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铁路劳工>影评>与过去和解

与过去和解

电影中文名

铁路劳工

2014-05-07 23:27

寐兮

寐兮

想看 - 评分7.0

 

    得还在北京准备复试的时候,我和与我同行的女生说了很多的话。她性格开朗,处事灵活变通,遇事也十分想得开,不似我这般钻牛角尖。她问我:“你有没有体会过一种快乐,就是与一个过去与自己为敌的人开诚布公、言归于好的快乐?”我说没有。那样的快乐于我这种不善于和人打交道的人来说,要获得简直堪比登天。她说的对,我心里的确积压了许多这样的宿敌和旧友,他们曾经与我都还算要好,其中一些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但时光飞逝,人事变迁,我们都不再交好了。有一些人曾经伤害过我,我却始终没有爽快地还击。还有一些人在我脑海里的影像向来都不完美,从一开始和他交往就是如此。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苦心经营了很多这样的关系。曾经我安慰自己这就是生活,这就是过去,这就是回忆。不管我曾经觉得自己多委屈多难过,都过去了。

     也许现在这么说会让很多人吐槽我。大家对“过去”这两个字的看法都是不一样的;而我不属于那种能轻易想开然后放下的人。如果从一件事中无法得到一个答案、一个交代,他在我心里就永远是个需要被解的方程式,仿佛解不开就不得解脱。但有很多东西本来就以问题的形式存在,不需要也无法得到答案。它们堆积在我的心里,多年来不被触碰,却无时无刻不发挥作用,不断影响着我现在乃至未来的生活。如何与过去和解,长久以来都是一条河横亘在我面前;而我就是那匹第一次渡河的小马。询问周围的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但都不是我需要的答案。

    今天看了THE RAILWAY MAN,一开始并不觉得有多震撼。说实话,关于战争、救赎、痛苦和人性的片子实在多如牛毛,不缺这一部。男主人公在二战时遭受日本人的非人虐待,以至于战争结束都无法摆脱曾经的阴影,严重影响了他和妻子的幸福生活。过去的经历从不被他提起,却时时刻刻压迫着他的神经。妻子终于看不下去,找到了他曾经的战友去了解情况。最后男主终于鼓起勇气,回到曾经被虐待过的地方,寻找那个记忆中挥之不去的阴影。他临走时带了一把刀,准备去杀掉那个曾经目睹一切却无动于衷、犯下战争罪却逍遥法外的日本翻译官。然而,他最终也没有向那人动手,而是与他和解,原谅他所有的罪孽,二人最后成了好朋友。影片在男主和翻译观相拥哭泣的美好画面中结束。

    这部电影对于人性和战争的启示意义并不大于其他类似题材的影片,某种程度上还缺乏同类型题材的震撼和深刻。但他仿佛在用一种极端的例子讲述一个比较普通的道理:要与自己的过去和解,必须去勇敢面对,原谅一切并允许他的存在;试图遗忘不是办法,企图彻底消灭掉过去也行不通。

    男主人公像许多西方作品中备受心灵折磨的人一样,不肯吐露内心的痛苦和秘密,并无形中给周围深爱自己的人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起初我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战争年代已经过去,到底还有什么痛苦是无法言说的,更何况那样的经历错不在己?但回想一下自己的过去,我仿佛又明白了几分。有些事说出来就是耻辱,即便不是自己的错。现在的我们憎恨曾经那个懦弱的、一味妥协的自己;深受其害又无法解脱,说出来只会更加痛苦。

    从这个角度看,男主是幸运的。他还能在报纸上找到灰暗记忆的罪魁祸首,并亲自前往去面对,他甚至有机会挥刀砍死翻译官,告诉内心那个患病已久的自己:罪犯已被正法,一切都结束了。当然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原谅了翻译官,同时也原谅了自己。如果每个人都能以这种方式摆脱内心长久以来的折磨,消除根深蒂固的恐惧和愧疚,彻底放下过去,并以崭新的面目回归生活,同时还收获一个朋友;那该是多么皆大欢喜的场景。这样看来,THE RAILWAY MAN无疑向我们描绘了一副理想的、完美的画面。

