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21 张图片 
196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7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为拍摄本片,奥兰多·布鲁姆增肌20磅。

·在影片拍摄期间,奥兰多·布鲁姆不但曾双手受伤,还曾患感冒长达1个月。

·影片剧本长达260页。

·剧组共搭建了3座攻城塔,每座都重达17吨,另外还制作了4台投石器。

·全片大概有将近800个特效镜头。

·爱德华·诺顿用两周时间便拍完自己的戏份。

·片中海难场景是用CG技术完成的。

·因为鲍德温国王戴着面具,所以扮演国王的爱德华·诺顿要求演员表中不要出现自己的名字。

·在影片的导演剪辑版完成后,福克斯老板汤姆·罗斯曼(Tom Rothman)敦促斯科特缩短片长,无奈之下,斯科特只好照做。最终,罗斯曼事与愿违,本片的全美票房只有不到5000万美元,相对于高额成本而言,可谓一败涂地。

·在摩洛哥的拍摄期间,拍摄消息曾被泄漏,《每日电讯》报随即发表文章抨击影片前景,而导演斯科特的随身保镖也增至4名。另外,一台投石器的投臂曾意外折断,索性无人受伤,一座攻城塔也不慎失火。

Quotes

精彩对白

Hospitaller: That does not mean that there is no God. Do you love her?

豪斯皮特勒:那并不意味着没有神。你爱她吗?

Balian of Ibelin: Yes.

巴里安:是的。

Hospitaller: The heart will mend. Your duty is to the people of the city. I go to pray.

豪斯皮特勒:心灵是可以修复的。你的职责是全城的居民。我去祈祷。

Balian of Ibelin: For what?

巴里安:为了什么?

Hospitaller: For the strenght to endure what is to come.

豪斯皮特勒:承受所要发生的一切的力量。

Balian of Ibelin: And what is to come?

巴里安:要发生什么?

Hospitaller: The reckoning is to come for what was done one hundred years before. The Muslims will never forget. Nor should they.

豪斯皮特勒:100年前的报应就要来临。穆斯林从不会忘记。他们也不该遗忘。

Balian of Ibelin: We defend this city, not to protect these stones, but the people living within these walls.

巴里安:我们保护这座城市,不是为了保护这些石头,而是生活在这的人们。

Sybilla: Do you fear being with me?

希比拉:你害怕和我在一起吗?

Balian of Ibelin: No.

巴里安:不。

Balian of Ibelin: And yes.

巴里安:是。

Sybilla: A woman in my place has two faces; one for the world, and one which she wears in private. With you I'll be only Sibylla.

希比拉:在我这个位置的女人有两副面孔:一个对外,一个对内。对你我只是希比拉。

Balian of Ibelin: This army will be destroyed, and the city left defenseless.

巴里安:这支军队将全军覆没,这座城市将失去防卫。

Guy de Lusignan: When I wish a blacksmith to advise me in war, I will tell him.

盖伊:当我希望铁匠发表对战争的建议时,我会告诉他。

Balian of Ibelin: Saladin wants you to come out. He is waiting for you to make that mistake.

巴里安:撒拉丁想让你出来。他在等你犯错。

Balian of Ibelin: You go with the army?

巴里安:你要跟随军队?

Hospitaller: My order is with the army.

豪斯皮特勒:我的命令就是跟随军队。

Balian of Ibelin: You go to certain death.

巴里安:你是死路一条。

Hospitaller: All death is certain. I shall tell your father what I've seen you become.

豪斯皮特勒:所有人都难逃一死。我会告诉你父亲你变成了什么样子。

Nasir: He says, that is his horse.

纳西尔:他说,那是他的马。

Balian of Ibelin: Why would it be his horse?

巴里安:为什么马会是他的?

Nasir: Because it is on his land.

纳西尔:因为马在他的领地上。

Balian of Ibelin: I took this horse from the sea.

巴里安:我从海里得到的这匹马。

Nasir: He says you are a great liar and he will fight you because you are a liar.

纳西尔:他说你是个大骗子,他会和你交战,因为你是个骗子。

Balian of Ibelin: I have no desire to fight.

巴里安:我不想交手。

Nasir: Then you must give him the horse.

