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家族的国度>影评>人生没有如果

人生没有如果

电影中文名

家族的国度

2013-11-12 20:06

 

史的演进总会造就很多无奈的夹缝,有些人一辈子乃至几代人都深陷其中无能为力。日本战败后,在日朝鲜人既不属于战胜国也不属于战败国,他们被称作“第三国人”,遭到了后来受批判的“弃民政策”待遇。当社会主义的大旗在北朝鲜的领土上徐徐升起,伟大的金日成领袖拿着某国的钱转而捐赠给他们养家糊口建设学校时,他们又仿佛看到了“人间天堂”,纷纷告别亲友,离开恋人,带着共产主义的信念归国参与热火朝天的建设,不想却落入了一张高压政治的网·,再也难以脱身,从此骨肉分离,手足相隔。

崔洋一在《血与骨》里把他作为一个在日朝鲜人的情绪抽象地发泄在一种极具魄力的凶暴上,梁英姬则用《家族的国度》克制地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16岁时随着归国大潮离开父母和妹妹只身回到朝鲜的松昊因为要治疗脑瘤终于申请到3个月的暂留时间,在25年后回到日本与家人团聚,他帮母亲搭理咖啡店,与妹妹逛街,参加同学聚会,还见到了昔日的恋人,唱起了古老的日本民谣,但是当病情被诊断出来,一家人正在发愁如何延长他的滞留期时,他却被临时召回朝鲜,这一去将是永别。

这个故事发生在梁英姬自己身上,片中的妹妹理绘就是她自己的投影。不过这可能算不上一个故事,它只是故事的冰山一角,但冰山一角是叙事的一种艺术。梁英姬断然砍去枝节,只保留了有限的几个主空间:家、医院、同学的酒吧、在日朝鲜人协会。基本是一个简单的故地重返的空间设置。在这个设置里,内与外,看与被看被分得很清楚。梁英姬意图营造一种被禁闭的自由感,再加上无时无刻不在晃动的镜头,每个人内心那种被压抑的短暂平衡感触手可及,让人感到他们内心都立着一个随时会翻倒的瓶子,瓶子里装着念想与愧疚,以及无奈的政治敏感。所谓家族的国度并非单指故土,而是能够让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生活的地方,但这个地方并不存在于电影中局促的空间里,对松昊和理绘一家而言,似乎也不存在于这个星球之上。物理上的空间对应着内心世界,影片开头松昊坐在叔叔的车里,他透过车窗看到了一个女人在河流里练习皮划艇,而影片结尾在去机场的路上,他打开车窗的一条缝,窗外微风吹拂发梢,他轻轻哼唱一句《白色秋千》(亲爱的还记得吗,那白色的秋千),接着车窗被关,歌声停止,微风停止,窗外的空间不再拥有,他要再次远离。导演用这样的对应方式去关闭那扇无形的而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门,门里面是她个人和整个家族的辛酸。

纪录片的拍摄经验给了梁英姬丰富的细节拾掇能力,母亲记着儿子喜欢吃的每一样食物,还为孙子准备了好几个“金库”(存钱罐),每看一次照片便往里放硬币,父亲会呆坐在楼梯一直等到兄妹两人深夜参加同学聚会回来,他用沉默去回应别人的质问和自己内心的忏悔,而得知松昊必须提前回国后,母亲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赶紧砸掉“金库”去银行换纸币,最后那封写给松昊监管人尹同志的信里,则用寥寥几语写满了一个母亲质朴的爱。当然,尹同志把咖啡喝成糖奶混合物,还有他在旅馆看色情片的那几个细节不管真假与否,放在此处难免有几分对社会主义生活的意淫意味,但也提供了仅有的几个轻松一笑的片刻。

影片并没有把两个社会做单纯的二元分割,当理绘受到哥哥试探性的间谍任务邀请后,她冲出家门把监视松昊的尹同志拉出车门质问他要策反的话就自己来策反,理绘愤怒地说了一句话:我讨厌你!也讨厌那个国家!尹同志却说:你讨厌的那个国家,正是我和你哥哥生活的地方,直到死去。

没有人可以辩驳这句话。

梁英姬坦言她有时候会去想如果,如果当年父亲没有把她的哥哥送回朝鲜······

但是政治没有如果,人生也没有如果,只有选择活下去。

原载《电影世界》

 

该片热门影评:

人生没有如果

历史的演进总会造就很多无奈的夹缝,有..

独孤求大衣

《家族之國度》:活著就有希望

朝鮮半島的政局持續的不穩,自從第三代..

dorothy1034209评分9.0

相聚有时 民主有时 自由有时

      《家族的国度》是一部..

浣尘评分6.9

简评《家族的国度》

  选材 …

神甫

柔软的人性,坚硬的制度

“为何会做出这么没有道理的决定?” ..

优游卒岁评分8.0

更多 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