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大道,活的语言 - 《日落大道》影评- Mtime时光网
 

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日落大道>影评>日落大道,活的语言

日落大道,活的语言

电影中文名

日落大道

2008-12-10 11:23

 

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1950)剧照 #24

 

近我一直沉醉在这部电影中,让女王借给我的韩片几个星期还没动,所以我需要写一篇东西来告别这段迷恋。《日落大道》是最后一部用黑白底片拍摄的当时的大片,一部描写反思好莱坞自身的电影,也是我心目中最好的比利怀德电影。它的大气与悲剧性和不断尝试各种类型的怀德的其他电影截然不同,它的情节丝丝入扣的程度光在诺玛·戴斯蒙去派拉蒙一场戏中可以比《龙凤配》和《七年之痒》加起来还多。本片的主角joe也是他作品中个性最不鲜明,道德最模糊的一个角色,但却已能让我深深迷恋上他的扮演者威廉·霍尔登。当然最终还是怀德最拿手的东西,台词。他曾说过自己当导演就是为了保护他的剧本,它的台词。片中大段大段台词就像中学学课文一样我希望用红粗线画出来。也许母语并不是英语的缘故,怀德对英文单词有着特别敏感,就好像另一位日耳曼人里尔克在法语中发现的那种优雅和奇妙。许多曾经的你想象不到的最delicate的表达方式留在了他的电影里。没有生命的东西在他的台词下会有千种万种表情。joe怀疑自己写的剧本“maybe thay are not orignal enough.maybe they are too orinigal。反正they didn't sell.”债主派来的人要把joe的车拖走,威胁如果明天中午还见不到车的话“there will be fireworks”,joe却还在打趣“you say the cutest things ”。向找老好人(yes-man)借钱——“to me they said no”。自诩助理导演界的elsa maxwell(当时以举办上流聚会著称的一位女士)的artie green,在他的聚会上不称呼“女士们先生们”,而是“fans”。让某些人走开的时候——tell them to fly a kite。真是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如同美妙音乐一般。

 

joe在片中这样描述年轻的betty,“像我刚到好莱坞时一样自负,梦想着有一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影片的开头,“screenplay by,original story by”,接着来了一句跑题的话“观众并不知道电影是有人坐在那儿写出来的。他们以为都是演员边走边演出来的”。这不是观众们以为,是怀德希望观众以为。演员出演他的电影最重要的就是台词功力。他需要演员说台词时有种天真感,在这方面我觉得玛丽莲梦露是无可匹敌的。我设想怀德在生活中常常会为英文的美妙之处而不时赞叹,赞叹这些单词为他插上的何种的翅膀。《龙凤配》中,萨布丽娜从巴黎寄来家书,大家都想知道(她提到david了吗?),他大喘气的老爸念到:
i don't think of david much.
except at night.
i decide to be sensible and tore up his picture.
please mail me some胶布来.

这位david和本片的joe都是由威廉霍尔登出演的,他还凭借怀德的《战地军魂》获得奥斯卡奖。怀德最希望合作的男演员一个是他,另一个是从没有合作过的加里格兰特,与后者这位“beautiful man”不同,霍顿就是一个“handsome amrican guy”。我真的难以想象眼神、肢体和声音都这般有魅力的人最终会成为好莱坞那个臭名昭著的酒鬼,会成为苏珊娜vega歌曲(tom's dinner)中那个醉酒死在自家地板上,那个她连名字都认不出来的老演员。那个没有生育能力而被赫本抛弃的人。

 

威廉·霍尔登 William Holden 写真 #16

霍尔登、怀德和赫本

 

片子开头出现的就是游泳池中浮起的尸体,继而伴随着这个死人悦耳的画外音,我们了解到他从几个月前开始经历到的事情。这种方式在《美国美人》中再次出现,接下来我想彼得杰克逊的《可爱的骨头》也会用到,不知道小妹妹西尔莎罗南的台词功力比起威廉霍登和凯文史派西会如何呢?

 

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1950)工作照 #03

诺玛

她是被遗忘的默片时代巨星,“如果不是我,根本不会有什么派拉蒙”。

她的著名台词:

i am still big.it's the picture that gets small.

who needs words?we've got faces.faces.

i am richer than all the new hollywood trash"(当中她唯一欣赏只有优雅的嘉宝)。

i don't sell the script.i am selling me.

big star has big pride.
总体来说,她就是一病人,“still wave proudly to a parade that has long since past her by”。任何人都不敢戳穿她周围的谎言,这对她就像是氧气罩一样。她的眼神犹如是在“defying I not to like it(她写的剧本)”,抑或是“beg in her own pride way”。joe很快就体会到,“你不能够对梦游着的人大喊大叫,会吓得他们跌倒把脖子摔断”。结束之前,他把最实际的东西揭露了出来,“五十岁的女人并没有任何可悲。除非你总是装作只有25岁!”

