已将她包围!

  夜,包宅大火映得满山红,四乡响起锣声,乡民们提水赶来救火。大火包围了灵堂,秋霜本有机会逃出火场,可她不想,她后悔当时没有坚持阻止父子俩出门做买卖,她觉得包中他娘骂的对,父子俩是她害死的,所以,她也不想活了。秋霜闭上眼睛等死,可是,大火却被乡民浇熄了……!

  超山包家三口子一日夜间全部死绝的消息,不到一天功夫就传到了王家村。村里的人更怕秋霜了,说她克死了爹娘,现在又克死了丈夫一家三口,话越传越离諎,最后说成秋霜若是没在中国出生,日本鬼子不会发动侵华战争。

  秋霜没有死里逃生的喜悦,万念俱灰的望着王家村村口新搭起的栅门,那是为了阻止她进村才搭建的。逃过一劫的秋霜对人性彻底的绝望,她在爹娘的坟旁搭了茅草棚住下,每天天不亮翻过山头去帮大户人家采茶,换顿温饱。

  镇上首富的千金费华从美国读书回来,要找一个没有牵挂的同乡姑娘,到上海做贴身丫头。美宝告诉秋霜,说这儿已不值得她再留恋,要秋霜抓紧机会,随费大小姐离开这个鬼地方!

  秋霜也觉得这个生她长她的故乡,已经没有她容身之地。秋霜到费家应征丫头时,美宝交待秋霜,千万别让费华知道乡野间对她的迷信传说,即便费华听到了什么风声,也不能承认。可秋霜成长期间的悲苦遭遇,深深明白没有不透风的墙。秋霜老实的告诉费华,这里的人都认为她克死了自己的爹娘、丈夫,还有丈夫的爹娘,费华若是迷信,可以不用她。留洋的费华对乡愚迷信一笑置之,见秋霜果然没有任何牵挂,要秋霜立即跟她回上海。

  就这样,秋霜在爹娘坟前大哭一场,与美宝互道珍重,随费家大小姐来到上海。

第4集

  方烽火连天,大上海纸醉金迷。秋霜随费华乘火车到了上海,费华的司机小高开车到火车站接人。秋霜头一回坐了火车又坐汽车,活像土包子进城。车子来到法租界的费公馆时,秋霜被那栋华丽的大宅所慑,她无法想象竟然有人可以住在这么漂亮的房子里。
  费华的父母已过逝,费公馆现在是费华的哥哥费戈当家。费华的姑爹陆敬恒在国民党内直属蒋介石指挥的中统特务头子。现在在上海霞飞路徐公馆里当家的,是陆敬恒最心爱的三夫人费琼,费琼也是费华的亲姑妈。费琼这女人权力欲望极重,买票当选了国民政府的立法委员,在徐公馆里大权一把抓。

  以费华千金之尊,要找个伺候她的同乡丫头,也不需要她亲自出马,其实,她另有目的……!

  费华在美国留学期间,交上了一个穷留学生邵滨,费琼姑妈坚决反对,逼她回国。回国前夕,费华与邵滨发生了关系。

  费华回到上海后,费琼姑妈经常派二夫人的女儿陆凤卿到家里来陪她,凤卿回去后,必须将费华的一举一动汇报给费琼。个性温文的凤卿并不情愿干这无聊事,凤卿并不真心想打听费华去杭州干嘛,两个姑娘嘻嘻哈哈,吃吃喝喝,开心得很!其实,凤卿愿意经常来费公馆走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有机会见着费华的哥哥费戈。费戈人品俊雅,文采风流,上海滩许多豪门千金、交际名媛,都为他着迷。凤卿情窦初开,每回看到费戈就心儿狂跳,没见着人时又想得慌。

  其实所谓的人品俊雅,文采风流,只是费戈的表相,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费戈是跺跺脚上海滩震动的风云人物。原来陆敬恒身为中统特务头子,却是个发国难财的腐败份子,利用权势在运送抗战物资的交通线上搞走私,因为他本人不好出面,那些走私到上海的烟土、舶来品全部由费戈找买家,徐费两家合作无间,钞票赚得饱饱的。

