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风流》:赛道上的理智与情感 - 《极速风流》影评- Mtime时光网
 

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极速风流>影评>《极速风流》:赛道上的理智与情感

《极速风流》:赛道上的理智与情感

电影中文名

极速风流

2015-12-16 17:38

阿獠2012

阿獠2012

想看

 

 

遗憾,这样一部好电影迟到两年才在中国正式上映。大部分如我一般先睹为快的影迷是很难在影院里享受它所带来的极速快感了。所剩的只是一些淡淡的回忆。

很奇怪,一部以赛道竞速视觉冲击为主要卖点的电影如今在我脑海里居然没留下几个极速狂飙的镜头印象,惟一记得的却是两个车手的相爱相杀与惺惺相惜。


 

有一个宿敌是幸运的:

虽然我们对上世纪70年代英国赛车手詹姆斯·亨特与奥地利车手尼基·劳达之间的传奇事迹缺乏直观的认识,但稍微上点儿年纪的大叔们一定还记得比他们稍晚的这两个名字:埃尔顿·塞纳与阿兰·普罗斯特。他们俩的大名在上世纪80年代CCTV尚未开创晚间新闻与体育频道的时候,几乎隔三岔五就会出现在黄金时段新闻联播的最后几分钟里。

一直很纳闷,在那个街上连一辆跑车都未曾出现过的年代里,像央视这样的媒体为什么会偏爱F1方程式赛车这样的冷门运动。也许国人茶余饭后的消遣实在是太少了,需要一点儿激情来消化一天工作后的疲惫。

我们对于塞纳与普罗斯特的记忆也许就像世界对于亨特与劳达的怀念。这种赛道上的双雄争霸到了后来便逐渐演绎为我们更为熟知的舒马赫一统江湖与其淡出之后的百花争放。现在的我已经不太关注F1赛程了,也许是世界更为丰富多彩的缘故,也许是已不年轻的我不再追求那速度快感,又或者是不再拥有双雄决斗魅力的F1赛道于我而言已经丧失了吸引力。

当普罗斯特退役时,赛纳对朋友说,“我终于明白了,我的斗志都来源于普罗斯特。”在他死前一两天,在法国TF1电视频道的访谈中,他向普罗斯特表示敬意,“我想欢迎你回到我的身边,我的朋友,阿兰。”而当塞纳在赛道上逝去后,普罗斯特对世界说:“自己的一部分也已经死了。”因为他们的事业和人生已不可分割的联系在了一起。

运动与很多其他行业都是这样,如果缺乏了对手的竞争,过程将会变得索然无味。拥有一个命中注定的宿敌是值得庆幸的,棋逢对手有时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独孤求败是一种炫耀,更是一种悲哀。当一项运动缺乏了起码的竞争性,就像全世界都不爱和我们玩乒乓球了一样,这项运动就失去了观赏性与竞技感。这也是我在工作中热爱参加方案征集的原因。竞标,虽然残酷,但也会带来不断推动你前行的动力,它会刺激你的竞技状态并督促你不断完善自我。

所以,请尊重与珍惜你生命中的每一个对手,特别是那些看上去长久纠缠你的宿敌。表明上,他也许貌似你一世的敌人,但本质里却是你永远的朋友。


 

两种生活态度都是无可厚非的:

影片主要想表达的,其实还是两人截然不同的生活态度。詹姆斯·亨特是一个及时行乐的花花公子,这从他赛车服上印着“性爱,是冠军的早餐”这一徽章便能得以明证。他拥有混乱不堪的私生活与臭名昭著的5000个性伴侣传说。他是一个任性至极的人,是一个“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过的人。而正是这一点让他在赛道上变得无比的可怕,因为一个豁出性命去追求速度的人真要飙起车来是无人可挡的。

“我们比赛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直视死神的眼睛,逃过他的魔爪,这感觉就像成为了骑士。”这与他的后继者塞纳的名言“如果死亡降临,那就让它突如其来、无法抗拒、彻彻底底,我可不愿在一架轮椅里残度余生”有几分神似。

这种对于死神近乎狂妄的藐视最终让塞纳成就了一个车神的完美归宿与永远的传奇。而带给亨特的却是匆匆结束了其短暂而辉煌的运动生涯,于45岁死于心脏病。

而尼基·劳达无疑是硬币的另一面,极端的理性主义。他的名言是“如果我觉得我有别的本事,能干别的挣更多钱,我就不开车了……这就是生意。”生活中他从不开快车,完全没有一付世界冠军的样子,当人家嫌他开车像一个老年人时,他说“现在没必要开快车,这只会增加风险,我们又不着急,也没人给我钱,现在一点激励和回报都没有,为什么要开快车?”

这个奥地利人有着类似于德国人的精明与严谨,甚至有些苛刻与傲慢。他热衷于赛车每一分重量的精密计算与改良,对每一处细节都一丝不苟。说穿了,他就是个不仅严于律己,更要律同事的工作狂。

“每次我坐进我的赛车,我都有20%的可能会死,这我能接受,但再多1%都不可以。”他对待赛车是理性的,和被称为“教授”的普罗斯特一样备受诟病,外界称他们的理性让赛车这项激情运动变得乏味。

然而所有运动都是这样,没有理性的准备工作,哪来激情的宣泄与成功?这是认真对待生活与工作的一种人生态度,并不是怕死。因为劳达用那次几乎致命的车祸与之后的复出向世人证明,即便去过一次鬼门关,他仍然热爱这项为之可以付出一切的运动。


 

理智与情感在各种体育运动中都不乏杰出的代表,比如世界足坛。贝克汉姆、吉格斯、内德维德为首的许多欧洲球员就更接近于劳达的理性主义。他们用吃苦耐劳的训练与永不停息的奔跑弥补自身的缺陷,这让他们拥有了超长的竞技状态与运动生命。

而以马拉多纳、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为代表的不少南美球星却走上了亨特那样的享乐主义道路,及时行乐挥霍了他们的天分,在留给球迷们许多经典时刻之后他们匆匆地结束了自己的运动生涯。但实实在在的,那些才华横溢的灵感一瞬是其他很多球员终其一生也无法做到的。很难一言说清这两者之间的高下与对错。

 

导演朗·霍华德善于发掘好故事,也精于讲好故事。在赛车商业片包裹的外衣下,他公正客观的讲述了一段命中宿敌惺惺相惜的传奇,表达了他们两者完全相悖的生活态度与最终各行其道的人生结局。

霍华德没有对其中任何一种表示赞美与贬谪,这是一个善良与高尚的行为。并不是所有事物都像我们主流媒体认为的那样是非黑即白的,世界是丰富多彩而万象包容的,每个人的观点与道路都值得我们尊重,前提是不能危害他人与社会。

勇于直面自己的人生,不管是细水长流的江河,还是短暂璀璨的烟花。殊途同归的,都是一种用尽全力的活法,它或短或长,或抑或扬,或理智,或情感……



该片热门影评:

《极速风流》:数风流人物,还看F1赛场

我有个与众不同的爱好,喜欢翻好评片的..

方聿南

你是想要"性爱当早餐"还是想要当“谢耳朵”?

电影《极速风流》的立足点并不是要力赞..

方洛洛评分9.0

《极速风流》——生命中的敌人是上天的恩赐

于是劳达最后说“别把生命中的敌人当成..

锦灰一堆评分8.3

《极速风流》:极速中的冰与火之歌

《极速风流》这个劣质的片名真是令人..

伯爵

极速风流:别把生命中的敌人当成一种诅咒

在进电影院看《极品飞车》之前,继续..

邑人评分8.8

更多 12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