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妖猫传>影评>太多的陈凯歌,太少的大唐——《妖猫传》

太多的陈凯歌,太少的大唐——《妖猫传》

电影中文名

妖猫传

2017-12-26 17:12

ShellingfordHolmes

ShellingfordHolmes

想看 - 评分7.0

 

影片结束的时候,导演埋藏好所有的线索都得到了归宿,由黄轩扮演的白居易终于放下和李白相比的心结,完成了自己的传世作品;由染谷将太扮演的空海最终如愿从假的驱魔师转正并且得到了“无上秘”法;在野地贩卖幻术的瓜农最后变成了“明哲保身”的寺庙主持;最后影片落笔到一个神秘主义结尾的宗教风情画,好像在不断提醒着观众:空海可一直是个和尚,你们千万别忘了。

但是,为什么每次看完凯歌导演的电影,总感觉有一个不阴不阳的太监?



白居易难放下心中对于“真实”的杂念,从耿直记录真实死因被开除开始,他心中的真实和他心中无法超越的“李白”形象就一直纠缠在一起;和尚空海从踏上大唐的旅程开始,就面临这对于身份“真实”的怀疑,从替代师父的一个冒牌货,到在船上经历的考验,“一个孩子的安睡中有着另一个宁静的世界”,再到进入盛世时迷之微笑的脱俗形象,他也在寻找他的真实。

一个人寻找幻境,一个人却身处幻境寻找真实。而影片中的妖猫则是一把调羹,把两位的生活搅在一起。导演安排一只说话妖猫,安排一桩凶案,在我看来都是多余,他俩就有化学反应的基础。

两个人碰到一起,事情就要发生,两个人的价值观和追寻世界的角度都太不同了,导演只需要把一只妖猫加进来,妖猫它是一个象征,事情就会自然发生。这片不能是一个侦探片,猫又怎么能说话呢?一个必然发生的事情,是不需要在加入侦探片的一层动机的。

“三十年过去了,只有你才想着贵妃。”导演担心观众理解不够,累赘了。前笔写妖猫三重一浅,多好的指代,后笔只要再回忆一下白龙被打的片段就足够,何必还要借尸还魂,闲笔心态太重,你把电影拍透了,观众就没意思了。

是猫无意中戳穿了两个人心底的秘密,去探索自己的几十年前的旧事,明知真相不重要,为何用“大实话”去解说?要是猫都能说话了,何必还要阿部宽?小说中可以并列出各色人物来进行描绘,这是作者的野心,可是这样一部短短的电影就不行。即使是已经成为大师的陈凯歌导演,电影是失控的艺术,但是这样为后面完全的失控和最后力挽狂澜地扣回主题埋下了隐患。

影片后半段着墨过多在杨贵妃和两位少年的感情上,在我看来都是多余,导演开篇的人物是白居易和空海,兜了一圈,说的依然还是两人。拍到一半兴起,找不到重点了,从说故事拍到群像,整部电影就被完全地割裂,观众也看得不知所云,既然是拍贵妃感情,为什么前面拍空海驱魔,为什么拍故作玄虚地拍猫妖作乱;要么拍的是空海,什么拍阿部宽,拍李白,拍极乐之乐?



太多的陈凯歌,太少的大唐。

导演是用心的,从极乐之宴的一场戏就可以看出来,可是极乐之宴变成了极乐之艳。越用心就要越知道发乎情,止于礼,电影是限制的艺术,什么都说一嘴,什么都要提一句,就杂烩了。整部电影的美术是精分一般的奇怪,可以粗暴地把白鹤少年出现之前和之后画一道线,好像突然汽车装上了核能,一边漏油,一边狂奔,开进了旁边的岔路从子。

「道士下山」前半段新奇,后半段复杂,出了厅感觉浑身不舒服...徐浩峰好歹能把架子端住,虚实结合能让人信,凯歌导演有种民科的热情,玩着玩着就脱了,篮球场打的挺好就突然上电线了?极乐之宴挺实,突然就开始上天,附体,最后还用科学去解释,玩的都挺好,但是武侠终究需要有个界限。