  费公馆的总管赵琴,是费琼娘家的亲戚,自从费华的爸妈过逝后,费琼就安排赵琴在费公馆当总管,这样她可以随时掌握兄妹俩的动向。赵琴有费琼这位靠山,虽然只是个总管,可有时费华都得听她的。

  赵琴像审问犯人般,将秋霜祖宗八代都问得清清楚楚,直到确定秋霜不是对头派来卧底的人,才让她住下。

  赵琴像是存心跟秋霜过不去,派秋霜到厨房劈材生火洗碗盘,那是公馆里最低贱的活儿,那个傻呵呵负责洗菜切菜的喜妹,都比秋霜高一等。赵琴规定秋霜只许在厨房及后院活动

  ),若是乱跑,就送她回杭州老家。喜妹外表傻人不傻,她告诉秋霜,赵琴暗恋大少爷费戈,容不下比她漂亮的姑娘待在公馆里。谈到大少爷,喜妹两眼放光,眉飞色舞,说全上海的姑娘都喜欢大少爷,秋霜不禁对费戈产生了好奇!

  赵琴派秋霜干最苦最低贱的活儿,本意是想让秋霜干不下去,自动求去。可赵琴没想到,劈材生火对从小吃苦长大的秋霜来说,是小菜一碟。秋霜每天劈完足量的材火,还有空将乱七八糟的厨房打理得干干净净,令大厨何海青和喜妹刮目相看。何海青兴致一来,就教秋霜烧菜。每回赵琴到厨房问秋霜干的如何?何海青总是竖起大姆指,如此一来,赵琴找不着开除秋霜的借口了。

  这晚秋霜洗完堆积如山的碗筷,正在下面条,费戈走入厨房。秋霜之前只见过费戈的背影,并不认得他,以为他是外地来费公馆办事,暂时留宿的客人,因为之前常有办事的人来来去去,误闯厨房。费戈见秋霜不认得他,也就装胡涂,说他没赶上吃晚饭,现在饿了,到厨房来找吃的。秋霜以为费戈是常在费公馆进出的“包打听”,问费戈要不要吃酱油拌面。

  费戈将错就错,默认自己是包打听。

第5集

  戈吃了秋霜的酱油拌面后,念念不忘,就像一个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人,清爽可口的菜更能令他回味无穷。因此,尽管费华天天催费戈将秋霜调到她身边,费戈却一点也不着急,因为,秋霜一旦去伺候费华,他就吃不着酱油拌面了。

  其实费华到杭州找一个无牵无挂的姑娘到上海来,有她的目的!费华在美国留学期间,交上了一个穷留学生邵滨,费侠姑妈坚决反对,逼她回国,跟她姑爹陆敬恒最疼爱的侄儿陆鸣结婚。被爱冲昏头的费华死活不肯回国,费侠立即断了她的经济来源。费侠是费家在世的唯一长辈,连费华的哥哥费戈都拿她没辄。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费华不是个吃得了苦的姑娘,没了生活费,邵滨又养不起她,只好乖乖回国。回国前夕,费华与邵滨发生了关系。

  费华回到上海不到一个月,发现自已怀孕了,大惊之下不敢声张,悄悄回到杭州老家,想找个没有牵挂的农村姑娘当替身,结果相中了秋霜!因此,她对秋霜特别好。

  费华对秋霜越好,赵琴越是找秋霜的麻烦!这天费华带秋霜出去玩,秋霜回来后被赵琴大骂一顿,当场要赶走秋霜,被费华所阻!

