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2 个视频 
269 张图片 
223 位演职员 
612 条影评 
32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欧比旺所骑的蜥蜴名叫Boga,这个名字源于突尼斯的一种软饮料,影片也曾在突尼斯取景。

·影片结尾贝尔·奥加纳的飞船是用布景拍摄完成的,其中没有用到蓝屏技术。

·虽然彼得·库欣(Peter Cushing)已经去世多年,但乔治·卢卡斯曾希望让他继续在本片中扮演塔金,即用数字技术将库欣在世的画面剪接到影片中,遗憾的是库欣的胶片已经无法使用,卢卡斯只好放弃。

·影片的最后场景是最先拍摄的。

·片中出现了115具死尸,是尸体数量最多的星战电影。

·影片在2005年戛纳首映后,欧洲影评人称影片影射了布什政府的政策。其中阿纳金曾说:“如果你不和我站在一起,那你就在敌人一边。”而布什曾在9·11事件之后说道:“如果你不和我们站在一起,那你就在恐怖分子一边。”不过乔治·卢卡斯对此矢口否认,因为影片故事的框架是在越战和尼克松当政期间成形的,那时伊拉克问题还不存在。

·克里斯托弗·李的戏只用了1天便拍摄完成。

·本片最初剪辑的版本长达4小时,仅开头拯救帕尔帕廷一段就有1小时。

·在乌奇军队的场景中,只有10人是由真人扮演,其余都是电脑生成的。

·片中格里弗斯将军的咳嗽声是由乔治·卢卡斯发出的,他在影片拍摄期间曾经咳嗽得很厉害。

·安东尼·丹尼尔(Anthony Daniels)和肯尼·贝克(Kenny Baker)是仅有的两位出演全部六部星战电影的演员;其次是扮演尤达的弗兰克·奥兹(Frank Oz)出演了5部;詹姆斯·厄尔·琼斯(James Earl Jones)、彼得·梅靥(Peter Mayhew)和伊恩·迈克蒂安米德(Ian McDiarmid)都出演了4部。

·本片是唯一一部未获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提名的星战电影。

·乔治·卢卡斯及其女儿卡蒂·卢卡斯和阿曼达·卢卡斯、影片特效总监约翰·科诺尔(John Knoll)和动画总监罗伯·科尔曼(Rob Coleman)都曾在片中客串角色。

·片中从神殿中奔出的年轻杰迪武士是由卢卡斯的儿子杰特·卢卡斯(Jett Lucas)扮演的。

·斯蒂文·斯皮尔伯格曾在影片的前期筹备过程中设计了部分场景,斯皮尔伯格借此试验了将在《世界大战》中使用的工业光魔的视觉预览技术,欧比旺和阿纳金的决斗场景就有他参与设计。

·白灵曾出现在影片中,但后来她的镜头被全部删剪。有谣言称卢卡斯是因为白灵为《花花公子》拍摄照片而剪掉她的画面,但卢卡斯称在白灵为《花花公子》拍照的8个月前就已经完成了删剪。

·在影片开拍前,海登·克里斯滕森和伊万·麦克格雷格曾接受为期两个月的剑术和健美训练。

·为了防止伤及演员,片中的光剑使用了镀铬橡胶。

·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推荐克里斯托弗·尼尔(Christopher Neil)担当本片的会话教练。

·海登·克里斯滕森为出演本片增重11公斤。

·在这六部星战电影中,欧比旺的标志性台词是“I ha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加里·奥德曼是为格里弗斯将军配音的最初人选,但后来因他是美国演员工会成员而无缘本片。

·本片片头长达76秒,是所有星战电影中最长的。

·约翰·里斯-戴维斯也曾有望为格里弗斯将军配音。

·斯蒂文·斯皮尔伯格、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罗伯特·德尼罗、伊利亚·伍德、迪安·德夫林(Dean Devlin)和连姆·尼森都曾在本片拍摄期间造访片场。

