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3 个视频 
73 张图片 
53 位演职员 
190 条影评 
7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杰克·杰伦哈尔原定出演影片主角。
·影片的联合导演奈特·法松、吉姆·拉什曾创作过《后人》的剧本,荣获2012年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本片是他们的导演处女作,也是第二部编剧作品。
·奈特·法松、吉姆·拉什都是演戏出身,特别是后者在热门美剧《废柴联盟》中饰演的佩尔顿院长令人印象深刻,还出演过《70年代秀》《老友记》《雷诺911》等美剧。
·《迷途知返》在2013年圣丹斯电影节成功首映后,福克斯探照灯公司以近1000万美元的高价买下了影片的北美以及其他地区发行权。这家公司06年同样以千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圣丹斯当年的热门片《阳光小美女》,在北美收获6000万美元的票房。这两部片都是由史蒂夫·卡瑞尔出演。
·影片在一座水上乐园取景,由于剧组没有钱包下整个地方,只能在它一边营业的时候一边拍摄。

Story

幕后制作

  导演访谈

  问:拍这部之前,你们刚刚凭借《后人》获得奥斯卡奖,是不是有很多奇怪的请求要求摸你们的小金人?
  吉姆·拉什:当天晚颁奖礼上人人都想摸一把。出来到大街上,也有很多陌上人跑到我跟前要求合影。他们或许不知道你是谁,是干什么的,但他们都认得小金人。
  奈特·法松:在一场晚会上,有两个男子问我能不能和小金人合影,我说当然。他们拿到了一旁,大概过了20分钟,我一看他们还在那里凹各种造型。我想,只要他们还能还我,一切OK。

  问:据说你们在《后人》之前已经在筹备这部电影了。故事的灵感从何而来?
  吉姆·拉什:片里有一场戏是史蒂夫·卡瑞尔(饰演特伦特)的角色问詹姆斯(饰演邓肯),在1分到10分之间他能给他自己打多少分。这来源于我的亲身经历。我14岁的时候就像片中一样,和我的家人到密歇根州度暑假。我当时的继父开车载我们。记得第二次去的的时候,我们之间有这样一段谈话。他问我能给自己打几分,还说我不知道如何其他的同龄人相处,不懂得如何欣赏湖光山色。从这些经历延伸而有了这部电影,但必须声明特伦特的角色并不是我的继父。
  在东海岸长大的我们对于水上乐园有特别的爱好。所有这些角色都和我们实际中的家庭成员有联系。我们喜欢从生活出发。我们写的第一个剧本是电视剧《收养家庭》(Adopted),而我本人就是被收养的。不仅是我,还包括奈特的经历也常是创作的灵感来源。对我来说,让人开怀大笑的东西往往来在于一种在当时体验起来特别痛苦和艰难的遭遇。当你年纪更大更成熟的时候,回头再看这一切发现都很有趣。(拍电影)是让我们能够重温过去,某种程度上“忆苦思甜”的机会。
  奈特·法松:在很悲剧和很搞笑之间只有一道细细的界限。通常只有过了一段时日之后,你再回头看才能够真正理解这段遭遇的意义,从中得到启发。

  问:你们在写剧本的时候脑海中已经有演员人选了吗?
  吉姆·拉什:阿丽森·詹尼的角色(饰演贝蒂)是一开始就想好的。还有玛娅·鲁道夫(饰演凯特琳),她和我们在“底层”(Groundlings,著名的即兴表演剧团)合作过,是老朋友。我们喜欢和朋友一起工作。其他的角色我们首先是想找那些我们喜爱和尊敬的演员。不仅仅是演技高超的名角儿,同时必须是我们知道会很好相处和容易合作的。因为我们是新人导演,不希望找不必要的麻烦。山姆·洛克威尔(饰演欧文)一直是我们喜欢的演员。他什么样的角色都能演。一开始我们就设想这角色好像是比尔·莫瑞在《肉丸》中的形象,我们写的时候就往那上面靠了。然而在和山姆谈的过程中,他说“所以就是《肉丸》里比尔·莫瑞那种感觉对吧”——我们处在同样的“波长”,合作起来很默契。至于特伦特的角色,我们想剑走偏锋,挑一个不那么典型的演员,很快就想到了史蒂夫·卡瑞尔。他有种内在的讨人喜欢的特质,但同时对扮演这样一个相当悲剧性的角色并不畏惧。通常这种角色会在电影的过程中有所转变,然后有个振奋人心的结局,但是特伦特却被困在一个他亲手建造的圆环当中,永远也走不出;他声称想要改变,但总是败给了自己。
  奈特·法松:连姆·詹姆斯在洛杉矶参加了试镜,我们很幸运发现了他。他之前演过美剧《谋杀》,但我们没有看过,也不认识他。他一走进来的时候我们的感觉就来了。他就是邓肯。我们需要一张新面孔,不想让观众一开始就在认演员是谁是谁。他来参加试镜的样子跟后来在电影里面的形象相差无几。并不是说连姆现实中的父母就感情不和,他是一个内向的孩子,自称拥有一颗“古老的灵魂”,走道的时候总是哈着腰拖着鞋子走,面色苍白,他不需要刻意表演就很像我们找的那个孩子。他也不是那类特别有板有眼的好莱坞演员,但他的外形有特点,而且笑起来很温暖,一下子就赢得别人的心,这是我们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