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2 张图片 
9 位演职员 
17 条剧评 
1 条新闻 
更多  
The Life And Times of
A Sentinel

总剧情

  若能在重要关头,放下心中一个「我」字,为大局着想,才能成就一番大业!聂多宝和裕亲王福全,因为一个「我」字,走上两条完全不同之路。一个执着于一句话,走进万劫不复之路;一个在重要关头放下心中的小我,造福苍生。

 

  福全相助 多宝入选

 

  聂多宝(马浚伟饰)自幼嗜武,自恃一身好功夫,经常抱打不平。一次与蓝翎侍卫尔豪(许家杰饰)冲突,酿成

展开

  若能在重要关头,放下心中一个「我」字,为大局着想,才能成就一番大业!聂多宝和裕亲王福全,因为一个「我」字,走上两条完全不同之路。一个执着于一句话,走进万劫不复之路;一个在重要关头放下心中的小我,造福苍生。

 

  福全相助 多宝入选

 

  聂多宝(马浚伟饰)自幼嗜武,自恃一身好功夫,经常抱打不平。一次与蓝翎侍卫尔豪(许家杰饰)冲突,酿成轩然大波,令满汉之争更为激烈。康熙(陈国邦饰)为了平息汉人怒火,于是推行一系列新政策,其中一项便是准予汉人子弟考选御前侍卫。多宝自恃功夫了得,于是决意投考。

 

  多宝虽然过关斩将,最后却未能入选御前侍卫,事件为二皇爷福全(马国明饰)所知悉,于是与多宝连手调查,及后才发现事情由太皇太后孝庄(程可为饰)幕后主使。康熙得悉真相,认为事件对多宝甚为不公平,决定让多宝入选。多宝虽被康熙恩准入侍卫营,但御前侍卫乃皇上之贴身侍卫,入营之前要调查三代,过程中多宝发现自己并非聂贯一(郭峰饰)和高彩琼(马海伦饰)的亲生子,幸真相最终被掩饰,多宝得以顺利成为御前侍卫,并知悉福全二皇爷身份。福全虽然身份显赫,却不理二人身份悬殊,与多宝平辈论交。而经此事后,康熙开始信任福全,福全因而受到重用,埋下日后谋反之伏线。

  

  清宫秘密 谜底揭露

 

  一次,多宝护送孝庄出宫祭祀,见孝庄与虚云寺扫地僧祈万昌(骆应钧饰)似是相识,感到奇怪,把事情告之福全,福全感觉有异,叫多宝追查内情。多宝最终查出自己的身世,惊悉一切来龙去脉,自己竟是万昌之儿子,而祖父祈道廷(黄智贤饰)当年为了保护顺治,不单赔上了生命,更令多宝家散人亡,而康熙和孝庄竟是逼害自己一家的仇人。福全亦恍然顺治(陈锦鸿饰)本欲把皇位传给自己,康熙的皇位全由孝庄策划夺取。与此同时,福全竟发现了一个新的秘密,就是顺治临终前亲笔所书的一封信,福全觉得只要找到这信件,便可以证明自己才是真命天子。福全亲自向万昌逼问信件下落,但信件经已遗失,福全一怒之下杀掉万昌。在追查过程中,福全更谋害聂家及多宝好友御前侍卫恩泽(郑俊弘饰),然后将一切事情嫁祸予孝庄、康熙,令多宝误会二人是杀人凶手,更相信福全说话,福全才是真命天子。

 

  多宝挣扎 放弃刺杀

 

  适时,康熙因为要体察民情,决意南巡,福全负责统筹此行之一切事宜。多宝与康熙独对,杀死康熙的机会就在眼前,但多宝与康熙相处下来,感觉康熙并非如福全口中所言,残忍无道之君主,相反他觉得康熙爱民如子,乃世间难得之君,若然自己因为个人之仇恨,而把康熙杀死,可能令天下百姓失去一个贤君。多宝天人交战之际,想起和尚衍因(刘江饰)说的一句禅语:「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无住则生死,无所住亦即无所执」,多宝终放弃执着,在重要关头时,没有杀害康熙。康熙只知多宝护驾有功,晋升他为侍卫统领。

 