然而诺玛并不是小打小闹,她早已病人膏肓。最终她开枪打死了离开她的joe,在警察、记者、看客包围下依然幻想着自己是被迎接的公主一样走下楼梯。她的最后一段独白向注射器一样插入屏幕外的观众的肌肤,就是你,就是我,那些“wonderful people out there in the dark”。最后是她进入了美国影史十大经典台词的“德米尔先生,我已经为特写镜头准备好了”,特写然后淡出。

 

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1950)剧照 #04

joe和betty

很难解释joe究竟是为了什么把自己卖给了富婆,为了钱?不想伤害她?因为她对自己好?我真的不想探讨这个问题。joe和betty第一相见就产生了误会,第二次见面发现她是自己最好朋友artie的女朋友,但还是调情一番,要不是梦露扮演的傻姑娘打断的话一个吻都骗到了。两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派拉蒙片场散步的画面充满了情投意合的浪漫气息。阳台上的告白戏也可谓经典。betty知道真相之后愿意原谅joe,但他拒绝了这种好意。

 

当joe误打误撞来到日落大道的时候,诺玛并没有想到自己会爱上他(如果需要和占有可以称为爱的话),但max从一开始就知道结果。不但是一手将诺玛捧成明星(曾经是和格里菲斯、德米尔并列的三大默片时代导演),他还是她的第一任丈夫。然而因为不能离开她而生存,max放弃一切成了诺玛的管家。那些她现在还能收到的粉丝来信,都是max为她伪造的。joe指责是max把诺玛变成了这样,max却说他只负责让诺玛一直生存在幻想中。

 

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1950)剧照 #22

管家max和大导演德米尔


我找来这部电影看的原因其实是max的扮演者埃里克·冯·施特罗海姆,他以扮演邪恶德国人著称,但在有声片到来之前地确实一位著名的导演,并且正是因为一部由斯旺森(诺玛的扮演者)主演的昂贵影片的失败而断送导演生涯。扮演betty的演员回忆在拍片现场施特罗海姆常常静谧地站在怀德的背后,以那样一种好奇心注视着他所做的一切,他究竟在想些什么,他觉得怀德的做法是对的吗?想象这部画面真的让我感到十分纠结。《日落大道》在面世的当时给那些经历过默片时代的人们带来的感受用现在的词语来描述就是“穿越”。那些观众知道谁是斯旺森、谁是施特罗海姆以及谁是德米尔。和诺玛打桥牌的那些人物也都是由现实中曾经的明星扮演的,joe把他们想象成是他们自己的“蜡像”。

 

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1950)剧照 #26

德米尔对诺玛充满了好心,但也避之唯恐不及

 

像成龙电影片尾和字幕一起出现的拍摄花絮一样,怀德也不在乎偶尔跳出情节给你一些这是在看电影的暗示,他喜欢这样的玩笑。《龙凤配》中鲍嘉和赫本去看的电影是《七年之痒》,《七年之痒》中男主角说玛丽莲梦露就像玛丽莲梦露,或者是《战地军魂》中模仿加里·格兰特,本片中诺玛模仿查理卓别林,还自嘲了一下派拉蒙错过《乱世佳人》。塞西尔·B·戴米尔正像片中描述的,是默片时代最成功的大导演之一,派拉蒙的功勋老臣。他在片中出演他自己的表现真是太出色了,更重要的是借着他的口为诺玛和好莱坞做出许多开脱。他的年纪可以做诺玛的父亲,他却能顺应潮流的变革继续拍着电影。“你不认识年轻时可爱的诺玛,从没来每一个人可以同时拥有她那样的勇气、智慧和人性”,而且“永远不要低估一群加班的记者会对人类灵魂做出什么样的伤害”,一下子把责任从好莱坞推向了新闻从业者。作为中间一员,一来我也要反省,二来就是在当时怎么能有人将怀德看成是行业的叛徒。有了戴米尔这个真实的角色,《日落大道》简直就是对好莱坞的美化。派拉蒙片场的老门卫、灯光师、群众演员们对于诺玛依然保有的那种喜爱和真挚,更是让本片应该是派拉蒙最自豪的电影,可惜最后怀德还是因为《战地军魂》与派拉蒙分手。


同期在剧场上演的田纳西威廉姆斯的舞台剧《欲望号街车》,女主角布兰切和诺玛患的是同一种病,这两个人都太坚持她们自己的审美,被现实的洪流击打得支离破碎。这当然不是好莱坞的专有,但它在好莱坞也是“ovesized like everything else in 加利福利亚”。《欲望号街车》有马龙·白兰度那样一个划时代的没有丝毫怜悯地揭露着一切的角色,人类从对文明的追求似乎回归到了原始的欲望。这种趋势也主导了之后的电影。这也许就是当今天去看《日落大道》这部电影,看到每个人都对那位faded的明星唏嘘不已,看到每个人有一颗bigsized的雷诺阿似的人文主义的心,让我觉得如此珍贵。

这栋大宅还是《无因的反叛》的拍摄地,可惜现在已经消失了

 

初次见到日落大道10086号的豪宅时,joe的画外音:

“it's a great elephant of a place,

the kind crazy movie people buile in the crazy 20s”,
“a neglected house fet an unhappy look
this one has it in spades
it was like that old woman in Great Expectintions
in her rotting wedding dress ad her torn veil
take it on the world beacuse she has been given the go-by

 

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1950)剧照 #19

左上方的女孩是轧了个小角色的玛丽莲梦露。

 

描写自诩助理导演界的elsa maxwell(当时以举办上流聚会著称的一位女士)的artie green举办的新年晚会,里面满是:

“writers without a job
composes withput a publisher
actresses so young that they still believe in the guys in the casting offices
a bunch of kinds who didn't give a hoot just so long that they have yuk to share” 

 

 

该片热门影评:

“踢爆”好莱坞:10记痛扁好莱坞的重拳

娱乐圈本就是多事之地,倘若再冠以..

cjy嘀嗒

就这样错过奥斯卡:盘点那些被奥斯卡遗落的佳作(上)

奥斯卡85年,筛选佳作无数,每年一部的..

复仇者猫头

一个城市能承载多少人的梦想——《日落大道》及其他

在一连拍摄了《双重赔偿》和《失去的..

侠客光影评分9.0

《日落大道》:写实意义上的原景再现

  1950年的《日落大道》为年华逝去..

宇宙无敌大蠢蛋评分8.2

日落大道,活的语言

zhangjianjia

更多 7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