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3 个视频 
35 张图片 
21 位演职员 
18 条影评 
6 条新闻 
更多  

Story

幕后制作

  对于“剧画”之父辰巳喜弘而言,邱金海的动画电影实现了他长久以来梦想能够自己亲手做的事情。“我自打小以来就希望拍摄一部电影,但是我也知道我在这方面并没有天赋。管理一支人数众多的团队并且拍摄一部忠于自己主题的电影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也是为什么我对电影行业的人深怀敬意。” 辰巳喜弘如是说。他同时也认为邱金海是一名能够在银幕上自如表达的导演。

  他补充说道:“邱金海电影中的世界,也是我一直想在漫画中表达的世界。他的观点和他看人的方式与我很像。他虽然还是一名年轻的导演,但是前景光明。我相信他将继续发展并拍摄出更伟大的、我们从未看过的电影。我期待看到这一天。”

  与大师见面

  作为一名知名的电影制作人,邱金海的作品在新加坡国内外获得过许多赞誉和大奖,但他在与辰巳喜弘的会面中仍然很紧张。邱金海回忆道:“我有一点担心,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会面,我也不知道会有何进展。但事后来看,这次会面非常棒,我们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辰巳喜弘通过一个朋友收到邱导的书信,表达了后者希望以他本人和他的作品拍一部电影的愿望,对此他并不感到惊讶。 “我曾经收到多个来自好莱坞和欧洲电影制作人的请求,但他们大部分人都半途而废了,因此我当时并不确定邱金海有多认真。”但邱金海的热情和决心慢慢打动了他:“让我惊讶的是,在我收到他的来信不久,他就专程从新加坡来东京拜访我。从他身上散发出的能量征服了我,而随着深入了解,不久我就爱上了他的作品。”

  当听说邱金海计划以他的人生和他在70年代初期写的五个最重要的故事拍摄一部长篇日本动画片,辰巳喜弘的第一反应就是难以置信。邱金海说:“当我告诉他,他的故事可以拍摄成动画长片时,他并不确信。”

  2010年9月底,辰巳喜弘参加了邱金海作为特邀发言人的研讨会,并在会上观看了长达95分钟的动画电影《辰巳》,那次辰巳喜弘被深深震撼了。邱金海说:“他被打动了,现在他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拍成动画故事片,他相信我了。”事实上,辰巳喜弘很期待看到最终作品,他也坦言道:“我还没有看到最终版本,但我已经迫不及待,我很想知道我的五个故事是如何被改编成一部剧情片的。”

  但当邱金海在2010年2月开启项目之时,还需要很多帮助才能梦想成真。《辰巳》是他拍摄的第一部动画电影,他需要强大动画技术的支持和帮助。那时他就说服媒体和娱乐公司Infinite Frameworks(IFW)利用电脑图形动画制片技术给以他支持。他和这家公司已经有过长达十多年的密切合作关系。

  “忠于日本的文化和传统”

  对动画电影《辰巳》而言,IFW执行创意总监菲尔·米切尔(Phil Mitchell)和他的25人制作小组面临着双重挑战。一方面,他们要把辰巳喜弘的艺术作品放上银幕的同时保留作品的原来面貌;另一方面,他们同时也要贯彻邱导对电影的指导和艺术想象。米切尔还面临着文化挑战,要利用位于巴淡岛的IFW工作室在新加坡制作一部纯日本电影。米切尔说道:“日本人对他们的遗产引以为傲,并非常注意保护他们的象征。辰巳就是日本的一个重要象征。如果我们不能够为电影的每一帧注入真实感,日本观众就会拒绝这部电影。”

  色彩精确是任何动画制作过程的关键因素,《辰巳》也不例外。邱金海说:“外观和感觉必须忠于辰巳喜弘的作品。”这意味着动画以及制片的色彩,不仅仅要忠于辰巳喜弘的作品和生活,还要忠于日本文化和传统。

  例如对于辰巳喜弘在电影中的故事《Just a Man》,邱金海使用的是蓝色色调,这和使用日本单色印刷技术印出的色彩很相似。在另一个故事《Occupied》中,邱金海运用了红色、粉色和灰色的色调,这与使用另一种日本印刷技术印出的色彩很相似。邱金海说:“我想要的效果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是IFW的工作人员太不可思议了,我给米切尔一些参考以说明我的想法,他们制作的风格和我脑海中的非常贴近。”

