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2 个视频 
36 张图片 
45 位演职员 
355 条影评 
3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影片拍摄持续了55天。拍摄时长主要是考虑小演员托马斯·多雷的年纪。当然,为了保证拍摄的顺利进行,在拍摄之前,影片的所有参演演员化好妆、穿好戏服,在片场排练了一个多月。
·开始,萨曼莎这个角色被设想成一名医生。最后,达内兄弟把她变成一个理发师。
·影片参加了2011戛纳电影节的竞赛单元。此前,凭借1999年的《罗塞塔》和2005年的《孩子》,达内兄弟已经两度摘得金棕榈奖。

·影片参加了2011戛纳电影节的竞赛单元

Story

幕后制作

  影片2010年8月开拍,10月15日杀青。在拍摄期间,影片名叫做Délivrez-moi!——《给我自由》。
  达内兄弟是戛纳至今为止双金俱乐部的五位成员之一(另四位分别是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埃米尔·库斯图里卡、比利·奥古斯特今村昌平),他们从为诗人和导演阿尔芒·加蒂做助手开始踏入影视界,在拍摄了大量纪录片之后,开始尝试剧情长片创作,1996年第三部剧情长片《一诺千金》获得观众和影评界的一致好评,二人做为导演的声誉开始确立。1999年的戛纳参赛影片《美丽罗塞塔》不仅使达内兄弟斩获最高奖项金棕榈大奖,还将新人艾米莉·德奎恩推上影后之位。2002年的参赛影片《儿子》促成法国演员奥利维埃·古梅位荣登影帝宝座后,达内兄弟再接再励,2005年凭借写实作品《孩子》再次征服评委获得最高荣誉,第五位戛纳双金俱乐部成员诞生。2008年的参赛影片《罗尔娜的沉默》一度夺金呼声甚高,最后,达内兄弟收获最佳导演大奖。
  达内兄弟的影片始终延承了强烈的写实风格,“和人们不断交流,这大大丰富了我们的叙事。我们讲述的是我们读到的、看到的和听到的一切。事情正是这样一点点契合完成的,没有物质需求的元素是我们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关于亲子关系的现代传说】
  《单车男孩》讲述了一个传说般的故事,带着每则传说中都会出现的恶毒一面和仙女般的萨曼莎的善良一面。电影最早的名字就是“我们时代的传说”。
  如同在《一诺千金》《罗塞塔》《儿子》《孩子》中一样,达内兄弟在《单车男孩》中继续着有关亲子关系的探讨。只是这一次,相较西里尔和父亲之间的血缘关系,联结西里尔和萨曼莎之间的非亲缘关系成为影片的着力点。为何达内兄弟如此偏爱亲子关系这个主题,让-皮埃尔·达内解释说:“我们的社会太过关注个人,也许正是这促使我们回过头来关注亲缘关系。萨曼莎和西里尔之间并不具有生物学意义上的亲缘关系,但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彼此的依恋也是一种亲子关系。”
  至于萨曼莎和西里尔之间的关系缘起自何处,达内兄弟则不愿意做过多交代。他们不希望电影落入情节剧的俗套。“观众也许永远不会知道萨曼莎为何会对西里尔感兴趣。我们不想提供某种心理解释。我们不应该用过去来解释现在。我们只需要观众心说‘她居然这样做!’,这就够了。”
  在这则现代传说中充满了象征意味。小西里尔的自行车象征着对现实的逃避和对爱的追寻。而故事发生的三个地点——居民区、树林和修理站——则构成了一个稳固的三角:树林对西里尔而言带着某种危险气息的诱惑,在那里他可能被教成一个坏蛋;居民区承载着他和父亲的往昔以及与萨曼莎共度的当下;修理站作为一个路过之所,则似乎回荡着某个阴谋。
  较之达内兄弟以往的作品,本片的风格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首先,这是达内兄弟第一次在夏天拍影片。片中无处不在的透亮阳光,在达内兄弟的电影中实属罕见。另外,达内兄弟极少在电影中使用音乐。而在《单车男孩》中,他们极为克制却恰到好处地用到了音乐。对此达内兄弟解释说:“在一个故事里,一定有某条线索贯穿始终,带着情感和推进。在我们看来,某些时刻,音乐像爱抚一样可以给西里尔以安慰。”

