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39 张图片 
9 位演职员 
45 条剧评 
4 条新闻 
更多  
The Other Truth

总剧情

庭,是最能够刻划人性的地方,里面有法官、控辩双方律师、犯人、证人,在控辩的过程中,人性的贪婪、扭曲、虚伪、卑劣与丑恶表露无遗。但同时亦可以看到正义、无私、关爱的一面,利用法庭这个平台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窥探法官、律师、证人,陪审团、犯人等等人性的一面,透过大大小小不同案件体现种种极具争议性的人生交叉点。

 

人生交叉点

 

一个长期

展开

庭,是最能够刻划人性的地方,里面有法官、控辩双方律师、犯人、证人,在控辩的过程中,人性的贪婪、扭曲、虚伪、卑劣与丑恶表露无遗。但同时亦可以看到正义、无私、关爱的一面,利用法庭这个平台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窥探法官、律师、证人,陪审团、犯人等等人性的一面,透过大大小小不同案件体现种种极具争议性的人生交叉点。

 

人生交叉点

 

一个长期被父亲虐待的青年,他为了保护母亲而杀掉父亲,他应不应该被判终身监禁呢?

 

传媒大肆报道一个贩卖色情光盘的印巴籍青年强奸「女姐仔」的控罪,青年坚称是「女姐仔」主动邀请,但她则坚持是被告蓄意强奸,审讯过程中各执一词,事件的真相还未得到印证时,已到控辩双方律师结案陈词的阶段,陪审团必须作出裁决,某些陪审员对被告的种族和背景带有偏见,在这些因素影响下,印巴青年的命运就落在这些陪审员手上?这样又能否得到公平的判决呢?

 

一个年青才俊被指控是一宗谋杀案的同谋,大状为了伸张正义要帮他脱罪,当做完结案陈词,胜券在握,一切已成定局之后,大状及其女徒弟才发现这个无辜者,其实是真正的幕后策划人,而女徒弟更已经爱上了他,大状应否冒被吊销牌照的危险而指证他?

 

一个少年毒犯被控抢枪杀警,惊慌拔足而逃,在未有警诫下被警察开枪击毙,整件事的始末竟被一个正义律师所目击,但在种种政治压力下,他不单未能还死者一个清白,自己更惹来杀身之祸,究竟他最后能否为死者讨回公道?

 

许多人认为案件到法庭,经过审讯,便会知道事件的真相,但事实并非如此,即使具备全面的证据、证人,你仍然无法知道事实的全部!真相亦只有天知,即使你可以很幸运地逃脱法律制裁,但上天最后都会给你一个公平的判决!

 

香港的法律乃基于宁纵无枉精神,无奈被一些罪犯透过法律罅隙逃之夭夭,正因为这样,律师更需要一个完善的司法制度,为被告争取到一个公平公义的审讯。

 

Clayton Hau是资深大状,他建立Clayton Hau Chambers,刘思杰是他的得意门生,随着他的退休,卓少谦便加入并成这间Chamber的大业主。虽然Chamber里的大状是各自运作,但他们的聚合,所产生的火花,却令这间Chamber热闹起来。

 

这几个大状来自不同阶层,康芷欣黑白分明、卓少谦懒散不覊、刘思杰专走法律罅隙,再加上韦文瀚这个戆直大状,虽然他们有着不同的个性,但他们却同样怀着一颗赤子之心,透过冲突磨合,渐渐建立真挈情谊。

 