  福全发难 进行逼宫

 

 康熙遇险一事,孝庄怪罪福全失职,下令圈禁福全。福全知道经此一役,再难翻身,万念俱灰,但多宝此时却对福全不离不弃,带衍因见福全,望以佛法开解,福全未有所悟,却在衍因之禅语:「世间亲情不能代替,就算是一国之君都会念及亲情」中找到一线生机。福全决定去信康熙,求康熙念及骨肉之情,原谅自己。康熙终于被福全所感动,求孝庄取消福全之罪,福全终于恢复所有职务。

分集剧情

第1集

杀止杀 福全赞同

  康熙二十五年紫禁城太和殿内,文武百官云集。就在这个时候,裕亲王福全却力指康熙继位实是非法,身登大宝的应是他福全。一切事情,由多年前开始:顺治带同二子福全及三子玄烨(即是康熙)去打猎,休息时,顺治向臣下表达用以杀止杀的态度对付抗清的汉人,玄烨不以为然,而福全则大表赞同,顺治表示将来要把江山交托给福全,福全大喜。未几,孝庄皇太后向群臣公布,顺治染上天花而死,由于天花有高传染性,不让众皇亲见遗容。
  福全赞同 顺治出家
  道廷跟随事实是,顺治因回忆已逝世的董鄂妃而郁郁不欢,萌生了出家之心;孝庄劝阻无效,顺治表示想传位予福全,但孝庄指福全心术不正,反而推荐玄烨。顺治终在五台山清凉寺出家,法号行痴,御前侍卫祈道廷亦陪同出家,法号行嗔。两人在人前以师兄弟相称,而道廷其实暗中把顺治的行藏向孝庄报告。道廷未告知儿子祈万昌自己出家一事。有一日他在儿子家门前,亦不敢进去,只是在门外打探初生孙儿祈俊杰的消息,但仍巧遇曾得他相救的田刚正。道廷收了刚正为徒,法号衍因。
  万昌服毒 孝庄放手
  顺治病危,死前表示放不下道廷的安危,亦有一封信要道廷交予福全。顺治病逝,道廷知祈家危险,顺治遗书可能是祈家保命符,于是私下偷印多一封信,并托衍因交给万昌。道廷把正本交给孝庄,她阅后烧了遗书,并暗示道廷自杀,道廷照做。衍因带同万昌及其尚在襁褓的独子俊杰逃亡。混乱之中,俊杰被水冲至下游,衍因和万昌估计俊杰已被人抱走。万昌为了家中三十多人性命,决定向孝庄交代一切,只要求衍因代他找寻儿子。万昌为了取信于孝庄,在她面前服毒;孝庄以为他不知内情,遂放过了他,但万昌已被毒哑。
  福全气愤 义助多宝
  福全夫妇带儿子在孝庄面前抓周,儿子抓了宝刀,众人大乐。福全夫人桂伦向孝庄要求出关探望三年不见的父亲铁帽子王,福全随即表示希望自己可以带同儿子同往。孝庄认为福全是想借助手握重兵的岳丈,东山再起,于是支开桂伦,之后明示福全不可一错再错,又重提福全十五年前一件错事,并要福全安分守己。失意的福全孤身去到常满楼,遇上满州人尔豪闹事。尔豪正在和常满楼的少东聂多宝争执,尔豪说话之中触及福全痛处,被福全掌掴

