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1 张图片 
105 位演职员 
1 条影评 
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约翰·特拉沃塔理查·基尔丹泽尔·华盛顿都曾为本片主演的人选。

·伯尼·麦克曾同芝加哥小熊队一起受训。

Goofs

穿帮镜头

·1995年比赛中投手所戴手套的样式在当时还不存在。

·1995年和2004年的赛场上出现了同一位球迷打着同一张标语。

Story

幕后制作

  【关于影片】

  每个运动员都希望用杰出的竞技表现诠释自己的职业生涯,这正是编剧埃里克·凯普奈拉(Eric Champnella)和基恩·米切尔(Keith Mitchell)创作《三千大佬》的灵感来源。3000次安打是棒球运动罕见的记录,迄今为止只有25人创此佳绩。“我一直想知道如果某个人没能达到这个记录会发生什么,如果伤情或者其他事耽误了他的追求又会怎样。我最好奇的是,如果这个数字是世界上对他最重要的东西,那么会如何影响他的生活。当我们的生活因数字和成功而改变又会发生什么?”米切尔如是说。

  影片主人公斯坦·罗斯就是在这种构思下产生的,他突然失去了3000次安打记录,不得不重新审视过去和将来。两位编剧认为,罗斯不仅仅是体育明星,还是一向顽固不化而最终却只能妥协的滑稽男人,所以他们将罗斯刻画得温暖而有趣。凯普奈拉解释说:“罗斯认为不论过程还是得失,结果意味着一切,不管他做了什么,他总会因数字3000而自我感觉良好,于是我们剥去他自大傲慢的外表,让他身处无能为力的境地,强迫他面对挑战。”

  制片人马吉·威尔德(Maggie Wilde)和罗杰·伯恩鲍姆(Roger Birnbaum)看过剧本之后,找到了导演查理斯·斯通。查理斯·斯通已经接连拍摄了两部黑人题材电影,分别是描写黑人街区生活的《全款交收》和讲述黑人学校生活的《乐鼓热线》,后者在2002年的喜剧电影中爆出冷门,同时,他拍摄的百威啤酒商业广告“Whassup”也在业界饱受赞誉。制片人威尔德说:“查理斯掌握着将剧情和幽默揉合在一起的诀窍,我们知道他会准确的找到故事里的喜剧核心。”伯恩鲍姆补充道:“查理斯善于用独特的情感和视觉角度洞悉世界,他利用自己的艺术背景和对人类行为不可思议的反思去挖掘日常生活的深度。”执行制片蒂摩西·伯恩(Timothy M。 Bourne)说:“查理斯习惯用自己的方法看待世界,并将自己的理解通过激动人心而滑稽搞笑的手法表现出来。”

  斯通是个十足的球迷,童年时也曾组织过球队,当他最初拿到本片剧本时,便被故事情节所深深吸引,虽然《三千大佬》是体育电影,但吸引他的绝不仅仅是精彩的比赛情节,“影片故事很简单,我可以将其简单概括为一个自私的人学会无私的故事。人到中年依然可以改变,虽说这改变相当艰难。故事的有趣之处在于一个正值事业颠峰的人突然堕入常人的境地,他想作英雄,他认为所要做的一切就是击球,天赋和狂妄将他变成了怪物,他必须克服自我,发现伟大的人生不可能只用一个数字来概括,他必须学会作一个了不起的人,而不只是一个了不起的运动员。”另外,斯通还将本片看成一部爱情喜剧,一个男人时值中年才第一次学会去爱。斯通非常喜欢莫·西蒙斯这个角色,她动摇了罗斯的世界,罗斯从不承认自己对西蒙斯的感觉,因为他一向自如的周旋于女人中间,不想让自己受到丝毫约束,但随着爱情火花的产生,两人间的有趣经历也就应运而生。