他们将会在这正义道上,纵横交错地解开每宗案件的真相,同时透过这些案件,去展示争取公平公义的审讯。

分集剧情

第1集

杰康芷欣 官司胜诉 

  商场店铺发生一宗持刀行劫案,疑兄张兆强遭商场保安当场逮获,并在其身上搜出一把小型军刀及警员的证件……半年后,由刘思杰大律师担任辩方律师展开聆讯。
  思杰在法庭外遭另一大律师康芷欣叫停,思杰以赶往开庭为由胡混过去,芷欣亦只好返回岗位工作。思杰在庭上举证,并设局令证人的供词露出破绽,轻易还兆强一个清白,更助他修补与太太间的关系;而能言善辩的芷欣亦成功为其外籍当事人Michael讨回公道。
  青年伟聪 袭击思杰
  思杰与徒弟沈乐仁到游戏机中心,使计向店主取得一宗伤人案的相关证据后,思杰突然遭一名青年何伟聪袭击。伟聪痛斥思杰三年前草率替其父何劲威被控的虐妻罪脱罪,连累他与母亲终日过着非人生活。思杰表示其父母当年纯粹误会一场,证据亦显示劲威未有虐妻的嫌疑,但伟聪仍旧发狂般纠缠思杰,迫使他出手制伏。
  思杰与乐仁悄悄回到律师楼,却仍被手忙脚乱的芷欣截停,思杰惟有履行承诺,替退休的师傅处理律师楼的琐事,此时,芷欣的顾客兼前夫Michael送来礼物并闹出笑话。
  笑兰哭诉 非人生活
  思杰在假日接到乐仁来电,指伟聪致电律师楼找他拿十万元,思杰未有理会,谁知翌日上班,却惊见伟聪弑父的报章头条。思杰重遇伟聪的母亲方笑兰,她认出思杰正是当日替劲威洗脱罪名的律师,气责他当日胜出官司,间接连累今日儿子被控弑父,激动间更一时失足差点被车撞倒,幸得思杰及时把她拉住,并尝试了解笑兰与伟聪这三年来的生活。
  笑兰为了逃过劲威的魔掌,曾暗中在外面找工作,与儿子悄悄搬走,谁知劲威一再查出新居住址,继而上门蹂躏笑兰母子,她曾多次报警求助,但最终亦不了了知。直至最近劲威再次狂性大发,强行拍下笑兰的裸照,并勒索伟聪以十万元赎回照片;但一天伟聪匆忙回家,带她到内地避风头,数天后返港即被扣押。
  思杰誓助 伟聪脱罪
  眼看笑兰不知所措,思杰只好到拘留室与其子会面,但伟聪毫不合作的表现,令思杰大感头痛。思杰翻看笑兰的档案,一幕幕当年替劲威洗脱罪名的情境涌现……
  思杰向亦师亦友的师爷张耀安倾诉,对自己一时好胜心感到悔疚,后更接到警方来电指笑兰绝望得在天台准备跳楼。思杰慌忙赶至,为弥补当日的过错,他表示将不惜一切助伟聪取得胜诉,但伟聪弑父的人证物证俱全,连耀安也不禁问可有把握助伟聪脱罪,使思杰陷苦恼之中。

第2集

 绝合作 思杰苦恼

  思杰与耀安到羁留所与伟聪见面,但两人却看到伟聪并不合作,他勉强将案发过程说出,指为了取回母亲被拍下的裸照而找劲威,被他玩弄一番后将他打昏及取回相机,伟聪被追赶时慌忙把相机丢进了大坑渠。思杰指伟聪离开时身上没有血迹,认为伟聪有所隐瞒,要求他坦白,但伟聪仍指自己是自卫打伤劲威,令两人没法相信。当笑兰问及儿子的情况时,思杰指伟聪的说话极多漏洞,很容易被入罪……
  新扎律师 误为秘书
  思杰向笑兰再次问及案发当天的情况,她提及当天得知儿子遇事后,因准备带儿子回内地匿藏,于是向老板娘请假;但当思杰、耀安与乐仁向老板娘查问时,却发现她当天没有回茶餐厅。思杰觉得事有可疑,要求乐仁跟踪笑兰,而耀安负责调查劲威有没有其他仇家。为了完成伟聪的委托书,思杰要求好友兼事务律师行老板卓少谦尽快出现替他把文件签妥,想不到少谦竟在短时间内驾著名贵跑车在思杰眼前出现。
  一脸轻松的少谦回到律师楼时,却发现母亲的好友Emily在会议室,心知不妙的少谦立刻致电给敬业,要他负责应付她。原来Emily的男友在宴会上当众为她签下了婚前协议书,指会爱她一生一世及提供生活费,但结果两人在个多月后分手收场,于是Emily决定要控告前男友。思杰上班时发现巧如尾随而至,以为她是新到任的秘书,于是带她到秘书座位;思杰为了查阅律师楼的租约私自进入伯勤的房间,竟被巧如阻止。
  当思杰正教训巧如时,芷欣出现指巧如是欲拜自己为师的新人律师,令思杰大感没趣。巧如努力在芷欣前表现自己,反被芷欣看到慌忙的一面,但芷欣指满意巧如在思杰前也毫不畏惧的表现,答允她的请求。芷欣偕巧如到楼上少谦的事务律师楼,Emily遇上芷欣后误以为她是自己的代表律师,但弄清是误会后当众指责芷欣;路过的少谦被Emily强拉进会议室内,反让少谦看见芷欣如何俐落地摆平了Emily的索偿,不禁对她大为欣赏。
  笑兰突然 自认凶手
  少谦发现芷欣等在咖啡店买饮品,主动付款请客,更在乘电梯回公司时大献殷勤,结果碰钉子自讨没趣。少谦与到律师楼找耀安和思杰闲聊时,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要求敬业把行内公认困难的案件交给他处理。三人开会讨论如何协助笑兰,乐仁更说笑兰可能是凶手,被师傅思杰指责。笑兰突然向茶餐听老板娘辞工;当她与儿子会面时,更指自己是凶手,亦因激动而晕倒。伟聪看到母亲的惨况,答应向思杰说出真相……众人在律师楼讨论案情时,思杰得少谦启发,想出三年前曾录下与劲威谈话的内容。