第6集

  琼姑妈和留美归国的陆鸣来到费戈馆。陆鸣温文尔雅,书卷气极浓,费华对她一见钟情,将留美时交的男友邵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接连几天晚上,费戈都在秋霜刚洗好碗筷的时候“误入”厨房,秋霜也不多问,做了双份酱油拌面,一人一碗。费戈在外头与人交际应酬,都像戴了假面具,只有面对秋霜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可以畅所欲言。费戈最乐的是,秋霜不知道他是费公馆的大少爷,和他谈话时不像家里其它仆人,永远含着敬畏,只有秋霜百无禁忌,有什么说什么!

  秋霜从小到大只交过王玉、美宝两个朋友,和那位被日本间谍杀死的小丈夫包中,实际上没说过什么话,即便有也是疙疙瘩瘩不成句子,所以,那时王玉、美宝问秋霜爱不爱二楞子包中时,秋霜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爱是怎么回事”。

  秋霜觉得包打听亲切而风趣,尤其是不端架子,没将她当下人看待,本来她心里些许的自卑,也在费戈轻松幽默的谈吐中,消弭于无形,几天下来,两人变成无所不谈的好朋友了。很自然的,秋霜每天洗完碗盘,就下两碗面,等费戈来一块儿吃,有天秋霜特地向何海青学了一道上海本帮小炒,当晚做给费戈吃,费戈吃了大为赞赏,脱口而出的说,秋霜烧菜的手艺不输大厨何海青,差点儿露馅。

  费戈连续几晚在厨房和秋霜吃拌面,终于被总管赵琴发现,醋婆子气得咬牙切齿。

  陆敬恒得到情报,死对头梁老板为了筹措军统特务的活动经费,暗遣军统人马准备打劫他们刚运到十六铺码头的烟土。陆敬恒于1931年出了“机要秘书钱壮飞破坏抓捕地下党事件”,失去了蒋介石对他的信任,因此,他不愿意和“圣眷正隆”的梁老板正面冲突,要求费戈低调处理此事,希望保住私货又能避免冲突。

  费戈这几天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烟土若是不能秘密运出码头,只怕避免不了一场正面火拚,只有在晚上和秋霜一块儿吃拌面时,才能暂时抛开这些烦恼。

  费华的小腹虽然尚未隆起,可她已神经质的用束腰收紧小腹了。费华溜出公馆,化妆成平民女子找产婆检查,产婆说三个月内不拿掉胎儿,就不好拿了,产婆的话令费华心急如焚……。

  秋霜不明白赵琴为何找专人帮她梳头,又找来上海滩最有名的红帮裁缝翁师傅,帮她订做了礼服。

  上回军统人马袭击十六铺码头陆敬恒存放烟土的仓库没有成功,梁老板将指挥行动的爱将金二骂得狗血淋头,现在消息又来,陆敬恒那批烟土有动静了。梁老板要求金二带足人手,不管多大的牺牲,务必将烟土劫下。

  十六铺码头开出两部黑头车,后面跟着一部罩着帆布的大卡车。埋伏在外头的金二一声令下,大批军统人马突然现身,拦下了前导的黑头车。黑头车上跳下数名侍卫打扮的人,拔枪与金二的人对峙,第二部黑头车的副驾驶座下来了费戈,要求金二放行,双方一言不合引发一场枪战,秋霜身中一枪,费戈为了救秋霜,身中两枪倒地。两人被紧急送往医院,生命垂危!

第7集

  华、赵琴在司机小高的护卫下赶到医院,费戈还在手术室内急救,巡捕房的李探长正在询问秋霜和司机王平事发经过。

  费戈和秋霜动完手术,总算保住一命,由于麻药未褪,人尚在昏迷中,赵琴怨毒的望着昏迷不醒的秋霜。费琼姑妈和凤卿姑娘在中统特工的护卫下赶到医院,医院已将费戈移到特等病房。费琼姑妈必须回去将情况告诉陆敬恒,费华和凤卿姑娘留下来陪伴费戈,巡捕房的人和费公馆的斜眼小七一干人在走廊上如临大敌的戒备,王平训斥斜眼小七反应过慢。

