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单车少年>影评>《单车少年》:成长的放逐

《单车少年》:成长的放逐

电影中文名

单车少年

2013-10-17 20:18

姜小瑁

姜小瑁

想看 - 评分8.4

 

体来讲,《单车少年》是一部风格简约、镜头利落、人物关系简单、但又五味杂陈的成长纪实片,它讲述了一个被生父抛弃的小男孩Cyril在绝望、叛逆、错误与爱中赎罪与成长的故事。与许多成长故事相同的是,主人公必须经历一种或多种创伤;与许多成长故事不同的是,影片中没有一位角色可以成为主人公成长的榜样——影片中的男性长者卑微且可憎,女性长者虽善却薄弱,连镜头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是旁观纪实,只有在少数情况下才会做一些沉默的争论与无谓的挣扎。这些加在一起,使小男孩Cyril经历了一次被放逐的成长。

 

◆“慈父”形象的缺失

在《单车少年》中,使成长变为放逐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慈父”形象的缺失。这里的“慈父”超越了其字面上的含义,代表着所有本可成为Cyril的生活后盾或精神导师的男性长者。无一例外,影片中出现的所有男性长者在Cyril的生活中都扮演了消极、甚至令人憎恶的角色。

 

在影片中,我们所面对的第一个反慈父形象就是Cyril的亲生父亲Guy。影片伊始,我们便追随着小男孩Cyril开始了寻找生父的旅途:奔跑、追逐、躲避收养所老师的“羁押”,这个连使用楼外的对讲机都要垫脚的瘦弱的男孩,被残酷地滞留在亲情的门外,他的无助都写在那张因思念而扭曲的脸上。正当我们以为影片会围绕着对生父的探寻展开时,影片的第一个高潮以“反期待”的方式出现——生父被收养Cyril的女人Samantha找到。Cyril激动得不能自已,他在父亲工作的餐厅后院翻墙、扒窗,竭尽所能克服着自己与生父之间的物理距离,以为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隔阂。天真的孩子并不明白的是,物理距离的拉近并不代表心灵空间的交会。原来父亲的离开并没有复杂的隐情,只是因为他想开始新的生活,觉得儿子在身边是个累赘;他甚至觉得没有必要跟儿子坦承这一切,于是一声不响地把儿子丢在收养所,而自己则一走了之。因此,并非影片故意对父亲闪烁其词制造悬念,而是父亲一直在躲避着儿子与镜头的注视,希望自己最好永远都不要进入这段影像故事。无法接受这一现实的Cyril用自残和大哭的方式宣泄着自己的痛苦,而一直写实、安静的画面中突然响起了哀婉的配乐,似乎是镜头对这个不幸的男孩的同情与哀歌。

 

《单车少年》中另一个重要的反慈父形象是与Cyril有着类似背景的大哥哥Wesker。Wesker在Cyril的收养所住了3年,他掏钱给Cyril修被扎爆的自行车胎,给Cyril粘掉眼里的沙子,邀请Cyril到自己家里去玩PS。Cyril对Wesker迅速建立起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感,甚至在Wesker提议收养自己时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正当我们以为影片终于拐入“正道”时,“反期待”的高潮再次出现——Samantha歇斯底里地大吼,离那个毒贩远点!他知道你是新来的,不过是在利用你。Cyril的叛逆蒙蔽了他本就脆弱的判断力,但这并不能阻止Samantha的怒吼成为预言——不久之后,Wesker就开始训练Cyril抢劫的技巧,想利用这个天真的男孩去打劫自己以前的上司、报刊亭的老板。不幸的是,打劫的当晚出了状况,报刊亭老板的儿子目睹了一切,随后被Cyril一棍击晕。盛怒的Wesker不断咒骂着Cyril并威胁他要守口如瓶。有趣的是,被第二个“反慈父”抛弃的Cyril在作案后第一个想起的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反慈父”,即他的生父Guy。他长途跋涉到父亲工作的餐厅,翻过高墙,想把偷来的钱全部给父亲,并承诺不会跟警察说出钱的下落。此时的生父不但没有给予儿子正确的引导和应有的关怀,反而忙不迭地赶儿子走,生怕儿子把自己的新生活搅乱。再次被隔绝在高强之外的Cyril只得踏上返家的征途,哀婉的配乐再次响起,这一次,Cyril对父亲最后的一丝期许被碾得粉碎。

