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2 个视频 
101 张图片 
143 位演职员 
104 条影评 
1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亚历克斯·帕蒂弗拒绝了皮普这个角色。
·鲁妮·玛拉拒绝了艾斯泰拉这个角色。
·梅丽尔·斯特里普曾经是扮演哈维香小姐的人选,但是因为档期冲突而作罢。

Story

幕后制作

  英国导演迈克·内威尔在1995年凭借《四个婚礼,一个葬礼》获得英国电影学院奖后,还执导了《忠奸人》《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以及和好莱坞金牌制片人一起制作导演了迪斯尼特效大片《波斯王子:时之刃》。内威尔最新电影《远大前程》,剧本由小说家大卫·尼科尔斯改编狄更斯的原著,拉尔夫·费因斯主演、海伦娜·伯翰·卡特、罗彼·考特拉尼、杰里米·艾文以及霍利·格林格主演。剧本改编很成功,电影用两个小时的长度完美的讲述了一本几百页的小说,按照内威尔的话,“至少没有搞砸”。以下是导演访谈,内威尔回答了关于电影选角,资金缺乏和小说本身限制等方面的问题:

   选角导演苏西·菲吉斯的选角很独到,每个人都说赫薇香小姐的角色是就像是为海伦娜·伯翰·卡特量身打造的…

  开拍之前他们可没这么说过。

  她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第一反应怎么样?

  剧本里面的角色太年轻。现在可能没有多少人看过1946年大卫·里恩版本的这部电影,但是这部电影太经典了。玛蒂达·亨特的表演多多少少都是很有影响的,就像扮演贾格尔的演员沙利文一样,很难跳出他们的表演。

  海伦娜的性格中有一种歇斯底里的一面,和角色中的气质非常合适,就像她把钟表弄坏的这种歇斯底里的表现。弗洛伊德把歇斯底里癔病定义为一种病态的厌恶感,厌恶某种东西甚至不愿意看到。

  拉尔夫·费因斯不是那种可以让我们立刻把他和马格韦契这样的角色连系在一起的演员,他不像芬利·科瑞那种健壮粗野。他是如何得到这个角色的?

  之前也是我选定他来演伏地魔这个角色。在邀请他出演伏地魔之前我和拉尔夫就认识了,他一开始很犹豫,“我还不太去顶,让我去你们那儿看看样片再说吧。”然后有一天中午我们检查《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样片的时候,他来了,坐在剧场的最后一排。看完了他告诉我们愿意接演这个角色。我认为他是要看我们是否认真对待这部电影。但我们做的是正统的戏剧,而不是某种围绕着哈利波特小说的猎奇的电影,他也看到了这一点,如此以后他才开始信任我。当他接到《远大前程》中这个角色的时候,他对角色和自己之间的差异是非常感兴趣的。

  现在也许有人会说拉尔夫不适合演马格韦契,甚至感到失望,我想这是因为拉尔夫不是芬利·科瑞,他不是那种脖子上带项圈的四肢发达的怪兽…… 但也有人愿意接受改变,我也喜欢。马格韦契说他困在自己所犯的罪行中不能自拔,他可以算是无恶不作,盗窃、造假、欺骗,因此经常入狱,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停止这些恶行。拉尔夫把这个角色揣摩的很透彻,表演的很到位,我喜欢他的这种表演方式。

  作为导演,你要怎样拿捏演员表演上的人性化和夸张怪诞之间的平衡?我想狄更斯的小说一直都是比较怪诞的。

  我不清楚。说回来,有人认为剧本的改编失去了“狄更斯”的味道。

  从哪种意义上?

  我想他们可能认为剧本缺乏喧闹的感觉。他们觉得要更欢快些,更匹克威客些,但是我一点也不这样认为。我希望能够加一些角色近来,譬如伍甫赛先生(他在书中是一名演员,出演过《哈姆雷特》)。我也希望加一段小男孩在皮普的新衣服上小便的戏,那段很搞笑。

  还有奥立克?

  奥立克这个角色总是被删去。大卫·里恩版的电影里面也没有。他出现在了BBC最近的一版电视剧里。我很遗憾我没能把奥立克加进去,但是我认为大卫【尼科尔森】在剧本里已经很巧妙的描写了乔妻子死去的原因。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原著中的设置,是奥立克殴打了她,还有奥立克企图把皮普骗到沼泽,想要杀害皮普并毁尸灭迹。但是电影不像电视剧那样没有时间限制,两个小时实在没有办法容纳这么多剧情。

  在看到大卫·尼科尔森的剧本之前,我和另一位非常优秀的作家在准备剧本《董贝父子》,一部很棒的喜剧,绝妙的喜剧人物设置,维多利亚时期那些纸醉金迷的人和地皮流氓等等… 但是剧本有一千多页,想全部放在一部电影里面是不可能的。剧本《远大前程》只500多页,而且大卫的改编很精妙严谨,很有逻辑性。逻辑性体现在三个不同观点视角的结合上,马格韦契的视角,赫薇香小姐的视角(以倒叙的方式)以及另外一个,三种立场巧妙的联系在一起。