第2集

豪神秘 被吊示众

  多宝不满尔豪嚣张,遂与双喜埋伏并痛打他一顿作为惩戒,谁知翌日尔豪却被人吊起并挂上“满人狗”的木牌,引来街坊议论纷纷,多宝与双喜直斥他活该,尔豪终由友人救走。
  多宝发现村民打更松为赚取更多收入,不惜在日间当兼职,工作至深夜再往打更,多宝见状表示可以替代捱至生病的他打更,并试敲了一下铜锣,谁知却把一只路过的犬只吓坏乱奔,多宝痛斥犬只的主人卓紫凝未有好好拉住犬只,令它乱冲乱撞,紫凝主仆却不满多宝打更吓坏爱犬来旺。
  侍卫泰石 仗势欺人
  紫凝扬言有谁可以把来旺拉住,便赏其银两,打更松闻言赶往捉犬,却因此而病发晕倒,紫凝吩咐婢女可儿向商贩赔钱了事,打更松则被多宝等人送回常满楼检查。此时,尔豪邀得御前一等侍卫表兄泰石到来,誓要找出将他吊起示众的主谋。
  多宝阻止父亲冠一及母亲彩琼求情,并与尔豪打起来,打更松吓得连忙走避,泰石却误令他受重伤。泰石见状竟拉拢衙门师爷,指控多宝等人打架闹事,下令将众人扣押,自己则与尔豪立刻离开现场。
  冠一向师爷疏通,把多宝救走,但却担心其他好友,遂率众村民写孔明灯诉冤情。孔明灯随风飘到宫中,玄烨向心腹侍卫纳兰性德及其大学士父亲纳兰明珠等人了解情况。
  福全献策 稳定民心
  多宝得悉打更松头部重伤致死,官府却包庇旗人及侍卫,判断死者是久疾致死,使多宝决心要还无辜枉死的好友一个公道。多宝拿着打更松的工具,率村民以打更的声音悼念好友,却因而重遇紫凝。
  刚承受丧犬之痛的紫凝,上前责多宝胡乱打更才会使来旺吓至乱走受伤,并受感染致死,多宝遂道出打更松为了替她捉回爱犬才会喘症病发,并再次敲铜锣将紫凝主仆赶走。
  玄烨为福全爱儿赐名宝泰,并讲解名字的含义,使福全勾起十多年前因为对汉族的猜忌,而犯下一次大错,并对此悔恨不已,遂向极力推行满汉一家的玄烨提出,让汉人效力朝廷的机会,尝试让汉人担任贴身侍卫,肩负皇室安危,以表示对汉人的信任。
  多宝决心 投考侍卫
  多宝率民众聚集,引来官府的注意,正要准备放箭驱赶众人之际,性德赶至传玄烨的口谕,表示会彻查此事。玄烨向孝庄透露有意招揽汉人担任御前侍卫,并推行减税政策缓和近日的民愤,以表示对汉人没有防范之心,孝庄以担心皇室安危为由表示反对。
  多宝对御前侍卫一职感兴趣,决意投考并为汉人争光。福全收到孝庄为宝泰打造的金锁后大发脾气,不禁忆起自己近日为惹起满汉纷争暗中所做的一切……

第3集

 时表现 未被录取

  多宝与尔豪等考生,齐集御前侍卫考核校场,经历多次淘汰,多宝晋身最后比试,由官拜一品的领侍卫大臣布齐监考。多宝在擂台上表现极佳,却最终仍被指未能及时完成指定的项目。布齐完成考核后,向玄烨汇报情况,表示自己遵照其所愿,分别收录了满人及汉人的考生。
  玄烨的皇贵妃曼筠忙于刺绣,以讨皇上的欢心,恭亲王五福晋建澄求见,希望精通音律的她可以传授自己弹奏马头琴的技巧,表示打算在恭亲王归来时演奏一曲。
  曼筠被责 东施效颦
  曼筠为方便建澄,着她把琴留低,以便日后再学;惠妃为玄烨表演剑舞,获得他的赞赏,她透露曼筠近日为忙于为玄烨完成一幅刺绣,使玄烨好奇前往。玄烨在曼筠门外听见马头琴的琴声,气得进内斥责她东施效颦后离开,曼筠感莫名奇妙。
  曼筠向表妹桂伦倾诉此事。桂伦不明建澄何以得悉曼筠精通马头琴,她遂透露此琴乃惠妃转赠,桂伦立刻看穿个中因由。孝庄到来与众人品尝“凤梨果”贡品,并以果品的好坏作一番比喻……。孝庄独自召见曼筠,向她解释马头琴的禁忌,并认为以其品性德行,他日定可母仪天下。
  不容曼筠 遭人欺负
  桂伦向丈夫诉说曼筠受惠妃诬陷一事,早跟曼筠外家有来往的福全细听却反应冷淡,桂伦坦言虽然与近年从关外搬至京城才与表姐熟络,但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福全即提醒爱妻别插手后宫是非,以免惹祸上身。
  福全再次揭发满汉冤情,并向玄烨告御状,使他决定委以重任,让福全到扬州彻查事件的来龙去脉。谁知,当再次传圣旨时,玄烨竟派福全前往修葺皇陵,桂伦对于孝庄早前阻止她们带宝泰见家人,是次又从中作梗阻止福全肩负重任,感奇怪。
  福全调查 考场作弊
  多宝与好友重演擂台比试,并证实以烧香的计时方式,或被人动了手脚。尔豪获取录为御前侍卫,快将接受训练,故意到“常满楼”设宴庆功,与多宝再起冲突。
  多宝重遇福全并即兴前往喝酒,多宝尽诉在考核场所遇到的不公平,福全则透露多年来被一女子箝制,但与多宝一样,绝对不会屈服,二人整晚玩个不亦乐乎。
  桂伦表哥哈善也是一品侍卫,福全故意支开爱妻,向哈善了解怀疑考核场收生作弊一事,又暗示如果布齐与事件有关,或会有助哈善上位……。福全把查出的线索告知多宝,使他对福全的身分感兴趣。多宝与双喜设局,了解考生之一穆峰的背景。

