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 张图片 
3 位演职员 
6 条影评 
0 条新闻 
更多  
Chen Mo he Meiting

  发厅内,美婷替客人做头部按摩。窗外陈默手捧盛满鲜花的盒子跑过。

  陈默被警察追赶,匆忙中陈默将手中的鲜花盒递给正要如厕的美婷。美婷手捧鲜花盒回到美发厅,同伴小红颇为开心,老板阿毛进得屋来,责令美婷将花拿出去。美婷步出美发厅,将鲜花盆搁于路边大树底下,上面用报纸盖好。

  第二天,陈默在女厕所门口来回踱步,静候美婷,引起街坊地注意和指责,陈默有口难辩,幸好美婷及时出现替陈默解了围。

  翌日清晨,陈默再次光顾美发厅;美婷替陈默按头揉脸,王老板推门而入,美婷随之进里屋,陈默独自无聊地坐在椅子上。王老板骚扰美婷,里屋传来尖叫声,陈默冲过去,王老板愤愤地出门,手指美婷,嘴里嚷道:“就你这样的人,甭想在这干了!”

  陈默倚在护栏上,眼瞅提着行李出得美发厅门来的美婷,快速地去路口堵她,美婷见到陈默,将气发到陈默身上,陈默力邀美婷去他处,美婷稍加犹豫跟随陈默回家。

  陈默找到同乡李斌,让他给自己找份工作,李斌说他这正好缺个人手,得同老板说一下,在李斌帮助下,很快陈默到李斌处同他一起干起了换啤酒和替大小餐馆、烟杂店送啤酒的活来。

  陈默、美婷在屋顶上聊天,陈默告诉美婷自己从小在农村和二哥相依为命,来北京打工赚钱是为二哥治眼睛;美婷告诉陈默自己是知青子女,回北京后跟爷爷、叔叔过。爷爷去世后,叔叔成家,新婚之夜,美婷的出现,惊扰了叔婶俩的好事,从此新婶婶再未给过美婷好脸色。

  美婷是个任性十足的女孩,性急时,常爱咬陈默。有一天,陈默误解美婷好意,自觉地伸出手让美婷咬,美婷一反常态未咬陈默,却要陈默一、三、五当她父亲,宠她、哄她、不许发火;二、四、六、美婷当陈默母亲。

  陈默准备去上班,美婷从身后拖住陈默不让他走,说:星期天陈默该在家陪她。陈默说:“哪有什么星期天呀,有活干就不错啦……,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房东提出要涨房钱,陈默手头正紧,李斌恰好准备回家过年,过来同陈默打招呼,陈默托李斌带两仟元回家给他二哥治眼睛,李斌让陈默去他处住,顺便替他照看着点。

  陈默、美婷搬到李斌处,隔壁的锅炉声不绝于耳,三、四平米的空间令俩人行动不便。在寒冷的夜晚,美婷被冻醒,陈默、美婷只得靠玩牌变魔术取乐来忘却袭人的寒意。

  美婷同小红联系上,美婷离开小屋去宾馆当保健按摩小姐。

  美婷出走后,陈默很失落。陈默同二哥通话被告知:李斌并未回老家,两千元钱也末捎到二哥手中,陈默非常郁闷。在胡同口,陈默逮着了正欲开溜的李斌,陈默得知两千元钱让李斌给赌输掉了,陈默让李斌陪他去拿回那些钱,李斌不是很乐意。陈默、李斌在赌桌上抢完钱夺路而逃。李斌惧怕赌徒日后找他算帐.又从陈默手中把钱抢走,在争执中,陈默被李斌捅了一刀。陈默踉跄地往回走。

  美婷思念陈默心切,打车往回赶。出租车孤独得在长安街上游动着。美婷回到小屋见陈默仰躺在床上。陈默在美婷怀中渐渐地飞逝而去,那天刚好是星期二,美停象妈妈抱儿子那样抱着陈默,嘴中轻轻地哼起:“听妈妈讲那动人的故事……”

  美发厅内,美婷替客人按摩脸,陈默从窗外跑过,美婷还在思念陈默。又一位手捧盛满鲜花盒子的卖花人从窗外跑过,身后俩警察紧紧地追赶。

  不相识的两个年轻人在北京忙碌着各自的生活,陈默在街头卖花,美婷在发廊给人洗头。陈默希望多挣点钱;美婷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去演戏、当明星。一个偶然的机会,这两个同样来自破碎家庭的年轻人走到一起,不是为了爱,而是为了建立一个他们从来没有尝过的快乐家庭。他们开始玩一个游戏:每逢星期一、三、五,陈默便饰演美婷的爸爸;而在星期二、四、六,美婷都扮做陈默的妈妈,他们认为此时此刻只有父亲的呵护、母亲的温情才是最最真实的情感。尽管屋外寒冷、残酷、烦杂、喧嚣,漆黑一片,在狭小的房间里,他们却共同建造了一个几近完美的世界,温馨、和谐,屋里透出的一点昏黄的灯光让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温暖,但又随时面临着崩溃与塌陷的危险……

我来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