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129 张图片 
202 位演职员 
688 条影评 
7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事实上,《独立宣言》背面确实写着一句话:“Original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dated 4th July 1776。”

·片中几位主要角色的名字源于美国开国元勋本杰明·富兰克林、帕特里克·亨利和约翰·亚当斯,阿比吉尔·蔡斯则源于约翰·亚当斯的妻子阿比吉尔·亚当斯和大法官塞缪尔·蔡斯。

·本片的初剪版本长达4小时。

·林肯纪念堂门前的池水是在后期制作中加入的,因为拍摄时水池正被维护,水池中没有水。

·戴安·克鲁格亲自完成的追车特技。

Goofs

穿帮镜头

·在地下场景中,接触到火把火焰的蜘蛛网被熔化,而事实上,真实的蜘蛛网遇火会燃烧。

·当雷利下到国家档案馆的地铁车站时,经过的列车明显是纽约地铁列车。

·当本在航母上奔跑时,路过了一架F-16战机,但美国海军从未在航母上装备该型战机。

Story

幕后制作

  担纲本片的好莱坞金牌制片人杰瑞·布鲁克海默说:“当你想要拍摄一部寻宝电影,我想应该必须基于真实历史。我们选取了很简单的东西作为切入点,就像美元钞票,我们每天都要使用却从未仔细观察过,我们揭示了其中隐藏的秘密,看过这部影片之后,你将以全新的视角看待美元。”导演乔·德特杜巴补充说:“虽然我们的故事是虚构的,但却与现实元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创作想法源于真实存在的事物,这让故事对观众更有吸引力。”

  《国家宝藏》的故事最先是由博伟电影公司市场部主管奥伦·艾维夫(Oren Aviv)及其创作搭档查尔斯·西格斯(Charles Segars)想出的。两人最初的构想是:美国《独立宣言》被发现隐藏着一张秘密藏宝图,这至关重要的文件处在危险之中,一个男子被迫要盗取《独立宣言》。艾维夫说:“这应该是最大胆的夺宝行动,我们觉得非常适合拍成一部动作冒险片。”西格斯补充道:“我们越是深入探讨这个想法,就越加兴奋,我们不仅在努力尝试描述一个盗贼如何盗取《独立宣言》,而且越来越关注其中的藏宝图。我们开始构想宝藏从何而来,为何和如何会埋藏好几个世纪。”

  艾维夫和西格斯带着想法找到了导演乔·德特杜巴和制片人克里斯蒂娜·斯坦伯格(Christina Steinberg)。1998年,编剧吉姆·科夫(Jim Kouf)开始着手影片剧本。同时,德特杜巴的加盟激发了制片人杰瑞·布鲁克海默的兴趣:“乔·德特杜巴是我们多年来一直想寻求合作的导演,他的电影总是蕴涵着很多幽默和人情味。我想他是执导这部电影的最佳人选。”

  完成剧本耗费了很长时间,编剧吉姆·科夫仅研究《独立宣言》和各种发生在美国的寻宝传奇就用了9到10个月,剧本由此被加入了很多历史事件。另外两位编剧考麦克o韦伯利(Cormac Wibberley)和玛丽安o韦伯利(Marianne Wibberley)又为剧本添加了神秘和探险内容。他们在研究史料时选取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最受寻宝者热衷的“圣殿骑士”宝藏作为背景,作为11世纪世界上最强大的秘密组织,圣殿骑士团驻扎于耶路撒冷所罗门神殿,据传圣殿骑士囤有大量珍宝。后来在14世纪,他们的财产突然毫无迹象的人间蒸发。时至今日,世界各地的寻宝者仍然对这份宝藏无限向往,而且特别是在美国。“很多人相信这些珍宝被带到北美,”考麦克说,“甚至有人推测克里斯托佛·哥伦布是圣殿骑士。”

  随着研究的深入,共济会开始进入编剧们的视线。这个齐聚精英的秘密社团曾用难以破译的密码和隐形墨水传递书信,共济会的标志被隐蔽的雕刻进建筑物里,藏宝的地点伪装得非常隐秘。玛丽安继续说:“我们吃惊的发现,圣殿骑士后来成为了共济会会员,而包括本杰明·富兰克林和乔治·华盛顿在内的一些美国的开国元勋就是共济会成员。当然,我们不清楚这些开国元勋们是否知道圣殿骑士宝藏,但直到现在北美的寻宝活动都很活跃,而且年轻时的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就曾为寻宝者中的一员。”

  为了让剧本尽可能的体现出真实一面,主创人员曾请教真正的寻宝者,并找到了一些密码破解专家,以为主人公本设计出种种难题。布鲁克海默还曾请来一位犯罪专家,让他帮忙设计《独立宣言》的盗取计划。《独立宣言》被陈列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国家档案馆,在最先进的技术和最高等级的安全措施保护之下,因此制片方特地向业内人士咨询了该如何进入这栋戒备森严的建筑,然后在拍摄中完全遵照了他们的想法。在这些专家中,就包括后来成为电影制片人的前美国缉毒署特工唐·费拉罗恩(Don Ferrarone),以及曾为布鲁克海默的多部影片担任技术顾问的前海豹突击队成员哈利·哈姆弗瑞斯(Harry Humphries)。

  本片是尼古拉斯·凯奇继《勇闯夺命岛》《空中监狱》《极速60秒》之后同布鲁克海默合作的第四部影片,导演乔·德特杜巴则是凯奇在比佛利山中学的校友,两人还曾同班学习戏剧。三人的交情为默契的合作提供了有力保障。

  布鲁克海默和德特杜巴选取了很多历史景点作为影片的拍摄地,在后9·11时代,在敏感地区拍摄并非易事,执行制片人巴里·沃德曼(Barry Waldman)负责的就是外景地的协调工作。

  剧组虽然得到了进入林肯纪念堂拍摄的许可,但公园管理局不希望拍摄妨碍观众参观,所以剧组只好设法局限拍摄。而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拍摄时更是限制多多,因为很少人被准许拿着电影摄影机进入档案馆,更何况是剧组的大队人马。为了解决拍摄受限的问题,剧组搭建了很多基于现实的布景。其中为搭建盗取《独立宣言》的场景,剧组曾进入国家档案馆进行实地测量,因为当时档案馆正在重新装修,剧组甚至得到了装修后的效果图。当然,真正的《独立宣言》由于保存和安全方面的原因是不允许拍摄的,于是剧组找来专家完成了一件复制品。

  完成在华盛顿的拍摄后,剧组继续到费城取景。经过与负责人的反复磋商之后,剧组有幸获准在独立堂和自由钟塔进行拍摄。

  片中三一教堂的地下通道和墓穴是在洛杉矶的摄影棚中耗时5个月搭建的,在设计之前,制作设计师曾到纽约的三一教堂实地参观,并在管理员的带领下看到了教堂格局中的神秘之处。而且在剧组完成的布景中,充分融入了共济会建筑的标志和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