第4集

全多宝 调查布齐

  多宝成功套得穆峰的功夫门路,与双喜借故离开,再向“鹰爪门”的师傅打听布齐的背景,终于取得相关线索。多宝与福全发现多位考核合格的汉人,均与布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向来清廉的布齐却不似为了银两,才让众人顺利过关,福全遂怀疑有人幕后操控。
  多宝与双喜等在“常满楼”创作考核场作弊的歌谣,终于传到布齐的耳中,哈善向布齐承认福全曾问及此事。
  孝庄催促 起程离京
  福全向对兵器甚了解的布齐,了解西洋火枪的来历,借故问及怎么才能加速火药燃烧,布齐直认侍卫营内有黄磷可以有此功能;其后福全又向他了解考场作弊的流言……。
  孝庄传召福全,了解他收拾细软前往修葺皇陵的进度,并着他带同桂伦等于两日后起程,并送上不合身的大衣,暗示他应有自知之明,福全深明孝庄所言,并强忍内心不满。
  泰石到“常满楼”指多宝等人乱传考场作弊的谣言,侮辱朝廷命官,双喜等直言只是道出真相,多宝为免牵涉亲友,主动跟随泰石离开。
  福全宁死 拒供主谋 
  性德深入调查作弊一事,发现受布齐之助的入围汉人,全属身家清白之辈。玄烨得悉福全亦暗中调查此事后,派性德彻查二皇兄何以如此重视此事。
  布齐向孝庄汇报众人调查作弊案的结果,并表示定当保守个中秘密。布齐发现玄烨派性德到侍卫营调查事件,恍然一切已被闹大,决定到城楼一死相报,谁知福全竟突然出现,并将其候选侍卫名册纪录销毁,原因是他也想保护幕后主使者。福全入宫面圣,劝玄烨勿再为招考作弊一事,惩治布齐等人,玄烨迫福全透露其调查结果,谁知他宁死不从。
  福全亲情 打动孝庄
  孝庄要求面圣,并再三提醒玄烨提防福全,继而道出作弊案的真相,玄烨感到不解。玄烨终于道出福全未有透露半句内情,孝庄大感错愕。玄烨传旨取消福全前往修皇陵的决定,并着他留守京师。
  冠一劝多宝放弃当御前侍卫,但他不从。双喜无意中听见紫凝父亲与友人的对话,认定其经营的“百喜堂”借派药收买人心,遂与多宝前往揭破紫凝的真面目,却遇上一位武功高强的怪和尚。

