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邮差总按两次铃>影评>由《邮差总按两次铃》到谭家明

由《邮差总按两次铃》到谭家明

电影中文名

邮差总按两次铃

2007-12-10 21:29

半辈子

半辈子

想看

   家明先生导演的影片数量并不多,加上《父子》也不过8部而已。这在惯以高产著称的港片导演中,实在是个不起眼的数字。而且他的前7部影片,亦有瑕疵,颇多争议,甚至很难从其中挑出一部足够份量称得上是“代表作”的。时隔17年后,于去年上映的《父子》,也是票房惨淡,褒贬不一。即便如此,谭家明仍是香港新浪潮的一批导演中占有最重要的地位的代表人物之一。石琪先生的《香港电影新浪潮》在内地结集出版,全书以人为纲,开篇即是“从谭家明谈起”,称“他的失败作仍比很多人的成功作灿烂”。而他的这个判断,才不过是以谭的前三部影片而言。时至今日,这个判断仍然多被人引用,足见谭家明影片“优秀”的不容置疑。
  
  看谭的片子,我是“顺吃甘蔗”,如今未曾看到过的,只剩口碑较差的两部:《爱杀》(1981年)和《雪在烧》(1988年)。本来想看《雪在烧》,结果版本效果奇差无比,人都难以辨认,好似当年看胡金铨VCD版本的《忠烈图》,生吞活剥般地看了半部,终于还是放弃了。倘以半部来论,未免失准,不过就眼目前所见,片子一言以蔽之:即是“很谭家明”。
  
  《爱杀》找不到,兴致也有限。《雪在烧》看不得,那么干脆不看,于是找了1981年上映的美片,杰克-尼科尔森主演的《邮差总按两次铃》来看。之所以拿此片代替谭家明看,那是因为《雪在烧》的大体故事即脱胎自此片。荒僻郊区的小店,粗蛮不知情趣的老夫,娶了年轻貌美,却又满腹怨气的小妇人,不速之客的到来是引火索,偷情故事一触即发,由此展开故事并且最终酿成悲剧。剧本向来拖后腿的谭家明将洛杉矶附近的小镇奇情故事搬到了台湾乡下,《雪在烧》与《邮差总按两次铃》,那是个如出一辙。
  
  看惯了剧本向来敷衍的港片,再看制作精良的好莱坞经典片,总觉得人家的剧本,精心雕琢,那是写得真好,随随便便的句话,也往往是话外传音,耐琢磨。比方在本片中,弗兰克(即杰克-尼科尔森饰演角色)偶然下来到故事发生的小餐店,因为实际上囊空如洗,所以耍了心眼儿,本想骗顿餐饭而已。男主人谈话间知道了他是机械师,于是想留他帮自己做修车的行当。弗兰克哪里愿意,只想脱身罢了,于是推辞道自己有好友在洛杉矶等他,不得不去。
  
  谈话间,男主人不经意地提到了餐饭是女主人做的,导演顺势剪了个弗兰克的主观镜头,透过吧台后的门看到了厨房中的女主人,并向她致意。女主人本是背对着弗兰克和观众的,此时,转过身来,果然是貌美如花,风情万种。镜头切会弗兰克,男主人“正好”帮弗兰克点烟,“嗤”的一声火柴划着,严丝合缝,真是妙极了。而杰克-尼科尔森也不愧是天才型的演员,你看他,目光并未从女主人那里移开,竟没注意到火柴燃着,男主人将燃着的火头递过来,他才先是一愣,然后才意识到,将含在嘴里的香烟凑上去。
  
  导演于是又切到弗兰克主观镜头中的女主人,拍她走向另侧,随意地回看(看弗兰克,即镜头)。当间,切回弗兰克,果然,还在看!直到切回女主人转过身去,背向画面,被中间物挡住视线。此时弗兰克的居心,虽未经对白,但在导演精妙的调度和剪辑下,已然是呼之欲出了。果然,本来急欲抽身的弗兰克,回头即问男主人道,“告诉我,尼克,只是随便问问……你准备多少雇人”?观众由是知道弗兰克是春心大动了。此时,弗兰克(和观众)并不知道这女子与男主人的关系。男主人扭头问女主人道,原来的伙计薪金是多少?女主人回答,是8美元。于是男主人便向弗兰克道,“8美元,包吃住,而且你说你喜欢我老婆做的饭的”。
  
  小店的男主人插来此话,当然是希望以此打动弗兰克,让他留下来帮助自己。结果,弗兰克(和观众)的注意却在别处,“哦,原来那妙人儿,居然是这糙汉的妻子呀”。替弗兰克着想的观众当然失望极了,弗兰克自己,也失望极了,居然随口重复道,“你老婆?”于是乎,原本春心大动的弗兰克只好起身离开,他颇尴尬地拒绝男主人道,自己还是不得不去洛杉矶找好友,并且顺手牵羊偷走了柜台上的香烟。
  
