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大幻影>影评>《大幻影》:俗世悲歌

《大幻影》:俗世悲歌

电影中文名

大幻影

2008-01-06 22:30

 

/幽窗冷雨

  《大幻影》谱写的是一曲人性本恶的悲歌,人类一次次在自己创造的文明土地上燃起战火,这似乎成了一种无法摆脱的梦魇和宿命。更为可悲的是,置身其间每个人都无能为力,甚至不由自主地加入纷呈的战乱之中。群体暴力扑灭了个体微弱的向善之火,理性与教养屈服于欲望的疯狂,就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贵族一样优雅的死去。那是一个不需要文化的时代,书籍成了毫无意义的虚荣,压抑的环境造就食色天性的畸形滋长,一切犹如泡影,幻灭指日可待。雷诺阿说:“这是一个关于人类关系的故事,我确信这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不然,我们唯有与这曼妙的土地做最终告别了。”
  影片闪耀着雷诺阿温婉平和的人文主义关怀,人物被赋予平等又截然不同的性格特征,透过柔和的光线造成别致的明暗对比,配以忧伤的笛音或者曼妙的交响乐,带出一种寂寥、感伤的悲凉气氛。简单乏味的监狱生活,被诠释得荒诞可笑,笑声背后,隐藏着更为深刻的人性光辉。该片依旧属于诗意写实主义范畴,文本上呈现出典型的自然主义特征,导演主要采用长镜头和景深镜头来构筑影片内容,辅以简洁流畅的蒙太奇剪接,带出一种意蕴悠远的诗意。雷诺阿用近似生活的节奏,描绘出一幅纷繁复杂的人物群像,情节是被最大程度淡化的,场面与场面之间没有必要的因果关系,一切被统合到一个戏剧化的主题上,即是关于人类进化与生存的命题。人物活动围绕关键性道具,譬如地道、绳索、天竺葵等展开,带有独特的隐喻意义。多样的语言让影片更显复杂和戏剧化,法、德、英、俄四种语言混用,造成人物沟通上的混乱和明显的隔阂,雷诺阿独具匠心。
  《大幻影》中阶级似乎是一面不可逾越的高墙,日益式微的传统贵族与勃勃向上的资产阶级新贵和平民阶层形成鲜明反差。作为容克贵族的监狱长拉芬斯坦,与法国战俘中同为贵族的波尔杜之间的阶级情感,看起来比波尔杜与其下属马查尔或者罗森塔尔之间的关系更为友好。而身为平民的马查尔与犹太商人罗森塔尔更能找到共同语言。马查尔对罗森塔尔说:“我喜欢波尔杜,但是跟他一起,我从未感到(像和你在一起一样)如此轻松,不同的背景,在我们之间筑起高墙……他(波尔杜)的阶层不同,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撞车身亡,(在别人眼中)我们只是两个无名傻冒,要是他有如此遭遇,他依旧是‘波尔杜先生’。”这就是差别,因此在雷诺阿看来,人类之间隔膜更多地来自于不同地位与身份导致的情感差异。语言障碍并不能真正阻断相似的感情,就像马查尔可以和语言不通的德国农妇艾尔莎产生爱情。但现实的残酷在于,国别的差异以及意识形态的交锋,让有着不同阶级情感的人们不得不兵戎相见。因此,《大幻影》所描述的这场越狱逃亡也逐渐变得徒劳和虚无起来。一切总是出人意料,狱友们历经几个月奋战,终于挖出一条逃跑的通道,却在最后几个小时被调防,功败垂成。逃亡的方式由地道变成垂下城堡的绳子,一切又回到原点。罗森塔尔清楚的意识到,“(这个世界哪里)看上去都一样。你看不见边境,那都是人造的,大自然可不管那么多。……你(马查尔)回去开飞机,我回去当枪兵,还是会继续打仗。”这是一个无处可逃的世界,那才是现实。所以拉芬斯坦可以对波尔杜百般照顾,却在波尔杜掩护下属越狱时,毫不犹豫的开枪击倒波尔杜。波尔杜在弥留之际也表示,“换成我,也会这样做的。无论是法国人或德国人,责任就是责任。”而这所谓的责任是什么?所有人都说不清楚,或许就是那发动战争的国家机器。