    在这个故事中,男主的人物设定是a railway enthusiast,他对铁路的执迷和热爱源于自己工程师的身份和在战争中与战友一道修筑铁路的经历,那段经历痛苦而难忘,他对铁路的爱甜蜜而压抑;仿佛一张浸染傍晚冥色的老旧照片,让人爱不释手却又难以启齿,只能令其纠结于心,暂时搁置。

    火车,铁轨这两个元素向来都与一种和时间、人生、回忆紧密相关的形式存在。走上火车仿佛是踏上人生之旅;火车于每个乘客就像时间,令人沉醉而神秘莫测,谁也不知道它从哪来、到哪去,也不知道自己何时要下车。等到终有一天被一往无前的火车丢弃在站台上,目送他搭载新的乘客,驶向新的目的地,踏上新的旅程,才恍然发觉这一幕就是过去的印照;而自己,也已经属于了过去,成为了漫漫时间之路上的一个坐标点。我自己对火车的热爱也限于此。不过本片并没有在火车这个元素上发挥太多,然而男主对火车的执着依然感动了我。

 

 

    说回到与过去和解的问题上。

    我一直以来都不善于和人打交道。我能够做到和善和温柔,却并不吸引人;我懂得适时地闭嘴,知道沉默是金的道理,却依然招致别人有意无意的言语攻击。有一次,舍友看到我跳大绳的照片,说我的表情和神态像是受到惊吓一样。没错,那就是我,一副受惊吓受委屈的样子。我从始至终,从小到大都在努力规避他人的攻击性。有人素来说话难听不留情面,就少和他打交道;有人言语温和却城府极深,也别和他靠太近;有人自私自利为人小气,不要和他处朋友……如此种种,规则再多也没用,我始终避之不及。如果真的有人言语中伤我,我只是保持沉默,很少还嘴;即便骂回去,也毫无威力。如果有人的言语和行为让我不爽,我连生气发怒的样子,看起来都像是受委屈要人哄,不具备任何威慑力和警告性。再加上奉行另外一条“不要搞太僵”的原则,对方一示好,我也就自动清空,不再追究了。

    小时候女生之间出于炫耀、虚荣而说出的种种不堪,都被我以过强的力道在心里诠释了一遍,认为她是在针对我,故意欺负我。但那时候根本不明白“小”的概念,小就意味着谁也没有那么多坏心思去欺负另一个人;再换句话说,如果我像她那样没心没肺地说话做事以还击,也不是多大的事。但我没有那么做。

    女生之间的矛盾可谓伴随一生绵绵不绝,但随着年龄增长,闹矛盾的形式却在不断变化。现在大部分人都采取冷暴力,也就是疏远一个人;很少有人会一旦言语不和就破口大骂刀剑相向了(这一能力我从来都不具备)。我渐渐发现,吵架这种激烈的反应方式,就像着火这种氧化反应一样,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吵架改变不了彼此的心态和观念,多数情况只会让事情更棘手。因此吵架被我视为无用功。那时经常为此结论而庆幸,原来我从小没学会的东西其实也不必要学。然而不去吵架并不意味着吵架没用。吵架时大脑的反应速度、所用言语的杀伤力以及怒目相向的气势,在平时不吵架的时候也是需要的。我与人交谈从来都不愿直视对方的眼睛,哪怕是和善轻松的交谈也不会;更别提争论、拌嘴乃至吵架这种急需强大气场的时候了。