  【关于阵容】

  斯通说:“我非常欣赏棒球,希望能在电影中捕捉到这种运动的趣味性,但最吸引我的是主人公的故事,伯尼·麦克扮演的罗斯既有趣又感人。”伯尼·麦克以电视喜剧节目《Bernie Mac Show》而大获成功,由此成为同代人中的喜剧领军人物。这位黑人舞台喜剧表演艺术家从1993年开始以每年一部电影的速度丰富着他的演艺生涯,他总能在大小银幕中为观众带来难得一见的惊喜。伯尼·麦克在电影中多半只饰配角,但这丝毫不会掩盖他的个人魅力,比如他在《人生》中饰演的那个向往华贵生活与自由世界的犯人角色,还有在《霹雳娇娃2》中被三位娇娃团团围住的查理联络员。《三千大佬》是他第一部担纲主演的影片。

  从一开始起,影片的主创者就认为斯坦·罗斯的角色是为伯尼·麦克度身打造的,因为他不仅善于将现实生活中人类的缺点滑稽的表现出来,更是棒球运动的狂热球迷,得天独厚的优势让伯尼成为饰演罗斯的不二人选。斯通说:“没有伯尼·麦克担纲,这部电影不可能拍摄,因为罗斯是一个自然流露直率和幽默的夸张角色,除了伯尼没人能演绎这个角色。在扮演罗斯的过程中,伯尼必须接受很多矛盾的存在:罗斯有着阳光般的笑脸,也有着招人怨恨的一面;他衣冠楚楚、魅力迷人,却有些被自私蒙蔽双眼;他是了不起的运动员,可与自己和周遭的世界并不和谐。”

  伯尼·麦克将罗斯这个角色视作一次完美的挑战,他说:“《三千大佬》让我有机会展现我喜欢的表演方式,而且影片故事确实打动了我,这是一个关于团队合作和改变的故事。你知道,我从不插科打诨,用玩笑抖出各种包袱,那不是我的风格,所以很难找到适合我的角色,但这个角色和电视节目《Bernie Mac Show》非常适合我。尽管我和斯坦·罗斯毫无相似之处,但我理解他和他所经历的改变,他是如此任性和以自我为中心,总是高高在上。”

  随着签约出演,麦克马上开始了棒球集训,尽管过去他曾一度驰骋球场,但一名职业棒球运动员的体能要求和运动强度是超乎想象的,这也让伯尼吃了不少苦头,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营造比赛的真实场面。

  作为感化斯坦·罗斯并对其命运至关重要的女主角,西蒙斯的角色在整部电影中起到了灵魂作用。一个眼光独到的体育记者,坚韧而不失妩媚,头脑机智聪慧,与罗斯的感情微妙复杂,更具有感化顽固的罗斯的人格魅力,制片人将目光锁定在曾获奥斯卡提名的安吉拉·贝塞特身上。制片人马吉·威尔德在一次聚会上看中了贝塞特,认为她是饰演西蒙斯的唯一人选。导演查理斯·斯通说:“贝塞特具备西蒙斯的一切品质,坚强、文雅、伶牙俐齿而感情细腻,最重要的是她和伯尼·麦克的合作非常默契。”

  贝塞特有感于该片着实生动的故事情节:“这部电影吸引我的地方在于来源于真实生活的喜剧情节,虽然诙谐却不乏辛酸,影片想告诉大家,如果你能为别人多付出一点,那你得到的回报将会超出想象。另外,我以往扮演的都是严肃认真的女强人,这次我想证明自己完全可以滑稽幽默。”

  在影片庞大的客串阵容中,最关键的莫过于剧组请来的三位体育节目主持人,他们是汤姆·阿诺德(Tom Arnold)、约翰·塞利(John Salley)和朗·达林(Ron Darling)。对于导演查理斯·斯通来说,这三位主持人的加盟决定着影片能否拍摄。他说:“媒体对体坛起着重要作用,这些体育评论人的影响更是不可小觑。在片中,媒体当然不会放过斯坦·罗斯那样的话题人物,所以让老少皆知的真实名人来品头论足再好不过了,他们说话的语气就好像斯坦·罗斯果真存在一样。”