第3集

助伟聪 违反守则

  思杰在律师楼的杂物房寻回当年与劲威的对话录音,清楚地记录了他暗示虐妻的方法;看到好友兴奋不已,少谦忍不住出言阻止,耀安亦担心思杰此举违反保密守则。思杰坦言自己不欲冒此风险,因此要求耀安调查劲威的朋友,是否有人曾听说他的虐妻行为。芷晴与男友到律师楼,向聘用的代表律师少谦解释案情,在银行负责推销基金的芷晴,竟被一起合租单位的好友Mary控告,指她伪造文书;但两人却发觉少谦表现甚为轻浮。
  神化少谦 胜出官司
  耀安向思杰等人报告好消息,指警方已发现劲威的相机,更将当中相片及短片复制了;照片上有著笑兰受辱的裸照。看到耀安一面兴奋,思杰忍不住提醒他,这批照片除证明劲威虐妻外,亦强化了伟聪杀人的动机……审讯正式召开,伟聪的朋友被传召说出曾听到他指欲杀死父亲之言,邻居亦出庭指出杀死劲威的滑板是伟聪所有,再後经法医证实劲威致死原因是被滑板袭击所改;控方直指伟聪是蓄意杀死劲威。
  耀安对思杰要求传召伟聪上庭的决定甚为担心,指伟聪可能被控方猛攻,让陪审团对他产生坏印象,但思杰却认为可借此证明劲威长期作出虐妻的行为。伟聪在庭上作供,果然被控方以尖锐的言词攻击;思杰传召茶餐听老板娘,谈到她如何得知笑兰受到丈夫虐待,心理医生分析笑兰患上抑郁症的成因,更请来劲威的朋友说出他如何吹嘘虐待妻子,以此证明劲威一直令笑兰两母子活在惊恐之中,但控方却成功将思杰的理据一一拆解。
  思杰见形势不利,只得传召笑兰上庭说出劲威虐打自己的经过,思杰更孤注一掷,把三年前与劲威讨论的录音在庭上作供。当录音播放完毕,控方出言反击,更指思杰将与劲威的录音呈堂,明显违反了保密协议;法官亦因此当庭指责思杰罔顾职业操守,指将会去信大律师公会作出投诉,更指引陪审团不用参考有关的录音。另一方面,少谦一脸轻松以步步进迫的方法,成功在庭上证明Mary控告芷晴的原因,竟然是……
  思杰成功 找出疑点
  Michael知道芷欣可能被迫迁,於是四出寻找合适的单位以讨好前妻,但芷欣却不领情;这时少谦突然出现在律师楼,更给芷欣看一份临时买卖合约,原来少谦已买下了单位成为芷欣与思杰的业主。思杰发现验屍报告上有疑点,於是找化验人员及法医查询;耀安及乐仁陪思杰再到案发现场,看他以想象来重新构思有关案件。思杰在结案陈词中,指出伟聪两母子才是受害者,亦力证伟聪并没有杀害劲威。等待宣判前,伟聪担心自己入狱後母亲崩溃,於是特意写信支持笑兰。另一方面,思杰鼓励笑兰,更承诺如伟聪被判有罪将替他上诉。

