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蜂巢的幽灵>影评>《蜂巢的精靈》

《蜂巢的精靈》

电影中文名

蜂巢的幽灵

2009-09-25 02:16

 

片在CC官網裏的Explore Top 10裏提名多的嚇人,(另一個被提到最多的是Altman的《三女性》)連Paul Schrader這樣博覽群片的大家都選它為個人的CC十佳之首。之前沒看過這個Victor Erice 導演的片,好像是個在西班牙本土很受推崇的人物,就是片子太少,十多年才一部。

 

蜂巢的幽灵

《蜂巢的精靈》是一部秉承立體主義理念的復雜文本。在影片的情節、細節、對白、道具、服裝、聲音等等頻繁采用對位法的形式,而且大量的隱喻、指涉使影片仿佛混淆了幻想與現實的界限。影片中沒有一處設計是單一存在,不含多重意義的。從沒有看過如此細膩地剖析兒童內心世界的影片。不僅如此,故事發生在1940年弗朗哥獨裁統治初期的西班牙。Victor的方法是將31年版的《弗蘭肯斯坦》與影片的主情節對位,將科學怪人化身為反政府戰士。

蕭瑟、貧瘠的小山村、始終陰沈的天空(好像只有兩場戲出現了陽光)、低調的光影、清冷、略顯陰森的配樂,令人不易察覺的攝影機運動。片中還出現了很多開門、關門的鏡頭以此來強調疏離、閉塞的空間關系。而且以父母為例,兩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空間(這點慢慢也在安娜與伊莎貝爾之間體現出來),兩個人共同出現的只有一個鏡頭,而且也通過單鏡頭內的高低關系將不和諧巧妙的表達了出來。其後有場一家四口早餐的戲,沒有全景,這時四個人已經“各自為政”了。如此種種,令影片無時無刻不彌漫著一種詭異、陰郁的氣氛。而這種氣氛最主要還是從人物身上傳遞出來的,影片中的每個人物的行蹤可以說都是飄忽不定,見首不見尾。仿佛一個個幽靈。

影片最重要的隱喻就是父親打造的那座封閉的、透明的蜂巢了,而這個家庭對於電影的觀眾來說無疑也是一座“透明”的蜂巢。而這個巢穴始終封閉著每個人,不論是父親、還是母親。父親即使打開窗戶也依舊隔絕在現實之外(正如他在自家陽臺上聽《弗蘭肯斯坦》的影片對白的那個高度意象化的推鏡頭)。只有到了片尾安娜打開了房間內那扇仿佛蜂巢的窗戶與自己心中的幽靈相見,導演睿智的表現了這一華彩的情景,通過聲音——火車轟鳴地氣迪聲來表現安娜願望成真的情景。有趣的是,在伊莎貝爾詐死的段落中,她曾兩次打開窗戶,但都被安娜有意識的關上了,這剛好對應著她對安娜的兩次或許有意或許無意的引導。同樣,這扇窗並不是別人能夠為自己打開的一樣。

除了影像間的對位,聲音與影像,聲音與聲音,甚至連鏡頭的運動軌跡、鏡頭的景別也建立在對位關系上。片中出現最多的聲效是火車的汽笛聲和《弗蘭肯斯坦》的對白。

影片開始通過一系列兒童的圖畫,介紹了家庭的幾位成員和影片主要的幾個情節點。影片中大量敘述情節的省略造成觀眾對影片的迷惑,比如說影片中段,父親離開,正是在這一時期安娜與伊莎貝拉的關系發生了轉折。還有值得註意的是安娜的發色與家裏的三個成員都不一樣,後來我們知道她和伊莎貝爾是母親的那個上了戰場的前夫(或者是情人?)的孩子,因為他們倆的照片也沒有同時出現在一張之內。而她後來在安娜的床上試圖掐死的黑貓的顏色與安娜的發色是一樣的,可以說這是影片中一個不太容易註意的隱喻段落。不知道是否因為審查的原因,影片中並沒有直接表現弗朗哥政府,只是高度象征的拍了一個刮臉的動作。反而讓父親“無辜的”扮演了殺人者的角色。當然這是從安娜的視角來看的。通過一場采蘑菇的戲,父親告訴了女孩們如何辨別好的和有毒的蘑菇並毫不猶豫的將毒蘑菇碾碎,造成了安娜心中的震動,而通過餐桌上父親無聲的展示懷表,令安娜錯將父親當成殺害反政府戰士的兇手……

而正是伊莎貝爾在教室裏教會了安娜去“看”,可以說伊莎貝爾一直是安娜的一個危險的引導者,正如兩個人的房間裏的那副畫一樣。一開始安娜是通過伊莎貝爾的眼睛去看世界,而當她經過挫折獲得了“看”的本領後,伊莎貝爾就從她的世界裏消失了,可以看到伊莎貝爾搬出了二人共有的房間。而二人在床上拿著枕頭打鬧嬉戲的段落,不失為“決裂”的開端。註意從姐妹們上鐵軌的那場戲之後,她們之間已經不存在任何交流了。而後一個段落是伊莎貝爾窺視著荒井前的安娜露出鄙夷的神色……接著就聯系到掐貓的段落,正如影片後面的情節一樣,安娜掙脫了伊莎貝爾的“控制”,她在離家出走時終於看到了自己的精靈,正如伊莎貝爾一開始告訴她的那樣。

伊莎貝爾用裝死、隨後又裝成怪物的方式懲戒了安娜的“背叛”,這個動作使得安娜更為堅定了脫離她的欲望,更重要的是,伊莎貝爾的這個舉動無形中嘲笑了安娜,告訴她其實幽靈根本不存在,這使得安娜受到了更大的刺激和動力,因為她之前一直都試圖活在有幽靈的世界中,而這也是激發他深夜獨自一人出外尋找“幽靈”的動機。

其實在父母和姐妹之間都存在著一個“幽靈”。父母的幽靈是妻子難以忘懷的前夫,他是實際存在的,而最終妻子通過燒信的方式選擇放棄幻想,回歸家庭、回歸丈夫的身邊。她唯一的一次出現在丈夫的空間(書房內),為他搭上了一家外衣,雖然在此只有她的手進入了鏡頭。而姐妹間的“幽靈”是不存在的,但影片結尾二個人通過各自的方式選擇了相信。伊莎貝爾搬出了安娜的房間,被窗外搖晃的樹影嚇的蒙住了腦袋。她似乎也開始相信了自己對安娜說的謊話。

而正如母親說的那樣:好女孩看到好的幽靈,壞女孩看到壞的幽靈。

 

 

 

该片热门影评:

《蜂巢的幽灵》:极权的魅影

进入1970年代的西班牙还是法西斯独裁者..

Y黑黑评分9.0

《蜂巢的幽灵》:那童年奇怪的梦

一部充满隐喻的片子,应该是对于..

gogocash评分7.8

《蜂巢的幽灵》一片之观感

      ..

青春之杀人者

《蜂巢的精靈》

這片在CC官網裏的Explore Top 10裏提名..

大电影390866

蜂巢精灵 El Espíritu de la colmena

蜂巢精灵 El Espíritu de la co..

Billy823667

更多 10 条评论