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20 张图片 
96 位演职员 
521 条影评 
9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詹姆斯·斯图尔特非常想出演这部电影,于是他哀求希区柯克,让他扮演罗杰这一角色,但希区柯克说1958年的《晕眩》没有取得商业成功就是因为詹姆斯显得太老。米高梅想要启用格里高利·派克,但希区柯克坚持使用加里·格兰特。不过,加里·格兰特比詹姆斯·斯图尔特还要年长四岁。

·希区柯克没有被允许进入联合国总部拍摄这部电影。

·最后拉什莫山纪念碑追击一场并没有获得官方的拍摄允许,希区柯克只好在摄影棚内复制了拉什莫山纪念碑,拍摄时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唯恐弄坏了复制品上的头像。

·在拍摄罗杰藏在火车上铺一场前一天,加里·格兰特告诉希区柯克,那个“上铺”弄得太大了,不适合拍电影。希区柯克完全相信了格兰特的话,重新定制了一个上铺,但忘了让格兰特先试试,以致出现了电影中罗杰从藏身之处出来后憋闷的场景。

·杰茜·罗伊斯·兰德斯扮演罗杰的妈妈,实际上她只比加里·格兰特老七岁。

·几乎整部电影罗杰都出现在银幕的左边。

·在罗杰进到橡树吧之前,酒店大厅内演奏的歌曲是《最非凡一天》。

·伊娃的台词“我从不饿着肚子谈情说爱”是后期配音,实际上她说的是“我从不饿着肚子做爱”,“discuss love”和“make love”区别还是很大的。

·在拉什莫山纪念碑外景地,伊娃发现加里·格兰特向他的影迷收签名费,每个15美分。

·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前,希区柯克曾开玩笑说要把这部电影命名为《林肯鼻子上的男人》。

·一天,马丁·兰道发现希区柯克正在给加里·格兰特和詹姆斯·梅森说戏,他问希区柯克为什么,这位导演回答说,如果他不和他们说戏,说明他们演得很好,反之,就是有问题。

·希区柯克对公司给伊娃设计的服装很不满意,只得亲自带着她去商场去挑衣服。

·电影中使用的很多汽车都是1958年幅特产的私家车。

·影片最后放映时,电影胶片最多只被剪去了八码。八码大概只有五秒钟。

Quotes

精彩对白

Roger Thornhill: When I was a little boy, I wouldn't even let my mother undress me.

Eve Kendall: Well, you're a big boy now.

罗杰·索荷:我还小的时候,就不让妈妈替我脱衣服了。

伊芙·坎多:好在你现在是大孩子了。

[Thornhill is wearing sunglasses to hide his identity]

Ticket Seller: Something wrong with your eyes?

Roger Thornhill: Yes, they're sensitive to questions.

[索荷戴着太阳镜以掩盖他的身份]

售票员:你的眼睛有什么问题吗?

罗杰·索荷:是的,它们对问题很敏感。

Roger Thornhill: How do we know it's not a fake? It looks like a fake.

Bidder: Well, one thing we know. You're no fake. You are a genuine idiot.

罗杰·索荷:我们怎么知道它是不是假的呢?看起来就是假的。

投标人:好的,现在我们知道了一点,只有你不是假的,你是货真价实的傻瓜。

Eve Kendall: Patience is a virtue.

Roger Thornhill: So is breathing.

伊芙·坎多:耐心是一种美德。

罗杰·索荷:呼吸也是。

Roger Thornhill: Tell me, why are you so good to me?

Eve Kendall: Shall I climb up and tell you why?

罗杰·索荷:告诉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伊芙·坎多:我爬上去再告诉你好吗?

