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桃姐>影评>《桃姐》:这不是电影,这就是生活

《桃姐》:这不是电影,这就是生活

电影中文名

桃姐

2012-03-03 20:24

 

 /杀手里昂Leon

2011年,影片《桃姐》先后在国际国内各大颁奖典礼上斩获多项重要奖项,可谓风光无限。孰知,这部如今口碑盛传的佳作却在当初影片开拍之前由于苦苦找不到投资而无法开机。因为,投资人们都深谙此道:许鞍华的电影不会赚钱。确实如此,2007年许鞍华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在内地票房为500万元,而该片的投资却高达4000万元;2008年投资仅有100万港元的文艺小片《天水围的日与夜》在香港更是以不足十万元的票房成绩回报给投资人。许鞍华的电影似乎成了“票房毒药”。

其实,形成这种高口碑,低票房的尴尬局面与导演许鞍华所一直追求的电影创作风格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许鞍华一直执着于现实主义的创作路线,立足于香港这个弹丸之地,关照现实生活中普通人的生活命运,悲欢离合。很显然,这种追求现实主义创作的文艺气息与如今商业气息浓厚的华语电影界是格格不入的。

而本片《桃姐》依然延续了导演一贯的现实主义创作风格,将镜头聚焦到了香港本土一对毫无血缘关系的主仆身上,轻描淡写的表现两人之间那份细腻真挚的情感世界。影片中处处散发出的对于人生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也为如今电影市场上充斥着金钱血腥暴力等内容的商业大片注入了一股清新之风,让观众感受到了那久违的人情味。

影片并没有很强烈的戏剧冲突,故事的发展也不是靠情节来推动的,而是依靠影片主人公之间的情感来维系,让观众融入到剧中人物的生活,领悟亲情的温馨与感动。Roger(刘德华饰)是一位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少爷,由在其家工作了60年的仆人桃姐(叶德娴饰)照顾,过着一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生活。影片到这里,两人之间的关系或许就仅限于那种主人与仆人之间的主仆关系。而突然有一天,桃姐因为病倒而不得不住进了养老院,俩人之间的关系才有了更加微妙的转变。这也是影片情感发展线索的一个转折点。这时的Roger也开始审视自己的过去,回忆桃姐对于自己家族所做的奉献。正如Roger跟自己的好友黄秋生聊天时发出的一句感慨:没想到,桃姐来到我家已经这么久了。

用乌鸦反哺来形容影片中主仆两人之间的感情很是贴切。Roger自幼就在桃姐的照顾下成长,并且成年之后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幸亏在桃姐的悉心照顾下才很快恢复健康。而现在桃姐老年之后患有中风,Roger就像桃姐之前照顾自己一样来照顾桃姐,用一颗感恩的心去回报桃姐,演绎了一段主仆情深的亲情佳话。而对于这段亲情关系的处理,导演有意回避了那种故意煽情,矫揉造作的表现方式,而是采用一种相对含蓄内敛的表现手法来处理这段亲情。所以,影片中关于主仆二人之间的那种情感表达都极为含蓄,点到为止,没有半点用力过猛。即使这样,我们仍然可以透过自然细腻的生活片段感受到片中两人那种不是亲情却胜似亲情的关系。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桃姐在养老院坐立不安的探着头盼望着自己的干儿子来看望她,而表面上却又对自己的干儿子说没时间就不要来了。这种复杂矛盾的心情正是导演对影片情感含蓄表达的一种表现。影片最后,桃姐病入膏肓,此时导演对于“母子”二人之间的情感处理得也是相当克制,没有半点煽情,甚至对桃姐的病逝也是点到为止,没有刻意去渲染死亡的悲情。

其实,将本片处理为一部煽情滥俗的通俗情节剧来赚取观众的眼泪与同情很容易,然而,很显然导演并没有将主仆二人之间的那种亲情关系做廉价处理,而是更为高明的对其进行艺术上的升华,以一种相对隐忍克制的镜头语言,还原电影记录现实生活的本质,还原生活本来的面目,通过润物细无声的情感让观众自己去体会人与人之间的那份亲情与感恩。