第4集

瀚拒接 不义委托

  思杰在裁判处遇上好友文瀚,原来文瀚现於裁判处担任当值律师,生活清苦。文瀚在等待工作分派时,接到替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而被控的朱永辉过堂工作,暗中对他反感。文瀚陪同永辉进入裁判庭,替不认罪的永辉提出保释候审;当过堂程序完成後,永辉欲请文瀚当自己的代表律师,但文瀚竟拒绝。
  刚转身离开的文瀚看见裁判处的职员,竟立时变脸上前巴结,提出可随时为他们工作……
  咏珊出现 为爱求情
  正当巧如为兼任秘书一职而忙乱不已时,幸好新秘书终於上班;这时文瀚刚好到律师楼探望思杰。文瀚羡慕思杰能在中环开设事务所,与自己在元朗的办公室有天壤之别;这时思杰指师傅伯勤已退休,因此空出了一个单位,叫文瀚考虑租下,但文瀚指自己没有能力负担,思杰答允出面与业主少谦商讨廉租给文瀚。这时耀安进来,指收到律师公会的通知信,要求思杰与他一起出席聆讯,思杰为令耀安放心,表示将一力承担责任。
  巧如刚把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案件的资料交给芷欣时,案中的少女张咏珊竟突然出现;她指得知芷欣是此案的主控官,因此前来请求她不要控告永辉,想不到芷欣冷然回应,让咏珊的情绪激动起来。巧如带咏珊到洗手间让她冷静下来,却听到咏珊指两人是真心相爱;巧如把咏珊送走後向芷欣报告情况,反被师傅指责她身为检控的一方,是绝不能与有关人士接触。巧如碰钉後到茶水间,乐仁出现好言安慰。
  思杰与文瀚在街上聊天时看到兆强在模型店看刀,因担心他仍想不开而支开文瀚与他攀谈;文瀚发现有阔少用跑车把婆婆的手推车撞毁而上前帮忙,想不到阔少反要求婆婆赔偿两万元。这时刚到达的思杰,看到阔少的跑车好像有违法改装,於是以此要胁阔少赔偿;众人理论时,阔少的女友拾到文瀚的卡片,指大律师竟要胁人……
  咏珊一案正式开审,主审法官康显华是芷欣父亲,因此他提出辩方可要求撤换法官,但辩方同意聆讯继续。
  显华极速 审结案件
  控方因保护咏珊私隐而让她以视像作供,但她在作供时情绪激动只得暂时休庭。咏珊的母亲指责女儿为何不说出永辉罪行。再次开庭时,永辉的律师不断用词言抹黑咏珊,更暗示她是个坏少女;另一方面,文瀚兴奋地向裁判处的工作人员派新卡片,指自己将搬到中环开业;但想不到文瀚竟从少谦口中,得知少谦对把律师楼出租予他并不知情。显华不欲咏珊继续受伤害,以高速将案件审结,并当庭指责永辉与他的代表律师。芷欣离开法庭时,咏珊的父母出现向她求助,指咏珊把自己反锁在厕所中。

