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超凡蜘蛛侠2>影评>【反派】马斯洛需求定理看反派现象

【反派】马斯洛需求定理看反派现象

电影中文名

超凡蜘蛛侠2

2014-05-11 00:34

好景当前

好景当前

想看 - 评分7.6

 

斯洛需求定理看反派现象

文:好景当前

P.s原创文章,转载请声明,其中歪理颇多,专业人士多加忍受。

这是反派当道的时代,对他们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反派终于不再是扁平单一的脸谱化角色,不必被钉死在道德的十字架上,昔日的丑角有了血肉,无论是戏份还是人气都不输主角甚至更胜一筹;这是最坏的时代,反派的门槛一夜之间飞跃,技术含量直线飙升,简单使坏还不行,必须使得刁钻、复杂、多面、迷人,过度渲染又有用力过猛之嫌,释放自我时必须把握好度,无形中产生的准则已然成为反派安身立命、扬名立万的一大考验。

论反派如何翻身农奴把歌唱从不入流到主流,论反派形成的要素,论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反派……五花八门,眼花缭乱,我也就不多加赘述拾人牙慧,单从马斯洛定理谈一谈一个反派的自我他我修养。

                 

#马斯洛之下#

【小绿魔的范例教学】

我的心理学和经济学学得太磕巴,只记得这么一条耳熟能详程度堪比学界“月亮之上”的理,所以只好拿它练练手咯。介于求精不求多的分析原则,我就不广撒网了,正好这段时间蜘蛛侠正红着,小绿魔实在是个不错的例子,嗯,先拿他“开刀”吧。

第一层: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

按理说生理需求里的水、食物诸如此类,没有一项不是富二代哈利奥斯本没享受到的,而且人家那还是顶级配置,吃穿住行舒服着呢。但事实是,两代蜘蛛侠里的小绿魔都存在生理需求方面的问题。

最近《超凡蜘蛛侠2》里哈利奥斯本设定为病秧子,目睹老爸过世又得面对自己命不久矣的现状,绝对已经危及生理平衡了,连生命都保不住,还谈什么平衡不平衡。恰好片中疾病问题也是触发哈里奥斯本与彼得帕克之间矛盾的导火索,小绿魔求血样不成恼羞成怒,单方面和蜘蛛侠结下仇,这也导致后来的战斗反目。求生是人的本能,毕竟马斯洛定理里第一层需求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可避免的,将此作为小绿魔作恶的出发点不能说全面,但很必要。

再回顾往代《蜘蛛侠》中的小绿魔,生命威胁倒不存在,吃喝也不愁,那就只有性了。性是生理需求中的非必要元素,没了它,生理机能同样可以运转,片中关于玛丽简的情节便与之相关。第一部彼得、哈利两人都表现了对玛丽的喜欢,并且相应产生了嫉妒、愤怒等情绪,这些情绪在第三部得到扩大,目睹玛丽简抛弃自己转向哈里奥斯本,彼得情绪化明显,再加上毒液影响而逐渐黑化,矛盾达到了制高点。

生理需求是最基本的需求,对于反派形成发展的影响自然也是基础性的,就如金字塔显示的那样,生理需求求而不得的痛苦、仇恨为后期的爆发起到铺垫作用。

第二层:安全需求Safety needs

这一层与生理需求讲到的有重复的地方,那就是健康保障,但不同的是,健康保障是建立在自身安全健康的基础上免除疾病等隐患。《超凡2》的结尾有所暗示,哈利奥斯本被关起来后有人前来探视,那人对他说了句“听说你的情况有所好转。”哈利奥斯本似乎默认,即使他不说其实也能看出恢复得还不错,也就是说困扰小绿魔的生命威胁已经不存在了,但他依旧发出寻找同盟的指示,可以看做他为了进一步保障自身的手段。安全需要的另外两点——资源所有性和财产所有性同样适用于哈利奥斯本,父亲留给他的神秘遗物和整个奥斯本工业都是他的财产资本,凭借前者他发现了奥斯本的内幕,后者则支撑他的所有享受开支,在《超凡2》里小绿魔遭到篡权的戏码,整个公司被从前的股东持有者夺走,迫不得已之下他找到电光人,并完成了自己复仇的计划,顺理成章注射药物成为绿魔怪。

