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悲惨世界>影评>同时是悲惨世界书迷、影迷、音乐剧迷,还是写一些东西给我所知道的《悲惨世界》

同时是悲惨世界书迷、影迷、音乐剧迷,还是写一些东西给我所知道的《悲惨世界》

电影中文名

悲惨世界

2013-03-06 11:39

尚茫

尚茫

想看

 

(来时光网获得电影资讯,但不怎么写东西,没想到有感而发写的第一个长篇影评就受到了推荐。自己写的东西突然被好多人看到有些紧张,但看到大家的评论就觉得很满足了。感谢大家的阅读和交流,也感谢指出我文章的错误)

     去电影院看了悲惨世界。压着进场的最后一分钟买了票,买票的时候边上的一个女的很不解的语气的问了一句“怎么会去看悲惨世界的”。我没有理她。售票员打开选座页面,一眼看去大概只有4个位子已售出。心里不免咯噔一下。感觉看的影厅不是最好的,沙威自尽的一段声音还bug了好几次。影片的放完亮灯,其他人都走了。我想听完片尾曲,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没好气的看着我。当听到《master of the house》刚开始的那段的时候,工作人员终于忍不住来赶人了。

     是一次绝佳的影片,却不是一次绝佳的观影体验。一部奥斯卡奖的作品,听说在台湾都是票房冠军,在大陆却遭遇这般惨境。这部最佳音效的作品,理应在音响效果最好的影厅播放。其实我原本想看imax的,当我知道所有的imax厅都给了霍比特人,悲惨世界一个厅也不留的时候,就预感到这次观影必然是一次小众的体验(更正:大陆没有引进imax版,犯了个小错~)。姑且我可以把这次的原因归作(大陆音乐剧氛围不好/排片上遭遇霍比特人太强/网络盗版先行/周一不是高峰期……),但实际上我还是更多地体会到国内观众的浮躁和肤浅。实际上,奥斯卡很多作品,《国王的演讲》《艺术家》《一次别离》等等,都不是商业片,却都是值得细细品味震荡人心的好片,而且只有在电影院里能够得到最好的体验。何况《悲惨世界》真的,真的太精彩了。

     其实,我也是忍不住先下载了盗版尝鲜,但看了一半就打住了。因为我认定,这部电影的“第一次”我得交到电影院里,不然我会终身遗憾。

     我知道写这篇文章肯定会很主观不客观的。不过这样也好,就算是主观感受吧。先说说我和雨果和《悲惨世界》是有渊源的。雨果是我最爱的小说家,他的小说我能找到的都看过了,甚至还看过他的画册…在我眼里他是个全才。看过我自己的微电影的同学可能会注意到我的英文名叫Victor Chan。这个Victor就是Victor Hugo是一样的。其实我现在还不清楚这个词到底算个法语名字还是英语名字,但我就爱这么用了。

    《悲惨世界》我初中第一次看就爱上了它,虽然很厚,我也看了三遍多。看得更多的却是悲惨世界的影视作品。我曾经如饥似渴地找过各种悲惨世界电影版本,最早的大概是30年代的。有的版本真的很难找,各种论坛看到了或者搜到了就下载了,就算现在让我把这些版本都找全估计也困难了。加起来看了大概有6、7个影视版本,还没算上日本动漫《少女珂赛特》和电影《新悲惨世界》。在这些版本的比较中可以说我上了小说改编电影的第一课,这些版本都是各有长短的,我能直观感受到哪些段落好看哪些段落精彩哪些段落弱,可是我遗憾从没有看到一部完美的汇集所有长处的作品。

    高中的时候接触了悲惨世界音乐剧,那时是十周年版,非常喜爱。那时我就把音乐剧全套剧本作为英语阅读材料,一度全部背下来,还曾经翻译过好几段经典段落。所以直到今天,我也能不看字幕背唱出大部分音乐剧段落。虽然喜欢音乐剧,但其实音乐剧对也是对原著有很多改编的,很多段落我并不满意,小说里很多有戏剧性的东西,音乐剧里不在了。那时我就在想,《悲惨世界》版本虽多,但还从没有人拍过音乐剧版的电影呢。有没有一个导演能够拍音乐剧版电影,并且把小说的精彩桥段也融入其中,来一个小说、影视、音乐剧三种艺术形式的一个融合呢?如果没人做,我甚至梦想自己将来有一天有机会可以做。

    大学时修了音乐剧课,可以说第一时间下载到了悲惨世界二十五周年版的音乐剧视频。可以自信的说,当时可以说一般人即使想搜也搜不到。因为当时才刚出来,我百度了很久也没有任何地方公开有的下载。最后在一个音乐剧交流的论坛一个很隐秘的版块里搜到了一个链接,用一个只有悲惨世界迷才能看到的代码:“24601.avi”