  费戈被狙击重伤的消息传遍了上海滩,费琼命医院挂出谢绝探访的牌子,因此,各大帮会堂口、大公司只能送花篮慰问。慰问的花篮堆满了病房,病房放不下了,走廊上也放满了花篮。

  秋霜内心虽然喜欢费戈,但她明白自己配不上费戈,同时,她也不想卷入费戈的江湖恩怨,若是丢了小命,对不起死去的妈妈,因此,当夜深人静时,她悄悄换上自己的衣裳,走出病房。秋霜推开病房门,走廊上空无一人,突然,秋霜打个冷颤,全身汗毛直竖,本来在走廊上守卫的巡捕房的人,和费公馆的人怎么不见了?秋霜奔到值班室,值班室内不见护士。

  军统特务买通了巡捕房的人,在斜眼小七那帮人的饮食中下了迷药,值班的护士也被他们押走了,金二带着暗杀小组进入了医院。

  秋霜在病房内稍做布置,将躺在病床上的费戈推出病房,秋霜刚将费戈藏好,金二和暗杀小组已经上到这层楼,来到费戈的病房门口,刹时枪声大作,病房的门被打成碎片,一干人冲入病房,几挺机关枪对着房内扫射。秋霜在金二那帮人对着病房扫射时,在值班室按下了警铃,枪声和急促的铃声响彻医院,刹时,院内医生、护士、病人惊叫狂奔。烟硝过后,金二发现被打烂的人形物是枕头棉被,还有满地被打烂的残花,这时,楼内传来鼎沸的人声,惊恐的叫声,金二带着暗杀小组懊恼的退去。躲在暗处的秋霜松了一口气。

  秋霜见费戈安然无恙,悄然离开了医院。

第8集

  霜离开医院后,由于开刀后的伤口破裂,重伤倒地,刚巧怡和洋行驻上海代表亨利先生的座车路过,救起了秋霜。

  费戈派出费公馆所有人手,几乎把上海的地皮翻过来,也没找到秋霜。

  费华觉得凤卿温文美丽,又是圣约翰大学的高材生,只有凤卿配得上哥哥,因此,她有意搓合费戈和凤卿。至于秋霜和费戈,费华连想都没想过…因为,费华自幼成长的环境,生活观念,造成她只把秋霜当成一个下人,充其量,秋霜最多只是和她费大小姐特别亲近的下人,即便哥哥对秋霜印象很好,那只是做主人对这个仆人很满意,与男女情爱无关,因为,秋霜和费戈的身份相差太悬疏了。可是,费华见肚皮越来越大,她从杭州找来当替身的秋霜至今不见踪影,急得要上吊。

  上海滩各大报加油添醋报导了费戈伤势沉重的消息,费戈大怒,一时谣言四起。费戈明白梁老板没有收到那批烟土等质的银元,誓必杀他,同时,以梁老板的心狠手辣,不会因为秋霜是个姑娘家就手软,所以,为了自己,为了秋霜,费戈没有退路。

  秋霜被亨利救了后,在亨利家当保姆,照顾亨利的女儿小克,引起亨利家的女佣叶子妒嫉,设计害秋霜绑架小克。秋霜被诬蔑后,欲辩无力,最后是亨利太太玛丽替秋霜求情,巡捕房将秋霜赶出法租界。

  秋霜离去后,亨利才知道秋霜被女佣叶子陷爱,冤枉了秋霜。

  秋霜并未离开上海,在荣记纺纱厂当女工,她不再想费公馆的事,费公馆对她来说只是一场恶梦。

第9集

  华这几天,几乎天天和陆鸣到仙乐斯、百乐门跳舞,两人的情感进展得很快,费华似乎忘了邵宾在美国等她,想到腹中还没解决的胎儿,费华逼着费戈,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秋霜找回来。除了秋霜,费华找不到任何人帮她顶包。

  费戈天天逼着巡捕房的小马,终于有了秋霜的消息。费戈来到荣记纺纱厂,终于找到了秋霜,可是秋霜不愿意跟费戈回去。费戈问秋霜为何不肯跟他回费公馆,秋霜终于对费戈说出实话,在她心目中所谓的上海滩大亨,其实就是流氓,她若是再卷入费公馆走私鸦片的事情,她对不起死去的爹娘!

