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猛鬼屋>影评>我的好莱坞大学笔记(5)在电影院闹鬼(下)

我的好莱坞大学笔记(5)在电影院闹鬼(下)

电影中文名

猛鬼屋

2008-01-23 10:50

_XX_

_XX_

想看

 

威廉姆·卡斯托的自传里,他写当年如何在电影院整出一大精彩招儿的:

 

           《刺痛》

  

     “这个刺痛长个什么样?”

  “有点像龙虾吧,不过更扁更平,不长龙虾那样的爪子,有长长的,细细的触角。”

  这是我想的刺痛的长相,我是在哥伦比亚公司艺术部门跟一位画家谈话。

  《猛鬼屋》(House on Haunted Hill)作好之后,我到了哥伦比亚,只有这一回,我有个自己的独立制作公司,我有完全的自主权。

  画家勾出草稿,拿给我看:“你瞧怎么样?”

  “好极了!五年之内大家不敢吃龙虾了!”

  

     在这之前,我先说动了维尼。

  “维尼,你应当在这个片子里演医生,你最合适了。”

  “威廉姆,我可不愿意成了类型化演员。”维尼叼着雪茄,摆着派头。

  “维尼,要是《猛鬼屋》成功了,我认为,你的演艺生涯会开创一个新天地。”   

     维尼犹豫了:“也许,可能,那,你多告诉我一点吧,这是一个什么故事?”

  “你扮演的角色,根据这么一种假定的理论,每一个人的脊髓里都有刺痛这玩意。越胆小的人刺痛会长得越厉害。好啦,朱迪演一个默片时代开电影院的女人,她又聋又哑,你在阴森的走廊上出怪声来吓唬她,可是因为她又聋又哑,听不到声音,你吓唬不着她。但是她脊髓里的刺痛越来越厉害了,她在走向死亡!你给她开刀,把她的刺痛给取出来了。你把刺痛放在试验室的玻璃罐里,可是刺痛逃跑了,跑进默片电影院里了!好戏现在来了,咱们要让人以为,这个电影院,就是人正在看电影的这个地方,刺痛袭击了放电影的人,然后刺痛从放映机里钻到电影银幕上了,哈,这将是一个电影里的电影。还没有完呢,当观众这么眼睁睁看着眼前的时候,突然觉着这玩意明明就在电影场里!这时候,银幕上黑了,电影看不见了,我们要把你的声带继续放着,在黑暗之中你大声宣布说,刺痛,丢在观众席里了!哇哈!现在就让观众为了求生嚎叫吧!整个全他妈的大转向了!”

  “你觉得,这个能整成吗?”维尼问。

  “我觉着可以。”

  

      但是这并不够。这时候我已经以“闹鬼大师”出名了,人看我究竟怎么玩“刺痛”得升级才成。闹过骷髅之后,电影院都希望有更大的动静,我要整得更刺激才成。

  

     有天晚上,我在读书,灯泡坏了,我到厨房拿了个新灯泡,动手换上。“操!”我大叫起来,“把我给电了,这灯的电线有毛病!”突然之间,我为“刺痛”找到招了。我兴奋地摇着老婆艾伦:“醒醒!嘿!醒醒!”

  “现在是什么时候啊?”她揉着眼睛问。

  “我要让全美国每一个人的屁股都被蛰!我要在全美国每个电影院的椅子底下都按上小马达,当刺痛在银幕上出现的时候,放电影的人按电钮,观众的屁股就被电了,全以为是丢在电影院的'刺痛'在自己身上。”

  这时,艾伦完全醒过来了:“你是胡言乱语,十足地说疯话!”

  

     让哥伦比亚实现这个主意是一项艰巨的工作。这意味着要花很多钱做设计,还要做无数的小马达,要派特技工小组到全国每一个电影院,在电影院半夜关门的时候安装上这些小玩意,还得印一份如何安装的草图。等等等等。因为我的“骷髅”被票房证明非常成功,哥伦比亚公司居然同意跟着我干。

  

    特技工小组散布到全国去了。总裁派他的秘书朵娜临时给我当助手,这娘们儿不错,要是没有她,鬼主意一时成不了呢。波士顿上演《猛鬼屋》的头一天,我和朵娜到了这座城市。天在下大雪,到半夜时候了,该进电影院安装了,可是特技工小组被暴风雪堵在半路上啦。

   “刺痛”必须立刻安装。于是,朵娜跟着我,爬到电影院椅子底下,拿着自己印制的安装说明书,朵娜一边干一边研读:“喂,这根B线往哪走啊?”

  “我他妈的哪儿知道,看说明。”

  “哦,这儿,穿过椅子的背后去放映间。”

  “你装了多少排在椅子底下啦?”我问。

  “大概8排了吧。”朵娜报告。

  “我装了6排了,还得再装18排。对了,装牢实点儿,别让孩子回头给拿跑了。”

  

     整个美国!当“刺痛”一丢,人们大呼求生。在费城电影院里,一个开卡车的鲁爷们儿被电的太生气了,把椅子拔起来朝银幕扔过去,5个检票人扑上来才把他给按住了。

  

    《猛鬼屋》在华盛顿上演前的一个礼拜,放的是《怪家伙的故事》,放映员放得无聊了,想玩玩“刺痛”,他按了电钮,好,优雅的女士都给电了!

  最后算了一算,我估计我们一共装了2千万个“刺痛”。

 

     哦!电驴再猛,您能整出这个动静?!

     顺便说,几位报告《 贝奥武夫》的,电驴下载,碟也罢,说电脑做人什么的,可能没有完全到点。这个电影看的是立体效果,没有立体效果当然呆头呆脑的。最近已经发明了用一个投影放立体电影的方法,电影观察家认为,立体电影,由于新发明,可能在流行影院回潮。我就在美国大众影院看的。我手里还有从电影院带回来的立体眼镜,喂,谁要?谁要是有本事把电驴下载的玩意让我们看立体了,我服他/她了,我算什么,他/她得国际发明奖。

   

   

该片热门影评:

我的好莱坞大学笔记(5)在电影院闹鬼(下)

“我要让全美国每一个人的屁股都被蛰!"

_XX_

更多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