第5集

 杰聆讯 遇上旧仇

  早上上班,思杰看到少谦时借机向他问及,可否把伯勤空出的房间租予文瀚,结果被少谦责备没有知会他而先斩后奏;看到思杰一脸没趣,芝欣亦趁机揶俞他。晚上思杰与文瀚喝酒时,思杰竟遇上大学时的教授Professor Lee,Professor Lee不满他用小费要酒保替自己办事,两人更因此口角。之后文瀚向好友说出,负责纪律聆讯,为人良善的资深大律师因急病入院,而不知换了何人。
  伯勤回归 助徒解困
  思杰与耀安在进入聆讯法庭前,思杰仍安慰好友,并指一切均是他的决定;当思杰进入法庭时,竟发现Professor Lee正坐在纪律审裁团的中央位置。当思杰与耀安作供解释后,Professor Lee接受耀安与事件无关。但当谈到思杰的行为时,Professor Lee便义正词严地指责他,虽然思杰以当事人劲威已过身的理由抗辩,但Professor Lee仍指他违反职业操守;就在这危急关头,思杰的师傅伯勤突然自旁听席站立发言……
  众人回到律师楼,少谦更邀功指是自己请伯勤赶回香港帮助思杰;伯勤兴奋地坐在自己的房间,少谦指伯勤可继续随意使用,文瀚听后心中惊惶不已。文瀚向少谦与思杰商讨解决的办法,少谦拒绝帮忙催促伯勤搬走,最终思杰只得安排文瀚暂搬到杂物房工作。文瀚坐车时遇上交通挤塞,原来有人在车道上示威呼冤;文瀚下车徒步走近,看到示威者谭伟通被警察带走。文瀚到达警署与伟通接触,更问他为何要伸冤。
  原来伟通被指雇用黑市劳工,最终罪名成立被判监七天,但伟通向文瀚说出自己是清白,那位黑工根本是邻铺的亲戚,而自己的小店亦根本无需请黑工帮忙;当文瀚了解事情始末后,决定不计酬劳助他上诉。思杰看见文瀚埋头苦干,忍不住出言问到,为何平时胆小如鼠的文瀚竟然要挑战政府替伟通上诉。荣富到医院探望母亲时,发现护士通知他的母亲刚去世,当荣富发现母亲病床周遭并没有任何医疗仪器,不禁大为愤怒。
  少谦母亲 被控失误
  少谦代父亲启航约母亲雯慧吃饭,身为著名医生的雯慧应约,才发现启航竟约了伯勤同席;看到妻子不明白为何会是四人宴会时,启航向妻子说出今天是求婚三十五周年,而当年亦有伯勤在场。雯慧收到启航的礼物,是往南极旅行的套票。永辉的代表律师以芝欣父女一起审案为由上诉,Michael不听芝欣劝阻,与拍摄芝欣一家的记者发生争执。另一方面,思杰发现乐仁竟欲转投他人门下。雯慧被荣富控告医疗失当,荣财向启航解释弟弟的动机;为此少谦代表雯慧上庭辩护。

第6集

仪指证 启航贪污

  廉署控告荣财与启航的贪污案,两人均否认控罪。启航指在晚宴上抽到大奖全凭运气,并没有利益输送。少谦说出廉署的起诉理据对父亲极为不利,启航百词莫辩大为气愤。启航不明白女司仪Helen为何会成为污点证人陷害自己,少谦决定先查清楚Helen的背景。荣财找少谦作辩护律师,气愤的他表示自己从无指使Helen在抽奖环节中故意送名贵金表给启航。荣财向少谦透露荣富在控告雯慧时得不到赔偿,曾找他要多分一份遗产。
  少谦发现 荣富秘密
  文瀚在杂物房中努力翻看法例书,希望替伟通找出上诉理由,Raymond即提醒他可买回案件誊本以方便工作,但文瀚尴尬一笑,不知从何说起。巧如看见文瀚独自工作,即劝他收徒弟以帮忙处理案件,但文瀚却自嘲就算想请也未必有人愿意跟随自己。
  文瀚带同誊本的收费到小食店见伟通,但通嫂得悉上诉要收费後,即大力反对丈夫上诉。思杰见文瀚不收伟通律师费助他打官司,於是好心地把龙兆坤大状要为上市公司打官司一事告知他。
  思杰推荐文瀚做龙大状的副手,令他感激不已。文瀚首次见龙大状便迟到,龙大状一脸不悦。龙大状被拒绝延期审讯,竟把怨气发洩到文瀚身上;文瀚心中难受却不敢发作。少谦与耀安跟踪Helen,发现她与荣富是认识,於是请私家侦探调查两人关系。思杰见文瀚屈在杂物房工作辛苦,以藉口让他使用自己的办公室工作。文瀚努力翻看誊本及判词,肯定法官的判词有欠稳妥;伟通得知自己翻案有望而大感兴奋。
  此时通嫂怒气冲冲地回到小食店,质问丈夫为何私下把单位做了按揭,更表示如伟通要上诉,便要与他离婚;两夫妻争执时更误伤了文瀚。少谦终发现原来Helen是荣富的私生女,更得悉Helen母亲萍原来是住在佛堂内,即与耀安前往佛堂找她,希望萍能出庭作证。萍得知後不想女儿泥足深陷而答应少谦当证人;少谦感到启航的贪污案渐露曙光而不禁松一口气。
  证人退出 少谦大败
  少谦找到渔夫详细查问有关抽奖当天的情况,当掌握更多细节後的他,对为父亲胜出官司洗脱罪名有更大信心。案件开审时,少谦突然收到萍的来电表示不想出庭指证女儿,令少谦呆立当场;少谦只得硬着头皮在庭上盤问Helen与荣富之间的关系,但Helen当庭否认自己与荣富是父女关系,最後少谦更因未能提出有力证据而遭法官驳回,结果反令启航与荣财的贪污嫌疑大增,直接令两人的案件处於下风。