 

而当一切似乎归于平淡,该道歉道歉,该赔偿赔偿后,影片再次以“反期待”的形式将情节推入第三个,也就是最后一个高潮。不例外的是,这一“反期待”同样关乎慈父形象的缺失。为朋友聚餐买木炭的Cyril在加油站碰到了被害者家庭——报刊亭老板和他的儿子。报刊亭的老板虽然心有怨恨,但也已经正式接受了Cyril的道歉,并与他握手言好。但老板的儿子仍旧血气方刚,一路将Cyril逼到小树林中。无路可逃的Cyril只得爬树以求自保,不幸被老板儿子投掷的石头击中,从极高的树上径直摔下来并昏迷。闻讯赶到的老板一方面安排儿子赶紧叫救护车,一方面与儿子共同编织着谎言,要将儿子的罪行洗脱得干干净净。虽然经历了一段良心的挣扎,但最终老板还是将儿子的犯案工具——石头——丢到了远方。再一次,男性以“反慈父”的卑微形象出现在故事中。

 

◆镜头的失语

在《单车少年》中,镜头的失语同样造就了成长的放逐,镜头的失语突出体现在报刊亭老板与儿子“密谋”后的情节中。也许是受到上天/编剧的眷顾,Cyril奇迹般地从昏迷中醒来,毫发无损。他不过揉了揉眼睛,便径自从老板和儿子身边走开。惊呆的老板悠悠地说了句,你伤得很重,或许应该看个医生。Cyril只是小声地嘟哝了一个“不”,走到街上,扶起自行车,拿起木炭,远行而去。这一场景中,惊呆地何止是在场者和观众,连镜头似乎都不知所措。有那么一段时间,它像个目瞪口呆的看客,驻足在原地呆呆地望着Cyril的背影,似乎不明白为什么男孩用如此沉默的隐忍回应极大的伤害与不公。回过神来的镜头赶忙追上男孩,似乎想跟他“讲讲理”,告诉他这两个人刚刚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但是男孩似乎并不想回应镜头的劝阻,骑车默默离开,留下不明真相的镜头和五味杂陈的我们尽情体验失语的震撼。


在数不清的场景中,导演都运用了这种长镜头,甚至超常的镜头跟拍Cyril的奔跑与骑行,而且这种跟拍只是一种注视与纪实,它并没有为自己的这一注视行为作出任何注解。但每个长镜头背后所隐含的空窗都留给了我们足够的思考空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会不会被撞?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还是会安全地到达目的地?这个问题同样延伸到影片之外——在缺失慈父与向导的环境下长大的男孩,他将来会是个什么样的父亲?不仅如此,影片还给我们留下了另外一个迷:为什么Samantha会毫无保留地接纳Cyril——一个被生父抛弃的孩子——进入自己的生活?影片似乎并没有为这个谜题提供充足的谜底,或许母爱本身就是一道解不开的谜?

 

《单车少年》的珍贵之处在于我们看到了男孩的蜕变与成长。他不是《梅奇知道什么》中那个始终美好如天使的梅奇;他从一个自私、不顾他人感受的小恶魔,逐步成长为一个小圣人,并安静地承受着成长的剧痛。这也是为什么影片的每一帧画面都仿佛有自己的脉搏与律动,为什么我们总有与小男孩对话交流的渴望。

该片热门影评:

《单车男孩》:生活是一场不间断的流亡

      ......他无所依靠,..

RamessesVS图坦卡蒙评分8.0

《单车男孩》:即使伤不起,也得度过

(芷宁写于2011年12月1日) 影片的..

芷宁评分8.0

《单车少年》——达内兄弟的理想主义

  像我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影迷 ..

神甫

单车少年:懵懂的依恋

  像所有刚刚迈入“青春期”门槛的少..

墨涅Moneta评分8.4

《单车少年》:成长的放逐

总体来讲,《单车少年》是一部风格简约..

姜小瑁评分8.4

更多 4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