  约翰·塞利因影片中运动员必须与媒体抗争的真实生活而倍受吸引,他承认,对于47岁的斯坦·罗斯来说,媒体的行为确实可能成为敲诈。汤姆·阿诺德与约翰·塞利不同,吸引他的是影片的喜剧氛围,他说:“我非常喜欢47岁艰辛复出的想法,当我得知伯尼·麦克将扮演罗斯时,我更激动了。”

  为了体现出棒球运动真实、精彩的一面,影片中的演员就必须像职业运动员一般能够击球、接球和跑垒,导演斯通说:“对我来说,拍摄这部电影的底线是百分百的可信,特别是棒球比赛的场景。我非常喜爱和欣赏这项运动,希望将棒球的美妙、热情和体能都捕捉下来,好在我们被职业球员和最棒的教练所簇拥,而演员们也都愿意接受艰苦的训练来学习棒球。”

  并不是所有演员都要从零学起,因为主创人员在选角期间就充分考虑到演员的运动背景。除了曾有棒球比赛经验的伯尼·麦克之外,还有在片中扮演雷克斯的布莱恩·J·怀特,在因膝盖伤情退役之前,怀特曾是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职业橄榄球运动员;扮演斯凯莱特的唐德·怀特菲尔德(Dondre Whitfield)在作演员之前曾是半职业棒球运动员;扮演福田的伊恩·安东尼·戴尔(Ian Anthony Dale)曾是一名很有前途的大学棒球手,后来因肩伤而告别了赛场。

  尽管如此,演员们仍需接受大量测试和训练来打造职业棒球的风范,导演查理斯·斯通请来了曾指导《甜心先生》《挑战星期天》《新手》拍摄的体育顾问瑞尔·斯鲍兹(Reel Sports),斯鲍兹不仅提供了棒球训练的专业指导,还按每天的拍摄计划设计出动作脚本,哪怕对记分板上的比分都一丝不苟。

  集训营设在炎热潮湿的新奥尔良,面对难耐的酷暑,唐德·怀特菲尔德说:“我觉得自己都快被蒸发了,不过大家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布莱恩·J·怀特回忆说:“教练们将我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录下来,然后仔细调整,我们进步的速度是惊人的。”

  【关于拍摄】

  在《三千大佬》中,导演查理斯·斯通希望运用与众不同的视觉风格和色彩来演绎这部全新的棒球电影。摄影指导谢恩·赫尔巴特(Shane Hurlbut)说:“从查理斯第一次同我谈起影片的外观开始,他就告诉我,要让观众体会到棒球运动的真实质感,感受到球棒的大力冲击,一定要用真实标新立异。于是查理斯和我开始观看所有棒球电影,我们不断自问,我们能做到哪些与众不同,最后,我们被用长焦镜头拍摄的老式剧照吸引了,画面中捕捉到的场景棒极了,我们决定借鉴这种方法,可以拉开距离,使用吊臂和长焦镜头取景,这样不仅视野开阔,而且球场的现场感十分强烈,再加上特写镜头的运用,造就的画面真实感和情感冲击力是勿庸置疑的。”

  另外,赫尔巴特在颜色上也是独具匠心,比如影片中早期棒球比赛中的颜色非常鲜艳惹眼,而在罗斯退休后,比赛的颜色在蓝色色调中柔和暗淡下来。在拍摄照明方面,赫尔巴特在棒球体育场的四周安装了39盏聚光灯,可以随心所欲的照亮体育场的任何角落。

  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密尔沃基酿酒人队特许剧组可以在真实比赛的赛间休息期间快速拍摄两段镜头。每段镜头的拍摄时间只有不到一分钟。第一导演助理道格·托雷斯(Doug Torres)回忆说:“我们在场边休息区等待信号,当时紧张得要命,我能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比赛结束之后,我们立即冲向本垒,在45秒之内完成拍摄!”有一次,酿酒人队甚至让影片演员参加了赛前与辛辛那提红队的热身。另外,球队粉丝也在协助影片拍摄,在真正比赛结束后,依然要在体育场中摇旗呐喊,导演斯通说道:“这就是在主场拍摄的好处,根本不必指导这些临时演员进入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