第7集

航罪成 提出上诉

  因启航与荣财的案件未能找到新证据,结果法官宣判两人罪名成立,启航更激动得在庭上大呼冤枉。少谦无计可施只好替父亲保释外出,等候上诉。少谦代父亲到旅行社巡视业务,却遭各人冷淡对待。启航的合作夥伴老彭,对启航收受利益一事感不满,雯慧为维护丈夫而与他理论,而少谦为息事宁人,提出自己会暂时代父亲处理旅行社的业务。启航自问奉公守法,却无辜被指贪污更被判有罪,不禁心情低落。
  伟通再次 聘请文瀚
  雯慧提议丈夫可请伯勤回港出山助他上诉,少谦得悉後只得无言地接受父亲的决定。瑞馨因文瀚替伟通翻案一事而对他有好印象,因此在法庭外遇见文瀚时,礼貌地与他打招呼;龙大状看见瑞馨对文瀚的反应而大感意外,因此对文瀚另眼相看。文瀚收到替龙大状担任副手的薪金,立即买咖啡回律师楼答谢思杰。文瀚豪爽地向思杰表示以後会分担部分律师楼的费用,思杰欣然接受。
  伟通得到平反後,即向各街坊大赞文瀚的仁义,文瀚被伟通力赞更坚信自己的信念是正确。有街坊指伟通可向政府索偿,伟通即再邀请文瀚为自己出马,文瀚虽不情愿却又不知如何推却,最终只得答应伟通的要求。
  伯勤回港,了解事情後答应替启航上诉,少谦的律师行得知後,各人如临大敌般决心要为启航翻案。伯勤与众人企图在所有供词中找出漏洞,希望能找出可以替启航上诉的理由。
  少谦指自己其实已反覆审阅过所有的证供,却仍未能找出头绪,思杰则认为少谦只是「当局者迷」,所以没有成功找出当中的破绽。少谦向思杰坦言,明白伯勤最擅长是打刑事官司,而上诉案却非他的强项,但思杰听後却指应对伯勤有信心。众人日以继夜研究誊本与供词,思杰灵光一闪想到Helen口供的漏洞。伯勤对上诉充满信心,但少谦心中却有着说不出的担心。正当各人为启航的上诉作好准备之际,思杰突然接到一通电话。
  伯勤患病 退下火线
  思杰应的士司机要求到公园接回伯勤,呆坐在一旁的伯勤指自己突然忘记了自己的住址,思杰认为师傅可能是疲劳过度而一时忘记。
  翌日到达法庭时,伯勤向启航夫妇表示不会为他担任辩方律师,更说出自己患上初期老人痴呆症一事,众人不禁替伯勤难过。伯勤与思杰吃过晚饭後途经立法会,伯勤回想起往事,不禁唏嘘感慨,思杰亦只得忍着心酸,努力安慰恩师。伯勤表示自己将会全面退下来到外国养病,更勉励思杰一番,要徒弟为公义继续战斗下去。