·全片由索尼HDC-F950高清晰摄影机拍摄完成,采用索尼HDCAM SR格式,这种摄影机的价格高达15万美元,乔治·卢卡斯曾说他再也不想拍胶片电影了。

·本片颜色运用的灵感源于抽象派画家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作品。

Goofs

穿帮镜头

·在欧比旺同阿纳金的决斗中,熔岩的流向发生了改变。

·当阿纳金抵达穆斯塔法星时,他的机械手臂不见了。

Story

幕后制作

  【关于拍摄】

  很难准确的确定《星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是从何时开始制作的,这是一部酝酿了将近30年的电影,最早可以追溯到乔治·卢卡斯最初勾绘出天行者一家传奇的7、80年代,一场发生在遥远星系的宇宙战争从此便开始风起云涌。

  2003年6月30日上午8点7分,影片的主要拍摄在位于悉尼的福克斯摄影棚正式开机。编导卢卡斯、制片人里克·麦考伦(Rick McCallum)、主演伊万·麦克格雷格和海登·克里斯滕森、机器人R2-D2和其他100多位演职人员齐聚一堂,就此拉开了影片拍摄的序幕。

  制片人麦考伦说:“本片的拍摄非常顺利,整个过程令人愉悦,第一轮拍摄只持续了55天,虽然这是星战系列影片的标准,但比大多主流电影的拍摄周期都要短的多。我们很幸运,因为一切都进行得一帆风顺。”

  除了在澳大利亚和英国的摄影棚中拍摄外,剧组还曾在中国、泰国、瑞士和突尼斯取景,从而打造出在本片中出现的陌生星球。2002年,剧组赶赴意大利,完成了一个惊心而危险的任务:实地拍摄西西里艾特纳火山喷发的壮观场面,这就是片中阿纳金和欧比旺进行决战的星球的原型。

  影片的主要拍摄部分只是将《西斯的复仇》搬上大银幕的第一步,卢卡斯特有的风格是把剧本只当作构建影片的一个蓝图,他解释说:“我们开始拍摄时用的剧本和观众最后看到的影片有很大出入。当我看见屏幕中的画面时,常常又会产生新的想法,我可以通过剪辑和重拍来重新讲述故事,对我来说那才是拍电影的真正乐趣。我的电影是从剪辑和后期制作开始的,我把它们都发挥到了极限”。

  联合剪辑师、同时也是音响师的本·波特(Ben Burtt)称卢卡斯非常规的拍摄风格正适合星战系列影片:“星战不反映当今流行的风格技术,它们更像3、40年代的电影。矛盾的是,我们讲故事的过程是非传统的。乔治将影片弄成碎片,然后进行重新组合,再看拼装出什么效果。这简直像在拍动画片,因为整个过程太多变了。”

  影片的后期制作在2004年的夏天展开,与此同时,剧组又跑到英国谢伯顿摄影棚补拍了11天。(同年早些时候,剧组还曾在悉尼完成了乌奇人的蓝屏特技制作。)2005年1月,经历了在Elstree Studios的最后一轮拍摄,影片的拍摄终于圆满的画上了句号。

  海登·克里斯滕森疯狂跑过一个平台是影片拍摄的最后一个镜头。当卢卡斯平静的向全体演职人员宣布:“停--到此为止”,摄影机终于停止了转动,当时是在英国Elstree的8号摄影棚,1977年《新希望》就曾在此拍摄。“这是完成了一次轮回,乔治真的很高兴,”制片人麦考伦说。

  【关于设计】

  如果说乔治·卢卡斯是星战之父,那么JAK艺术部门就是哺育星战系列成长的保姆。Skywalker Ranch公司大楼是一幢维多利亚风格建筑,卢卡斯的字迹和想法在大楼的三层被变成了草图、绘画和雕塑。早在70年代早期,概念艺术便成为星战系列影片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著名概念设计师拉尔夫·麦奎立(Ralph McQuarrie)用他的作品帮助卢卡斯说服了20世纪福克斯,星战电影才得以开拍。就《西斯的复仇》而言,艺术部门为制作设计师加文·包奎特(Gavin Bocquet)、服装设计师特丽莎·毕迦(trisha biggar)和工业光魔的特效团队提供了重要的视觉构架,影片的概念设计总监赖安·丘奇(Ryan Church)和艾瑞克·提门斯(Erik Tiemens)早在《克隆人的进攻》尚未完成之时就开始率艺术部门着手于本片的设计工作,当时卢卡斯的剧本还未完成。