  作为我个人,我非常感谢您在电影中放入了沃尔沃思和“老父亲”(Aged P,威米克的父亲)那一段。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段,几乎从来都没有在银幕上展现过。

  
“老父亲”这段剧情非常棒,原先脚本里面是没有的,你也想象不到我是如何恳求坚持加上这一段的。威米克先生是那种工作中和私底下两幅面貌的人,并且从来不会把二者混淆。他对皮普发誓会保守秘密的。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的狄更斯是多愁善感的。但他的多愁善感是有意义的。而如今的我们则不够多愁善感,不能够完成理解书中的那种感受。所以我加入了维米克的“老父亲”,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角色,我喜爱极了他的那股疯狂劲。这股疯狂也正是狄更斯自己的疯狂。

  罗彼·考特拉尼(扮演贾格斯先生的演员)在接受采访时说,拍到一半时你曾经把剧组聚集在一起跟他们说“预算方面出了大麻烦”(The budget’s gone shit-shaped)。

  我不记得我有说过,罗彼说的有点夸张了…… 但是事实上,是真的。每天早上看制作人的表情就知道预算有没有问题,今天是好还是坏。他们从来不会告诉我们预算怎么样了,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预算危机一直都存在,断断续续的,一周一次或者更多的时候突然间什么都不能做。

  我们原来准备要去开罗取景拍摄的,原著里面皮普和赫伯特去了开罗,赫伯特在那边有生意来往,皮普也打算去见艾斯黛拉。但是我们却负担不起去开罗拍摄的经费,而且当时的开罗也非常混乱危险。后来又打算去马耳他,摩洛哥,都因为经费的问题没能实现。最后沦落到只能在伯克郡的一个泥泞的牧场里面取景。因为钱,在有些事情上我们不得不妥协。

  现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想如果结局能是这对情侣在开罗那样的地方伴着浪漫的夕阳开始他们的新生活的话,该有多好!但是我们没有足够的钱,就只能这样。

  电影的开场和大卫·里恩版的开场很相似。您想过换其它的开场吗?不同于浓雾、沼泽、奔跑的皮普、墓地等等。

  当然。其实原本我们准备用赫薇香的婚礼开场的,但最后还是觉得不妥。我不喜欢是因为这是一个发生在维多利亚时期的故事,它有它特定的时代特点,开始就是开始,结束就是结束,不论你想如何去挖掘故事里面的其它方面,都要围绕着这一点来延伸,这是为什么我喜欢这本书的原因,所以我也非常想要把它制作成电影。如果像原著一样用倒序的方式来开场,我认为会损害故事的魅力,首先是不可能像狄更斯的文字那样简单和不朽,其次是倒叙会破坏掉编剧大卫在接下来的剧本中设置额一些悬恋。

  这些年来出现非常多的经典著作的重新解义和翻拍,您对于有人说您的《远大前程》改编过于保守谨慎有什么看法?

  我认为电影的新奇感如果会削弱故事中包含的意义和能量的话,新奇感就是多余的了,虽然我知道这样一定会引来争议。我认为这是一部非常了不起的小说,不仅仅是关于十九世界,同样也能够揭示我们当今的社会,但如果改编了它的叙事方式,就会削弱故事的力量。

  关于未来的计划,您从萨姆·门德斯导演那里接手过来的伊恩·迈克尤恩的作品《在切瑟尔海滩上》改编的怎么样了?

  在进行中,我也非常期待《切瑟尔海滩》。但还是有资金问题。两三百万美元是没有办法把这部电影拍好的,要八九百万才可以。它是一部小型历史片,但是你还需要找演员,等等... 也许你会说可以邀请罗伯特·帕丁森和艾玛·沃特森出演,这样电影就能收到很多赞助,也不会有资金问题了。但是说实话,他们两个并不适合这部电影,我想大概观众也不会满意。找凯拉·奈特莉或者其他人也是。如果观众的期望很高,而电影达不到就会有麻烦。所以我想为什么不能找一个完全适合、完全正确的人来演呢?但是这些人带不来赞助,没有钱就拍不了。在欧洲做独立电影是非常困难的,制作一部好电影的资金和未来的收益这两方面要平衡起来是比较困难的。

  另一部改编自约翰·梅斯菲尔德《The Box Of Delights》的电影现在准备的怎么样?

  剧本已经完成了,但是我不很了解孩子们的想法。我了解成年人的,好莱坞电影制作人他们喜欢故事剧情错综复杂,酷炫的特效,适当的喜剧笑料,层出不穷的惊喜,总之就是要夸张。《The Box Of Delights》故事发生在19世纪30年代,一个拥有可以达成所有愿望的神奇的盒子的小男孩的冒险故事。

  我这个年纪的都能理解为什么你们对《远大前程》不感兴趣。对我来说,这本书是就是《远大前程》已经完全足够了。故事里面对善恶的理性定义,有探索,有冒险,有各种各样的精彩的东西。但是没有办法,谁让它始终不是变形金刚呢?

  不是杰瑞·布鲁克海默的电影?

  是的。

  如果他来制作,你愿意和他合作吗?
  
  能和现在最好的制作人之一合作的话那真是太幸运了,但是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