第8集

谦转职 成大律师

  启航的贪污案告一段落,众人在律师楼一起庆祝,启航更兴奋得向各人宣布少谦转作担任大律师,耀安与思杰听後顿时呆住了;少谦为不想父亲扫兴,只好硬着头皮承认会转职认证大律师。律师楼各人均担心会因少谦的决定而失去工作,少谦惟有安慰众人一番;思杰看出少谦还没有拿定主意,但芷欣的一句赞赏,却令少谦终下定决心……伟通带着臭豆腐到律师楼找文瀚,原来又找他商量其他可索偿的事件。
  巧如获得 犯人罪证
  文瀚觉得伟通贪得无厌,只得断言拒绝了他,伟通气极拂袖而去。文瀚与思杰到酒吧消遣时看见Michael醉酒闹事,文瀚出於正义感而愿替Plaula担任证人,力证Michael出手打人。芷欣深夜接到Michael致电求助,於是立即赶往警署;文瀚得知Michael原来是芷欣的前夫後大感愕然。芷欣认为Michael醉酒闹事有错在先,不肯担任Michael的辩护律师而要前夫另聘高明,Michael始料不及而呆立当场。
  报章大肆报道一女星遭人强奸一案,律师楼各同事也好奇受害人是谁而议论纷纷;芷欣接获律政署的案件,正是传媒炒得正热的女星被强奸案。巧如得知自己有机会助芷欣审理大案件,心中大感兴奋,但当她得悉因法庭禁止披露当事人身分,令巧如不可以询问证人作调查又不可接触被告後即大感没趣。思杰见巧如苦恼不已,於是带她与乐仁一同到咖喱屋吃饭;思杰得知强奸牵涉及印度人Chima(芝麻仔),逐介绍Chima的朋友Gahal让巧如认识。
  Gahal把芝麻仔的背景告知了巧如,让巧如了解被告的生活与人格;Gahal指在印度餐厅工作的佳仔与芝麻仔熟稔,佳仔更把芝麻仔用手机传给他的相片给巧如等人看。巧如看见芝麻仔偷拍婷的照片,觉得他甚为过分。芷欣得悉巧如曾私自查探芝麻仔的事情,即大感不悦,更严正地痛斥巧如不可再犯。巧如怕芷欣会放弃自己,急得立即向她道歉。案件开审前,芷欣与巧如遇上印裔大律师乔大状。
  芷欣大战 印裔律师
  巧如看见是印度人的乔大状能说出一口流利的广东话,不禁大表意外;原来乔大状为芝麻仔的辩护律师,而芷欣则代表律政处担任检控,向芝麻仔作出起诉。两人在法庭上针锋相对,乔大状在法庭上大打人情牌,更成功为芝麻仔争取保释。芷欣离开法庭时看见乔大状与芝麻仔被记者争相访问,芷欣隐约感到他并不简单。芷欣接获警方赵sir通知,希望她能劝服婷亲自出庭作证;当两人见面时,婷回想起遭芝麻仔强暴的情形,竟激动得当场哭得泪如雨下。

第9集

扰事主 不获保释

  报章大肆报道芝麻仔在警署外袭击人一事,乔大状对芝麻仔的冲动行为大表不满。芝麻仔的外婆病危留院,於是再恳求乔大状协助他保释外出探望外婆;乔大状决定博一博,向法官申请撤销芝麻仔的强奸罪,但遭法官拒绝。高院外,洁丽与一众市民被随机抽选,要求履行公民责任,到法庭当陪审员。经过一番轮选,洁丽、玉英、罗琛、伟权、国正、Bobo与Leo被选出组成陪团成员,为强奸案作陪审。
  文瀚母亲 成为陪审
  Raymond在开庭前向各陪审员讲解守则,更要求他们选出一名首席陪审员成为代表;洁丽与各人因强奸案而走在一起,众人见罗琛性格积极又在惩教署工作,决定推举他担任首席陪审员。芷欣以婷是公众人物为由,要求法官准许以「X小姐」代替婷的称呼,获得法官批准。婷以第一证人身分在庭上指出并不认识被告芝麻仔,更说自己很怕印度人的体味;婷表示在自己的生日派对上才第一次见到被告。 虽然不知芝麻仔何以能进入生日派对的场地,但婷在盛情难却之下喝了一杯芝麻仔交给自己的香槟,当喝下後便神智不清;这时芝麻仔提出要求送她回家,亦趁机强奸了她。陪审席上的洁丽看见婷哭得可怜,亦对她感到十分同情。初庭审讯完毕,各陪审员经特别通道离开时,仍为刚才的案件议论纷纷。洁丽与玉英并肩而行,洁丽更称赞玉英说她成功估中婷就是受害人;洁丽见时已黄昏,於是急急赶回书斋找丈夫景生。
  景生抱怨妻子未有买菜煮饭,洁丽心生一计,致电给儿子文瀚寻求协助;文瀚出现後景生向儿子说楼上邻居的厕所漏水,要求文瀚出律师信控告邻居,文瀚为息事宁人答应父亲会处理。文瀚静静找邻居福伯询问为何还未作出维修,福伯以腰伤为藉口拖延,文瀚一时心软欲给钱福伯看医生,景生突然出现阻止。文瀚向洁丽提及认识芷欣一事,但她竟以为儿子欲追求芷欣。
  控辩双方 供词相反
  思杰将Michael醉酒闹事一案转介给少谦,Michael向两人大吐苦水,但少谦却借意希望从Michael口中多了解芷欣的一切。
  法庭传召了Gahal到庭上为强奸案作供,而直到最後则由芝麻仔出庭答辩,但芝麻仔口中所说的过程,却与婷的作共完全不同,众陪审员一时间分不清那一方孰真孰假。退庭後各陪审员在休息室内谈论婷与芝麻仔的供词,唯独国正一人又要赶着离开,众人看眼中不禁愕然。经过连番审讯後,各陪审员商议後的结果,竟然是不能以大比数通过裁定芝麻仔强奸罪名成立。