纳西尔:那你就必须把马给他。

King Baldwin IV: Come forward. I am glad to meet Godfrey's son. He was one of my greatest teachers. He was there when, playing with the other boys, my arm was cut. It was he, not my father's physicians who noticed that I felt no pain. He wept when he gave my father the news, that I am a leper. The Saracens say that this disease is God's vengence against the vanity of our kingdom. As wretched as I am, these Arabs believe that the chastisement that awaits me in hell is far more severe and lasting. If that's true, I call it unfair. Come. Sit. When I was sixteen I won a great victory. I felt in that moment that I should live to be one hundred, now I know I shall not see thirty. You see, none of us chose our end really. A king may move a man, a father may claim a son. But remember that, even when those who move you be kings or men of power, your soul is in your keeping alone. When you stand before God you cannot say "but I was told by others to do thus" or that "virtue was not convinient at the time. This will not suffice. Remember that.

鲍德温国王:向前来。我很高兴见到高德弗雷的儿子。他是我最伟大的老师之一。我的手臂被砍断时他在场。是他而不是我父亲的医生发现我感觉不到疼痛。他哭着告诉我父亲,说我是个麻风病患者。撒拉逊人说上帝用这种疾病惩罚这个王国的空虚。和我一样可怜,这些阿拉伯人相信在地狱中等待我的惩罚要更严厉和持久。如果那是真的,我说它是不公平的。过来。坐下。16岁时,我大功告成,那是我觉得我会活到100岁,现在我知道我活不过30岁。你知道,我们谁都不能选择我们的终点。一个国王可以指使一个人,一位父亲可以要求他的儿子。但要记住,即使当他们将你变成国王或掌权的人,你的灵魂仍是孤独的。当你站在上帝面前,你不能说"是别人告诉我这样做的"或者"当时没能良心发现"。这是不够的。记住。

Balian of Ibelin: I will.

巴里安:我会的。

King Baldwin IV: Then go now to your father's house at Ibelin, and from there protect the pilgim road. Protect the helpless. And then perhaps one day when I am helpless you will come and protect me.

鲍德温国王:那么现在回到你父亲在伊贝林的家,去保护朝圣之路。保护无助的人。或许有一天当我无助时,你会来保护我。

Goofs

穿帮镜头

·穆斯林朝向落日祈祷,却不是朝向麦加的方向。

·希比拉说在15岁时嫁给了盖伊,但实际上她是在20或21岁时同盖伊结婚。

·城墙上喝彩的人群中有人戴着太阳镜。

Story

幕后制作

  【十字军情结】

  在这部由编剧威廉·莫纳汉和名导雷德利·斯科特携手完成的鸿篇巨制中,时间背景选择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前夕,当时耶路撒冷和大半圣地由欧洲骑士统御,政治狂热正在蔓延,境内各地人种荟萃。故事以一位名叫巴里安的年轻人为中心,他从平民成长为英雄,坚毅面对基督徒盟军的叛节,率领耶路撒冷的民众勇敢抵御撒拉丁大军。

  在公元1095年至1275年的180年间,东西方在宗教的问题上一共发生了八次大战,历史上称为十字军东征。好莱坞拍过很多关于十字军东征的电影,但还没有一部大获全胜。就十字军东征内容所占的比例来看,《天国王朝》倒和塞西尔·戴米尔(Cecil B. DeMille)拍摄于1935年的《十字军东征》有几分相似,但是戴米尔显然更注重宫廷阴谋的描述,对于他的这次危险尝试,评论界更是毁誉参半。

  “我一直想拍一部关于中世纪和骑士的电影,尤其是十字军故事,”斯科特说。这是他长久以来的期望,这样的角色深深吸引着他。斯科特心里勾勒的原型人物是个凡人,却卷入了大时代,一个人物历经了辛酸痛苦和悲剧,成为真正的英雄,他能够承受一切,拒绝被洪流冲散或带走。斯科特电影中的大部分主角都是这样的处境。

  “从历史上来看,骑士像牛仔或警察,在特定时空中,位处在某个边缘位置,”斯科特说,“这些人物给你很多切入的契机,让他们完成一个英雄应该成就的使命。最珍贵的是在这些人身上,我们看到了正义、信仰和骑士精神等元素。”斯科特对这个题材十分重视,他说自己几乎等了30年,为了能够和史实完全吻合,他和编剧阅读了大量历史典籍,希望能够再现当时的盛况,让这部史诗电影充满震撼,但同时他也强调《天国王朝》并不是一部纪录片,而是基于史实而创作的故事,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

  编剧威廉·莫纳汉建议斯科特将故事聚焦在耶路撒冷,鲍德温国王和撒拉丁将军间的战争,一名年轻骑士成为帝国的捍卫者。“骑士为了理想而存在,”莫纳汉解释说,“而十字军东征是那个特定时期的最高梦想。”