  雷诺阿生动地传达出战争对人性的摧残和扭曲,片中有一段两个德国军官对话的细节,极为讽刺:“你想说什么都行,但有德国人的地方就有秩序……幸好我还能把这些混蛋(战俘)管好,我以前在家乡当老师。”这是一段引人深思的谈话,作为传道授业的教师,在战争中却表现出毫无人道的残酷,在战俘们骚动时毫不犹豫地进行镇压。贵族,在影片中也是一个知识与教养的意象。法国大革命把他们当作一个阶级来推翻,继而市民阶层上位,传统贵族在世俗化的过程中重回蒙昧,尊严、地位以及名望逐渐远去,而一战刚好成了贵族的挽歌,就如同波尔杜所说,“得瘟疫通常是我们的特权,现在我们丧失了特权。就好像其他人一样,一切都普及了。癌症和痛风都不是工人阶级的疾病,但迟早会的,相信我。”拉芬斯坦也表示:“我不知道谁会赢得这场战争,但无论结果如何,那也意味着拉芬斯坦和波尔杜两大家族的结束。”波尔杜一片坦然,“你我都无法阻挡时代进程”。按照波尔杜的说法,就是“我们(贵族)不再被人需要”,因此俄国皇室给俄国战俘送来的书本才显得那么不合时宜,那是一个需要面包和女人的时代,知识毫无用处。拉芬斯坦居室里的天竺葵就是一个关于贵族与教养的意象,在长满常青藤和荨麻的城堡里,那朵“唯一的鲜花”注定无法长久。波尔杜对拉芬斯坦说:“对于一名指挥官来说,死于战争是一场悲剧,但对你我来说,这是一种好的解脱。”活着就意味着虚无,当拉芬斯坦把那精心呵护的天竺葵花朵剪去之时,崇尚知识与教养的时代也随之而去。影片描绘了一个颠倒错乱的世界,传统意识里,本来只有下等人为贵族们冲锋陷阵,此刻却变成身为贵族的波尔杜掩护下属,并且惨遭枪击。高高在上的贵族阶层,在战乱中尊严尽丧,波尔杜曾四次试图逃跑,通过暖气管、垃圾桶、下水道或者洗衣篮,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人有时必须屈尊”。然而他们的言行却表现出奇特的矛盾,一方面他们试图保住自己贵族的优雅和体面,另一方面又对世界的变迁无能为力,并且无法掩盖自身世俗化的倾向,而这一切演变到最后,变成一种自欺欺人的虚伪。这一点雷诺阿在后来的《游戏规则》里有更深刻的诠释,其实每个人都不自觉的臣服在一种强加于自身的游戏规则。
  虽然《大幻影》中,不同阶级表面上看来毫无共性,但本质上却是殊途同归,在战乱中无法把握自身命运,或者随波逐流,或者坦然死去。正因为如此,波尔杜才会在临死前对拉芬斯坦说得如此轻松:“不用怜悯我,对我来说,一切都会结束,很快!但你却要继续坚持。”战争把所有向往自由与和平的梦想变成幻影,把人类本能的残暴和欲望放大,像贵族一般优雅的举止自然显得不合时宜。对于这些越狱的战俘来说,他们渴望的,无非是女人以及饱餐一顿而已,因此当有一个战俘穿着女人服装走出来时,所有人顿时如痴如醉,雷诺阿形象地表现出这群人对性的向往和渴望。从这一点看来,个体呈现出极其相似的气质。生命如同片中的舞台表演一般,戏谑里饱含粗俗,但这基本的快乐一旦加入了诸如民族大义之后,就完全变味了。如同法国战俘们收到法国重新夺回杜尔蒙特的消息时,高唱起马赛曲,继而迎来的,不过是多日的禁闭罢了。几天过后,报纸又登出德国重新占领杜尔蒙特的消息,一切似乎从未变化,战争也无非游戏而已。
  影片的结尾快意中夹杂悲凉,表面上马查尔和罗森塔尔逃出了德军的追捕,但事实上我们看不到他们有任何希望和前途。现实是,他们回去之后依旧必须过原来的生活,继续打仗。那么,这种逃离是否能称的上真正的逃脱呢?雷诺阿的影像传达出无限疑惑,不过此时的雷诺阿尚未如《游戏规则》般完全绝望,其间仍能闪现出对生命的企盼。无际的雪地上,留下两个踯躅前行的身影。或许那也是一个寻觅与进步的意象……

该片热门影评:

CC标准收藏中文片单备忘

真迷影必入碟海,谍海宝岛必过CC  

黑狗成评分8.5

《大幻影》:俗世悲歌

《大幻影》谱写的是一曲人性本恶的悲歌..

幽窗冷雨评分10.0

《大幻影》——对战争的美好狂想

老战争片里总不免有股说教味,但这说..

叛卡门

【原版发行】SCC两则:大幻影+你逃我也逃

法国STUDIOCANAL COLLECTION将于201..

晓风残月

【悬疑/犯罪】在幻影里我们都是相亲相爱的

“假设,观众知道桌下有炸弹,也许剧中..

龙浩锟评分8.7

更多 1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