第5集

录多宝 受训在即

  和尚衍因对紫凝派药一事表示赞赏,多宝认定他是紫凝安排到来妖言惑众的神棍,谁知和尚仍善意地赠佛偈予多宝。和尚到故友祈道廷的墓前表示,多年来仍未觅得万昌及其子的下落,但承诺馀生定必继续努力寻找恩人之子,衍因继而忆起当年与祈万昌一别的情景……。多宝努力参透衍因的佛偈但不果,此时多宝接到侍卫营的取录通知,得知快将入营受训,不禁忆起衍因的佛偈。
  福全亲情 打动孝庄
  福全得悉孝庄前往斋戒,遂往见祖母,承认不忿被投闲置散多年,曾经欲借作弊一事取得玄烨的信任,破坏他俩的关系……。福全终以亲情打动孝庄,获准留在玄烨的身边。
  玄烨委派福全管辖侍卫营,福全跟随布齐到处参观后,独自在宫中游走,自觉受到尊重。福全遇上建澄,发现她为免再为他人惹来横祸,而欲丢弃马头琴;建澄透露曼筠经历“东施效颦”一事后,一直备受玄烨的冷落。
  福全与曼筠在御花园相遇,曼筠礼貌地恭喜福全终于获得重用,福全则着紧提醒她在后宫中要事事小心,曼筠闻言表示早前的误会乃小事一宗,并重申一切关于马头琴的事已成过去。
  众人联手 袭击多宝
  福全回家取出马头琴,一边忆起与曼筠的过去,一边激动地弹奏乐曲,终于令琴弦断线,此时,桂伦回家发现丈夫竟懂得弹奏蒙古乐器感好奇,福全冷静表示此乃挚友相赠,并借故离开。
  泰石等人得悉多宝加入训练营,特别对他有所防范。尔豪等满人故意杯葛多宝,穆峰等人亦对多宝诸多不满,唯独满人恩泽主动与多宝交朋友。
  泰石安排侍卫学员进行特训,并在途中设下埋伏考验众人,谁知击退敌人后,尔豪等人突然执行泰石的密令向多宝施毒手,恩泽二话不说与他一起抵抗众人,一直表现冷酷的倪俊则假意助众人,实质处处为他挡刀,多宝甚为感激。
  尔豪找碴 多宝捱罚
  尔豪等人深知不敌多宝,只好继续执行任务,终于成功过关。多宝质问泰石何以任由众人向自己施袭,他坚持是训练是一部分,并以恩泽未有依照上级的命令而惩罚他。多宝陪伴恩泽受罚,却被尔豪等人再次找碴,泰石为维护表弟而加罚多宝与恩泽抹兵器,二人因而错过福全的设宴。
  福全在宴会上察觉倪俊有异样,故意设局试探,并命泰石等人暗中调查其底蕴。倪俊发现福全对自己起疑,遂马上以家人有急病离开。多宝被指协助倪俊离开而入狱,哈善等人奉命调查其身世。

第6集

一彩琼 隐瞒真相

  多宝被指是倪俊的同党,虽然获释但被下令彻查身世,贯一甚为担心,但多宝则自觉身家清白,戏言除非自己非二人所生,贯一夫妇立刻指儿子与自己相似。待多宝离开后,彩琼怪贯一反应过大,担心多宝的身世被查出,她遂立刻起行至多宝出生的石家庄,贯一则瞒骗多宝指彩琼回到乡下济南。
  紫凝从外面回家,发现有可疑人士跟踪自己,后更在柴房外发现血迹,推门进去惊见父亲树棠的子侄倪俊身受重伤。
  神秘树棠 夜祭倪俊
  树棠带来宪承捉拿倪俊,谁知他竟胁持紫凝,要求众人让开,紫凝乘乱脱险,倪俊则惨死宪承的刀下。其后树棠向紫凝解释,因与倪俊多年不见,故未有发现此人竟是假冒其远房子侄。
  宪承向布齐交代事件,认定花钱买下满人姓氏的树棠是满身铜臭的商人,一心巴结御前侍卫,但布齐却对他感可疑。树棠深夜在山头夜祭倪俊,并对他的死甚感歉疚……。
  衍因在河边忆起当年万昌托孤的情形,有感愧对恩人一家,此时,却再次遇上多宝。多宝认出衍因手中的玉佩属贯一所有,后细看又发现不同之处,但却勾起了衍因的好奇,并问及贯一玉佩的下落,以及多宝的出生日期,终于发现他正是万昌的后人。
  多宝意外 得悉身世
  彩琼找到当年替她接生的女庙祝,发现她仍认得自己的胎儿早已夭折,并勒索彩琼一千两作掩口费,二人拉扯间多宝出现质问彩琼发生何事,庙祝乘乱离开,彩琼只好带多宝到江边,并道出当年收养他的经过。多宝担心一直跟踪他的泰石会找到庙祝,立刻与彩琼赶到她家,刚好与泰石撞过正着……。
  多宝与彩琼回家,发现贯一以平价卖出珍藏廿多年的名酒作善事,他喜闻儿子身世未有被泰石揭穿,贯一有感自己善有善报。多宝为报贯一及彩琼的养育之恩,决定放弃理想,转为跟随贯一学厨以便接手“常满楼”的生意。
  履行承诺 坦白身分
  布齐得悉泰石无法证实多宝身世可疑,下令放弃调查,反着他了解行径古怪的树棠,布齐担心福全会追究真假倪俊一事,宪承则表示早已替假倪俊安排身世背景,布齐放心。
  福全派哈善调查真假倪俊的案件,了解布齐等可有作假。福全得悉多宝自从返京师后,迟迟未有回侍卫营报到。多宝努力学厨,却仍欠水准,彩琼看穿儿子的心事。多宝得到福全的鼓励决定重返侍卫营,而福全亦决定以裕亲王身分接见。