   不久后,我就听说了获得奥斯卡奖的《国王的演讲》的导演汤姆霍伯要拍音乐剧版的《悲惨世界》了。当时不知道有多兴奋了。可是汤姆霍伯的创作理念会不会和我的高中时候的一样。这部电影到底最终出来会不会让我依然遗憾,我不得而知。

   今天我才可以断定这部电影是神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之前曾不经意看过一个理论,说是这个世界上,也许在另一个角落会发现一个和你灵魂一模一样的人。我感觉汤姆霍伯也许就是这样的人。这样说可能有点大言不惭,但他做了我高中时就想做,或者说就渴望看到别人按照我的创作理念做的一么一部影片。是的,它将小说、影视、音乐剧三种艺术形式的完美融合了。

    原版音乐剧对原著的改编我颇有微词的有好几个地方。

    大的段落有两个,第一个是小说里冉阿让去旅馆拯救珂赛特的段落,起承转合,真的无比精彩,而音乐剧忽视了很多细节,删减了bargain的很多内容,以至于弱化了珂赛特的遭遇,降低了戏剧冲突。电影版虽然因为歌词限制,不能将小说完美还原,但是却做了最大程度的补救,关键人物爱潘妮的幼年形象提前出场,关键道具洋娃娃也亮相,最后沙威的出场和德纳第夫人的对话也增加了戏剧感。

    第二个是结婚的时候,德纳第夫妇大闹会场。音乐剧版没有体现出德纳第夫妇那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戏剧感,只是注重了喜剧效果了,德纳第唱着欢乐的歌曲顺利地在舞会骗吃骗喝,把主题引向了“像我这样的人到处都会存在”的层面。电影版却改动了台词,展现了德纳第夫妇的聪明反被聪明误,还有我期待了很久的那一拳,呈现了原著。而偏欢乐风格的喜剧唱段在他们边被人抬走的时候边唱出,具有电影特有的反讽感。

    其他的微小段落主要在衔接上。比如看音乐剧版本的时候,你可能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冉阿让是释放了,没犯别的事,沙威依然要抓捕他。你也可能不会理解,冉阿让带着珂赛特逃到巴黎,接济他的是谁。电影版就在衔接上做的更好,把“yellow ticket of leave”改成了假释,定期要拿着这张纸汇报,把那个被压垮的人的作用遵照原著做了强化。

    电影版对小说有了大量的还原,却也剔除了小说里不符合现代剧作审美的部分,略过了一些可说可不说的部分。比如你看电影的时候也许不会猜到,伽弗洛什也是德纳第夫妇的儿子,但其实完全不用交待,而且原小说让这么多关键人物都是德纳第一家的本来就有些过度巧合理想化了。比如你看电影的时候不会知道,那个被压在车底下被冉阿让救的那个男的,之前处处和冉阿让市长做对,冉阿让却不计前嫌救了他,给他的心灵带来的转变不亚于卞福汝主教给冉阿让带去的。比如冉阿让把马吕斯拖进下水道,看着错综复杂的下水道,你也不一定会立刻耳边响起雨果原著里的名言“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比如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彩蛋式的安排,虽然观众看不懂,但对于熟悉悲惨世界小说或者音乐剧的考据党来说却是极大的享受。比如说巴黎起义的时候广场那只巨大的假大象,比如主教的演员是十周年版的冉阿让,比如那堆妓女里能找到十周年版的德纳第夫人,比如爱潘妮是原版音乐剧演员等……

    所以可以说电影完美呈现了both音乐剧and原著。回想一下吧,每个人物都不是闲笔,主教、冉阿让、芳汀、沙威、珂赛特、马吕斯、爱潘妮、伽弗洛许、德纳第夫妇,每个人都会给你不同层面的感动点、笑点、哭点、激动点……你还能指望多一些么?

    要说电影有没有不足,当然是有的,但都是适当的取舍。比如唱歌部分,多为独唱,有的甚至不切镜头,这对于习惯了高速剪辑风格电影的观众肯定不适应。有时我也想,要是冉阿让在唱“i'm reaching but i fall”的时候,剪辑一些他受苦的镜头,或者芳汀在唱“he slept a summer by my side”的时候能剪辑一些关于她之前遭遇的哪怕几个镜头,也许都会更好。但如果这么做的同时,我们又怎能欣赏到安妮海瑟薇在一个不间断的镜头中能适时掉下眼泪,适时哭中带着笑,适时收住哭泣,适时在啜泣中唱歌,而在唱词结束平静下来的这样无比精湛的演技呢?除了演技,这么多冷静的长镜头,也显示出全片的写实风格,这样的取舍也算是得大于失了。