对家族财产的捍卫和占有在小绿魔身上体现明显,反过来奥斯本也为他提供了装备上的支持,所以第二层需求不仅促使了他与主角的对抗,也一定程度上支持了他走上反派之路的行为。

第三层:爱和归属感(Love and belonging,亦称为社交需求)

这一层简单来说就是爱情和友情,即感性层面需求。老版《蜘蛛侠》里爱情和友情双双得到体现,哈利和彼得铁哥们的关系,他们之间因为玛丽简出现的裂痕,直到最后的战斗、牺牲,可谓纠结不断。哈利因为得知害死父亲的蜘蛛侠是彼得帕克时震怒不已,与彼得发生激烈冲突打斗,后来彼得又因为爱情破碎无视过往的友谊狠下毒手,双方均验证了社交需求的方方面面。

《超凡2》里小绿魔不存在与彼得女友相争的问题,友情便成了重头戏。尚未得知情况时,哈利与彼得关系相当铁,但他表示了对蜘蛛侠的不满轻视,并且怀疑彼得与蜘蛛侠熟识却对自己推诿,到最后目睹蜘蛛侠和格温同时现身,小绿魔恍然大悟并且带着上当受骗的表情向彼得发出攻击,若不是前期友谊的渲染铺垫,也不会有后来得知真相的勃然大怒,友谊算的上是他彻底失去理智的一位“功臣”。

第四层:尊重(Esteem)

成就、信心、来自他人的尊重,对自尊心高骄傲的人来说第四层需求是必需品的存在。小绿魔也许正是这类人,家世好,养尊处优,哈里奥斯本富家公子哥的个性摆在那,改也改不了。老版里。哈利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他子承父业,继承绿魔的衣钵正是受到父亲的影响,希望得到来自父权的尊重。

《超凡2》某些方面如出一辙,片首哈利向父亲抱怨了他对自己的漠视,这种渴望得到关心和认可的心态对他后来的变化有着一定作用。而董事会隐瞒他擅自决定,对他不加理睬更激化了他不满的情绪,那句“不同的是,你死了没人会在乎”让他怒火中烧,风水轮流转后小绿魔毫不掩饰自己渴望证明个人能力的欲望,这种对尊重的探寻可以由被动接受演变为主动出击,化身绿魔便是证明。

第五层:自我实现(Self-actualization)

由于是反向说明,就没法从道德角度来讲小绿魔的需求,毕竟在他看来自己追求的一切也是从个人道德出发。但自我实现让我想到一点:来自蜘蛛侠的刺激。无论是老版还是新版,蜘蛛侠都是被弘扬被表彰的正面形象(当然,媒体政府这些固有反对者除外)小绿魔不分新版老版均不喜欢蜘蛛侠这个形象,并设法将其破坏。

这是否是从蜘蛛侠身上看到自己未能实现的东西,而形成的向往呢?想要被关注,想要证明自己的立场,蜘蛛侠不是万能的,这要怎么向公众证明,当然是自己提枪上阵迫使对方露馅失败。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创造力和自我超越的表现,那些混乱的制造,麻烦的产生,那些武器机械战略,没点创造力还真不行,自我心理的满足,脑力角逐的较量,源于自我实现的高层次需求。

【观众的马斯洛需求】

这几年反派有喧宾夺主的趋势,不仅大抢主角的光彩,还大抢主角的人气。前有小丑、洛基,现有冬兵、绿魔,没一盏省油的灯,而且都无一例外博得满堂彩。这支持自然来自广大观众。

为何反派能上位?观众造就反派还是反派拉拢观众?