【西西·迪·法兰丝——比利时女星的返乡之旅】
  这是达内兄弟第一次与西西·迪·法兰丝合作,在法国影坛,后者已是炙手可热的女星。对达内兄弟这对比利时影人来说,起用明星是非常罕见的事,他们更偏爱那些籍籍无名甚至无人知晓的演员。剧本并非专为法兰丝而写,但剧本出炉以后,达内兄弟认为法兰丝有能力诠释人物身上的某种率真。
  作为一名比利时演员,西西·迪·法兰丝早就是达内兄弟的忠实影迷,接到他们的邀请自然深感荣幸。“我非常喜欢他们描绘现实、描绘社会的方式。更何况这对兄弟是比利时人!他们镜头中的比利时总是带着无尽的微妙。”
  达内兄弟对西西·迪·法兰丝的一个要求是:找回她的比利时口音,这事关重大。让-皮埃尔解释说:“我们很在意口音。我们不需要一个上岸的法国女演员!”当然,这也不是说要特意强调口音,而是希望西西·迪·法兰丝拥有自然的不易察觉的口音。在故乡的马斯河山谷里,这个比利时女演员很容易做到了这点。
为了抓住尽可能多的感情,达内兄弟每一幕戏都会拍很多镜头,这在业界是有名的。当西西·迪·法兰丝来到剧组工作室,她刚刚结束由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执导的电影《从今以后》 的拍摄。后者以一幕戏不超过五个镜头而闻名。可怜的法兰丝必须迅速适应这180度的变化。
  《单车男孩》标志着西西·迪·法兰丝在《当我还是个歌手》获奖5年之后重返戛纳。五年前的回忆对这位比利时女演员来说是愉快的:“我保留着对这个大厅、巨幅屏幕和这种气氛的相当奇妙的回忆。”随《单车男孩》重返戛纳于她而言是一种骄傲:“我感到尤为自豪,《单车男孩》属于我非常在乎的电影类型,这种电影让我们更好地理解我们所置身的世界。”

【比利时的安托万——托马斯·多雷】
  这是小演员托马斯·多雷第一次参演电影,他的处女秀赢得了影评家和观众的一致喝彩,许多评论将他与《四百击》中的小主人公安托万相媲美。这再次证明了达内兄弟挑选演员的独特眼光。托马斯·多雷是从一百多个小孩中选中的。在试演的当天他排在第五位,很快便折服了在场的所有人。回忆起来,达内兄弟坦言,他的眼神和性格中执拗的一面打动了大家。
  在这位气场十足的小演员面前,大明星西西·迪·法兰丝也“退避三分”。她深知影片的主角是托马斯·多雷,她所做的是尽力配合托马斯的表演。
在排练过程中,托马斯·多雷展现了绝佳的记忆力,这对达内兄弟来说,是一张真正的王牌。“他已经熟记所有的场景,而在排练阶段,我们并没有要求他这样做。有时他会记错,这让他很懊恼。托马斯练习空手道,已经是棕带选手。这对他的记忆力和集中注意力都有好处。”
  除却初次合作的西西·迪·法兰丝和托马斯·多雷以外,《单车男孩》中还出现了达内兄弟的两位老朋友。作为达内兄弟最忠实的合作者,比利时老牌男演员奥利弗·古尔迈继《一诺千金》、《罗塞塔》、《儿子》、《孩子》和《罗尔娜的沉默》之后,第六次与这个比利时二人组合作。而《一诺千金》中的杰瑞米·雷乃则按惯例在《单车男孩》中出演反角。有趣的是,在法国电影中,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和善的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