Goofs

穿帮镜头

·在火车上吃晚餐时酒杯的位置发生了变化。

·罗杰从两个暴徒手中脱逃后,钻进了一辆出租车,而后两个暴徒也钻进了一辆出租车试图追赶,但是,当罗杰回头看酒店时,那辆出租车不见了。

·救护车经过时树开始摇晃。

·在伊芙向罗杰开枪之前,背景中有一个小男孩就捂住了他的耳朵。

·罗杰和她的秘书的出租车停到广场酒店前时,一辆1958年的福特停在他们的后面,但当他们走出车外,后面那辆车变成了1957年的道奇。

·当飞机和卡车相撞时,银幕右边的电线清晰可见。

·罗杰跑出玉米地时,他的肩膀上落满了灰尘,但稍后,那些灰尘全都不见了。

·在拉什莫山纪念碑,伊芙失足时拉坏了罗杰裤子的口袋,在以后的镜头中,那条裤子依然完好无损。

·当罗杰离开秘书时,他搭乘的出租车后部是明快的橙色,下车时,颜色就变了。

Story

幕后制作

【关于电影】

1958年,在拍摄完成《晕眩》之后,希区柯克曾经说过,他想做出一些改变,要拍一部幽默轻松,非象征主义的电影。尽管《西北偏北》有向流行文化致敬之嫌,但是电影对冷战时期道德相对主义和阴谋的理解却并不浅薄。在这部电影中,希区柯克没有像他的早期电影一样,让影片只围绕一个悬疑运转,而是采用了层层推进的办法置换悬念,又在电影中加入了大量幽默对白,把观众引入电影,颇让人耳目一新。

电影的名字《西北偏北》一直让观众费解,据资深影迷研究,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罗杰的逃亡路线是朝向西北的。不过希区柯克在1963年的一次访谈曾经说过,这个名字来源于《哈姆雷特》,目的是隐喻难以把握的现实,再有就是双关电影中提到的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到底哪一个说法才是真实的,碰上希区柯克这样的老顽童还真难以让人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不过这也不正是悬疑片的魅力所在吗?

【关于导演】

希区柯克1899年8月13日生于伦敦,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影导演之一,虽然获得过六次奥斯卡提名,但却从未获得过奥斯卡奖。1968年他获得特殊奥斯卡奖和美国导演协会格里菲斯奖,1979年获美国电影研究院终身成就奖。希区柯克贡献给电影艺术的不仅仅是新鲜技巧,就像阿根廷著名文学家博尔赫斯的小说一样,他的电影还具有惊人的复杂性与多重性,能够深刻洞察到人生的荒谬与无力。

希区柯克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最喜欢在自己的电影中“露脸儿”。据说,在他一生执导53部作品中,有35部能找到他的身影。在《西北偏北》开始,那个急匆匆赶公交车的胖子就是希区柯克本人。最有趣的“露脸儿”据说是1943年的《救生艇》,因为艇内空间有限,没办法儿让他“捣乱”,为此,他竟然想到去扮演一具浮尸,结果因为身体条件被医生奋力阻止。不过,这也没难住聪明的希区柯克,因为当时他正减肥成功,于是就把减肥前后拍的照片虚构了一则“力酷达”的减肥药广告,印在了报纸上。这张报纸被精心的铺在了救生艇里。有意思的是,影片上映后,希区柯克竟然收到大量来信,询问到底在哪里可以买到这种减肥药,让人啼笑皆非。

希区柯克还患有鸡蛋恐惧症。在一次访谈中他曾经说:“我害怕鸡蛋,不,是感到恶心。圆圆的,一个洞都没有的小东西,你见过比打碎的鸡蛋更恶心的东西吗?我从没有吃过鸡蛋,我害怕鸡蛋。”看他讲得这样言之凿凿,大概是真的。另一种让希区柯克害怕的事物是警察。据说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学习开车的原因,因为他觉得一旦学会了开车,警察就会找他的麻烦,给他开罚单。

【希区柯克电影要素】

·可爱的罪犯:许多希区柯克电影中的恶棍都优雅迷人,一点也不粗俗怪异。最好的例子是《美人计》中的克劳德·里恩斯,《辣手摧花》中的约瑟夫·科顿和《西北偏北》中的詹姆斯·梅森。

