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6 个视频 
193 张图片 
27 位演职员 
810 条影评 
28 条新闻 
更多  

Quotes

精彩对白

叶问:“我要打十个!”

白鹤派掌门:“过去我女人喜欢我会功夫,有安全感,后来开了武馆整天被小混混踢馆,她又觉我我没安全感了。”

叶问:“如果你不想收徒,要做好应对”。

Story

幕后制作

  黄秋生不会任人摆布

  1993年,香港导演邱礼涛执导了三级片《人肉叉烧包》,在当年金像奖颁奖礼上,《人肉叉烧包》的主演黄秋生大爆冷门,战胜当年因《新不了请》而大热的刘青云,勇夺金像影帝,而他也是第一个凭借三级片获得金像影帝的香港演员。虽然黄秋生至今对《人肉叉烧包》没什么好感,但不可否认就是因为这部电影,让黄秋生演技得以全面的展示,让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配角真正成为幕前大众熟悉的明星。

  说起这段往事,邱礼涛导演向记者表示 “当年我在浸会学院读电影,黄秋生在亚视训练班做学员,大家很早认识并成为好朋友。秋生是一个有奇怪想法的好演员,我在拍《人肉叉烧包》时候,立刻就想到他,因为他很适合。”很多人认为黄秋生不好合作,还很麻烦,但邱礼涛直言自己没有这种感觉:“我或者会说秋生是一个不容易就范的演员。你不要以为他会任你摆布,你也不要在他面前扮大师。秋生是一个不懂得给面子的人,只有用心拍一部好电影才是应付他最好的方法。”

  打戏之外讲述英雄迟暮

  叶问毕竟是武林人士,黄秋生演技虽好但并非打星,这会否有问题呢?“就是因为叶问已经拍过几部了,而我再做叶问电影,关注的绝不单单是一个打字,这部《终极一战》除了打之外,有更多的是情感戏,讲述了叶问来到香港后的情感故事。我想能对这个角色拿捏到位的只有秋生。虽然秋生不是打星,但他是演技派,这部电影最大的看点是叶问心态的变化和展现,如果不让秋生来演,你说找谁呢?”

  对于自己是否期望通过这部电影,再塑20年前两人得奖的辉煌的问题?导演邱礼涛大笑:“得奖也好票房也好,虽然很重要,但是已经做电影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希望能做一些自己喜欢的,有感觉的电影。《叶问:终极一战》讲述的是一种英雄迟暮的情怀,无论对感情,对自己还是对敌人,叶问站在了抉择的路口,他的人生态度正是他的人生魅力,这也是我和秋生迷恋这部电影的原因。”

  有记者曾表示叶问题材是否会被过度消费?邱礼涛认为,一个传奇人物不怕有多几部电影表现,怕的是被滥拍:“这部电影我们反复请教过叶准先生,无论大历史还是小细节,做精致和精彩的叶问电影是我们拍摄这部电影的初衷,叶问绝对不会被过度消费,他的精神反倒需要我们来大力弘扬,关键在于每部叶问电影到底如何拍,想给观众带来的是什么。”

  陈小春饰演叶问之徒 直言文戏和内心戏是最大挑战

  陈小春扮演叶问的徒弟邓声,虽然扮演的是一代宗师叶问的弟子,但对陈小春来说,这部电影对他最大的挑战是文戏:“说实话,在影片中我扮演的是一个警界败类,影片并没有过多的展示邓声的功夫,而是他的内心世界,虽然他贪污,但毕竟良心未泯,虽然他爱名利,但毕竟他还念挂师徒之情,所以在最终几个关键节点上,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小春表示,这部电影虽然表现的是叶问的宗师故事,但其实视野和境界都更广阔,影片其实细腻的描绘了战后香港的方方面面。更尖锐的再现了当时突出的社会矛盾和本地风貌:“比如香港警界夸张的贪污现象和九龙寨城残酷的真实情况,邓声这个人物一心想随大流,但叶问告诉他做什么事情都要凭良心,他在这句话前反复挣扎,也做出了很多自我拷问,最终他拿出了自己的选择,我觉得这个人物胜在真实,人性很突出,是那个大时代中许多小人物身影的折射。”

  小春说,在这个影片中,大家全都大打出手,自己亲眼目睹,药酒是剧组里消耗之最。“但对我来说,可谓躲过一劫,我的打戏不多,基本都是文戏。与秋生哥的戏份最抓人,因为邓声这个人物有很懦弱的一面,但毕竟他又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所以注定他很痛苦,所以在影片中,我这个角色一直处于犹豫和煎熬的状态。”

  片中出现两位叶准 老爷子89岁高龄再演叶问

  《终极一战》中可以看到两位叶准,一位是别人所饰演的叶准,一位是叶准本人。别人所饰演的正是,在叶问之妻张永成去世后,来香港投奔父亲叶问的青年叶准,片中的青年叶准陪在父亲叶问的身边,见证了其父来到香港生活的那段最后人生阶段。而中叶准老人饰演了一位很重要的角色,片中他饰演叶问的房东,与黄秋生也有几场对手戏,毕竟已经是89岁的年纪,对于这次的出演,叶准老人虽然觉得不轻松,但也是虽累尤喜,因为这部《终极一战》也是叶问的“最后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