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春妇传>影评>《春妇传》:中日战争,日本人视点,小兵爱上慰安妇,自杀。

《春妇传》:中日战争,日本人视点,小兵爱上慰安妇,自杀。

电影中文名

春妇传

2009-05-21 22:27

仁直

仁直

想看

 

类,只不过是上帝手中拿来取乐的玩具。”——铃木清顺

 

    自诩出身B级片的铃木清顺,惯来隐匿在大岛渚、今村昌平、吉田喜重和筱田正浩等的“风格化”之下。更别提,日本四大天王了。于是,“二线”导演作家,便成了铃木,不二的坐标符号。然而,人们似乎忽略了一部一点都不“二线”的铃木作品:《春妇传》。相较于铃木的名作《东京流浪汉》、《暴力挽歌》或《阳炎座》,《春妇传》潜流了铃木最本质的作者态度——“戏作者”。暨,佐藤忠男在《日本映画思想史》中意指的,从事滑稽、讽刺的导演作者。

 


图注:脸部特写,影片的中心人物,得以确立。背后的远山,则暗示了人物最终“走向旷野”的哲学命理。不禁,叫人联想起帕索里尼的《定理》。

 

    《春妇传》改编自田村泰二郎的原著小说。但是,铃木并不是第一个将该小说搬上银幕的人。黑泽明编剧,谷口千吉执导的《黎明逃生》,率先对原著小说进行了改编。该片,浓墨重彩地抒映了黑泽大帝一贯的大气磅礴的人道主义精神。反观铃木版的《春妇传》,主要讲述了一个被部队的道德观所束缚的士兵,最终自杀的故事。真实的二战经历(我对战场的经历,都展示在这部电影里。铃木语),写实与写意并存的影像基调,风格化的视听语言,戏谑的隐形题旨,处处散发着铃木的影像气质。

 

图注:当时的工作照。


    因为绝对地忠于原著,剧组面临着无法亲临中国拍摄的窘境。这里,电影特有的“幻像”再次帮了大忙。铃木运用了镜头的组合和自建的城墙(8米高),通过剪辑和灯光,重建了当年的华北战场。更为巧妙的是,《春妇传》通过野川由美子演绎的“手抓”动作,隐喻了某种难以名状的虚无。除了手榴弹、除了做爱,似乎,他们的生命中再也没有其他。这点,我们可以通过铃木不断特写男女主人公的手,得以窥视。比如,开场琴美的接客戏。性爱中的欢愉,性爱后的虚空,全部通过琴美的手部动作,交代,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

 

图注:本片的打光,绝对属于教科书级别。顶光、反射光、底光、门缝漏光,等等,爽!


    虚无主义、妓女、男性救赎,就影像题旨来看,《春妇传》与另一部铃木与野川由美子合作的《肉体之门》,可以被看做一对孪生姐妹。有趣的是,风格上和观影情绪上的巨大落差,使得两部电影,更加相映成趣。一个以色喻人(分别用红、黄、绿、蓝,四色裙子和同色灯光,对应四位妓女),一个黑白原色;一个爆裂激情,一个隐而不露(露骨的做爱场面被局部的人物表情和做爱后的疲态所取代)。

 

 

图注:《东京物语》中母亲的死亡画面。如果说,小津的电影表现了一种静谧而又神秘的传统日式文化;铃木的电影则是倒影出了日本传统文化的侧面。

 

    此外,《春妇传》运用了大量的对仗,来鹤立视觉重音与人物内心的迷茫。比如:别在三上袖口上的“公用”,一公一私,个人的生活状态,跃然银幕。再比如:琴美的接客与偷欢,再次强调了个人之于集体主义中的渺小。她说:“无论如何,我们单独在一起了。”

 

图注:空镜头。插入式的空镜头,宛如后劲十足的米酒,回头再看,心下轰然。


    “无情地揭露了战时日本人最真实的一面。”或许,我们终将千篇一律地定义这部电影。然而,充满讽刺色彩的黑色幽默、极具美感的Long Take,都是《春妇传》看得人心下荡漾的地方。一个连队接一个连队,兴高采烈过来“洗净灵魂”的日本士兵,虽然残酷地影射了战士慰安妇的惨痛,但是拍得却既滑稽又讽刺。再者,当琴美不顾一切在战场上寻觅三上的时候,静音,运动长镜头,犹如烟花般照亮夜空的炮火,又为影片平添了一种优美而感伤的质感。

 

图注:手部与脸部,并置的特写画面。无所依傍,仿佛浮云。


    汤祯兆在他的《日本映画惊奇》一书中写道,“《春妇传》一方面着力批评了军国主义的虚妄,同时借男女易位,以野川由美子突显出女性才是战争中的英雄。”辨证地说,《春妇传》的“易位”是最值得品嚼的。三上顶头军官的理想主义,三上临时军官的虚无主义(手中常读的《狄德罗哲学思想》),重重地将三上的道德观压抑在两者之间。试看最后的高潮戏,三上用巨大的身体力量(特写:手),对抗了内心上的迷惘困难。他,最终未能走向“城外”(终极虚无主义中的走向旷野)。死亡,如约而至。或许,我们可以说得再透彻一点,三上是以他人的理想主义与虚无主义,沟壑出的巨大悲剧;琴美则是自身迸发出的理想主义与虚无主义,寥落出的苍白面孔。试看,那段过曝的脱衣戏和那段以慢动作配合声画错位的哭戏,铃木完美地通过电影特有的镜头语言,爆裂了藏匿在琴美体内的绝望。

 

 

图注:超牛逼的画面。超现实也好,动画效果也罢,铃木电影最重要的特质:人物内心世界的解构。


    或许,担心整个叙事结构的冗长拖沓,铃木通过一个不知名的妓女的三句话,节奏分明地串联了戏剧点。第一句,开场时:“那,我们去那里清洗呢?”;第二句,转场时:“他们为什么只撤走机枪,却把他扔在那?”;第三句,结尾时:“可无论多么艰难,我们都该活下去,活下去才是最难的任务。只会死,这才是懦夫。”从这个意义上讲的话,铃木对于战争的批判意识和对于人性的观察入微,一览无遗。重要的是铃木通过这部《春妇传》,向我们传达了一种开放的,直面人性的视角。

 

图注:人物居中。看似平衡的画面,看似信仰的依归,却都是暂时的。


    时不我待,人们开始将铃木冠以“异色”导演的称呼。表象上看,没错。但是“犬儒主义”的肆意嘲讽和“日式文化”的深层思辨,更是潜藏在“异色”之下的“异色”。若,一味以“异色”来概览铃木的作品,显然有失考量。

 

图注:《春妇传》中最著名的段落镜头。无须多言。

 

 

图注:三上的手部特写。详见,主文。

 

图注:连续的,踩在乐点之上的9个照片剪辑,凝固了男女主角的坚定信念。

 

图注:风吹浮云,黄沙漫漫。随着低吟哼唱的男低音,部队开向远方。

 

图注:层次分明的纵深镜头,死亡、槛内人、槛外人,得以并置。男低音的哼唱,将影片注入了“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的影像脉搏,全片结束。

 

图注:祝,老头,长寿、安康。

该片热门影评:

《春妇传》:铃木清顺的灵韵时刻

1963年拍出《野兽の青春》,1964年拍出..

日影未入门

《春妇传》:中日战争,日本人视点,小兵爱上慰安妇,自杀。

“人类,只不过是上帝手中拿来取乐的玩..

仁直

春妇传Shunpu den(1965)

反战影片。本片基于真实的故事,第..

tandaxia

更多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