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24 张图片 
46 位演职员 
48 条影评 
2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摘得2013法国电影年度“奥斯卡”凯撒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女主角、男女配角、新人女演员等9个栏目13项提名,同《大鼻子情圣》 (1991)、《预言者》(2010)、《青少年警队》(2012)并列,成为史上获得凯撒奖提名最多的影片。
·曾获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摘得最佳编剧、瑞士洛迦洛电影节获得最佳娱乐片大奖。

Story

幕后制作

  这样一部有关爱情和家庭的喜剧片、充满文艺范儿的“小清新”,让被好莱坞大制作的动作和特效轰炸了几个月的法国观众感觉耳目一新,也成功地俘获了影评人的心。有八家主流媒体打了满分,最差的也给了3分,结果以4.2分的平均成绩傲视群雄。


  法国才女诺薇米芙斯基,再度展现自编自导自演的实力,以一种幽默神经质的表演,完美诠释出细腻的层次。而多位知名法国演员客串,除了尚皮耶李奥外,还有影帝马修亚玛希及影后友兰达梦露等,增添许多惊喜。

  以下是导演访谈

  问:卡米拉这个角色很特别—她的独特风格并不适合所有女演员。您是如何准备这个角色的?

  诺薇米·洛夫斯基:这是我第一次主演自己导演的电影。我不得不说,并非我自己导演自己,相反地,是其它演员和在我旁边工作的人在决定导演的工作。能和那么棒的人们在一起工作我真是太幸运了,从实习生到摄像导演DP(让·马克·法布尔),我们一起完成了这部电影。包括我在内没有人会用命令的语气说“做这个,到那里去,看这边。”这个年纪的我要去扮演一个15岁的女孩是非常难的,很早我就意识到扮演她并不是要我去熟悉身边的青少年,去了解和学习青少年的一举一动。我没有在学校外面等着观察他们。这个角色需要我发掘自己的内心,从中找到希望和渴望,一种来自青少年时期过去的我的韵律。我们还不得不长时间的排练,两三个月每天三到四个小时。所以这个角色的“发现”过程很漫长。

  当你的角色(40岁离婚了的人奇迹般的醉醺醺的穿越回自己的青少年时期)在1985年15岁时电影里充满喜剧的氛围,但是在2012年是确实非常痛苦的。

  答:但是我却不是这样看的。青少年时期肯定是快乐的,但是当剪辑时,我意识到电影的开场现在篇就像一个噩梦;而电影的尾声过去篇就像美梦。唯一感觉真实的部分是第二部分卡米拉再次回到过去­—看上去似乎是快乐的,但仔细想一想,她再次失去了母亲,还是和将来会伤害她的丈夫在一起,这才是最痛苦的。

  卡米拉似乎总是做出错误的决定才会有这样的后果。

  答:(笑)什么错的决定?又一次坠入爱河?

  也许吧。也没有尽力救自己的母亲?

  答:关于这点,其实是卡米拉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做了核磁共振检查显示没有异常,但观众知道,她自己也知道这里是有问题的。你指出了电影里很重要的一点,我们也讨论过很多次,卡米拉知道母亲会死,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做,正常人不可能这样的。电影中有一段当她准备走出厨房时母亲突然中风,她不能离开,又怎么能离开呢?但是她知道自己已经做不了什么,吃药不会有任何用处。电影很重要的一点是卡米拉并没有“第二次机会”,她并不能改变自己将来的生活。回到过去只不过是让她重新审视自己,不是重生—而是重访过去,找到新方式看待往事,回忆往事。

  很精彩的概念,这样的话,这部电影可以算是一部科幻电影吗?毕竟,时空连续性被干扰了。

  答:被看作科幻的话我会很开心的!(笑声)新的经典之作!

  说到经典,您有没有去看一些经典的电影来帮助自己找灵感?

  答:都是一些和我有点关联的电影,我喜欢《飞跃未来》,《佩姬苏要出嫁》,《回到未来》,《土拨鼠之日》。但是我有意地不在准备《再一次初恋》的时候看,因为可能会抑制我自己的创新,这些电影非常好,剧本很了不起。但是我并不想受到它们的影响。

  这样的情况以前发生过。在我制作电影《Feeling》的时候,有点过多地借鉴弗朗索瓦·特吕弗的《隔墙花》。所以尽管上面这些电影我都看过不下15遍,但是不会在准备电影的时候专门去看哪一步。从这个层面上说,它们不只是影响了我,更几乎变成了我自己的一部分,尤其是科波拉的那部《佩姬苏要出嫁》。作为导演,科波拉对我的影响意义慎重,就像特吕弗和雷诺阿对我的影响。

  好莱坞最近都在疯狂的翻拍经典,如果让您来重新演绎佩姬苏,你会愿意吗?

  答:当然愿意!那样就是梦想成真了。但给我佩姬苏母亲的角色的可能性更大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