    由此看来我还是缺少一项必备技能,因此往往产生前途堪忧的感慨来。

    我有一位舍友,看起来也是普通的小女生,热心助人,十分有亲和力;但本质上还是具备颇强大的攻击性。她经常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和音高否定我的观点和看法,而我偏偏笨嘴拙舌不懂诡辩之术,又因为心重而不想起争端。但与人争论乃至大吵一架,在她那里并非难事,甚至得心应手。有几次连她自己都说“其实很享受争辩的感觉”。因为和她走得近,我尽管极力回避,也无形中成为她争辩的对象。很多时候我说起自己的见闻然后从中得出一个观点,都要被她这个并非亲身经历的人无情否定掉。当然这些观点很多都是鸡毛蒜皮的,比如那家卖粥的路边摊今天到底开没开啊,我一路走回来都没见到开,她偏偏说人家开了是你没看到。比如食堂阿姨给我的馒头一股葱味,我说她用切了葱的手给我打饭,她偏偏说是我饭菜里的葱味飘出来。如此状况,不胜枚举。有时候和她一起逛街,我挑的衣服都会被无情鄙视。当然这里必须说明的是,她的眼光的确很好;但这仿佛也不妨碍我有我自己的好眼光吧。我知道为这些事难过很不值得也没必要,大部分情况她都不是刻意说话气我,只是一个说话习惯;更何况我们有分歧的地方只是这些小事。但每一次被她用那样的语气一口驳回,我都会想起我小时候的一些事。就像片中男主听到舒缓的舞曲都会被迫勾起曾经痛苦的回忆一样。但我能想起的东西基本没什么情节,就像溥仪在写《我的前半生》时,他根本不记得具体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却深深记得那些事带给他的感受。那么我脑海中残留的感受,就是很简单的屈辱、后悔、恐惧和不安。

    有人给人的普遍情绪分了等级,最糟糕的情绪不是愤怒和哀伤,而是我上面说的那几种。这无疑让我提起精神去好好关注自己的问题。然而我到底该不该把现在与人相处的不爽和失败归结于过去呢?有人说这样想只会让你自己更加难以自拔,也有人说只有回归过去并挖掘到最深层的原因,才能彻底摆脱。我再一次像准备第一次渡河的小马,不知所措。因此我是羡慕男主Lomax的,他至少还能找到翻译官狠狠发泄一番多年积压的痛苦,至少还能故地重游、重新梳理一下曾经惨痛的记忆;但我什么也不能做。尽管时间飞逝,战争结束,但翻译官依旧在过去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惩罚的来临,Lomax就是他的惩罚。但那些曾经无形中伤害了我的人,却已经随着时间的发展而变化了。有些人已经消失于人海,还有一些竟然成为了我现在的好朋友。可坦白说,对于他们过去的所作所为,我从未原谅过。就像过去四年来往往对我语出不逊甚至恶语相向但又毫不自知的舍友,即便毕业,也无法让我原谅她。

 

    话题又要回到我开头所说的那种彻底的快乐——与曾经的敌人冰释前嫌,重归于好。我现在相信,那的确是莫大的快乐和欣慰。可在那之前,我依然会像Lomax一样,在夜半梦回战争年代时被狠狠地折磨。那么他是如何鼓起勇气去故地重游,寻找日本翻译官的呢?他的战友Finlay为了鼓励他,为了给他实施“复仇计划”的借口,在一座大桥上自杀了。死讯传来,Lomax的妻子都为之心痛,Lomax再也无法安坐于那场与过去的无形战斗之中。他终于采取了行动。宝贵的生命换来的是两个人的彻底解脱和延续几十年的友谊。一切皆大欢喜,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到现在为止写了这么多,我依然不敢确定自己到底是在像男主一样在挣扎中与过去和解,还是在小事化大无病呻吟。人活一世,最重要就是活着的感觉。这条河我无论如何都必须趟过去,我也必须像小马一样,放下松鼠和老牛的话,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答案。

 

该片热门影评:

铁路劳工:战争总会结束,仇恨终要过去

  本打算去中国科技馆的IMAX厅去看《..

邑人评分7.5

铁路人:为什么我们需要《桂河大桥》

...

Cydeny评分6.9

每段铁轨下,躺卧着一个灵魂

曾经的大不列颠帝国,拥有发达的铁路系..

失寻有时评分6.0

与过去和解

记得还在北京准备复试的时候,我和与..

寐兮评分7.0

火车侠

第一次看预告片时就被吸引了,三位大叔..

马泽尔法克尔评分5.0

更多 18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