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万箭穿心>影评>《万箭穿心》镜头构成案例分析

《万箭穿心》镜头构成案例分析

电影中文名

万箭穿心

2013-04-13 20:07

旁门左看

旁门左看

想看 - 评分8.0

 

1、 多重“几何形体”的构图方式

多重“几何形体”构图建立的纵深度,体现了影片人物活动的压抑性,为下面的戏剧进展做铺垫,而作为开篇的这种“西式立构化”城市布局,整体显现的可以看做一个个几何形体的构成形式,而这种建立在某种边框下的构图形式,给本片的镜头语言增加了大面积的压抑,障碍,隔阂等心理上的压抑体验。而这种立构似的现代化建筑正是为影片的内容定了个大主调,有种芸芸众生,只取一角赏的色彩。而后面开篇的这组镜头恰恰迎合了前一个镜头,有大家,所以才有小家,只是都被这种带有隔阂性的建筑所阻碍。

   这组镜头为一组“呼应镜头”,我们可以清楚的感应到有这种“边框化”所构建的镜头语言,让我们的内心深刻的感受到这两个主人公的种种矛盾与不合,也可以从这组镜头看出,这个家庭所面临将要发生的前奏和压抑,母亲对儿子的对望,虽然在一座房子内,却好像隔了数不清的东西。

    前三个为一组“呼应镜头”,这种镜头可谓是整部影片的点睛之笔。这组镜头给出的内容不只是形式上的,并且内在的也很有深度感,每个镜头的构图较上面的几副这种“几何形体边框化“构图,可谓是用意做到了极点。完全透露出了这种“边框化”化构图所营构的镜头叙述语言。男主人公处于的位置点,正是这组镜头的中心点,并且处于画面中“几何形体”的中间,而男主人公一边是自己的妻子另一边是抚养自己长大的老娘。矛盾的冲突让这位男主人公左右为难,也就是这种有形的心理活动和画面所建立的有形“几何形体边框化”的镜头语言,是画面所呈现的寓意上升到另一个层次,而这也是矛盾升级的映现,也是男主人的内在心理活动的形式表达,左右为难,也是导致男主公最后选着的伏笔映现。这种镜头“几何形体边框化”的构图叙述语言,所营造的那种压抑感和每个人物心理活动的感应是成正比的,这种隔阂的越最大化的映现,说名作者想要表达的越压抑和镜语所要表达的语言更深刻。而向第四幅镜头的构造,三者对立使画面的镜头语言的含义更深层次化。而给观众带来的心理体验也是压抑、不安、矛盾升级、某些事情的前奏等,而所给画面的定义也是立体结构的矛盾冲突体,这正是“几何形体的边框化”构成镜头美学体系的魅力所在。只用这种形式的构图美学,不需台词便可把作者想要表达的准确的表达出来,这实在是妙不可言。

   同一个镜头不同变焦的效果营造,而画面的元素组合亮点还是那个边框化的构图形式,一语道不尽的离愁,如同三江春水齐聚漂流啊。一个环境中只是今朝不同往日,边框未变变得是画中人。

摄影处于二者的中间位置,以一种第三者的视觉镜像表达这而这对立的镜像表达。这组镜头的画面表达可谓有种“抬头不见天日,低头破硬水泥沟”的镜语,处处充斥着压抑体验,楼台之间,不见天日,见得的彼此内心的隔阂所呈现的矛盾感。有人说:高楼中间小道的尽头所呈现的是明亮的希望,而此时画面给我们的却是一个“死亡”,这种“死亡”并非此时的一时之快,而是把生活中的种种矛盾化作两边的高楼,呈现的压抑、隔阂、矛盾、失望、不信等等一切不快之情,压倒性的镜头语言化作了意义上“死亡”。

 

2、 同一机位画面所营造的镜头语言和色彩运用

这组镜头为不同时间而同一机位的镜像,这种镜头的画面构成的重点是男主人公与环境的对立表现。同样是上班,两个镜头给我们的镜语却是截然不同,这种不同性从男主人公的着装上深刻体现,一个是白领一个是蓝领,两个等级的对立,在一个就是周围环境的变化。有种统一性就是男主人公没变,整体的环境意义上没变。再就是人物的心理与外貌变化迎合着周围环境个体的变化。这种同在这种统一性中的变化,映衬的是物已非昔比,人却要匆匆啊。

那日欢笑时,颜色温和暖人意,今日墨绿走单骑,冷清无人趣。这二组对比所折射的影像让人的转向够凄凉。同一机位不同环境和画面的整体色彩所构成的对立方,这两个镜头的对比性也隐喻整个剧情的发展与人物外在与内在的心理活动。这种画面色彩给我们的体验,是一种整体剧情节奏性的倾向,而这种倾向正是我们所说的画面色彩所带来的色彩戏剧观感体验。一个暖黄一个墨绿,节奏的变化,剧情的变化,戏剧的冲突性、矛盾性,一一映现。