  故事似乎不得不到此为止,即将出门儿的弗兰克却忽然转过身来,对女主人道,“再见,夫人”。而镜头也终于给了女主人一个中镜,果然是个蜜糖般诱惑人的美人儿。接下来,就看这位弗兰克老兄是否色胆包天,有没有种留在此地,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了。此一故事小段似乎已然了结,悬念却由此而生,而且依据咱们熟悉好莱坞套路的观众的揣测,此事绝不会就此了结,弗兰克还是会回来这里的。
  
  你看,本片有无创造性暂且不谈,单就此段来说,镜头(导演)和对白(编剧)的配合,是斗榫合缝,是真顺溜儿。好莱坞有啥了不得,依我看来,好就在这个顺溜儿上了,也许它不够深刻,也许它没有内涵,但是当你作为观众,而非深究拷问的研究者的眼光来看,那是真顺溜儿,是真好看。
  
  好看,从来都应该是所谓商业电影最基本的要求。
  
  相比之下,香港导演技巧之强若谭家明,没个好的本子以供发挥,也往往是带着镣铐舞蹈。石琪先生评谭家明是“有佳句而无佳章”,在我看来,讲的即是这么个事情。比方拿剧情相似的《邮差总按两次铃》和《雪在烧》来比较,后者在“个人风格”上,无疑是突出的优势(以我看的部分,谭家明的镜头、灯光、色彩都还是一如既往的出类拔萃)。但是在剧情节奏的控制上,剧本的完整性上,以及全片作为整体风格上的统一,显是要落下风的。
  
  当然,这也不是唯是谭家明,乃是港片之通病了。
  
  
  最后谈点儿与题无关的,即是本片主演杰克-尼科尔森。我对杰克-尼科尔森先生所知有限,他的片子真论起来,看的也不算多,但是毫无疑问,他是我所看到的最牛逼的美国演员之一(在我心中的地位甚至超越德尼罗大叔,仅次于俺心中之神阿尔-帕西诺)。除此之外,要讲还有什么印象,就只能提看NBA遇着湖人的时候,杰克大叔总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在球场边儿上最好的地界儿,或者手舞足蹈,或者垂头丧气。作为不喜欢湖人的伪NBA球迷,即便为了杰克大叔,我也希望科比大婶场场砍个81分,让杰克大叔心情蹦儿爽朗,吃嘛嘛香,多活些年,多拍些好片儿,比方和马丁叔叔拍的《无间风云》,那是活生生地将两个帅小伙比下去了。
  
  在我识得的有限几位美国演员中,德尼罗大叔给我的印象是,人家是不懂“表演”,没所谓“演技”的。所谓戏王之王,根本是不做戏的,拍什么即是什么。比方他来黑社会,那他本来就是黑社会。比方他来杰克-拉莫塔,那他本来就是杰克-拉莫塔嘛。而另位意大利裔的戏王之王阿尔-帕西诺,在我心中,好似神一般的人物,他也是无所谓“演技”的,不同于德尼罗大叔的拍谁是谁,他拍什么都是阿尔-帕西诺他本人。比方在他的片子中,无数次听他潮水般激情澎湃的演讲时,他谁都不是,他即是阿尔-帕西诺本人(打个不恰当的、拉低他的比方,就好像成龙电影中成龙从来不饰演“角色”,所谓片中角色不过是成龙的个化身罢了)。在我的妄想里,全世界最性感、最疯狂的、最刺激的、最属于老爷们儿干的事情,莫过于《疤面人》中的阿尔-帕西诺狂吼着被机关枪打成筛子。于是我想,是否每个男的小时候都像我一样,曾幻想着自己被密密麻麻的子弹疯狂地击中,身体好似舞蹈般地狂抖,然后轰然倒下,拍起尘土粒儿好多颗……
  
  杰克-尼科尔森不同于以上两位带给我的强烈印象,他是有“演技”的,与此同时,却又是担得起“戏王之王”称号的。他的妙在于不休止的小动作,一个眼神,一个尾音,一个手指掸灰,都是。他既不完全是他所饰演的角色,亦不是他本人,而是间乎其中,真是一个:妙,不可言。比方我才在上面提到的那个“一愣”,看了觉得妙极,偏要我说,却又实在讲不来哪里妙极,怎么妙极的了。当然,真要深究,也定是被人耻笑咱爱干焚琴煮鹤的勾当了,作罢。
  
  您看我欲言又止,欲止还不止,欲不止却不得不止的窘迫样子,聪明如您,也能想来那是个怎么回事儿了罢。
  
  打住!
该片热门影评:

奸夫淫妇之浓情蜜意

  高晓松的《大武生》这个大烂片..

暗地妖娆评分8.0

詹姆斯·凯恩的《邮差总按两遍铃》

这本小说曾被选为二十世纪最佳百部英语..

null

《邮差总按两次铃》原是“欲火焚身”

恶有恶报的最好注解。--Aihoo

Aihoo

邮差总按两次铃

1 隐约听过名字,找来一看,却是部相当..

阿树树评分5.7

由《邮差总按两次铃》到谭家明

 谭家明先生导演的影片数量并不多,加..

半辈子

更多 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