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奇爱博士>影评>【灾难】好莱坞灾难片的“后末日时代”

【灾难】好莱坞灾难片的“后末日时代”

电影中文名

奇爱博士

2015-06-10 21:14

云起君

云起君

想看

 

 

 

难】好莱坞灾难片的“后末日时代”

 

 

2012年后的好莱坞灾难片正步入“后末日时代”",在题材和创作上求新求变:《重返地球》将重生后的末日地球异变为陌生的外星,而《末日之战》则不但把僵尸片拔高到史无前例的大制作水准……本文不求将新世纪灾难片全数网罗,而是试图以这一类型片中几个代表性的子命题为脉络,展现“后末日时代”好莱坞灾难片历久弥新不断发展的企图、努力和成果。

 

 

 

=冷战疑云 核战危机=

 

 

二战结束之后,人类消灭了法西斯这个敌人,但却制造了一个更大的潜在的危机——核战争。冷战的心态,核战的危机,时刻笼罩在人类的心头。所以,这种深重的危机感和一些人对核力量的反思,就成为了这个时代里灾难片的“主旋律”。在某些影片中,核战总是一触即发,人类随时处在被毁灭的边缘。与其说,这种电影具有的是一种“警世”的作用,不如说,它的功用在于展示人类的愚蠢和好战。

 

在库布里克的《奇爱博士》中,他塑造了数个黩武的人物形象,最后,是这些人断送了整个人类世界。在隔年的《战争游戏》之中,这种黩武又被加上了一层更强烈的冷战特色——北越入侵南越,苏联跨过柏林墙——核战开始。应该说,这些影片对核战的隐忧是“概念化”的,属于一种战争幻想片。


而在另一些灾难片之中,这样的核战隐忧却更加地隐晦,更加令人不易察觉。威廉·戈尔丁的小说《蝇王》改编来的同名影片就是这样的电影。影片的故事被架空在了一个小岛上,一群孩子在核战之后生还在了一个小岛上。随着他们的野性的渐渐爆发,一场小范围内的灾难和人类清洗慢慢展开。应该说,《蝇王》并不是一部标准意义上的灾难片,但是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都在平静的叙述中,有意无意地把这群孩子当做整个人类来表述。无论是崇尚武力、还是追求平等自由、是感性、盲从抑或是理性等等性情都能从这群孩子身上找到端倪。所以,这群孩子的自我毁灭,就等同于人类的自我毁灭。

 

 

到了新的时代里,核战的危机渐渐从冷战两大阵营转移到了美国和所谓的流氓独裁国家身上,当然,还有一部分是意欲颠覆美国的苏联余孽。这时的涉及到核战的影片已经渐渐从灾难片转移到了间谍片、动作片和惊悚片的类型上。比如说《连锁大阴谋》和《恐惧的总和》基本就属于此列。核战危机应该说已经是基本消除了,但是对核战、对更大规模上的“人造灾难”,电影人的奇观化的表达从来没停过,今年暑期档的影片《奥林匹斯的陷落》,讲述的不就是一个假想的美国核弹炸毁美国的故事么?

 

 

=科学幻想 视觉奇观=

 

 

科幻片其实经常讲述地球被毁的故事。这种毁灭,要么是外星人用外星的黑科技分分钟搞定地球,要么是某种不知名的外星生物用奇异的办法寄生在人类的体内,继而实质性地占领地球。更夸张的,是外星人在地球上发动了一场战争,意欲毁灭人类。这样的电影,大多打的是视效牌,也就是说,用刺激的、奇观化的视觉效果来制造大场面,大情节,以来吸引观众的目光。


从《独立日》到《世界大战》,再到《绝世天劫》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这样的带有毁灭地球情节的科幻片非常多,多到了几乎不用赘述的地步。这样的影片情节类似、结尾相同,卖的就是一个好看、惊险、刺激。而随着科技的进步、拍摄手段的提高,这种影片也越来越趋向于单维度地表现视觉奇观,而在某种程度上弱化了情感的表达。

 

 