影片用一种类似于生活流的叙事方式来讲述影片,不过多的炫耀技巧,只是忠实的记录现实中的生活,看似平实自然,饱含的情感却生动细腻。桃姐上街买菜,回家做饭,吃饭,照顾Roger的日常生活,这些日常生活的琐碎串联在一起,如果没有任何观影之前的提示的话,我们肯定会误以为桃姐与Roger是母子关系。而Roger在大街上搀扶着桃姐,与桃姐聊天开玩笑的普通生活场景让我们忘记了这是在看电影,而更像是发生在我们周围日常生活当中非常普通的一对母子的生活写照。而对于刘德华与叶德娴这对银幕上饰演母子的黄金搭档,观众们也早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相比叶德娴之前饰演过的各色母亲形象(大部分是如妓女之类的社会底层角色),对于饰演一位患有中风的老佣人形象似乎信手拈来。然而,对于一个亿万观众的大众情人,在许鞍华这种现实主义文艺作品中要放下明星的架子,表现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来说,对于刘德华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令人欣慰的是,刘德华做到了,并且完成的很出色。为了适应影片的现实主义风格,刘德华故意去掉了之前拍戏的套路,不再是去演绎影片中的人物,而是真正的变成影片中的人物,好像他就是在演绎自己的生活。当刘德华洗尽明星铅华之后,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刘德华。所以,有着如此默契的搭档,再加上如此生活化的表演,才让我们感觉到影片中的那些场景是那样的自然而熟悉,似乎我们都曾亲身经历过一样。

虽然影片并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但是观众在观看影片的时候却并没有感到拖沓沉闷。影片时不时的会抖出一些幽默搞笑的包袱来调节观众的观影气氛。比如,将穿着朴素的Roger误认为空调修理工和的士司机的桥段,还有桃姐与Roger聊天时恶搞郭富城的桥段等等。这些幽默元素并非低级庸俗的恶搞形式来取悦观众,而是以一种日常生活化的自然呈现方式出现在电影中,更加生活化。而本片中Roger,徐克,洪金宝和于冬,四位电影界的大腕本色出演,讨论电影投资问题的桥段,是导演对于如今电影界现象的一种自嘲,更是导演对于自己的一种自我解嘲。本片中出现了许多香港电影中的一些老面孔,如徐克,洪金宝,罗兰,秦沛,黄秋生等,他们在影片中友情客串,不禁勾起了我们对于香港电影的一些怀旧情绪,不禁倍感温馨。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导演电影中所流露出的一种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与处世哲学。

生老病死是许鞍华电影中经常出现的一个命题。《桃姐》便是一部关于探讨老年人生命关怀问题的影片。 影片中有很大一部分场景是在香港的一家老人院拍摄的,导演以客观真实的镜头对于老人院里老人们的日常生活进行忠实的记录,让观众了解老人们在生命最后一段路程的真实生活生态。老人院里的生老病死在导演的镜头下是那样的稀松平常,没有将死亡悲情化,而是将它看做很自然的事情。

影片也以含蓄的镜头语言讽刺社会对于老年人关怀的缺失,只是流于形式。社会义工在中秋节带着月饼来到老人院看望老人,临走时却又将月饼收回,因为接下来他们还要去另一家老人院。而老人院的老人们也被要求继续坐在座位上不许走开,因为接下来还有下一波来访的志愿者。当尊爱老人变成一种应付形式与面子工程的时候,可想而知,社会对于老年人生命关怀的缺失是何其严重。或许,《桃姐》中所传递出的那种久违的亲情正是对于如今老年人生命关怀问题的一种回应与呼吁。现年已经65岁的导演许鞍华,也算是老年人行列中的一员了,然而她却至今未婚,和母亲一起租房子住。我只希望,《桃姐》这部电影的票房能够取得一个好的成绩,起码不必再为下一步电影的投资发愁。我真的不想看到这样的导演等再年老一点之后也住养老院。在中国,像这样的导演真的没有几个了。

《桃姐》的英文名是《A Simply Life》,正如电影中所流露出来的那种平淡之中见真情的简单生活。其实,这不是一部电影,这就是生活。

                                            (影评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文刊载于《陕西榆林报》20120608期

    

该片热门影评:

威尼斯手记之《桃姐》:买不起房子的导演才是好导演

这部戏,基本上所有的情节都是根据生..

宇文翮

《桃姐》:爱是清晨和黄昏的星辰

(芷宁写于2012年2月8日)就整体而言,..

芷宁评分9.0

华语导演字体一览(图)

文:院影电 截图:院影电   希..

院影电

《桃姐》:一个柔软而苍茫的命题

    《桃姐》:我们又将如何终老..

曾念群

【时光映画】第四期:女性的赞歌

时光映画

更多 42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