  邱金海20多岁就迷上辰巳喜弘的漫画,毅然搁下新闻热腾腾的《玫瑰香》,开拍改编自辰巳喜弘漫画作品的动画电影“辰巳”。在邱导演的安排下,新加坡媒体《联合早报》与这名众人景仰的漫画家做了专访。 

  看邱金海电影,理念接近 

  答应让邱金海改编作品,他说:“短故事加上自传体《漂》,是个惊喜。”看了不少邱导演的电影,他说两人的理念接近,两人都不相信奇迹,而相信才华:“《魔幻父子》(My Magic)的魔术师不是奇迹,他是个有才华的人。” 

  对旁观者来说,辰巳喜弘与邱金海相似的地方是:爱刻划人性的幽暗面。他透露早年失业时,充满牢骚,在创作漫画时,决定选“黑”弃“明”:“因为有自身强烈的感受,创作出来的东西才有感情。” 

  赞同邱金海选择黑白动画 

  邱金海将采用辰巳喜弘的6个短故事,再加上《漂流人生》,以黑白呈现出导演的首部动画作品。 

  《漂》厚达855页,画出漫画家的童年,他面对父母破裂的婚姻、善妒恶劣的兄弟等,《纽约时报》称本书“既是一本局内人写的日本漫画史,也是在‘后广岛时代’的日本文化苦旅,更是一幅艺术家奋斗的碎片式肖像。”《漂》日文原版获得2009年“第13届手塚治虫文化赏”,2010年版的《漂》更击败超过1万3000多部作品,被该奖选为第二部受欢迎的漫画。 

  辰巳喜弘的漫画一般为黑白系列,其人物具有鲜明特征:大而明澈的眼睛、小嘴、尖发;他的大多数漫画作品发生在一个平行宇宙中。对于邱导演选择黑白处理,他十分赞同:“黑白可以更写实,更有效的诠释我的故事。” 

  漫画改拍电影,风波多 

  他的漫画作品翻译成多国语言,在欧美享有很高的知名度。曾有老外电影人要改编成真人演出的剧情片,他没兴趣;他曾答应一个美国制作人,采用自己的漫画,不过对方一而再,再而三要用更多,他最后索性取消合作。 

  辰巳喜弘在10多年前,就已让日本电影学院的毕业生用他的漫画拍电影,不过对方因忙着其他作品,这部动画一直未出炉,他打趣说:“我不客气说他,要拍到几时?他的父亲有钱,父亲去世后,他继续用父亲的钱制作这部作品。” 

  不过辰巳喜弘不客气责备这名毕业生时,也想到自己有一样的毛病,因为有很多读者投诉他的《漂》让他们等了太久。 

  他目前还继续创作,风格也渐渐明亮。因他谈吐相当活泼,记者就试探是否尝试画些作品给小朋友,他笑笑摇摇头:“一定不会卖。” 

  辰巳喜弘曾以小孩塑造他的主角,话说这个小学生因父亲太忙碌工作,常做些事要引起父亲注意,不过父亲总是以钱打发他:“因为小男孩没有母亲,我就画了4个女朋友给他,哈哈哈。我看这样子不适合小朋友看吧!” 

  为妻子关掉经营17年的书店 

  记者与他闲聊时,问到还经营出租书店吗?他笑笑摇头指着身边的太太说:“再做下去,她就要精神崩溃!” 

  原来他的书店经常有“雅贼”,有一回还因此损失惨重。话说当天他有事离开,请太太帮忙看店,他一回到店里,心中大喜,短短时间竟然卖出四本昂贵的漫画,一问之下,才发觉是被偷。“从此以后,我太太的心理压力变得很大,对每个进书店的顾客都起疑,如果我继续经营下去,对她的健康状况不利。” 

  一生与书为伍的他,在决定关掉经营了17年的书店时,心中难免伤感,虽不至于掉下老泪,不过在清理书本时,据说眼眶已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