这类影片的结尾,大致弱科技战胜了强科技,小规模战胜了大规模,人类最终赶走了外星人,换来了地球的和平;而主角也实现了自我价值,要么是家人团聚,要么是抱得美人归;即使是牺牲,也是成全别人,救赎自己的。《独立日》中,人类战胜外星人的法宝是病毒;《绝世天劫》里,一个石油工人用自己的牺牲换取了整个人类的平安,而他也一并完成了自己的救赎;在《后天》和《2012》中,都是一个父亲凭借着一己之力,保住了自己家人的安全——当然,别人的家人和他没有关系。这种流水线上的影片,对影片中人物的内心活动、情感表达大而化之、漠然处之。其实,这就是好莱坞工业流水线上的标准产品,属于标准动作和标准配置的影片。

 

 

另外还有一种灾难题材的科幻片,比较注重对科学的反思和挖掘。这种科幻片常常会扣紧一个时间段里的热点,并用影片里的故事来加以发挥。有的时候,这种发挥诘屈聱牙、讳莫如深;有的时候,这种发挥就浮在表面,一眼看穿。譬如说拍摄了好几集的《异形》。这部影片被包装在了一个怪兽片和灾难片的外表下,讲述的其实还是人类对未知和自身的恐慌。1951年版本《地球停转之日》则用了一个外星人千里迢迢来到地球,就是为了告诫人类“要做爱,不要作战”的箴言。这种处理方法和当年的主流科幻片南辕北辙,所以影片也就在时间的洗汰中挺立了下来,成为了罗伯特·怀斯的又一部经典之作。冷战结束后,影片的反战内容被进一步解读成了“耶稣传递福音”,影片的意义也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历久弥新。

 

 

这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天外魔花》。1956年,唐·西格尔拍摄了一部经典的B级科幻片,影片最成功的地方并不在于表现人类是如何从植物中成长出来的,而是在于影片传递出了一种深深的恐惧感、无助彷徨感和不可知论。当周围的人都是“异己”的时候,一个人怎么才能独善其身呢?站在这个角度上说,影片对当时在美国横行的麦卡锡主义有一定的警世作用。此后,《天外魔花》被拍摄了三次,1956年版警示的是麦卡锡主义,1978年的《人体异形》讲述的是X一代的爆发,1993年的《外星人入侵》表达的是后冷战时期的单边主义。而最近的、2007年的《致命拜访》则表达了新千年中,人类对于战争与和平的思考。

 

 

=环保隐忧=

 

关于环保的灾难片,大多数都和疾病——那种人类在短时间内无法治愈的疾病相关联。这种疾病要么是自然界变异而来,要么是人造超级病毒,还有的,则也和恐怖分子沾上了关系。或许是得到了战争中细菌战或者是生化战的启发,有一部分这种与疾病相关联的影片会有一个阴谋论的基调隐藏在其中——要么是政府偷偷摸摸搞破坏,却捅了篓子;要么是什么疯狂科学家要复辟诸如法西斯之类的蓄意而为。简而言之,这种影片使用的是人类对长生不老的自然向往和对未知疾病的天然恐惧,来营造末日灾难的恐慌。

 

 

早年有一部引进国内的叫做《卡桑德拉大桥》的影片,在冷战的背景下,表述了国家机器和个人生命之间的冲撞。影片套用了一种类似于鼠疫的疾病散播恐慌,戏剧效果惊人。冷战结束之后,疾病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政府阴谋论的载体。1995年的《恐怖地带》里就曾经出现了类似的情节。不过,随着艾滋病的蔓延,SARS的爆发,禽流感、疯牛病的相继出现,人们在影片中描绘病毒的论调也渐渐改善。阴谋论不再是香饽饽,对疾病和传染的写实描绘成为了创作的主流。