·犯罪:除了《群鸟》中较少犯罪元素,所有希区柯克的电影都是以犯罪为基础。

·楼梯:希区柯克经常使用楼梯形象。在他的第一部电影《房客》中,对连环杀手的追踪是在楼梯间展开的。几年之后,类似的镜头又出现在了《美人计》中。《后窗》《精神病患者》也大量使用了楼梯形象,增强了悬疑与恐怖的气氛。

·妈妈:妈妈在希区柯克的电影中经常被描绘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作威作福的形象。《夺魂索》《美人计》《西北偏北》中的妈妈都是如此。

·白兰地:希区柯克的电影往往消费大量的白兰地。“我要喝点白兰地,一口喝下去,就当作是药……”,在《晕眩》中,詹姆斯·斯图尔特这样说。据希区柯克自己说,《忏情记》的主演在他们的一次聚会上曾一口气喝下整瓶的白兰地,不过,立刻就晕过去了。

·性:希区柯克的电影有很多对性的描述,但从来不使用粗俗的表现手法。他拍摄的性场面都很精致,富有暗示性。

·窥视欲:希区柯克经常使用窥视者的角度拍摄影片,最经典的例子应该是《后窗》。许多批评家认为希区柯克对窥视欲的沉迷只是一种电影叙事手法。

·普通人:把一个普通人置于极端处境之中是希区柯克经常采用的手法。在1956年的《擒凶记》中,詹姆斯·斯图尔特扮演了一个印第安纳波利斯的旅行者,旅途中,他的儿子被绑架了。在《申冤记》中,亨利·方达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捕。其他的例子还有《精神病患者》、《火车怪客》、《忏情记》、《晕眩》和《西北偏北》。

·误认:在希区柯克电影中经常出现被误认的角色。比如《西北偏北》中的罗杰,被误认为一个根本不存在的CIA间谍。《申冤记》中的亨利·方达被误认为一个罪犯。

【《欧洲剧作家》访谈】

彼得·鲍格丹诺维奇:你从没有和观众一起看过你的电影,这样不是就听不到他们的尖叫声了吗?

希区柯克:不,我能听得到,在我拍电影的时候就听到了。

彼得·鲍格丹诺维奇:你是怎么想到飞机和卡车相撞一幕的?

希区柯克:我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某种陈旧的表达方式。在电影《第三人》中这种表达方式最为明显:闪耀的街灯,中世纪阴暗的背景,漫游的野猫,怪诞的音乐。那么,这种表达方式的对立面是什么?明快的阳光,没有配乐,一个衣着整齐的商人,就是这样。

彼得·鲍格丹诺维奇:梅森的表演看起来并不像一个恶棍,是不是?

希区柯克:不,我不想让梅森表现出卑鄙的一面,我告诉他要这样,他只好同意。

彼得·鲍格丹诺维奇:你拍摄时是怎么工作的?

希区柯克:我从来不看摄像机,你知道,摄影师知道我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当然,如果有疑问,我就画一个矩形,为他勾勒出我需要的画面。我不介意演员是怎么走过屋子,他在想什么,我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画面。

彼得·鲍格丹诺维奇:你和演员合作有什么技巧?

希区柯克:我从来不命令他们。我所要做的就是和他们聊天,告诉他们这个场景是什么,它的目的,还有为什么他们一定要做某些事情。比如琪玛·诺瓦克,我告诉她,“如果你做太多的表情,这就像你拿着一张白纸,在上边乱写乱画。你在这张纸上写的句子是要给人看的,如果都是潦草的字迹,那肯定没有人能看得懂。”再拿《群鸟》为例,在这部电影中没有一个多余的表情。每一个表情,即使只有细微的区别,也表达了不同的意思。这样做很清晰,很简洁。

彼得·鲍格丹诺维奇:我听过一个故事,是你小时候被爸爸关进警察局的事儿,这对你的成长有过特别的影响吗?

希区柯克:有这回事,应该是五岁的时候,我被送进了警察局,被关了五分钟,出来后有人对我说:“这就是我们对付淘气包儿的办法,明白了吗?”这到底对我产生了什么影响,我记不清楚了,但是,我觉得这和我怕警察没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