第7集

力推行 满汉一家

  福全将一班入选的侍卫名单交予康熙过目,并表示通过重重考验的他们,相信定会忠心报效朝廷。康熙致力推行满汉一家,坦言希望新一批满汉共融的侍卫,可以成为全国典范,又着福全安排他亲自与侍卫们会面。
  曼筠与桂伦在挑选布料时,看出表妹有心事,桂伦表示与福全结婚三年一直相敬如宾,却欠缺夫妻间的亲密,担心二人的感情会转淡,更透露曾目睹丈夫满怀心事地拉奏马头琴。
  陷害曼筠 惠妃得逞
  众妃嫔与福晋出席康熙的设宴,欣赏贡品西洋镜子及尝试西洋香水,曼筠却迟迟未到。其后康熙得悉她缺席是为了替头痛不适的孝庄推拿后,被其孝心打动,对自己早前为马头琴大发雷霆一事道歉,并自责因为曼筠是由孝庄挑选入宫而一直冷落了她,决定亲往欣赏她的刺绣。
  惠妃因试用了西洋香水而引起皮肤红肿,加上得悉康熙与曼筠修好,决定将香水转送曼筠。惠妃披上面纱出现,向康熙表示曾喷过曼筠退回的香水,他扬言会彻查此事,但却命人将曼筠相赠的刺绣退回,桂伦替表姐不值。
  康熙发现 错怪曼筠
  桂伦回到府中喜见福全心情大好,谁知当她道出曼筠遭惠妃苦肉计陷害一事后,福全即表现得心事重重,并故意以公事繁忙支开桂伦。
  福全暗中调查惠妃父亲颜玉铭大人近日可有运送物品予惠妃,又向太医了解西洋香水的成分,终于发现惠妃皮肤红肿的真相。
  福全向桂伦送上西藏麝香油,着她与建澄等人分享,使桂伦心甜,并鼓起勇气了解丈夫对自己的看法,福全大赞爱妻体贴,解释因为忙于政务才会冷落了她,使桂伦松一口气。
  建澄出现皮肤红肿的情况,太医发现病因后,立刻向康熙禀报;建澄向桂伦道出与惠妃的病征相似,并笑言福全间接助曼筠还清白。
  福全突击 考验侍卫
  建澄向曼筠学习刺绣,并请她为自己绘制草图,桂伦发现似曾相识的图案。桂伦回府后找到福全的马头琴,果然发现端倪……。
  福全到访训练营,并安排各统领假意行刺自己,以考验一班准侍卫的应变能力。福全率众侍卫上朝面圣,康熙当众考核众人,早有准备的多宝被康熙大赞,福全对他的表现感满意。
  性德查证父亲明珠失职,并向康熙汇报,向来与明珠不和的颜玉铭自恃女儿惠妃撑腰而态度嚣张,把明珠气坏。