  秋霜的话令费戈内心震动,他开始仔细思考自己是否真的是个流氓。

  费华来到荣记纱厂找到了秋霜,秋霜见到费华,想起费华在她走投无路时带她来到上海,她不能不听费华的,于是,跟费华回到了费公馆。

  秋霜万万没想到费华说她怀孕了,要求秋霜在孩子生下来时,帮她扛这黑锅。意思是,秋霜必须假装怀孕,在费华秘密生孩子时,秋霜也跟着 “生孩子”,由秋霜来顶替费华当“孩子的妈”,这样,费华依然是清白的大闺女,费公馆的大小姐,而秋霜…反正她只是个下人,没名没地位,没人会在意她的名节。

  秋霜怀孕的事在费公馆里引起了大地震。费戈望着秋霜微凸的小腹,怎么也想不明白,经过一番追问,秋霜照着事先和费华排练好的,在费戈面前羞涩的承认,腹中孩子的爹是自幼订了娃娃亲的包中……老实的秋霜在费华的指导下,演了一场偷吃禁果声泪俱下的忏悔戏,秋霜说得有名有姓,费戈不得不相信她肚里确实有了娃娃,当费戈要派人去杭州通知包中时,秋霜泪水更多,说包中被日本人用刺刀戳死了,所以,她才离乡背井,跟着大小姐来到上海。秋霜提到包中之死,想到自己那时的孤苦无依,语意真诚凄切,在旁边的费华听了泪水都流了下来!

  陆鸣见费戈知道秋霜怀孕后内心失落。他本想帮忙,可是现在秋霜怀了别人的孩子,这事难办了。

第10集

  戈不理会赵琴的抗议,他说,秋霜怀了孩子,更加需要照顾,命赵琴将秋霜的伙食费增加一倍。大厨何海青和喜妹见大少爷对秋霜这么好,可乐坏了,名正言顺的天天炖鸡炖补品给秋霜吃,希望她生个胖娃娃。这段时间,是秋霜这辈子吃得最好的日子。当然,秋霜在享受美食补品之余,一定会留下精华部份,偷偷带进费华的房间,因为,真正需要补身子的是费华!

  费戈对秋霜没少费心,找了上海滩最好的妇科医生来替秋霜诊断安胎,不管费戈找来的是听诊的西医,还是把脉的中医,在诊断秋霜时,秋霜一律以害羞为名,躲在帐子后接受诊断,当然,中医把的是帐后费华的脉,西医听诊的是费华的肚子。也因此,本来半信半疑的费戈,在医生向他汇报“秋霜腹中胎儿”的情况后,终于相信秋霜是真的怀孕了,不免有些失落。可是,每当费戈想到秋霜的小丈夫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秋霜孤苦伶仃,离乡背井来上海讨生活,也更加怜惜秋霜了。

  陆鸣上门提亲,费琼姑妈做主,同意了陆鸣和费华的婚事,虽说长兄如父,但有费琼姑妈点了头,费戈只有答应的份。费徐两家再度结亲,费华不喜反哭,因为她腹中始儿还没解决,肚子越来越大了。

  费戈带秋霜到费公馆的永业兴公司学习,秋霜在公司非常用心工作,但是却遭到公司财务主任的嫉妒排挤。

  秋霜发现永业兴公司连年亏损,帐目出了问题。

  秋霜将帐目出问题的事情告诉了费戈,没想到费戈早已知道,只因公司的老人全是当年跟随费戈父亲的,费戈不忍心结束公司,靠着贩卖鸦片赚来的钱支撑着永业兴,永业兴公司变成养老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