第10集

数不符 讨论继续

  洁丽在投票中认为芝麻仔无罪,引起了国正的不满;国正指洁丽拖延了审讯的过程,令他不能尽快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洁丽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芝麻仔是否无罪,但因为在审讯期间自己发现当中有不少疑点,因此洁丽要把疑点弄清楚,才能判断芝麻仔是否有罪。Leo与Bobo坚持认为芝麻仔无罪,而伟权与罗琛则认为芝麻仔有罪。玉英提及Gahal的证供,指芝麻仔背景复杂,但Bobo仍然相信自己的直觉。
  洁丽提出 心中疑惑
  洁丽质疑婷与助手的证供不相符,更指出婷曾说过很讨厌印度人的体味,罗琛与权於是就洁丽的质疑,说出有关自己的想法,藉此希望她能改变初衷。洁丽告知各陪审员,自己曾与儿子文瀚到案发现场作实地测验,却不明白为何没有邻居曾听见婷的呼叫声音。听到洁丽的发现,玉英亦开始产生怀疑。国正心急离开,於是再催各人再次投票;当国正看投票芝麻仔有罪与无罪的人数比例时,即投芝麻仔无罪,但料不到玉英却坚持投有罪一票。
  国正气得责骂玉英,令她不满反驳,更直指他不应为了尽快把案件完结而作墙头草。由於一众陪审员未能作出共识,Raymond只有安排各人留宿一宵直至有结论为止;国正因再被困而对玉英更表不满。思杰看见芷欣与巧如在晚上仍留在律师楼而大感奇怪;芷欣向思杰坦言,指想不通为何众陪审员在这件强奸案上不能作出一致的判断,思杰认为世事难料;思杰又告知芷欣,少谦将会替Michael打官司,但芷欣冷淡说事不关己。
  晚上各陪审员继续开会,但Leo与Bobo在兴高采烈地谈及援交的话题,令伟权对两人大感反感;伟权除了看不起两人,更认为他们毫无道德观念可言,而Leo则认为伟权食古不化。罗琛认为洁丽见识不多,於是以自己的经验游说她,希望她能认同芝麻仔有罪;洁丽不想被罗琛缠绕,於是答应他会详细考虑有关立场。但翌日众陪审员表决前,洁丽仍在众人前说出自己一直不能释怀的疑点。
  连翻讨论 终有结果
  伟权终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把自己女儿遭人落药给迷奸的事说了出来,权更认为芝麻仔与迷奸他女儿的坏男人没有分别。各人得知伟权的家事后无言以对,亦无从安慰。罗琛见洁丽不停讲道理,心中有火,更直指洁丽拉票,洁丽只得出言反驳。经过多番讨论,陪审团终有定案。芷欣替婷大感不值,但亦无可奈何;芷欣突然收到婷的来电,哭诉希望芷欣能替她作出上诉,但芷欣说出在此案中自己是代表律政署,因此不能私人帮他上诉。芷欣担心婷,於是赶往婷的住处欲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