索德伯格在前几年拍摄了《传染病》。这部电影就用类似于流行病学分析的论调,讲述了一种传染性疾病的出现、爆发、蔓延和治愈的全过程。整部影片异常写实,充满了令人震惊的场面。影片中的某些桥段,某些故事,甚至是某些人物,我们肯定不会感到陌生,因为我们经历过SARS的洗礼,影片中的这一切,曾经很真实地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除了疾病,人类对地球资源的消耗,人类对环境的破坏,也是一些影片中所经常会出现的内容。《WALL-E》里,人类就抛弃了地球,转而在一条巨大的飞船里生活。而整个地球上,只有一个小机器人在按照自己所设定的程序日复一日地劳作着。《重返地球》也是一样,在这部电影里,地球成为了一个弃星,幸存下来的动物开始几乎是毫无节制地生长和变异。虽然说在影片中,这种未来的动物对“错误出现”在地球上的史密斯父子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但是从生物的角度来说,这才是动物的天堂。如果,除掉这种科幻的设定,《重返地球》讲述的还是好莱坞的一个老套的故事——父子关系的冰释前嫌,人物个体的成长等等——这就是沙马兰拍摄的一部流水线上的电影。

 

 

=内心投射=

 

其实,这种毁灭地球、死绝人类的影片之所以会这么热销,是因为首先,人类对死亡、疾病、战争等等元素具有天然的恐惧心理;其次,是人们的好奇心和猎奇心理在作祟。而在另一类导演的手中,这种毁灭地球的影片则和好莱坞具有完全不一样的风格。在他们的影片中,地球的毁灭和人类心理的毁灭戚戚相关。地球、人类的命运,就是个体所承受的道德、历史的负担。而个体的负担和心理状态的隐忧,反过来,也就成为了地球的命运。比如说拉斯·冯·提尔拍摄的《忧郁症》,就利用了一个大世界-小世界的隐喻,完成了对个体命运和集体命运的书写。黑泽明在《梦》中用了一个故事,讲述了核战之后人类的生活。在黑泽明的讲述中,人类互相残杀,成了“魔”,在苦海中挣扎永世不得超生——说到底,这是他对人类社会的担忧的象征,而不是对核战的恐慌。

 

 

人类对人类是有担忧的,因为武器掌握在一部分人类的手中,极端情况下,生与死的天平也随之倾斜。僵尸片,就是表达这种观点的影片。作为丧尸片的造物主,罗梅罗的那部《活死人》之夜虽然很B级,但是经久不衰,成为类型片的鼻祖。而最近《末日之战》又把僵尸片重新拉回到人们的视线中。在这部电影中,我们借助了一个调查员的眼睛,看到了僵尸的爆发,以及世界人口的锐减——这依旧是对于战争和暴力的隐忧。而在《纽约客》的评论中,作者更是把僵尸当做人类中的一员来表述,他所担心的,是异化的人类的主流化。

 

 

而对末日之后的生活,人类也充满了好奇。这种“假想片”,表述的其实是导演对于当下的忧患意识。《艾利之书》讲述了一个发生在“禁读”社会里的故事。虽然被包裹在了灾难片和公路片的外表之下,但是内核还是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开创出来的那种文化禁锢、政治独裁的模式。更令人称道的是,那本被呵护有加的书,竟然是《圣经》。而在《末日危途》中,人类在劫后余生的世界里苟延残喘,在经过长途跋涉之后,作为主线人物的父子终于阴阳两隔,而孩子也终于在一个女性的胸怀中得到了救赎——这和《艾利之书》一样,具有“宗教的情结”。或许,在灾难真正来临之时,只有宗教才是唯一的解脱途径吧。贝尔的求生,不过是电视节目的噱头罢了。


该片热门影评:

你看的不是喜剧,是荒诞:荒诞喜剧盘点

荒诞喜剧的最大用处,在于告诉亲爱的..

cjy嘀嗒

笑不笑由你--大师们的10部另类喜剧

自从电影诞生以来,银幕上就从来不缺少..

不去电影院

《奇爱博士》:或者我们如何克服对黑白片的恐惧,并热爱库布里克

恐惧(panic)在希腊人那里原本只..

加书亚

阳痿男人的战争勃起——我如何正视ED并爱上炸弹

本文只是讨论电影提出的无限可能,不..

ArwenSu评分9.0

【奇爱博士】 用最搞笑的语言,讲最恐怖的故事。- -clear先生最..

电影一开始,映入眼帘的是一组字幕:“..

clear先生评分8.0

更多 8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