  这个由12人组成的艺术部门将影片中的每个细节都付诸实施,甚至其中的一些概念与将近30年前的《新希望》有所关联,在1年的时间里,影片中出现的所有车辆、场景、设备和服装的概念被一一完善。在应接不暇的挑战面前,格里弗斯将军的设计是最棘手的难题之一,因为卢卡斯在还没想好格里弗斯是什么东西之前就找到了艺术部门,设计人员只知道要集异形和机器人于一身,而且看上去要很吓人,后来卢卡斯采纳了华裔概念设计师傅建华的设计,于是格里弗斯化身为生物机器人。

  艺术部门还要帮助制作设计师和服装设计师完成设计。其中制作设计师加文·包奎特担负着设计和建造72个主要布景的任务,其中的一些布景要能够与几个月后工业光魔完成的数字特效融合得天衣无缝。同时,本片中的布景还要与以往的星战电影有所关联,如重现《新希望》中叛乱封锁信史号飞船上的主通道,务必要与1977年《新希望》中的布景严格一致。因为《新希望》拍摄完成后立即拆除了布景,所以包奎特必须想方设法找到遗留的设计图纸,一点一点的重建。

  服装设计师特丽莎·毕迦也面临着同样的挑战,她将重现1977年达斯·维德穿着的服装,除此之外,毕迦还要应对片中500套服装的繁重使命,并且尽其所能的探索独特面料,以营造出与影片整体相吻合的异域风格。她说:“我们用到了世界各地的织物,分别来自纽约、洛衫矶、旧金山、伦敦、巴黎、日本、中国、印度等等。”

  为了将阿纳金与欧比旺的决战和其他打斗场景发挥得淋漓尽致,曾在前两部星战电影中设计动作场面的特技协调人和武术指导尼克·吉拉德(Nick Gillard)首先和乔治·卢卡斯讨论了每个角色的打斗本领,将杰迪武士的能力分为1到10级。其中欧比旺是8级,而阿纳金则是9级。

  扮演阿纳金的海登·克里斯滕森和扮演欧比旺的伊万·麦克格雷格在抵达悉尼后立即开始彩排和训练,克里斯滕森的训练计划是尤其艰苦的。吉拉德说:“海登练习得很刻苦,每天都要完成6小时的剑术训练,还有各1小时的力量训练和有氧训练,全天进餐要达到6顿。”

  【关于特效】

  《西斯的复仇》中的特效超过了2200个,超越了之前任何一部星战电影和其他奇幻巨制,甚至《魔戒》三部曲都甘拜下风。“有些镜头用到了5、60种不同元素,大多数这样的镜头是常人所无法察觉的,”制片人麦考伦说。这些“隐形”特效对打造片中出现的8个星球至关重要。

  卢卡斯请来工业光魔的特效总监约翰·科诺尔(John Knoll)和罗杰·古耶特(Roger Guyett)来共同分担影片中繁重的特效制作。其中科诺尔在10多年的时间里一直致力于星战电影的特效,在本片中他完成了影片开头时气势壮观、惊心动魄的空战场景,空战发生在共和国上空,欧比旺和阿纳金奉命解救被劫持的帕尔帕廷议长。与以往星战中的空战戏不同的是,这次的交战背景不在外太空,而是在大气层。“这样我们就有机会制造各种烟火效果,而在外太空这些都是不可能的,”科诺尔说。

  古耶特则负责指导欧比旺和阿纳金的决战之地、火山星球穆斯塔法的制作工作。“我们希望让危险的气氛环绕在他们周围,”古耶特说,“这是两人的决裂之战,我想让周围的环境处在多变、险恶和地狱般的灼热之中,看上去就像火山版的尼亚加拉瀑布。”最后电脑生成的穆斯塔法星由喷发中的艾特纳火山、数码场景图和微缩模型构成,一些微缩模型长达30英尺,特效人员用奶昔的原料Methylcel制成了以假乱真的岩浆,并用几千加仑的这种“岩浆”打造出4英尺宽的岩浆河。

  本片中的动画多于之前任何一部星战电影,动画总监罗伯·科尔曼(Rob Coleman)指导完成了90分钟的动画画面。科尔曼指出,杰迪大师尤达也许是动画部最重要的成就之一。虽然在《克隆人的进攻》中出现了以数字技术生成的尤达,但本片中尤达的形象更丰满,皮肤更真实,出镜时间和对白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