从马斯洛需求定理来看,无论如何,观众都应该喜欢各方面极大满足需求的健康正直光明的英雄形象,但市场在变化,口味也在变,这不得不说到心理学里的逆反心理。

看腻歪了高大上的正义至上,就算心里认同,也希望来些不同的花样。别出心裁喜欢对立面也是某种“品味”“个性”的体现,观众的心态变化带来了反派设定的变化。

于是一切从反面来看待。生理上,观众不希望完美无缺的角色,反派因此有时候会有着迷人的生理缺陷,有时候是身体上的伤病(小绿魔、小丑),有时候是精神上的崩溃(《香水》Jean-Baptiste)受过伤生着病会为反派赢来同情分,有的时候还会激发女性观众的母性情怀,反派的恶行也显得情有可原,不那么十恶不赦了。另一反面,生理需求上食物、住行常常是反派进行破坏的主要对象,这来源于观众隐藏的破坏欲和暴力因素,这可否看做对万无一失生理满足的厌烦,对刺激变化的需求呢?第二层亦然,观众对财产、资源剥夺占有的欲望投射在反派身上,他们的某些行为可以说是观众对已占有这些资源人群的仇恨表达,看到钞票漫天飞舞,抢劫银行后机车飞驰的场面总是会让人激动暗爽的。第三层,爱与友情,在过去的电影里反派似乎无暇顾及这些,导演也不愿意给他们邪恶以外的戏份,但现在的观众希望看到多面的反派形象,不仅仅是一个坏人,更是兄弟、朋友、爱人、弱势群体……第三层需求原本只属于正面角色,如今反派同样需要,而且有的时候展现起来更为复杂。四五层涉及精神内核,有时候会通过一个人思想斗争及前后行为表现来传达,单面反派不需要这样曲折的思想历程,而如果一个反派拥有了这些,观众会看到更多的矛盾冲突,产生关于人性的诸多思考,这样不仅仅是一个角色,整部电影的内涵都可能因此加分。

【马斯洛需求的典型对应】

    生理需求:

僵尸《行尸走肉》《僵尸之地》etc

没有头脑,只为觅食的反派,也许反派这个词对他们来说都太高级了,但这一形象已形成固有的文化,也够经典,刚好满足生理需求的“食物”这一标准。


Fagin《雾都孤儿》饰演者:本·金斯利

小偷团体的老大,在我看来偷窃、控制无非也是解决个人温饱问题,最低层次的需求,原著和电影里Fagin这一形象都值得斟酌,结合特定的时代背景与人物经历,是一位反映了英国底层人生活状态的反派。

安全需求:

Aaron Stampler《一级恐惧》饰演者:爱德华·诺顿

受害者同时也是凶手,这样能称上反派么,爱德华诺顿无辜的眼神会第一时间就让你动摇,把他归为反派实在是因为前后反差太让人叫绝,最后狡黠的目光让人心里一凉,毛骨悚然,真是反派的好苗子。再加之他的所作所为无非是保护自己,避免牢狱之灾,可以说是安全需求的典型。

Adam Lang《影子写手》饰演者:皮尔斯·布鲁斯南

为了自己的秘密和名誉,也是对安全的需求而不择手段的一种表现。

爱和归属感:

Jean-Baptiste《香水》饰演者:本·威士肖

对香味的执着追寻让他不断杀人,但他缺失爱的成长环境和孤独的心境让杀人的行径变得可恨又可怜。

小四儿《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饰演者:张震

同样是杀人犯,结束了年轻美好的生命,但不会让人恨之入骨,却感到惋惜,多半是和他一样对错失的爱和缺失的关心而遗憾难过。

汉尼拔《少年汉尼拔》饰演者:加斯帕德·尤利尔

年幼目睹妹妹被分食,汉尼拔形成了难以消散的阴影,这也能解释日后他的各种残酷行径。

尊重:

万磁王(Magneto)《X战警》饰演者:伊安·麦克莱恩/迈克尔·法斯宾德

目睹过纳粹的恶行,为了反对人类对变种人的压制而反抗,有着一套自己的行事准则方法,似乎在正邪的交界线上模糊不清,这也是万磁王的魅力所在。


竖锯(Jigsaw) 《电锯惊魂》饰演者:托宾·贝尔 

一方面折磨杀死鲜活的生命,一方面声称是对生命漠视的惩罚,这样的矛盾让竖锯富有争议,但没什么能阻挡他召集自己的追随者完成这一事业。

自我实现:

Joker小丑《蝙蝠侠黑暗骑士》饰演者:希斯·莱杰

这一经典反派形象已经深深烙印在影史,无可超越。小丑让人难以捉摸的是他所作所为不为金钱,不为名利,他让那些笃定坚决的人动摇,他让丑恶难堪一并暴露,并且肆意讥讽,他的“恶”没有目的,没有动机,是人性“恶”的赤裸呈现。


Loki洛基《雷神》饰演者:汤姆·希德勒斯顿

你可以说Loki做的一切是为了王位和权力,但抖森的演绎让这个角色展现了骄傲的外表和脆弱的内心,王位有时候对邪神来说什么也不是,有时候又大于一切,他的狡猾多变敏感多思让人着迷不已。


#马斯洛以外#

亦正亦邪

有时候让主角成为无恶不作的疯子或者神经兮兮的变态就能产生亦正亦邪的效果,如鼎鼎大名的食人魔汉尼拔(沉默的羔羊),又如杀人不眨眼的莲实老师(恶之教典)如果电影一开始就是一副没有道德约束,胡作非为的姿态,同样能从反派角色上分离出非同寻常的特色(天生杀人狂,女魔头)

亦正亦邪的角色塑造起来比较困难,和正方主角摆在一起效果更佳,尤其是看他游刃在两种身份之间,痛苦挣扎同时杀伐果断(无间道)

外貌

虽然外貌协会不是什么好词,但一张好皮囊的确能引来视觉系动物的垂涎。《心中的杀手》里卡西·阿弗莱克风度翩翩的样子很难让人联想到嗜杀成性的杀手,《雷神》里的洛基忧郁真挚的眼神更是能欺骗人,所以外貌不仅是引来观众的杀手锏,更是具有欺骗性的绝佳外衣。

天生一张反派脸也不是坏事,本·金斯利,凯文·贝肯都是反派专业户,至少从长相气势上就能把人唬住,这也方便行凶,是吧。

女性反派的存在

女性的柔弱能让反派的棱角不那么鲜明,《007:纵横天下》中的苏菲·玛索让硬汉失了阵脚,《本能》的莎朗·斯通美艳性感,动起手来却不手软。反派有了美女这颗糖衣炮弹包装具有迷惑性,像罂粟一样诱人危险。向来以蛇蝎美女形象示人的爱娃·格林没有那股柔弱,如刀锋般尖利,可仍有着致命吸引力。当然你不能把《危情十日》里的女疯子算在前类当中。

无反派现象

我小时候总在想怎样的电影会没有反派?那样一群好人该怎么玩转?反派是必不可少的么?后来发现有的电影还真可以没反派,要么就是片中所有人都一肚子坏水,没一个善茬,你不能界定谁好谁坏;要么就是整部片从头到尾都是纯真美好的状态,没有恶的必要,更没有揪住恶不放的必要。但碰上《地心引力》,我思来想去还是管太空叫反派好了,至于《社交网络》,反派这玩意,还真是无话可说。

反派是个迷人的家伙,他让一部电影波折不断,硝烟四起,不要漏掉任何会在将来大放异彩的反派,特别是那些符合马斯洛最高需求的极品们,别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成为机会成本。


该片热门影评:

漫威英雄的三足鼎立

注意:内含剧透   “剧透”的英文是“..

马泽尔法克尔评分6.0

年度最炫打斗

作为小虫的脑残粉,当然是第一时间冲电..

古月雨佳评分10.0

《超凡蜘蛛侠2》科普档案第一部:神奇的蜘蛛侠

文/梦见乌鸦 长话短说,与《美国..

梦见乌鸦

《超凡蜘蛛侠2》蜘蛛侠版致青春

《超凡蜘蛛侠2》是今年最好看的3D大片..

马马也

【反派】马斯洛需求定理看反派现象

这是反派当道的时代,对他们来说,这是..

好景当前评分7.6

更多 30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