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5 个视频 
90 张图片 
263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2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本片是本·阿弗莱克导演的第三部电影。
·影片的英文名、同时也是影片中那部佯装要拍摄影片的标题:Argo。这个词来自于希腊神话,其本意是指“阿尔戈号”。阿尔戈号是一条船的名字,由伊阿宋等希腊英雄在雅典娜帮助下建成。众英雄乘此船取得金羊毛。此后该船作为进献雅典娜的祭品被焚毁。
·影片中那部伪造的电影剧本,其原名叫做《光明王》(Lord of Light),是一部没有拍摄的影片的剧本,改编自罗杰·泽拉兹尼(Roger Zelazny)的小说。
·CIA网站上的关于人质营救行动的报告:
https://www.cia.gov/library/center-for-the-study-of-intelligence/csi-publications/csi-studies/studies/winter99-00/art1.html

Story

幕后制作

  说不清的历史

  伊朗人质危机是在伊斯兰革命后,美国大使馆被占领,66名美国外交官和平民被扣留为人质的一场危机事件。这场人质危机始于1979年11月4日,一直持续到1981年的1月20日,长达444天。很多人至今仍认为,这场人质危机导致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吉米·卡特竞选连任失败。1980年伊朗驻伦敦大使馆人质事件与本次事件同时发生。

  在领事馆被占领的时候,有六名美国人成功逃脱,并在一栋公寓中躲藏了起来。后来这六个当时最大年龄只有34岁的美国人在加拿大大使肯·泰勒的帮助下,得到了加拿大和瑞典大使馆的庇护。随后,加拿大政府帮助他们获得了假的加拿大护照,因此他们得以在1980年1月20日安全离开加拿大使馆,而没有暴漏他们的美国公民的身份。而在同一天,加拿大就关闭了驻伊朗使馆。在这次“逃离德黑兰”的营救行动中,CIA为这六个美国人提供了护照并实施了整个营救活动。而策划营救活动的,则是一个叫做托尼·门德斯的美国特工。托尼·门德斯当年是一个传奇人物,极其擅长制造文件、身份、捏造背景以实施逃离行动。在伊朗人质危机事件中,他则选择了“制作”一部好莱坞电影为自己打掩护。这样,他才能够为这六个滞留在伊朗的美国人伪造身份并且离开德黑兰。

  被详细制定的逃脱电影叫做《阿尔戈号》(Argo),而且门德斯还在好莱坞著名化妆师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的帮助下伪造了一个位于好莱坞的叫做Studio Six的制片公司。而且,为了让假戏看起来更为真切,CIA提前把Studio Six的各种信息放在好莱坞出版,并且还让六名人质中的一人带上了Studio Six的文件。影片还有剧本,剧本中设定了一些枪战的情节,当时门德斯考虑这么做的原因是,他们可以以此为借口向德黑兰的大使馆派入一只武装力量,以便在必要的时刻夺回大使馆。

  几周之后,美国人在伊朗人的眼皮底下上演了一出好戏。这六个持有加拿大护照的,在好莱坞工作的电影人大摇大摆地从领事馆走出,从德黑兰的机场起飞,并在瑞士境内降落。同一天,加拿大就关闭了驻伊朗使馆,而大使肯·泰勒也立即返回了加拿大。1980年代,Argo的故事一直不为人知晓。因为考虑到剩余人质的安危,CIA和加拿大政府,也对整件事情的过程讳莫如深。直到1997年,CIA才完全公开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目前,人们能在CIA的网站上看到门德斯亲自撰写的整个营救过程的详细报告--不过,伊朗方面并不认为CIA说了实话……

  小本哥的大梦想

  本·阿弗莱克这次执导的中东题材的影片,算是让他重新回到了“老本行”之中,因为这个演技时好时坏、导演一直很出彩的电影人,在大学里的专业,就是中东问题。阿弗莱克说:“我在大学里学的就是这个,而且也一直很关注这方面的事情。当我知道了CIA组织、策划的Argo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一定要拍这部电影。这是我的领域,也是我最感兴趣的事情。我在念书的时候,还写过几页关于伊斯兰革命的论文。只是,我从来没有从那个专业毕业罢了。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拍摄战争电影的人未必会打过仗。我只是想把这其中的故事讲出来而已。随后,我们就展开了旅行、走访和研究。对当时的事情进行考证和调查,并且决定那些东西可以留在电影里,那些东西是需要被剔除的。因为,除了当时的事实外,我还要考虑这部电影的观赏性和娱乐性。”

  很多人觉得,导演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其实在阿弗莱克看来,导演远比人们认为的简单。小本哥说:“导演是一行说起来难,做起来容易的工作。我们会依赖一个好剧本,然后找到合适的演员,让他们贡献出合适的表演就可以了。你越是仰仗信赖你的演员,他们就会贡献更好的表演给你。约翰·福特曾经说,导演工作的90%就是选择并指导演员。这所言非虚。我在拍摄的时候,就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我让约翰·古德曼和艾伦·阿金在这部影片中挑大梁,就是希望他们能用自己的气质赋予影片不一样的特质。而且,整部电影的风格是混搭的,我想在片中展示出一些真实、一些幽默还有一些黑色。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必要的挑战。要知道,这么一部电影,里面融合了CIA、好莱坞工业以及科斯塔·加夫拉斯的种种元素,就会显得非常好玩和有趣。在这种情况下,我能100%依赖我的演员了,因为这一切想法,都要通过他们才能表现出来。我真的非常幸运,因为我得到了一个杰出的剧本,而且还在华纳公司的帮助下得到了一个出色的演员阵容,这都是这部电影成功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