    电影的音乐绝对是创造了音乐剧的一个新时代,可以说重新定义了音乐剧电影也不为过。所有的唱段都是现场实录而不是前期对口型后期才在话筒前唱的。我一句比喻来说,就是好像真的创造了一个用唱歌来说话的平行世界。所有演员,唱歌就是说话,对演技要求高的同时,唱词就更有了感情,断句有更贴合剧情,有了说台词那样的语气。

    最后,对全片唯一的一点遗憾是,冉阿让快死的时候唱的“god on high”没有唱出理想中的感觉。听听二十五周年版本结尾,本电影里主教唱的版本,真的感觉天壤之别。还有就是沙威的一些唱段,被罗素克劳唱的过于通俗了。可是因为罗素本来的声音特质在,依然很好听。要知道,毕竟片子里大多人都不是专业歌手。想想吧,虽然比不上专业音乐剧演员,但这些明星大腕们他们都超常发挥了唱歌水平,在绝大部分的唱段没有给我违和感,反而有感动有惊喜,用歌词的话说就是“let the beating of the heart, echo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听得我热血澎湃热泪沸腾也不为过。我在听觉上已经满足了。

    几乎完美的悲惨世界。one of my best moments in my life。

 

最后还是要吐槽一下字幕。字幕翻得太通俗了,所以原来英文的很多韵律上的东西就丧失了,一些英文的幽默也没有翻译出来。更让人遗憾的是,很明显有的地方故意漏翻,歌词唱了别的句子,翻译还是停留在上句不动。故意漏翻多是避免了一些翻译者认为敏感或者不雅的东西。但我真想说,翻译者真认为观众的承受能力都那么低吗?我印象很深刻的是master of the house的唱段,德纳第夫人反讽德纳第的时候,漏翻或歪翻了很多。在讽刺“我以为我会嫁给了一个王子结果……他就是a lifelong shit”这句话就彻底给忽略了。本来是个很好的笑点,却人为漏掉了。接下去还有,“he has no much there”本来就是很粗俗的一个讽刺,指着德纳第的下面说他那里没什么东西,结果翻译却让我傻了眼,翻成了好像是“银色小钢炮”还是什么的(网友指出正解是 银样镴枪头)。接下去还有很多地方,根本可以很直白的把那种底层人士的粗俗幽默给翻译出来的,却感觉全无,连撅起他的屁股(ass)也非得翻成“撅起他的臀部”……感觉这次的翻译真的没有做到信达雅。当然,翻译也有好的地方。这次的字幕终于不是万年居在最下方了,会配合画面让在画面偏左或者偏右的位置。这是一个进步。


(文末有一个比较大的更正……楼主在强大的热情驱动下,特意去了伦敦西区看了音乐剧版的悲惨世界。是的,就是这么机缘巧合,恰好有了机会,就去了。所以我发现我对悲惨世界音乐剧的有的看法是有误的,现在网上能看到的10周年版和25周年版其实更像是纪念活动的演唱会,而平时上演着的音乐剧也是边唱边演的,而且一些动作,道具,布景,舞美,转场方式,简直华丽至极。而文中主要的错误就是冉阿让救珂赛特一段。我原以为爱潘妮幼时的提前出现,以及洋娃娃的道具是电影根据小说新加入的,但实际上原版音乐剧就有了,而且爱潘妮对珂赛特的情感线在音乐剧里更加丰满。加入了爱潘妮趾高气扬的对着珂赛特炫耀,以及帮着母亲一起赶珂赛特去打水的桥段。长大之后,爱潘妮见到珂赛特,唱词中也有,为什么会是你,我们一起长大,我当时怎么样你当时怎么样,可现在……具体记不清了,大致内容就是这样。感觉这条情感线更加完整,而爱潘妮这个人物也显得更加动人。)

该片热门影评:

《悲惨世界》:从上帝之城到街垒之墟

影片《悲惨世界》绝非坊间所谓“巨型MV..

Rhapsodes评分8.2

《悲惨世界》初级脑残式的观后闲扯

影片强大的卡司,演员真唱在配上画面补..

木哈哈评分8.7

【悲惨世界】好莱坞好声音

看《悲惨世界》前博主已经想好了这..

MrJustin评分9.0

《悲惨世界》一个时代的壮举

法国文坛巨匠维克多·雨果在19世纪历..

胧月夜评分8.7

《悲惨世界》:一曲繁花似锦的悲歌

古人云“吃肉不如喝汤”,如果说雨果的..

陈令孤评分7.0

更多 27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