  对于“Kingdom of Heaven”一词,奥兰多·布鲁姆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表示这并非大家所期望的地方,更不是关于死后的生活,而是一个你出生的地方、忠于自己的地方。这个帝国充满着良知、希望及团结,是一个追求世界和平的理想地方。

  奥兰多为了演好巴里安的角色,不但阅读关于那个时代的历史书籍,更特别向一名英国铁匠专家学习如何成为一个铁匠。除此之外,他还刻苦习武,希望在举手投足间章显武士的风采。

  【1亿3000万美元筑就的浩大工程】

  雷德利再度选取西班牙及摩洛哥作为拍摄地,除了在当地名胜取景外,还搭建了不少大型建筑物。负责艺术设计的亚瑟·麦克斯(Arthur Max)及设在罗马的美术部门在参考相关书籍和实地考察后,勾绘出1000多幅设计图,主要布景模型也预先制作完成。

  重建十二世纪的耶路撒冷圣城是本片所有布景中最艰巨的一项,麦克斯说:“这可谓不惜工本,是我所做过的最大工程,也是近年来电影布景界难得的大手笔之一。”

  麦克斯首先面临的挑战就是圣城的选址问题,因为斯科特希望让阳光同耶路撒冷的高大城墙构成鲜明的视觉效果,所以太阳光线的角度至关重要,经过计算机仿真及精密计算后,圣城的位置终于被巧妙的选定。随后,制作部门雇用了350多名来自不同国家的建筑工人开始动工兴建,仅城墙面积就达28000平方米,动用了6000吨石膏,而且这种建筑工艺在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

  除了兴建圣城外,城内的所有景观和道具也都做得一丝不苟。为数80人的技工队伍各展才艺,其中包括各种皮具、家具和铁器等等,甚至一块在伦敦找到的十一世纪的马蹄铁也被派上用场。总之,圣城由外至内的每样物件都照搬当年原样,好让十二世纪的耶路撒冷圣城重现于观众眼前。

  在片中诸多的战争场面中,要数撒拉逊大军进攻圣城的场面最为壮观。敌军推动攻城塔冲往城堡,架起长梯爬墙进军。为了抵御敌军,巴里安的军队倾倒热油,变成火球的敌人从高墙上坠落。为了拍摄这段场景,斯科特动用了将近2000名临时演员,并得到了摩洛哥军方的协助。斯科特曾为此深表感激:“如果没有摩洛哥国王的协助,这部《天国王朝》肯定拍不成。”

  拍摄当日,2000名临时演员清晨五点半就已经准备停当,特技人员架起高塔、巨型长梯和放箭的机器,重复测试,确保一切正常。为了拍摄出震撼的爆炸场面,剧组人员每次都会铺设长1公里的油管,消耗36000升丙烷。完成整个场面时,总共消耗了12万升丙烷。

  在正式拍摄时,为了捕捉到每个重要镜头,有6部摄影机被设置在不同角度,其中一部是用于航拍。为了打造千军万马的效果,剧组除了动用大量临时演员之外,还巧妙运用电脑特技,2000名士兵转眼成为20万的军团,300英尺长的围墙也被伸延出数公里,雄伟壮观的一幕更加气势恢弘。这段镜头总共拍了三次才令斯科特心满意足,而如此耗资巨大的场面在影片中只出现了不到1分钟。

  武器专家西蒙·阿瑟顿(Simon Atherton)在片中总共制造了数万件各式各样的武器,除了普通的剑、弓箭和盾牌之外,还特制了两把统帅之剑,其中高德弗雷的剑是由铝铸造而成,虽然轻便安全,但造剑足足花了一个星期。

  在服装设计方面,《天国王朝》的服装设计师珍提·叶提斯(Janty Yates)为设计出十字军年代的服装,亲自到大英博物馆等很多英国博物馆和凡尔赛宫找寻珍贵史料。为了在限定时间内赶制出数量惊人的戏服,叶提斯组建了80人的设计队伍,穿梭于西班牙和摩洛哥的拍摄地,力求让每个演员都能穿上合适的服装。叶提斯总共制做了15000多件戏服,甚至特技替身每人都有7件戏服。片中服装不但选料一丝不苟,而且每套戏服至少由15件服饰组成。爱娃·格林在片中有28套戏服,大部分都由印度丝绸制成,所有的裤子和靴子都在罗马制造,晚装更镶有珍珠,并在印度手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