第8集

宝欲向 衍因拜师

  “常满楼”上下热烈庆祝多宝成为首批汉人侍卫,他却发现紫凝高调包场,直斥其药店所赚的是不义之财。
  衍因带同上等佛珠到“常满楼”兜售,意外助多宝免出洋相,多宝感激,并认定衍因武功高强,希望可以拜他为师。衍因表示自己市僧贪财,向当上六品侍卫的多宝开出昂贵学费,并相约他再见面。
  紫凝多宝 互相了解
  多宝首天当侍卫,即被泰石针对,命他与恩泽往驻守荒僻的“灯笼库”,但两人仍然紧守岗位十多天,并一起回“常满楼”享受假期。
  多宝得悉树棠吞并了一间老字号药店,令老板郁郁而终,老板娘则因过于思念丈夫而患上失心疯,多宝带同她最爱的菜式往探望,谁知竟遇上紫凝正为老板娘煎药。老板娘喜见多宝到来,却错认他是出走多年的儿子,多宝与紫凝为免她病情加重,遂以儿子与媳妇的身分喂老板娘服药。多宝与紫凝相处过后,发现她厨艺了得,而树棠则是近十年为了药店才巴结权贵,不禁开始对她改观。
  怀孕惠妃 避过责备
  建澄将完成的刺绣让曼筠欣赏,桂伦不自觉地借故嘲讽曼筠,使她感到奇怪。桂伦对宫中谣传康熙有意纳惠妃为后一事甚为反感,遂向刚好到来的孝庄道出惠妃借西洋香水事件,破坏康熙对曼筠的印象一事,气得孝庄前往教训惠妃,谁知惠妃竟突然晕倒。
  惠妃被证实怀有龙胎,避过孝庄的责备,却认定桂伦故意中伤自己,玉铭阻止女儿报复,着她提防所收买的太医……。
  桂伦向福全表示欲相赠送子观音予曼筠,以保其宫中的地位,又故意问及他对曼筠封后的看法。玉铭邀请福全到翰林院跟进编修《康熙字典》的进度,实质是代女儿向桂伦赔罪。
  玉铭编书 被指谋反
  福全发现玉铭对“清”一字的释义后,不期然若有所想。多宝向衍因学习看似简单的上乘功夫,让他觉得这位和尚不简单,衍因以佛偈劝说多宝应及早抽身官场,多宝却视报效朝廷为终生抱负。多宝相约紫凝往探望老板娘,言谈间发现她非树棠亲生,使他也感怀身世,但为免惹祸只好把真相隐瞒。
  众侍卫封锁翰林院,以编修《康熙字典》内“清”字的注解含反清之义为由扣押玉铭,康熙为免再掀起“文字狱”而暂停玉铭的编修工作,待查明真相后再作定夺。

第9集

宝误助 康熙分忧

  明珠联合八旗官上书要求康熙治玉铭谋反之罪,玉铭的门生亦要求他公平处理此案,使康熙甚感苦恼,独性德可以替他分忧,二人不知不觉走到“灯笼库”,康熙着多宝与恩泽一起进内避风雪。
  康熙认出当日在大殿上对答如流的多宝,遂以大小灯笼借喻自己的烦恼,多宝则以早前衍因的佛偈,误打误撞令康熙想到解决办法,使他更加认同多宝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多宝与恩泽获康熙钦点调离灯笼库,布齐为免泰石再与多宝结怨,遂安排改由哈善当多宝的直属上司。
  交由福全 彻查真相
  康熙传召福全全权负责玉铭一案,并赐他手谕,叮嘱他放胆调查。侍卫奉福全之命调查玉铭的府第,竟将他与家眷全赶至大街上,使玉铭甚感气结。多宝发现泰石在搜查谋反罪证时,竟顺手牵羊偷掉玉铭的名贵玉石。哈善搜出一幅出自前朝太子手笔的“浊世清流图”,认定前朝馀臣玉铭仍然心系明朝,福全吩咐众人严密看守画卷。玉铭趁多宝到来送饭菜时呼冤,指自己遭人插赃嫁祸。
  多宝直斥泰石偷窃玉石,路过的宪承阻止两人大打出手,并着多宝别多管闲事,多宝斥责二人蛇鼠一窝。
  侍卫宪承 监守自盗
  宪承试探多宝为人后,解释自己属福全的党派,并展示福全打算将泰石等人一网打尽的密令,教多宝如何根据安排往偷“浊世清流图”。
  布齐发现画卷失窃,查问后发现众侍卫于案发时均有工作在身,唯独多宝欠缺人证,故被指为嫌疑最大的窃贼。多宝未有供出一切是受福全密令安排,但竟被搜出不明来历的贿款,使多宝迫不得已将宪承的计画道出,谁知福全否认有关密令安排,并着布齐将他收押。泰石与尔豪假意向多宝逼供而向他用刑,又着恩泽痛打多宝以证自己非同谋。宪承到来直认找多宝作代罪羔羊,并以刑具恐吓他认罪但不果。
  福全自责 连累多宝
  多宝趁深夜逃走,吓得宪承欲杀人灭口,继而被哈善带来侍卫将他拘捕。泰石从宪承房间中搜出画卷,福全成功还多宝一个清白。福全呈上“浊世清流图”作为玉铭心系前朝的铁证,康熙感到痛心疾首,但碍于惠妃怀有身孕,决定三思处置玉铭的办法。
  福全相约多宝会面,有感连累了好友,扬言希望多宝可以成为众侍卫的好榜样,不知就里的多宝立志与福全齐心报效朝廷,却不知一切早在福全的计画之内。