和「道士下山」一样,「妖猫传」里前半段都挺好,藏得不露怯,是这么回事就是这么回事。幻术,志怪,奇情都在理,都在大唐的地心引力里面。一到后半段,全程开始飘,从墓穴到悬崖瀑布,导演唯一依托的地心引力没了,想象力开始不受控制地乱飘,剧情和美术就整体不受控制,没有控制的想象力是可怕的,太多陈凯歌,太少的大唐。

凡是凯歌导演排出来不是他自己的东西都是好看的,一旦他开始自我表达,甚至自我陶醉,电影就完全失控。「道士下山」和「无极」还没有让导演的自我陶醉表达完全么?好的导演在末尾会收,越在高潮越看导演张弛有度的功力,「卧虎藏龙」末尾简短有力,三招解决碧眼狐狸,李安知道末尾不靠武侠想象力,得落到情上。观众看的是导演转换能力的想象力,如何把侠义转到情义,有再多好点子也要收起来。

凯歌导演,你已经是大师了,就不要在让观众认为你假装大师了吧。摆出一副杰作的架势,还是露出马脚。

既然是白居易和空海的视角去回溯往事,为何多此一举着墨白鹤少年呢?两人本身就是一组对应,白龙就是白居易回归历史重新体验所扮演的角色,单纯清澈,爱既不复杂也不多余,正正好的一种雨夜求字。回到历史,空海也会和丹龙一样选择,明哲保身,超脱世俗但又没那么超脱。两者就是一体,前面写过白空二人,后面就不必多加解释。




全部超脱,生死不为所动的空海得不了道,进不去寺庙,得不到秘法,就连幻术识破了也被骗,他少了那一点的人性。整个人在看到贵妃对于生命渴望的那一场戏中得到解脱,他认同了对于生命失去的恐惧,他也就真正得到了对于幻境之中的真实。

该如何处理和幻想理念世界的连接?白居易式的放弃生活,在破碎生活中幻想理念花瓶得以自保,还是空海式的对身处的理念世界不为所动,看破红尘也看腻红尘,一种马基雅维利式的利用尘世:既然尘世如此不堪,那一条生命又有什么可惜的呢,只要理念世界得以保全,尘世的非道德种种手段又有何区别?

导演带领我们从白居易走到空海,再将两人又一起拉回到白居易。探险的主题是成长,需要经历否定之否定。白居易接纳了那个不完美的李白,那段不完满的爱情,最终让自己的「长恨歌」圆满了;空海接受了俗世的各种贪嗔痴,不融入其中自得其乐,也不自我隔离看着熟睡的婴儿,他也最后得以授得秘法。

故事讲到一半导演就脱手了,像小学生写的作文,写道一半兴起,不知所云,末了还要扣到一笔煽情的结句上。其实玩脱了就玩脱了也挺好,没什么包袱,电影不是格律诗,一字不改是需要前期的苦吟炼字的基础的。

凯歌导演的电影从《梅兰芳》开始,就有一种观感的太监心态。满载期待而来,坚挺的鼻梁,壮硕的胸肌,分明的腹肌,心想着至少也是大卫一样的雕塑,可是下面却是一凉。

满载着期待而来,照例也满载着而去,只是中途装着的金银珠宝被再一眼就换成了玉液琼浆,你不失望,你只是奇怪。不时还要摸一摸,这东西是不是假的?

 

该片热门影评:

陈凯歌的无极2.0

好像自从进入21世纪后,陈凯歌的导..

晕晕下Novak评分5.6

《妖猫传》:玄幻肥妃风流,解谜马嵬兵变

8分。作为邪灵片,叙事视觉和叙事结构..

上海·同济大学杨晓林

清晨不寐,掌灯著文 | 妖猫初记

很多朋友还没看这部电影,所以本文仅说..

微信野评人评分10.0

《妖猫传》:陈凯歌想成为的,是杨贵妃

而当我看到盖着杨贵妃的那块棺材板上的..

鲜有废客评分6.0

又见陈式半程坍塌

有些失望,又是典型的陈氏后半程坍..

evenc伊文西评分6.7

更多 13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