同一视角,同一机位,不同人物,不同色彩,整体的隐喻性,前者的正常偏黄暖色调的客观铺垫,到后来的这幅冷灰蓝色的主观映现。这两个镜头的前后呼应,与上面的几组呼应镜头一样,带有转悲伤色彩。而这种前后呼应“转悲色”镜头,实际上无形的创造出我们所谓电影时间、空间等意义上的跨越深度,也可以理解为“剧情空间的跨越性”。而这种跨度在这种镜头的转变下,也暗示了片子的线性发展的转折性,这种转折性恰恰是我们所体验到的镜头所构成的“剧情空间矛盾体验”。所以,这种色彩的变化,镜头的前后呼应,总是应和着剧情的冲突性,片子所营造的空间深度感。

3、镜头内在元素构建的运用

这组镜头所运用的元素构建的是“虚拟的二度空间”,现实与期待的对立,现实中的自己与镜子中的自己达成一种对立关系,这种对立关系的运用深受许多导演喜爱,例如王家卫导演的影片,故事的主人公就喜欢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而这种对着镜子形成的镜语让我们也有种对立的心理感应体验。而这种镜头在整个片子的节奏叙述中所产生的概念影像是比较容易走进深度的。所以这种画面构图与元素的构成所传达的思想貌似在说此时的人物已经是虚拟的而非现实的。正如第二个镜头所言,男女主人公的对立,现实与虚拟的对立,真实空间与虚拟空间的对立,矛盾体的对立,生与死的对立,正是这种影像所营造的空间现实虚拟的交叉,让这个镜语的含义赋予了别样的感情思想色彩。这种镜头极利于塑造戏剧情趣。

人物特写的镜头语言运用与中景镜头语言的运用。这两组镜头的叙述语言一个主要靠人物的单纯演技,另一个是人物与自身环境所产生的互溶性。这两种镜头的叙述性各有千秋,前者更能表现人物的心理活动,这就不在多费口舌。而第二幅图的整体构图就给人一种压迫感。虽然脱离了规则的边框化镜头元素,而这个构图的更能体现的是这种不规则的几何形体的镜头构成吧。这种不规则的镜头几何形体构成元素的建立,帮助了作者去叙述人物的内心活动,也感染了我们作为的观影人的心理情感波动。

这组镜头的形象确立给人一种“二元化”的对立感。儿子高大的形象与母亲瘦弱的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高大与瘦弱的形象对比所构成的镜语含义尤为可读趣儿,矛盾的对立,上一代与下一代的隔阂对立,怨恨与期望的对立等,这种人物产生的对立感,让我们对于整个镜头的运用情趣有了更深次的解读性,这不仅仅是此时而者的单纯对立性,也可以看做影片的终极对决。由此“二元性”的形象对立感,让我们深刻的体验到镜头所要表达的言语与内意。这种镜头涵盖了多少影片中的重重矛盾,百思不腻其味,极具杀伤力。

4、“鸟瞰镜头”的运用

    这组镜头的对比寓意很值得玩味。前者所表现的是活在不屈中的女主人公,从构图到元素的组织都给人一种不屈感,虽然渺小但是可见。位于中心的位置,周围的元素都是一种几何立体物的构建,在这种环境中却还保持着不屈与生活抗争的心,虽然渺小担忧为可贵。相比第二副画面给予的这种构图与元素构建方式,到给人一种生活是坎坷的,但是人还的往前走这种思想。而灰涩环境画面与白色汽车所构建的镜语意向到给人一种“投降”的含义。确切的说女主人公的最后选着也是“投降”的,所以这幅图的镜像与前一副图的镜语存在某种意义上的对立性。而这种对立性所要表达的正是这种小人物的生活情境所散发的别具味道。不屈与投降,嬉闹与冷清,符号元素的多元化与简单的几何形符号对立等,这一切的镜头语言都在告诉着读者整部所引发的连贯性思想。而这种连贯性也就是我们所谓生活的直白化吧。



                    ( 纯属个人观点 未经允许  切勿转载  谢谢  )

该片热门影评:

悲剧的诞生

二十年代鲁迅先生曾提出过一个悲剧的著..

自由的蒙多评分9.0

《万箭穿心》镜头构成案例分析

镜头本身与“电影”本身的构建关系  

旁门左看评分8.0

万箭穿心:在泥泞中活着的意义

只要进入到《万箭穿心》这部电影的..

武束衣评分8.0

平民泼妇的下场

早前听方芳的《那一年,WOMEN说相声..

暗地妖娆评分9.0

《万箭穿心》:明明光芒万丈,只是有人目盲

题记:谨以此文献给三八妇女节。献给自..

珺先生

更多 148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