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38 个视频 
315 张图片 
432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83 条新闻 
更多  

About

关于《悲惨世界》你应该知道的6件事

1阿曼达·塞弗里德7岁时,就曾经在一场音乐会中扮演了童年的珂赛特。
2安妮·海瑟薇扮演的角色卖掉了自己的头发。而在现实生活中,她的确剪掉了自己的长头发。
3为了扮演生活贫困的芳汀,安妮·海瑟薇减重约20斤。
4萨曼莎·巴克斯曾经在音乐剧的25周年的纪念版本中扮演过艾潘妮这个角色。
5康姆·威尔金森在片中扮演了主教的角色,他曾经在伦敦和纽约的舞台上都扮演过冉·阿让一角。
61987年,安妮·海瑟薇的妈妈Kate McCauley Hathaway在《悲惨世界音乐剧》的美国巡演中就扮演了芳汀这个角色

About

拍摄花絮

 ·1980年法语版音乐剧《悲惨世界》在巴黎体育馆上演,观众达50万人。后来音乐剧金牌制作人卡梅隆·麦金托什把法语版改成了英语版,英语版音乐剧1985年在伦敦上演,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被看做是音乐剧的经典。卡梅隆·麦金托什也担任了本片制作人。
·之前安妮·海瑟薇曾经和休·杰克曼曾在杰克曼主持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一起唱过歌。而在海瑟薇和詹姆斯·弗兰科主持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海瑟薇演唱了一首从《悲惨世界》音乐剧改编来的“On My Own”。这是在吐槽休·杰克曼没有和她第二次携手表演。
·为了扮演生活贫困的芳汀,安妮·海瑟薇减重20磅,约合20斤。当被问及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减掉这么多体重的时候,安妮·海瑟薇守口如瓶。她说自己的方法会对生命健康产生威胁,所以她不愿意公布自己的方法,不希望年轻的女性效仿。
·为了扮演囚犯冉·阿让,休·杰克曼减掉了可观的体重,有报道说,他减掉了30磅(27斤多)的体重。并且还留起了乱糟糟的胡子。剧组在一开始就拍摄了冉·阿让在监狱里的镜头,好让休·杰克曼去挂掉胡子并且重新回到正常体重,因为在影片的后面,他将变成一个生活富裕的商人和市长。
·在片中安妮·海瑟薇扮演的角色卖掉了自己的头发。而在现实生活中,海瑟薇的确剪掉了自己的长头发。
·安妮·海瑟薇第一次和芳汀这个角色有关联是在1987年,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孩子,而她的妈妈Kate McCauley Hathaway在《悲惨世界音乐剧》的美国巡演中就扮演了芳汀这个角色。
·多年之前,安妮·海瑟薇曾经有机会在百老汇的舞台上主演歌舞剧《歌剧魅影》。但是当时她却拒绝了这个角色,因为她那个时候要拍摄《公主日记》。
·7岁的时候,阿曼达·塞弗里德就曾经在一场音乐会中扮演了童年的珂赛特。
·在片中扮演夫妻的海伦娜·伯翰·卡特和萨莎·拜伦·科恩曾经一起出演过另一部歌舞剧《理发师陶德》。
·在几个月的试镜和排练之后,萨曼莎·巴克斯在影片中扮演了艾潘妮这个角色。她曾经在音乐剧的25周年的纪念版本中扮演过这个角色。
·为音乐剧撰写曲目和歌词的勋伯格和阿兰·布比尔特意为影片撰写了一首新歌。而且,勋伯格还为影片重新谱写了音乐。
·Colm Wilkinson在片中扮演了Bishop这个角色,他曾经在伦敦和纽约的舞台上都扮演过冉·阿让。
·很多当年音乐剧的演员都出现在了本片之中。

Story

幕后制作

  原创到改编

  早在1988年,艾伦·帕克就准备着手执导一部改编自雨果小说《悲惨世界》的音乐剧了。那个时候,在帕克的幻想中,这是一部原创的音乐剧。可是他随后就离开了剧组,而影片的导演也在1991年被更换成了布鲁斯·贝尔斯福德。1992年,影片的制片人卡梅隆·麦金托什宣布,TriStar电影公司将制作这部电影。但是随后,这部电影却被踢到了垃圾箱中,深陷在前期准备阶段无法脱身。时间转眼到了2005年,麦金托什确认,歌舞片版的《悲惨世界》将从享受盛誉的音乐剧改编而来,而不再是一部原创的歌舞片。麦金托什表示说:“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努力和奋斗之后,我希望能找到一个愿意使用原版主创人员,包括我自己在内来到剧组工作的导演。”