第10集

宠惠妃 替父求情

  惠妃深知玉铭犯下重罪,遂断发替父求情,向来施行仁政的康熙不忍怀孕爱妃伤心,决定除去玉铭的官衔并流放西藏。孝庄责惠妃自恃相貌与前皇后相似,父女俩恃宠生娇,使康熙后悔昔日过于宠爱惠妃。
  桂伦相信曼筠是皇后的不二之选,对表姐与福全馀情未了的疑虑不禁感松一口气,谁知桂伦发现曼筠深知福全的口味,并且丈夫早年曾因公干而寄住曼筠的娘家。福全替玉铭求情,而被孝庄大赞有宽仁之心,与从前任意杀戮的他判若两人,并着他跟随自己往祈福。
  福全难忘 昔日旧情
  桂伦故意试探福全,他与曼筠曾日夕相处一事,福全直认不讳,但澄清二人并不熟稔,着桂伦别胡思乱想。福全得悉桂伦疑虑后,主动约见曼筠,发现与她的想法不谋而合,二人均未有承认旧情。曼筠提醒福全要顾全身分,重申往事已经烟消云散,但福全则表示一切仍然历历在目……。
  福全训示众侍卫后,擢升哈善填补宪承的空缺,担任副统领,又以破案有功擢升多宝为三等御前侍卫。多宝在衍因寄住的寺庙学武,衍因得悉徒弟升职后,提出加他学费,欲吓退他放弃当侍卫但不果。多宝结识了一位生性孤癖的哑大叔,对他留下深刻印象。
  树棠策画 刺杀行动
  多宝与紫凝探望老板娘后,沿路聊个不停,紫凝恭喜多宝升职,并透露与树棠的关系愈来愈差,多宝却认为天下无不是之父母,而且直觉树棠十分疼锡紫凝。
  紫凝有意与树棠修补关系,却发现父亲神秘行径并提早关门,以及有陌生人在店内自由出入,树棠解释他们是临时工人,继而把紫凝支开。
  原来树棠是反清组织“日月会”的分舵主,召集各人是为了进行刺杀孝庄的任务。树棠根据早前密使的资料,得悉宫中的布防,遂派下属岑翠玉等三名义士入宫偷取孝庄往年度祈福的路线图。
  紫凝发现 父亲秘密
  
  多宝发现异样,与反义人士们大打出手,泰石等人追截至树棠药店附近误让翠玉成功逃脱,使布齐感到可疑,并派人前往了解。
  紫凝无意中发现店中竟有机关密室,随着血路寻至,终于揭发树棠的真正身分,恍然店内上下,甚至连自己的近身侍婢可儿也曾遭清廷迫害……。
  泰石等人搜查药店并发现机关,幸得树棠与紫凝早已将密室改装为收藏名贵药材的地方,谁知此时多宝发现可疑血迹,泰石等人懒理树棠的手受伤,强行将他带到侍卫营以严刑迫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