  这个导演在6年之后,自己送上了门来,这个在2011年联系上麦金托什的导演叫做汤姆·霍伯。对于自己能执导这出大戏,霍伯非常激动,因为在他看来,《悲惨世界音乐剧》是一个了不起的作品。他说:“我觉得自己走到了一个顶端,这个顶端是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因为在我的心里,《悲惨世界》的音乐剧是一部无与伦比的作品。里面的音乐、里面的歌词都是绝妙的。而且,雨果的原著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文化财富之一。能来到这个剧组,和那些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名字在一起工作,绝对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改编音乐剧其实并不算太难,因为原版的音乐剧就是一部有情节、有故事主线的作品。霍伯和他的编剧所需要做的,就是为这些音乐找到合适的舞台、背景和演员。在影片的拍摄地上,霍伯决定要把剧组带到法国摄制。于是整个剧组便来到了法国,而因为演员档期的问题,一些镜头在英国和美国拍摄。而且,按照麦金托什的要求,那些音乐剧的主创人员也来到了剧组工作,尤其是原版音乐剧的作曲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和作词人阿兰·布比尔都来到了剧组工作。勋伯格除了按照原版的曲调为影片重新编写了音乐之外,还和布比尔一起为影片写了一首新歌。这首新歌叫做《突然》(Suddenly)麦金托什说:“这首新歌解释了冉·阿让为什么要把珂赛特从小酒馆里带出来并且要一直照顾她。这是这部电影里唯一的一首新歌,也是这部电影最令人激动的一个部分。”

  同期录音

  在以往的歌舞电影中,歌舞片段的拍摄是分两个部分来做的。声音的部分,是在录音棚里完成的,做好各种乐器和编曲的合成之后,输出成音轨,作为声音素材;而表演的部分是在片场完成的,演员听着自己唱歌的那些素材,做表演。演唱的环节,就变成了对口型的假唱。虽然在演唱会中,假唱令人作呕。但是在电影这个行当里,在歌舞片中,所有的电影都是这么拍摄的,可以说没有例外。但是在这部电影中,汤姆·霍伯却做了一件惊人的创举,他在片场同期录音,录制的是演员在片场的歌声,然后在后期制作中再为这些单独的演唱片段加入伴奏。伴奏也不简单,是一整个叫管弦乐团的合奏。汤姆·霍伯的具体操作方法是这样的。他让每个演员都带上无线的耳机,在远离拍摄现场的地方准备了一架钢琴,让演员在拍摄的时候,听着钢琴的伴奏演唱片中的歌曲。钢琴的作用是让演员找准自己的音调,以免跑调。这样,他在现场同期录制的就是一些独立的,几乎没有任何杂音的唱段。然后,这些唱段被独立地拿出来进行后期制作。在后期制作中,勋伯格根据这些唱段,和演员个人的节奏与音调重新编排所有歌曲的演奏,在录音棚里,以演唱为蓝本,为这些“清唱”配乐。合成之后,就成了影片中的那些载歌载舞还有音乐的片段。使用这样的方式拍摄一整部电影,这在电影史上还是第一次。

  选择这样的制作流程,霍伯有自己的想法,他说:“因为我希望这是一部能有着和音乐剧相同水准的影片,而且也希望它有音乐剧的质感,所以我们就选择了同期录音来拍摄,在后期制作中在加上音乐。这样做,可以更为准确地扑捉到演员在演唱的时候的表情和眼神。要知道,演唱和对口型的时候,人们的表情包括眼神和脖子上的青筋都是不一样的。在这部电影中,我们有很多特写镜头,这样才能表现出这这独特的质感。”这种拍摄方法给了演员更大的表现空间,因为现场只有一架起辅助作用的钢琴,而且霍伯没有预先给演员设计任何演唱上的限制,所有的节奏、轻重、情感的表达都是演员自己准备并且在现场即兴发挥的,而钢琴则是根据演员的表现来调整自己的节奏,这就使得演员在影片中的演唱更为自然和纯真。霍伯说:“这样的拍摄的确使得影片的感觉一新,我想这才是真正的歌舞片所应该拥有的质感和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